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Love(3)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

2010年06月1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818字 ⁄ 字号 Blue Love(3)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577 views 次

Blue Love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EVA研究站/译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第三章

“我和其他人不一样……”

“我也是……丽。”

“所以其他人就都讨厌我?”

真嗣沉吟了一下,“没有人讨厌你,丽。”

“所以我总是如此孤独?”

“有我在这里呢。”

丽不禁觉得好了些。“锭kun ……为什么你害怕被别人讨厌?”

“每个人都不喜欢被别人讨厌……我们都是这样的。”

丽抱膝坐了下来。低下头,她轻声说,“被讨厌……你的话听起来就像被爱
一样。”

“什么意思?”

“被别人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一点儿这方面的经验也没有。”

“被别人讨厌呢?”

真嗣颤抖起来,“被讨厌?那意味着别人会离开你。让你哭泣……再也不会
有人来关心你。”

“泪。那是我应该了解的东西……”

“憎恨会导致悲伤。总是这样……”

“悲伤会导致孤独……”

“是的,就是这样。但是被讨厌也并不一定是件坏事。当你一个人的时候…

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如此清晰……残酷。“

“锭——kun ?”

“什么,丽?”

“我能留在这儿么?”

“只要你愿意……待多久都可以……”

***

他又在拉他的大提琴了……明日香叹了口气,他拉得真好。我想这也许是天
生的……

真嗣一面摇头晃脑地拉琴,一面心不在焉地想事儿。我不是因为喜欢大提琴
才拉的。不……我还在拉是因为没人让我停下来。飞快地扫了一眼乐谱,他无视
刚才那个小节的错误继续拉着奏鸣曲。一曲终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身后明日香
若有所思的身影正映在面前的镜子中。

叹了口气,真嗣用手指轻轻滑过琴弦,聆听着这渐渐消逝的美妙声音。明日
香忽然扬了扬眉毛,“你应该多加练习,真嗣。”

“为什么?”

“你自己听听。你花过功夫好好听过自己的演奏么?更不用说你的标准比我
的差远了。”她无奈的耸了耸肩,叹了口气接着说,“当然我是不会花时间浪费
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的。”

真嗣点点头,“对不起。”他拿起大提琴,把它收到了提琴盒里。

明日香又叹了口气倚着衣橱说,“你对自己就真的没有什么想法么?比如找
份打工的事儿干干- 那对你不是很好么?”

真嗣不想和她争论,他只是想一个人静一会儿。“我说了对不起。我不想和
你吵,明日香。今晚不行。再说我也不拉琴了。”

“那你为什么要拉琴呢?”

“因为……因为……我……我不知道。”

“你看,真嗣。你非常讨厌驾驶eva ;你仅仅是在凌波的辅导的情况下才用
功学习;你就不想在某一方面超过我么!!!????!!!!真嗣,你这个可
怜虫!”

“……”

真嗣把目光从明日香身上移开,把装大提琴的盒子拿在手里,“对不起。我
说过,要是你不喜欢听我拉琴的话,那就……那就……那就……那就别听好了。”

“我们住在一间公寓里,不是住在一个大楼里,真嗣。就算我不想听你拉琴
的话,你认为我有别的选择么?”

“对不起……”

“你太令我失望了,真嗣。”

“真是意外。”

“你为什么不试试别的呢?再拉大提琴可不是个好主意。你已经是这座该死
的城里大提琴拉得最好的人了。而且你拉得时候并没有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_ ”

“你为什么不试试别的呢?难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

“我……我从3 岁时就开始拉了。我想……我想……它对我从来就没什么特
殊的意义。”

“为什么没有呢?”

“我叔叔替我报名上的提琴班……不是我想去。我只是……按照谱子演奏…

…就像老师希望的那样。而一旦开始,它就好像没有完结的时候。“

“我明白了。所以真嗣,你有没有想停下来的时候?”

“没人叫我这么做过。”

明日香插起了腰,“就因为没人叫你停下来,你就一直在拉这个对你来说猪
狗不如的乐器不成?”

真嗣叹了口气。这听上去真可怜。“是的。”

该死……他的声音听上去那么失落。他需要些指导。“好吧。我现在叫你停
下来。”

“什么?”

“拉提琴对你不是没意义么?那好!我现在叫你别拉了。你不是不想拉了么?

好的,现在你有理由停下来了。“转过身,明日香走进她自己房间并咣当一
声把门带上。

真嗣呆呆地望着她消失的背影。看着琴盒上的把手,他松开了手,琴盒一下
在躺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很响的声音。终于有人叫我停下来了……为什么我不觉
得难过呢?

***

“我受够了!!我再也不做了!!!!”明日香扑通一声倒在睡椅上,并把
自己的制服一下子朝墙上扔去,“该死的测试……我受够了!!”

在nerv的休息大厅,明日香躺在睡椅上,觉得自己好像就要死了一样。转过
身,她笑着说,“看来这次我又踢着你们的屁股了(指同步率超过真嗣和丽——
译者注),天才的一对。”

跟着明日香进入休息大厅的真嗣和丽各自挑了把挨着第二十适格者的睡椅坐
了下来。真嗣的脸红了,“其实……不是像以前差那么多。”

丽仔细地把自己的制服叠好放进一个整洁的包里。

“可是你的同步率下降了0.5%. ”

明日香生气了,“那又怎么样?就算我的同步率再低,我看你们俩也根本赶
不上我的分数。

丽平静地把制服放到了书包里。“也许吧。”

明日香冲着真嗣发出一声冷笑,“你的借口呢?笨蛋?”

“我才我就是干不好这个。我不在乎。”

明日香一耸肩,“嘿!那很好。胜不过天才少女物流。明日香。兰格丽又不
是你的错。”

真嗣挤出一丝微笑。“我看也是,明日香。”

明日香冷笑了一声。“而且那不是我唯一胜过你的地方。”

真嗣叹了口气。“你说……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全部价值么?”

丽转过身来面对真嗣。“你是什么意思,锭-kun?”

可是,真嗣好像茫然不知所措起来。“我是说……我们在这里整天、整小时
地进行同样的训练和测试,有时我觉得永远也不会有停下来那天。”

明日香皱起眉头又一次把自己的制服往墙上扔去。“那又怎么样?这就是对
我们干的该死的工作的最好描述。怎么了,真嗣?已经受不了啦?”

真嗣的脑海中突然闪出个愤怒的火花,他用拳头朝垫子狠狠打去。“是的!

我受不了了。没错,我厌烦了。我对那个该死的训练烦透了。我们驾驶eva
……

每周我们都在为使徒的到来准备测试和训练。每个月我们都得出击。而且我
们每次回来都做同样的事。每次都这样……我已经烦透了。“

真嗣一下子失去了力量,靠在了墙上。“而且……这样的生活我看不到尽头。”

丽看着真嗣的眼睛,仿佛发现了某些和自己身上同样的东西。“我们驾驶eva
……不是为了我们自己,锭-kun. 你为什么不明白?”

真嗣没有抬起头。“我不知道。这就是我们存在的目的么?为了驾驶?我…

…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我想要一些……一些……“仿佛没词了一样,真
嗣说不下去了。

明日香一下子站了起来。“所以,真嗣……你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明日香。我真的不知道。”

“你已经不想当驾驶员了么?你害怕了?”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轻蔑。他是
我们中的一员……哪怕这就是我们唯一的目的……那没有什么可耻的。我们战斗
别人就不会受害了。没有什么比牺牲更光荣的了。他当然应该认识到这点……

真嗣摇了摇头。“我不害怕eva ,明日香……不……不怕初号机。我甚至不
怕死。”他自嘲的笑了一声。“那有什么?没人在乎。不……不是因为它。”

丽轻声问,“那你害怕的是什么,锭-kun?”

真嗣看起来把身体缩得更紧。“我是……我是……我是害怕……以后发生的。”

明日香的语气也软了下来。“你是怎么想的?我们会尽量好好生活下去的。”

“不!不!”真嗣抬起头。原本在他眼中闪烁着的郁闷的光变成了绝望。

“不!还这样生活下去?这样逃避死亡?不!不是这样的生活!”

明日香没有退缩。“那又怎么样?你想要做什么?生活还得继续……我们还
要按照……”

真嗣问,“然后呢?还得继续这样的生活?想想我们以后会怎么样?想想我
们要是开着那该死的机器和使徒战斗活了下来呢?然后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还怎
么继续这样的生活?我们没有目的。这是你宝贝的eva 能做什么?”

这话一下镇住了明日香。她原先对真嗣的误解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原来是这
样。他不是害怕驾驶eva ,不是害怕死亡,甚至不是害怕使徒。他是害怕未来!

明日香摇了摇头。他是迷惑了,他完全迷惑了。该死……

她摇了摇头,试图把这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她说,“八嘎- 这就是你害怕
的事么?”叹了口气,明日香接着说。“所以你才要为自己制定目标。你以为我
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明日香被自己心头涌上的想法下了一跳。我又能做
什么呢?当……当我不再是eva 驾驶员以后我会怎么样呢?那以后会怎么样呢?

在以后呢?以后的以后呢?那想法吓坏了自己。

真嗣回了她个微笑。“我猜那就是你一直哪儿都比我强的原因吧,明日香。”

他轻声笑了起来,接着说,“我想那可打击了我。你明白了么?好吧……你
是不是做每件事之前都已经计划好了,明日香?我……我……我离开了eva 就一
文不值。”

明日香走过来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事儿,真嗣。但是……既然我们还是在
讨论这个话题,那就好好想想。”

“我想,明日香……”

明日香直视着他的眼睛。“嗯,真嗣。”

“什么?”

“就算这听起来很蠢……你不知道你今后的人生会如何……我真的不相信你
是唯一怀有这种问题的人。相信我……你在这里并不孤独。”

真嗣笑了。“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明日香。”

要是现在有人在这里告诉我……有一天……也许有一天我不用驾驶eva 了…

…那会怎么样?摇了摇头,她想到了自己,明日香……也许问问别人请求帮
助也不错。

那么14岁以后的乐趣和自由在哪里?

一点儿……有一点儿。

***

在墙后,美里正认真地聆听驾驶员们的谈话。在笔记本上,她写道:

对于eva 计划后的情况极其缺乏了解。不能以其他方式看待自己。fear integrated
beyond medical field and into physiological arena.(这句话实在不知道怎
么翻,读者有兴趣自己试试吧——译者注)冲突的根源在于缺乏动机。长时间这
样的压力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前期工作已经开始奏效。

葛城少校:10/23/15

合上笔记本,她背靠着墙叹了口气。“换句话说……我的孩子们需要上一堂
关于如何生活的课……”上帝呀……要是你在上面的话……给那女孩个机会吧!

***

“丽……丽?是我……真嗣。有人在?”站在丽破落的公寓门前,他失望地
敲着门。“嗯……丽?”

“进来。”丽的声音从门后传过来。

“对不起……”打开门,真嗣紧张地朝里面张望。“你应该锁上门。”

进去之后,真嗣注意到她的屋里一片狼藉。带血的绷带和只穿过几次衣物乱
七八糟的散在地上,看起来活像有一个多月没有收拾垃圾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穿
过了丽的“睡衣”,他终于来到了里屋。环顾四周,丽哪儿也不在。“丽……丽
你在里面么?”

轻轻把书包放在床上,真嗣担心地瞧了一眼浴室。上帝……我希望她可别没
穿衣服……注意到浴室拉帘后面有一个背影,真嗣小心地把拉帘拉到一边。在一
个角落里,头深深埋进双腿之间,穿着制服的丽正把身体缩成一团,像刚出生的
婴儿那样。真嗣大喊,“丽!”跳到浴盆旁边,他靠着女孩蹲了下去,轻轻摇着
她的肩膀。“丽……丽……你还好么……”

无言的点点头,丽把头埋入大腿之间,像是要隔绝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似的。

“怎么了……丽,你怎么了?”

“没什么……锭-kun. ”

“我能帮忙么?”

丽摇了摇头低声说,“请走吧……我只是在思考……”

犹豫着该走还是该留,真嗣看了一眼丽。不……她需要我的帮助……我不能
逃……现在不行……

他面对丽盘腿坐下,轻声说,“你能和我说……我在听……”

他们对坐了很长时间。两人都不敢做下一步动作,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终于,
丽低声说,“我……我在害怕,锭-kun. ”

“为什么?”

“我在思考你们说的话……今天在nerv说的。”

“所以?”

“我试着……我试着想自己要是没有了eva ……没有了别的东西……”

真嗣在听。

“我不能,锭-kun. 我……我不能。”

“就和我一样……”

“是的……可是我一直以来都在服从命令。我从没有自己做过决定。”

“那也不坏呀……至少美里小姐不会冲着你大吼。”真嗣试着想把气氛弄得
好起来,可又陷入了沉默。他理解地叹了口气,“但是当……当再也没有人给你
任何命令时那会怎样。以后会发生什么。”明白了丽在担心什么,真嗣不知说什
么了。

丽看起来把身子缩得更紧了。“我……我不能……我不知如何是好。除了eva
之外我生存的意义是什么?我该在乎么?”

真嗣花了点儿时间整理了思路,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他说
出了自己的想法。“丽……我不知道怎么解决你的问题,但是……要是我知道的
话……那就是……”

真嗣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呼了出来。“当我头一次来到nerv时……我想
是我父亲要我到那里去的……在那儿我能找到我的父亲。但是,当我来到这里…

…他想要的就是想利用我……“

丽痛苦地咬了下嘴唇,“锭司令和这没关系。”

“听着,丽。请……”真嗣接着说,“当我来到这里……我意识到我唯一的
用途就是成为初号机的驾驶员。我拒绝了……我根本没想过半秒钟之后也许整个
第三新东京的生物都会被使徒毁灭。”

丽在听。

“那确实自私。可是,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唯一的用处就是开eva.所以
父亲把你带了进来。”真嗣笑了一下。“你几乎站不起来。你是这么坚强……也
许身体很弱可是在精神上……”

“好了,我对自己说,竟然有人如此坚强,如此努力,不需要从别人那儿得
到什么。她克服了痛苦超越了自我。你是这么勇敢,丽……和我不同。我很软弱
……是个懦夫……而你呢?”他自己轻轻笑了起来,真嗣温柔地看着丽。“所以,
丽……这就是我那时所了解的事。没有了eva ,你同样会生存下去……你会生存
下去是因为你的坚强。即使你觉得你不离开eva ……我从没看到过你失去过目标。”

他笑着用一只手轻轻拂过丽的蓝发。“而且我知道……我知道我相信你能做
到的。因为我能用我自己的眼睛看见。对不起,丽……对不起你让我看到了我不
该看到的一面。”

丽抬起头,呆呆地盯着他的眼睛,仿佛他的目光能使自己石化一般。真嗣的
手滑过她的面颊轻轻托起她的下巴。“所以,请……不要放弃自己……更不用说
未来了。”他微笑着。

丽无法思考,他看上去那么迷人当……当……当他微笑的时候。(具体情节
请参考“凌波的微笑”……译者)

***

“真嗣!!你马上给我过来!”东治抱怨着把门框举到了脑袋上。“该死!!

这东西沉死了!!!“

明日香笑了起来,“怎么啦,铃原?你分泌的类固醇不像原来那样管用了?”

“我怎么看不到你们女生帮帮忙呢?为什么我们得干这个?”

明日香叹了口气,“好吧……要是你真的想要光出汗弄得粘糊糊的而且证明
你这个人连这么简单的工作都干不好……我想我们会……”

东治咆哮起来,“算了吧。真嗣!!快过来!!!”

真嗣低下头,门框从他的头顶上险险擦过。“当心点儿,东治。嘿,剑介…

…你还没把门铃修好么?“

剑介舔着嘴唇,正专心地用螺丝刀把电线拨出来。“我看是保险丝断了而且
这里的电线还短路了。现在……只要我把这儿的电线接一下……”剑介正用改锥
戳着一块电路板时,突然窜出一个明亮的电火花。“该死!!!真没用!!!”

火花窜上他的手,他一下丢下改锥开始诅咒起来。

穿过走廊,真嗣按了一下门铃。一声清脆的铃声在公寓中回响。“嘿,干得
好,剑介。它响了。”剑介正在抚摸自己被烫伤的手指,听到铃声他扬了扬眉毛。

“好的……既然我们已经把门铃修好了。加油,东治!你还没修好门闩么?”

“是的是的,锭。别把活儿都往我身上推。”他嘴里嘟囔着,从口袋里摸出
了一把钳子,“为什么我得赶这个?又不是……好了好了!我错了行了吧!!别
揪我的耳朵了!!!”

阿光盯着愤愤不平的东治。“听到你们的消息,我们才过来整修丽的公寓—
因为它都快塌了。既然你干不了了,也许只要……”

气急败坏地托着下巴,东治抱怨着,“那为什么你们女孩子不来帮忙呢?”

光大吼起来,“你说什么!!”

真嗣和剑介都屈服于光的淫威之下,而东治的耳朵都快被扽断了。东治嚷嚷
着,“耳朵……总是冲着耳朵……”

真嗣也同意。“那是东治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了。就算他的球儿(指睾丸……译者注)都没这么脆弱。”

东治开始悲鸣起来,“我对不起……放开我的耳朵吧!我干活……”

光笑了起来。“好吧。我希望下次你能学乖一点儿。”

明日香捅了捅丽,“咳,优等生。你应该感到幸运,是我想起让傻瓜三人组
检查一下你整洁的房间的,这是个好主意吧?你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真是超出了
我的理解。”

丽不过眨了眨眼,说,“是的,驾驶员物流……这真是件幸运的事。”

明日香抬了下眼皮,“不管怎么说。”她张开嘴大声嚷,“你们三个完了没
有?”

东治舔了下嘴唇,他正仔细地用榔头瞄准着钉子。真嗣正扶着门框好让铃原
把钉子钉进去。仔细看着钉子,东治哼了一声,“是的……只要……”

剑介正拿着一条毛巾,他叹了口气,说道:“要是美里姐姐能来就好喽。我
想知道她为什么总是拒绝我当一名eva 驾驶员的要求……”

明日香一听笑了起来,“也许是因为你是个废物。”

剑介伸了伸舌头。“哈哈……很有趣,地狱来的红发恶魔。要是你能多闭上
你的嘴的话……”

明日香一下子站起身来。她紧紧攥着拳头,咆哮着,“你说什么?”

剑介连忙来回摆着手,假笑着,“哦……不……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今
天天气不错……云……天空……”回过身,他冲向真嗣。

“嘿!看着点儿!我正要……”门框越来越斜,真嗣拼命想要门保持平衡。

“这边,剑介……喔!!”

当剑介绊倒真嗣时,真嗣大叫起来,门框也随之失去了平衡。就在这时,东
治的锤子正在落下……正好砸到了他自己的手指上……“废物!!你们俩#$% !

$@#%!$ !!!我叫你别动!!!该死!!“握着自己的拇指,东治对剑介
怒吼道:”我要杀了你!!!“

剑介发现真嗣站在公寓门口,已经准备逃跑了。“嘿!等等我,你这该死的!!”

看着像头愤怒的公牛般冲上来的东治,他不禁叫道,“噢,糟糕!!”两个
男孩儿一起撞到了门上。

东治的这下撞击让门几乎从已经破烂不堪的门框上掉下来,剑介站起来拔腿
就跑,“给我回来!!

该死的!!“把榔头扔到地上,东治拔腿就追。

光见状大叫起来,“回来!你要让我干剩下的活儿么?铃原!!!”

***

“锭-kun?”

“怎么啦,丽?”

“真的谢谢你……”

“为什么?”

“因为你信任我。”

“那没什么。”

“锭-kun……我能告诉你件事做为回报么?”

“当然了。”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还记得在eva 格纳库么?”

“这我怎么能忘记?”

“那时我很疼,哪里都疼。痛苦……痛苦传遍了我的全身。我觉得我好像就
要死了……那时真是那样。”

“……”

“所以当天花板掉下来我也从床上翻下来时……我不指望我还能站起来。我
已经不想动了。因为那痛苦……甚至我的灵魂也能感受到。”

真嗣转过头来看着她那依然毫无表情的脸。

丽双眼依然直视着前方,继续说。“然后你就跑过来,保护我。你把我抱在
你的怀里……以前从没有男孩子这样……对我。”

真嗣的脸红了。“不是那样的,丽……”

“不……也许不是。但……但那是头一次有人试图保护我。(奇怪,元度以
前不是救过丽么——译者注)就算你是在冒着生命危险……你还是要来救我。从
来没有人这样对我。”

“不是初号机挡住了大部分掉下的碎片么?我真的没做什么……”

丽没有理会真嗣苍白的借口。“虽然还是那么疼……可……可我……可我觉
得痛苦好像减轻了一些……就像有人把我抱到了床上。当你与我说话时……当你
告诉我你相信我时……我有了那同样的感觉。”

“什么……”

“我感到了被保护……被庇护。”丽转过头对着真嗣,她的脸上带着一抹微
笑。“所以,锭-kun……能帮我个忙么?”

“是什么,丽?”

丽将身体滑入他的怀里,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你能再保护我一次么?”

真嗣不由一下子呆住了。接着,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把丽轻轻搂在怀
里,胳膊慢慢抱住了丽的腰。“只要你愿意,丽……多久都可以……”

第三章完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