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1)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044字 ⁄ 字号 Blue Way(1)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59 views 次

杂草社社训
“人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要学会许许多多的事。忍耐与合作,正是其中之一。”
“就拿看一部新的同人小说来说吧,有的人看了前面几段后,觉得不好看就不看了。这也算了,有些人甚至还跑到聊天论坛对作者抱怨,这就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学会忍耐和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能够抱着温暖的眼光,去从作品中发掘出一,两个优点,这往往将使你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这是人活在世上不可忘记的事。明白了吗?要学会忍耐和合作!”
Blue Way
作者:土根儿
第一部:那年夏天
第一话:不期而至的信
找不到哪怕一丁点儿情调的惨白墙壁像要压迫人的呼吸般屹立在四周,一盏四四方方的日光灯无精打采的贴在天花板上,地板打扫得干干净净,但空气中却弥漫着一种僵直,生硬的气息……
偶尔有阵风儿从微微打开的窗口吹了进来,白色的窗帘随之轻轻的撩动着,骄阳便透过缝隙,毫不吝惜的把眩目的光线洒进这个小小的房间,让房间的四个角落都带上了夏日特有的温热和沉闷。
房间的正中央是一张铺着洁白单褥的床,在床铺边的小桌子上,一束或许能称之为这个房间中唯一亮点的百合花就这样随意的搁在上面。女孩静静的端坐在床上,她微微扭着头,视线投向窗外,没人明白她到底在看什么,或许那只是很自然的姿势,也或许是在感受温和的风吧。
房间的门喀嚓一声打开了,一个披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女孩回过头来,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丽,情况怎么样?”
“恩,还好。”
简单的寒暄过后,男子走到窗边。窗帘轻轻扬起,拂过他脸角浓密的胡须,然后又无力的垂了下来。
“也许在这里挂个风铃比较好。”
男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然后转身看看女孩,她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
“嘿!要来啦!”
操着关西腔调的大男孩嚷嚷着用左手把网球掷向空中,随着“啪”的一声闷响,黄色的小球飞过球网,落在这边的场地上。
“得分!”
“真嗣你这白痴!怎么连这种球都接不住!”
不满的把球拍砸向地板,有着如火般赤红色长发的女孩大声对搭档抱怨着。作为对手的关西腔男孩和留着马尾辫的女孩不禁掩面而笑。
“你们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你一点也没变,一有什么不顺就找真嗣出气。”
“我还以为你们的关系总该好一点了呢。”
“别开玩笑了!谁会跟这种……”叫明日香的女孩先是圆瞪着眼睛辩解,可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搭档温和的笑容,声音便低了下去。
“明日香还真是不坦白。”留着马尾辫的女孩半开玩笑的指着明日香教训道,明日香则对着她吐了吐舌头:“谁像阿光和铃原你们两个啊!咿~~~”
“好了好了,继续继续!”铃原笑着从球裤的裤兜里取出一个新球,再次精神抖擞地嚷嚷起来:“惣流你也快点把球拍拿起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
这个设在芦之湖边不远的网球场隶属第三新东京大学,现在正在这里挥舞着网球拍的四个年轻人,前不久刚刚从第二中学毕业,即将来到了这所被称为新日本的最高学府的院校就读。
“我和阿光能来到这里是正常事,真嗣这个书呆子也就算了,但铃原和相田能考上实在是让人怀疑院校的实际水平。”
每当明日香这么说着,铃原便会不满的咆哮起来,而真嗣和阿光就忍不住大笑不止。
他们是从国中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的好朋友。
“笨蛋真嗣!你给我跑快点啊!”
“知道了啦知道了啦!哇!”
“东治!你那么大力干什么!”
空气中流淌着青春的气息和成长的喜悦,即使是唧唧不止的蝉叫声在耳边也不再显得烦躁,从树叶的缝隙里透出的阳光撒落在球场边的草地上,如同在一片翠绿的平毯上点下几个亮色的光晕。暂时忘却烦恼的孩子们挥舞着手中的球拍,尽情享受着夏日中幸福的时刻。
2019年夏,第三新东京——故事由此开始
一路慢跑着回到了公寓,真嗣和明日香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都是你,害我们输得好惨。”
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罐装汽水一饮而尽,明日香面带抱怨的神色低头瞪着趴在塌塌米上的真嗣,真嗣依然一幅不多作辩解的模样,只是一边喘气一边笑着。
“啊~~你这家伙怎么都不说话啊!真是!”准确的将易拉罐抛进角落里的废纸篓,明日香一把把头扑在小桌子上唉声叹气起来。
国中时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高喊对不起,一幅世界上自己最差劲的别扭模样。到了高中后反而变得嬉皮赖脸起来,怎么骂都是这幅傻笑的表情。
“因为不管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到最后还是会被骂啊。”
真嗣笑着坐起了身:“别计较了啦,晚上想吃什么?”
明日香轻轻的哼了一声,斜着眼睛看了真嗣一会,一副似乎在说‘就知道这种时候要讨好我’的表情。过了一会,两人都笑了起来。
“喂,真嗣。”
“恩。”
“晚饭不如到外边解决吧。”
“当然,听你的。”
真嗣从壁橱里拿出更换的衣服:“那就快去洗澡吧,洗完便出发。”
浴室里的流水声传入耳中,夹杂着明日香那有点刺耳的哼歌声。已经换好衣服的真嗣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从德国回到日本就读那时起,明日香就已经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了,而且似乎专门喜欢欺负真嗣一样,当时就受尽了她的苦头。
不过虽然嘴上就强硬得不得了,实际也不完全是那么一回事儿。
虽然生气时也会拳脚相向,任性起来叫人头疼,嫉妒起来还会耍泼,但是她一直以来都在支持自己,有好几次碰到麻烦事时其实也都是明日香帮自己出头。
或许她就是这样的人吧……习惯了以后反而觉得这样的明日香很有魅力。
这么一边想着,一边起身走到门外,信箱里歪歪斜斜的躺着一封信。
好久没有来信了,会是谁呢?真嗣懒散的把信取了出来。
温热的风在身边流动着,树叶随之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响声,蝉叫声依然没有停止,还是如常的在耳旁环绕。淋浴后尚未吹干的头发没什么精神的贴在额头,真嗣捧着手里的信,目光木然的落在信封上面潦草的字迹上,良久,才自言自语的发出一声困惑的叹息……
“爸爸……?”
***
打扫得一尘不染的走廊上,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一边关上病房的门一边走了出来。一个头发染成金色的女子和一个留着放荡不拘的马尾辫的男人早已守侯在门外。
“碇医生,丽的情况怎么样?”
“暂时没什么大问题。”碇轻描淡写地回答着,一边看了看马尾辫:“加持,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吗?”
叫加持的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丽的状况并不稳定,还是尽快吧。”
“知道了。”
加持微微欠了欠身,就转身走开了。女子看了看他的背影,再看了看医生,轻轻笑了笑。
“很可靠的助手呢,原度。”
“哦。”
两人缓缓的走在走廊上,因为是休息日,医院里人并不多,只有偶尔从身边闪过一两个值班的医生,推着住院病人的护士。他们见到原度,都无一例外的点头行礼。
然而原度对这些人似乎都不怎么在意似的,只是自顾自的向办公室走去,跟在身后的女子有些无奈的把视线从手上的资料夹上移开。过了一会,她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和孩子的事情处理得如何?”
“信已经寄去了。”
简短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回答。女子不禁摇了摇头。
“身处同一个城市,却常年不见面,要联系的时候也只是很不负责任的写封信。”
一边用略带讽刺的语气低声说着,一边看了看医生,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不闻不问,反而把所有精力都用来照顾一个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女孩。这样的父亲……”
“别说了。”原度简短的说了一声,然后就避过女子责备的视线,把头扭向医院的窗外。
风儿撩起披在身上的大褂,轻轻飘起的白色衣襟承载着从窗口射入的阳光,显得无比明亮刺眼。原度把手放在窗沿上,似乎想起了什么事。过了一会,他回过头来。
“对了。”
“恩?”
“下班后,陪我去买个风铃吧。”
深色的眼镜镜片背面,是深沉而略带落寞的目光……
第一话 完
=====================
次回预告:
走廊中凝结着厚重的空气,关系冷漠父子相会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真相,窗外中投来的目光,第一次相遇的偶然与必然……
次回——苍白的房间 请勿错过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