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7)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4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903字 ⁄ 字号 Blue Way(7)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49 views 次

Blue Way
作者:土根儿
第二部:秋之回忆
第一话:银发的少年

  很久以来,一切都未曾改变……
  沐浴着和煦的阳光,伴随着四季悄然的轮回……
  从未怀疑过什么,平凡的日子就这样度过……
  忽然间才发现,在不经意的时候,夏天已悄然离去……
  自己也深深地感觉到……秋天,来了……
  生活,一如常往。
  每天例行公事般的被明日香从床上拖起,然后便了无滋味的吃着简易单调的早餐。
  大学生活早已开始,但直到今天,也始终没认真的去听过一次课。
  “照这样下去你第一学期会当掉的。”听着东治和剑介好意的提醒,却只是抱以无忧无虑的笑容。
  照旧听着明日香的训话,照旧和东治他们一起胡闹……
  如果不是多了那个女孩的话,生活会就这样一层不变,但也充满快乐的过下去吧。
  “真嗣君,你最近看起来很没精神啊。身体没问题吧?”
  在一次聚餐上,阿光看着略有消瘦的真嗣,不安的问着。
  “没问题才怪,他一天到晚往医院里跑!”
  明日香的抢白听起来充满不满。真嗣却找不到什么更合适的话回答她。
  最近到医院探望丽的时间确实比以前增多了。
  “以前看起来是被迫,现在看起来倒是巴不得往医院里跑!”
  明日香充满醋意的言语让真嗣心头一震,真的是这样么……
  自从丽首次在自己面前发病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当时自己还曾因为恐惧而确实徘徊了好久。
  那种无法抑制的狂乱,让人不寒而栗的哀鸣,以及将之搂在怀中时,直透心窝的冰凉触感。
  那时的丽就同妈妈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对妈妈的眷念的话,大概就不会这样痛苦了。
  站在那间苍白的房间里,怜悯而愧疚的看着那个越发消瘦的女孩。
  盘踞在心中的却是墓园里那一座座冰冷的墓碑……
  “表面上看,发病的次数是稍微减少了。”
  赤木律子博士翻着手中白花花的病例记录,用冷淡的语气说道。站在他身边的加持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如果不尽快治疗,恐怕也很难撑过今年。”
  双手交叠着托住下巴,皱着眉的原度沉思了半晌。
  “加持,如果只是调查有病历记录的人,恐怕很难搞到合适的骨髓吧?”
  “可能性微乎其微。”
  “能扩大搜索段穑俊?br>  加持轻轻的吹了声口哨。
  “目前来说,如果只在第三新东京市内搜索的话,或许可以吧。”
  “要盗取资料么……可那是违法的啊。”赤木疑惑的看着原度,后者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那是没办法的事,拜托你了。”
  “可是……”
  “现在让我独自呆一会吧……”
  加持挠了挠蓬乱的头发,一边笑一边拉着赤木向门外走去。
  “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当房门磅的一声关上时,从房间角落里却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冬月老师。”
  “那女孩也会像阿唯一样吧?”
  “……”
  “你救不了她。”
  “只有试了才知道。”晃了晃身子,原度的口气听起来有些烦躁。
  看着原度,老头叹了口气。
  “何必那么努力呢……”
  “……”
  “不管如何,对你来说她始终也不能代替阿唯吧。”
  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真嗣耷拉着脑袋,一阵苦恼。
  丽的样子显得非常糟糕……
  原先柔顺的淡蓝色头发现在显得蓬乱而没有色泽,消瘦的脸孔上,那对原先深邃的双眼也变得越发茫然无力了。
  虽然她似乎尽量想表现出情况还不错的模样,但刚才真嗣递杯子给她时她连拿都拿不稳,把水溅了一床单。
  她那副明明虚弱的不得了却又不肯表现出来的模样让真嗣感到无法忍受。
  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在意这个女孩了。到底是出于怜悯还是出于对妈妈的眷念,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至少现在,真嗣发现脑子里都只有丽和妈妈的身影在徊绕着……
  真头痛啊……
  站在平缓的山道上,俯视着整个城市,秋日的第三新东京已经带上了一层不淡的凉意。一阵风吹来,半绿半黄的落叶轻轻的飘下,在身旁舞动着。真嗣闭上眼,任凭晚风吹拂着自己,似乎这有助于帮助他排遣烦恼的情绪。
  “3-3-4-5-5-4-3-2-1-1-2-3-3-2……”
  一阵轻柔的哼歌声传入耳际,熟悉的旋律中透着一丝淡淡的无奈与哀婉,真嗣睁开眼,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在自己身后的一棵树上,坐着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少年,他的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不过看起来比自己还要瘦削高挑一些。
  似乎知道真嗣在看着他一般,那少年停止了哼唱,把视线转向了真嗣。那对红色的眼眸不禁让真嗣心惊。
  和丽一样的眼睛……
  “知道刚才的曲子吗?”那少年似乎一点也不见外的笑着,他的笑容让真嗣觉得无比迷惑。
  “……欢乐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少年肯定的微笑着,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在真嗣面前。他那潇洒的举动及俊美的外貌竟让真嗣有种手忙脚乱的感觉。
  “你是碇真嗣吧?”红色的眼睛落在真嗣布满疑惑神情的脸上,他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
  “这段时间来多谢你照顾丽了。”
  少年俊俏的脸紧紧的凑向真嗣,那让人感到困惑的笑容和银丝般的秀发如此接近,让真嗣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幸好一片枯黄的叶子随风而落,不偏不歪地飞到他们俩的面颊之间,才阻止了少年那让人心悸的举动。
  少年似乎对表示亲热的动作没有成功感到有些失望。他顿了顿首,说道:“我是熏。丽的哥哥。”
  “说起来,熏有一段时间没来探望妹妹了吧?”原度丢下手里的病历记录,对悠然喝着茶的冬月问道。
  “那孩子啊,我刚才还看到他呢。他好象跟着你的儿子回去了。他也有同样的病症吧?”
  原度托了托眼镜:“他比丽更危险呢。”
  “而且又是个麻烦的人。”
  “哦?”
  “他是个自把自为,又个性古怪的家伙呢。”
  原度把视线投向窗外,嘴角泛起一个微妙的笑容。
  真嗣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不仅是因为忽然见到丽的哥哥的关系,更因为……
  怎么会有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纠缠着别人的人啊……
  而且还老露出那种暧昧的笑容……
  熏像和真嗣无比亲密般紧紧的粘在他身后,牵着他的手,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暧昧不如说是幸福。真嗣只得低着脑袋,不去注意路人对他们投来的视线。这样的两人,与其说是尴尬,不如说是可笑吧。
  “幸好没被明日香看到……”
  就这么暗暗感叹着,却冷不防视线里闪过一簇鲜艳的红发。
  “哇!白痴真嗣!你怎么跟一个大男人手牵手!?”
  真嗣的头越发低了……
  “啊,是你……”
  端详了半天,明日香指着熏说道:“上次我在医院见到过你啊!”
  “哦,他是丽的哥哥。”真嗣无力的解释着。
  “一直以来真是谢谢真嗣君照顾我妹妹了。”熏微笑着向明日香点了点头,视线再次落向真嗣。
  不快的阴影在一瞬间从明日香脸上闪过。
  “你是那女孩的哥哥?难怪也长着像兔子一样诡异的眼珠子。”
  熏只是微笑着,没有辩解。
  天色渐渐晚了,终于在离公寓只剩两条街的路口,熏放开了一直紧握住真嗣的手。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他的笑容始终也没有离开那张俊俏的脸孔,真嗣有些尴尬的向他挥了挥手,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你和他真的是第一次见面?”明日香看了看真嗣,终于没好气的开口了。
  “是啊。”
  “为什么握手?”
  “我怎么知道,他很古怪。”
  “哦……他对你感激有加,你似乎很落力照顾那位丽小姐吧?”
  “哪有……只是她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她的病相当危险……”
  真嗣有些心虚的答应着,一阵烦躁感不知为何从心中产生了,这次的对象是明日香。
  “呵,你倒是很在意人家呀。”
  被说中心节的真嗣没有回话。他加快了脚步,不顾明日香充满讽刺的话语向前走去……
  银发的少年无忧无虑地站在山路的坡道上,看着不远处街道上真嗣与明日香的身影,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脸上浮现出的是一阵落寞。
  身体似乎非常的疲惫,他低头猛烈地咳嗽了几声。
  “如果早点认识就好了……”喘息着说着,注视着手上沾染的污浊血痰,在白皙的手臂下,映着落日的霞光,一道道模糊的伤痕显现了出来。
  “丽就拜托你了,真嗣君。”.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