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8)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4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568字 ⁄ 字号 Blue Way(8)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88 views 次

Blue Way
2-2 照片
作者:土根儿

第太阳毫不吝惜的将温驯的光热投洒在大地上,让这片本来就绿得耀眼的草场显得更加充满了生机。没有风的日子里,坐在草场中心那棵的大橡树下,靠在低矮的石墙边,感受夏季贻人的午后。对于这对平时因工作而忙得无法得到片刻安宁的夫妇来说,这样的时段实在显得无比难得。
利索地收拾完野餐的事具,女子环顾了一下身边美丽的景致。
“我们在这里照张相吧?”
“恩。”
男人从包袱里取出摄象机,将它摆到面前的石盘上,按下了自动摄影的按扭后便退了回来。年轻的太太一边亲昵的把他扯近身边,一边笑着看了看怀中静静注视着自己的孩子。
“真嗣。要拍了哦~笑一笑。”
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一般,怀中的孩子伸出两只稚嫩的小手,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
一阵嘈杂的声响从门外急急的闪过,真嗣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扑鼻而入的是病房里独特的药味。
微微拉开的窗帘间射入的阳光给这个略显昏暗的房间点缀上一丝长而细的光影,新买的挂钟指针有节奏的移动着,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他摇了摇脑袋,努力想把浓重的睡意从脑中驱开。
“你醒了?”
略显冰冷的声音从身边传来,真嗣抬起头,模糊的视野里首先浮现出的是倚在床上的女孩那蔟淡蓝色的头发。
“哦……我睡着了?”
“恩。”
注意到丽那对深红色的眸子就这样一直注视着睡着的自己,真嗣有些不知所措地的抖了抖身子。
“对不起,昨天熬夜赶报告……”
虽然考进了第三新东京大学,但平时几乎没怎么去上课。为了不至于被谴退,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了研究报告。加上明日香对自己意见很大,怎么也不肯帮忙,真嗣已经连续三个晚上没合眼了。
如果东治他们在就好了,真嗣苦着一张脸,想起到东治剑介跑到冲绳去旅游的情景。
丽似乎饶有兴趣的看着真嗣的表情。不知为什么,现在每次被那神秘的红色眼神注视,真嗣便会有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对,对了。”似乎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真嗣慌乱的摆了摆手:“丽有个哥哥叫熏吧?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有趣?”丽似乎对真嗣突然提起哥哥有些出乎意料。
“哦,怎么说……”真嗣挠了挠头发,苦笑着说道:“和丽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哦……”
一想起和熏相遇的情景,真嗣便有种脱力感。那种过度主动的亲近感,和持续始终的神秘感,让人觉得这个显得容易接近却又无比遥远。
“和丽给人的感觉正好相反。”
眼前的女孩,似乎一直都很冰冷,但不知为何和她在一起时却有种发自内心的温暖感觉。
“可能是因为丽比较坦然吧……”
自言自语着,完全没注意到丽一直好奇的看着自己。当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时,气氛反而更尴尬了。
“哥哥……已经好久没来检查了呢……”
“检查?”
丽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真嗣的疑惑,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从病房里走出来,真嗣在走廊的转角处见到了加持。
依然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领口随随便便的敞开着,嘴里斜斜的咬着根烟,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你看起来心绪不宁呢。”
“加持先生……”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要不要喝被咖啡?”
坐在入口处候诊室的长椅上,加持开朗的将刚从自动贩卖机里取出的咖啡递给真嗣,轻轻吹口气,充满热气的烟雾便顺着杯口蔓延开来,浓郁的香醇感弥漫在空气中。
“这么说,你已经见过熏了?”
真嗣点了点头。
“是个有趣的人吧?”
“恩……”不知那是否可以被称为有趣,但确实是很特别的感觉。“他的眼睛和丽很像。”
“因为是亲兄妹呀,不过他的背景就连我也不清楚。”若有所思的低头想了一会,加持说道:“唯一确定的是他们兄妹俩都有那种病症。”
“熏也有?”
加持点了点头。
“可是,为什么他不像丽那样住院呢?”
“他的性格使然吧,以前碇医生要让他定期来检查,但最近除了探望丽外都不会来了。”
“熏的病也是爸爸负责治疗吗?”
“恩。不过碇对熏倒不像丽那么在意吧”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真嗣不禁低头沉思起来。
一直都想不通爸爸为什么会收养丽。
“想知道吗?”看着思考着的真嗣,加持笑了笑。
“加持先生……”
“我本以为你自己会想起来的,你爸爸会收养丽的真正原因。”
真嗣点了点头。
医院的走廊寂静而深邃,惨白暗淡的墙壁像要压抑空气的流动般给人带来一丝压迫感。真嗣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耳边清楚的回响着自己的心跳声。
“就在二楼走廊的尽头,那扇黄色的杉木门后就是你爸爸的私人办公室。”
尽头的房门紧闭着,没有向着走廊开的窗户,因此对门后的情况根本无从得知。
“你爸爸每周今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到会议室开会,所以里面是没人的。”
敲过门后,里面并没有传来任何回音。真嗣不禁咽了口口水,用力握了握手中的钥匙。
“这把钥匙可以让你进入那儿。”
对加持先生为何会有爸爸办公室的钥匙无从得知,反正也不想去管。
“加持先生看起来就是那种会随便跑进别人房间睡觉然后悠哉悠哉离开的人。”半开玩笑的这样对加持说,加持只是抱以苦笑。
伴随着门锁喀嚓的转动,门被打开了,真嗣看到的是摆设得很整齐的办公室。
整个房间的布局,似乎有种眼熟的感觉……不过真嗣早已经想不起妈妈还在的时候家中的摆设了。
“你要的答案就摆在靠墙的桌子上面。”
略显凌乱的桌子,一叠翻开的计划书和病历记录斜斜的压在眼镜盒下,几本真嗣看不懂的医学书籍静静的躺在一边,书面上放着的咖啡杯,里还残留着一些残余的咖啡。除此之外,还有一盏台灯无精打采的倚在角落,灯旁则是一个倒扣着的相框。
好奇的将那具木制相框翻了起来,当双眼接触到相框里嵌着的相片时,真嗣感觉体内的血液凝固住了。
温柔的话语声像电流一般在脑中回荡着,伴随着的是蓝天下一个女子清晰和蔼的美丽面容……
“真嗣。要拍了哦~笑一笑。”
照片上,戴着眼镜的男子微笑着,那是已经被真嗣和他自己淡忘的微笑。而抱着年幼的自己站在他的身边,有着一头棕色短发的女子,正是真嗣无时不刻回忆的人……
那片绿色的草场,那棵大橡树,那排低矮的石墙……不怎么说话但很温和的爸爸,以及总是开心的笑着的妈妈……小时候的景象就像奔涌而出的泉水一般,快速而清晰地在脑子里闪动着。
“妈妈……还有留下来的照片吗?”
“都烧掉了。”
爸爸曾经这样对自己说过,然而在爸爸的桌子上摆着的不就是留有妈妈身影的照片么?
“为什么……为什么……”泪珠顺着真嗣的面颊无言的淌下,梗塞的声音只不断重复着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骗我……”
小时候跌倒哭泣时,妈妈总会用柔嫩的手轻拍自己的头,那种感觉非常温暖……而现在哭泣的时候,这种温暖的感觉似乎又从照片上那张业已淡忘的笑脸中扩散开来了,弥漫到真嗣心中。
久违的感觉……
可是,还有另外一种感觉存在……
到底是什么?
是妈妈的脸吗?
不……是另一张脸。
就这样紧紧的攥着那张陈旧的照片,目光一丝也不从妈妈的面容上移开……过了许久……
“终于明白了……”
真嗣默默的闭上眼睛。
虽然像妈妈这样的笑容还没有在那个女孩脸上浮现过。但在妈妈的面容已经清晰起来的现在,只要一闭上眼……
爸爸为什么收养丽,真嗣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
丽和妈妈,长得真的很像……
“你在这里干什么?”低沉而嘶哑的声音在真嗣身后响了起来,把默默沉思着的真嗣吓了一跳。
回过头,爸爸正用凌厉的双眼瞪视着自己,他的表情因焦躁和气愤而扭曲,双肩不住的抖动着。
“爸,爸爸?”
“是谁允许你进到这里来!?”看到真嗣手中紧紧抓着的相框,原度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暴躁:“把那个放下!”
“爸爸,为什么!?”不知从哪里得到的勇气,真嗣并没有放下相片,而是转而毫不相让的质问起父亲。
“为什么骗我!还有……”再次闭上双眼,真嗣确认了脑中的影象。
“丽对于爸爸来说到底是什么!?”
一瞬间,原度的脸上浮现出让真嗣感到疑惑的悲哀,然而只是片刻,这种悲哀就转化为让人恐惧的狰狞。他迎面走到真嗣面前,双眼狠狠盯着自己的儿子。
“放下那个。”
真嗣只觉得自己的手像被钳住一般,回过神来时,手中的东西已经被爸爸夺去了。
“出去。”
“爸爸……为什么……”
“我叫你出去!!”
被不容分说地扯到门外,当好容易站稳脚步回过身来时,门已经碰的一声关上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扇紧闭的杉木门,什么也做不了……激动的情绪让真嗣再也无法忍耐,酸涩的感觉在眼角跃动着,他握紧拳头,狠狠地向那扇门锤去……
“够了……”当加持从身后拉住他时,真嗣的手已经因为淤血而浮现出暗红,但门后的爸爸却没有回应哪怕一句话。
“静一静吧。”略带怜悯的看着真嗣,加持叹了口气:“不管是你,还是他,都需要时间……”
“加持先生……”
“……”
“对于爸爸来说,丽到底是什么呢?”
搀扶着真嗣走在走廊上,加持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结果……还是放不下吗?”
打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的人是冬月,看着用两手死死抱住脑袋坐在桌前的原度,他摇了摇头。
“我需要时间。”
“还想不通么?她毕竟不是维,不能成为维的替代品啊。”
“……”
“你这样,只是在嫉妒自己的儿子。清醒一点吧。”
原度懊恼的扭了扭脖子,视线停在那张老照片上。
“我知道。”他的手指在照片上碇维的脸孔上划动着……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照片上的维,那张笑脸从十七年前开始,就一直凝固着……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