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9)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4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773字 ⁄ 字号 Blue Way(9)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94 views 次

Blue Way
2-3 回忆
原作:土根儿

1999年 秋
  “正是因为这样,虽然医学的发展日新月异,但新的问题还是不断出现,留给人们研究的课题实际上是增加了许多,从生命的起源到其发展的最终形态等等……”
  伴随着下课铃声响起,唯无奈的干咳了一声:“好了,就到这里吧。”
  一边看着学生们三三两两离开教室,一边把满桌的讲义整理起来,唯叹了口气。
  冬月老师竟然会要求她来给一群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上课,真想不到。
  “没办法,他们都是我的学生,但这个月实在太忙,我得跑去德国一趟。”
  想到冬月教授一年到底忙得连办公室的门把手上都堆积着一层灰的情景,唯也没理由拒绝他。
  “说是上课……不如说是研究报告呢。”她自嘲的轻声低语道。回想到刚才讲台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直注视着自己,她的脸便不禁红了起来:“哎呀,真糟糕……”
  “哪里,讲得很好呢。”
  唯完全没有意识到还有人没离开教室,此时她大有点惊异的抬起头来,刚才的话语出自一个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精瘦男人口中,他依然坐在靠角落的座位上,正目不转睛的瞪着自己,锐利的目光就似乎要把她看透似的。
  “那个……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唯尽量想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但还是无法克制的透露出一种紧张感和好奇心:“今天的讲义已经结束了。”
  那男人没再说话,站了起来径直走出了教室。
  之后的几次讲义里,唯注意到那个男人每次都是第一个到场,最后一个离开,习惯之后,唯便也不在意了。
1999年 冬
  在例行公事般的把近几个月的工作成果“汇报”之后,冬月突然一脸坏笑的看着为唯。
  “说起来,我的那些学生们没对你做什么吧?他们年纪都和你差不多呀,即使发生了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吃惊的。”
  唯刚入口的茶水差点没都呛出来:“讨厌!老师你说什么啊!”
  “哈哈哈哈”,冬月很难得能这么开怀大笑了,但看着唯那整张脸绷紧的样子,只好赶快摆出严肃的表情:“好了好了,我不乱说了。”
  “不过……”唯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有个人总是每次都最早到场,最后离开,而且老在上课的时候盯着我看……”
  冬月勉强摆出来的严肃样又崩溃了,他又开始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阿唯,我的学生们真的没做出什么事么?”
  “老师真讨厌!!”唯涨红了脸:“我要去干活了。”
  “好吧好吧”,冬月无奈的笑了笑,看着唯走到门口。
  “啊……”突然,就像是被沉沉的击中一样,唯的两脚打了个颤,倒在了门边……
  “唯!”
  那是唯在冬月眼前第一次发病……
2000年 夏
  明朗的阳光洒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时不时响起的清脆风铃声为这个小房间点缀上一丝灵动的色彩……
  “身体怎么样?”冬月的话语中充满了关切。
  “没关系的。”把资料夹叠到桌子一角,唯笑着看了看老师。
  “我现在好得很,如果老师需要,我随时可以代课哦!”故作自信的挺了挺胸膛,这份勉强在冬月眼里看来毫无说服力。
  “你也太忙了,应该多休息才行。”
  过了一会,唯脸孔微微泛红的对冬月说道:“老师,我恋爱了哦。”
  有些出乎意料的神情浮现在冬月脸上,但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对象是?”
  “就是那次我说过的,上课时最早到场最后离开的那位~而且,他的成绩很优秀,我对他提起老师时,他也表示很想成为老师的助手呢。”
  “哦……”冬月笑了笑,将手中的咖啡放回桌上。
  “那你过些天带他来这吧。”
  “恩。”
  “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唯笑着,没有回答。
2000年 夏末
  虽然是刚开始担当自己的学生兼助手,但对于这个叫原度的年轻人,冬月感到非常满意。
  “还是该找个时间跟他谈一谈。”这么想着,在一次把工作进度完成后,冬月把原度留了下来。
  “关于唯的情况你清楚么?”
  “只知道一点点。”
  “以目前的医学手段,还没法成功靠药物治疗,只有找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稍微停了停,冬月摇了摇头:“但是现在来讲……”
  “很难吗?”
  “由于资料有限,现阶段可能性不大……”
  看着原度陷入了沉默,冬月继续说道:“以她现在的情况,恐怕撑不过两年了。”
  “……”
  “即使如此,你还是会和她结婚吗?”
  原度点了点头,向门外走去。就在他打开门的时候,他回头看着冬月。
  “我会救她的。”
2001年 夏
  “母子平安。”
  从护士小姐口中传来的话,让原度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落了下来。整了整凌乱的衣服,才发现自己浑身都已经汗湿了。
  以唯的体质,真不容易呀……原度叹了口气,凝望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
  “令郎的名字想好了吗?”护士小姐一边拉着原度走向病房,一边满脸堆笑的问道。
  “恩……”原度点了点头。
  “就叫真嗣吧。”
***
  放在眼前的是成堆的病历资料,但是根本没心思看下去。原度懊恼的将一整杯咖啡一饮而尽……
  “咳!咳咳!”或许是被呛着的关系,他猛的咳嗽起来。
  “你最好还是注意下自己的身体。”冬月有些失落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后者形容看起来相当憔悴。想借工作的压力摆脱往日的回忆,这让他看起来更显得苍老了许多。
  “那时候你也是这个样子……”
  原度把脸别向了窗外,眼镜后的目光空洞茫然……
***
2003年 秋
  “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冬月无奈的话语中透露出一丝感伤。
  “……哦。”
  透过窗户,看着原度精瘦的背影消失在街角,冬月摇了摇头。
  “根本打不起精神来”,他简单的翻阅了一下搁在桌上的报告:“空洞的报告……”
  葬礼结束已经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来,原度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做什么事都有形无神,虽然冬月一心栽培,可看他最近的表现,确实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冬月自己也非常疼爱阿唯,不仅因为她成绩优秀,更因为她的开朗和真诚。每当冬月把她送离房间时,他都会不自觉的感叹。
  “要是能有这样一个女儿就好了。”然后又会摇摇头:“不,要是我再年轻几岁就好了。”
  自己甚至相当嫉妒其貌不扬,甚至有些阴森的原度能娶到唯这样好的女孩,不过在了解到唯的真实想法后,他也发自真心的祝福这对夫妇。
  “能和他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这是她临终前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原度不在身边,他为了寻找合适的骨髓提供者甚至跑到了德国。等他空手回到日本的时候,唯已经去世三天了。然后,他就像失了魂一样对空置的病床愣了好几天。
  直到冬月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葬礼明天举行”时,他的眼睛才第一次转开来。冬月看着他当时的表情,再也没有把话说下去。
  葬礼上原度一滴泪也没流,他只是茫然的看着黑色的棺木被埋了下去,从头到尾一动也没动。那天晚上,他喝的烂醉,在酒吧里打了架,当冬月忧心匆匆的去接他回来时,看到他在路边哭成了一团泥儿。
  “因为自己没能履行诺言而悲痛,没能挽救妻子而自责都没关系!但是你还有个孩子呀!”
  对缩成一团的原度大声嘶吼着,可是原度却用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
  “没有唯,我要真嗣还有什么用!!”
  冬月真想狠狠打他几拳头,但看着一反常态歇斯底里的原度,他握紧的手终于还是松开了。
  因为自己也跟着泪流满面了……
  第二天,原度终于恢复了日常工作,但正如冬月所见,根本没有干劲,只是程式化的在那里行动而已。
2004年 春
  门前那棵樱花树上已经盛开了繁杂的粉色花瓣,清脆的鸟鸣声也给人们带来了生机盎然的感动。完成了学业的学生纷纷步入社会,进了日本各地的医院就职。冬月将名册整理过后,双眼又一次落在桌上摆着的相片上。
  “春天来了呢……唯。”
  略有些刺耳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冬月将相片放回原处,起身打开了门,原度站在外面。
  他欠身行了个礼后,将手中的档案资料交到了冬月手中。
  “之前承蒙关照了。”
  “终于打起精神来了吗?”完全省略了寒暄的成分,冬月双眼直视着原度。
  “我已经被分配到市立第二医院了,也就是老师您所在的医院。”
  再度欠了个身,原度回以决然的目光。
  “之后也还请多关照。”
  终于摆脱阴影了,冬月当时这么感慨的想着,直到原度的工作正式开始后,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简直就像疯了一样,原度的工作态度完全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他似乎把所有精力都倾注在医院的繁忙事务中,对周遭的事再也不作多余的过问,好几次深夜里冬月都还看到他的办公室里亮着灯光。
  如果这样也就算了,但原度根本就没从失去唯的阴影里摆脱出来。当他独自一人时,经常会看着一家三人的合影,独自念叨着什么。
  “原度,你老是这样通宵达旦的忙活,真嗣有人照顾么?”
  这样对他问道,只是想激发他应有的责任感……但原度只是冷淡的回答道:“我已经委托亲戚照顾他了。”
2004年 冬
  这段时间,原度成了第二医院里不可缺少的人物了,由于工作的极度努力,以及新的医学报告成功发表,他在整个医学界都成了重要的新星。而由他所领导的新的研究工作小组,也正式投入了运作。
  似乎是想早日研究出解决那夺走自己妻子的疾病的方法吧,虽然进展缓慢,但整个医学界都对此表示出巨大的关注和支持。
  即使如此,在他的导师冬月眼里看来,原度还是没有摆脱心理上的那片巨大黑暗。或者说,他的一切努力不过是想逃避那不愿回想起来的过去而已。而真嗣,这个他和碇唯的唯一孩子,也因此始终被他所抗拒。
  “恐怕一辈子都会这样了。”有些丧气的自言自语着,一边阅读着刚收到的信件。
  第三新东京市立儿童养育所,也就是这个地区的一家大型孤儿院正打算同医院进行联谊。对于照顾孩子这类麻烦事情,冬月一直都是避之则吉。
  就交给原度去办吧?这么想着,或许这对让他早日恢复对生活的热情有帮助。
  “没有兴趣。”这样回答着,原度又一次埋头到大片的资料之中。
  “我说,你这样可不行呀。”冬月摇了摇头 ,再次扫视了一下刚送来的资料,“根据那边的说法,有些孩子需要我们的帮助。”
  “这和我的课题没关系吧。”原度的头连抬也没抬。
  “难说。”将一份材料丢到桌上,冬月指着其中的一些记录:“据说有两个孩子,症状似乎跟你研究的课题息息相关。”
  原度的目光落在冬月所指的地方,跟着,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异样的光。
  “你还是去一趟吧……”
2005年 春
  站在儿童养育所大门外,原度静静的端详着嬉闹的孩子们。
  大多都还只有四五岁大,依然拖着鼻涕四处跑,唧唧喳喳的声音让他感到烦闷不堪。
  真嗣差不多也这么大了。不知为什么,看着这里的孩子,原度就想起已经两年多没见的儿子……
  “真麻烦。”低声嘟噜着,他将头扭向一边走进大院,就在这时,两个幼小的身躯映入眼帘。
  看起来也是四五岁大,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与众不同的是,男孩的头发呈现出苍冷的灰白色,眼睛则是深邃的红,女孩的头发却是天空般的蔚蓝,由于低着头,看不清长相……
  稍大些的男孩正安慰着搀扶蹲在地上女孩,后者似乎不小心跌倒了,膝盖上的伤口渗出血来。
  “丽,起来哦,那边的叔叔看到了会笑的。”
  没有哭泣,女孩只是揉了揉疼痛的膝盖,便抬起头来。
  看到女孩稚气的脸孔时,一阵让人心悸的感觉顿时扩散开来,让原度默然的站在了原地……
  点缀着如红宝石般的双眸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
***
  “丽。”
  “啊……”看到从走廊深处走来的碇医生,少女微笑着点了点头。
  “下床走动吗?”
  “最近感觉挺好,想透透气……”
  上次带她到医院外是什么时候了,原度自嘲的笑了笑。
  “还是要注意休息比较好,前不久还发作过呢。”
  丽默默的点了点头,随着原度一起走回病房。
那次相遇至今,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了……
在这个逐渐长大的女孩身上,那人的影子非但没有消退,反而越发浓厚起来。
  “真嗣他有好好照管你吧?”
  丽点了点头,实际上,真嗣和自己的距离似乎拉近了许多。
  “如果情况允许,不如找个时间让他带你出去玩一玩吧。”看着窗外的秋景,原度轻声说道:“作为一个女孩子,你也错过了太多本该属于自己的快乐了。”
  丽的脸上浮现出轻微的红润,她有些手足无措的缩回了床上。原度不禁笑了起来。
  离开病房的时候,加持已经站在身边。原度对他的出现没有表示出多大诧异。
  “跟真嗣怎么说好呢?”他斜着眼看着正意味深长的笑着的对方,随意的问道。
  “这事我可帮不了忙。”加持挥了挥手。
  “是你让他到我的办公室的吧。”
  加持呵呵的笑了笑,似乎并没有什么内疚。
  “我只是想把你那不坦率的想法传达给他而已。”
  “那么,这次还是你去一趟吧?”
  摇了摇头,加持笑得更狡黠了。他转过身,一边走开,一边随性的点起一支烟。
  “你也该向自己儿子的方向踏一步了,自己去对他说,他会很高兴的。”
第九话 完.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