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无限抱拥(1) by: 随身听

2001年11月17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886字 ⁄ 字号 无限抱拥(1) by: 随身听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52 views 次

Chapter:1

第一章 回忆,在无边的静寂中(THINKING IN DARK)

EVA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从NREV的解散到我般到这个陌生城市的开始,仿佛经历过十年的光景,而发生的事情却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述说清楚的,毕竟逝去的日子已经逐渐从我的记忆中模糊直至消失,即使再想从笔尖挽回点什么也惊觉力不从心,好歹艰难的从往昔的片段中去收拾记忆的残片.
我微微抬起头,凝望着窗外的黑夜,一片沉寂,遥远街道上的霓虹灯彩还欲露还羞的展示着建筑在电力上的脆弱文明,黑夜也好灯彩也罢.在我的眼前逐渐揉成一团,而脑海中却清晰的浮现出一幕幕的事情来.
虽然现在我已经过上正常的生活,不用成天面对着并不应该属于我生活的同步率,插入栓,以及令人发秫的使徒等,但是曾经梦魇般的日子仍心有余悸.流淌的鲜血,恶臭的LCL,让我极端恐惧的狄古拉之海,还有渚薰君的死,我至今也难以释怀.似乎那段时间的确憎恨自己来着,几乎是近乎残忍的割舍了所有的回忆,——我在NREV的ID卡,曾经的战斗服,几乎是一切可以见证我曾在NERV的生活的物品撕的撕,烧的烧,撕不掉烧不烂的就装在一个大箱子里,伴随着我的心绪沉没到了箱根山后的湖底。
不过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我还是保留了两样东西,美里姐姐临死前-戴在我脖子上的铁十字项链和明日香送我的随身听。
“真嗣,这是大人的吻,回来后我们继续……”
事隔了这么久,我还是无法将那一幕从我的印象中末抹去,无数次在梦中我都能看到美里姐姐临死前对我的笑容,电梯门“刷”的一声的关上,每每我总惊醒与此,飕然切下的门,把我的美里姐姐切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我在生端,她在死端,我在此端,不在彼端,我极力想忘记这些事情,无奈这些断续的篇章本来就不是作为实体在我的印象中存在。如果是要强硬的付诸与文字的话,那大概是
“生并非死的对立面,而是作为死的一部分存在。”

窗外的黑夜仿佛似一个能吸摄灵魂的黑洞,凝固般的空气死一般的寂静。尽管我努力的忘记一些事情,但是有的并不能凭意志就能从我记忆中注销的。就好象绫波。
我还是愿意在这里把绫波丽称为绫波的,着大概是我能达到最亲密的程度吧,因为我们还不至于亲密到我能直接喊她“丽”的地步,但是我委实不愿意沦为一般直呼姓名的关系,于是我便用“AYANAMI(绫波)”来代替一切有关她的字眼。
每每想起这些,我就悲伤的不能自己。

和绫波最后一次对话我记得十分清晰,那是一个被夕阳染成绯红的黄昏,大抵没有什么风,因为我对第三新东京远初的工厂里烟囱中笔直冒出的一缕缕灰烟特别有印象。而且对话的内容也不甚简单。
“绫波,你的要走么?”
“是”她一如既往的冷冷的回答。
“这就是你的选择么?绫波,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们在一起。”
我们间的这段对话发生在第三新东京市的火车站的月台上。NERV解散后,总部原本计划把我们三人转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美里姐姐去世后我已经失去了对家的定义,业已无所谓的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明日香不愿意回到德国的继母那里,于是对和我在一起生活没有任何异议。但是这个时候绫波却出人意料的放弃总部的安排,希望又自己来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
“绫波,我是说,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掰弄着手指,低头说到,“行么?”
“可是,对不起,碇君,我有我的选择,请你不要勉强我。”
我循声微微抬起头,往她兰色头发下的深红的眼眸里望去,望不到底的深邃,没有人能够透过这深邃去探悉她的心里。脸上仍旧没有表情,亦或说凡是能称为“表情“的东西都从她脸上拿走了一般。我仔细的,用劲的看着她,以让自己不至于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忘记这样的容颜。
突然间,我微微吃了一惊,从她现在的眼神里分明流露出一份坚定,这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即使是上次她企图和十六使徒同归于尽时,我通过EVA的通讯窗口看到的必死的决心都无法和现在相提并论。我委实不了解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赋予绫波这般坚定的,也许是她自身灵魂的一部分突然觉醒也未可知。刹那间,我意识到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现在的绫波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是命令我就服从”的绫波了,她的AT·FIELD可以真切的感受的到。
“既然是这样”,我没有继续挽留,“那么,我和明日香先去了,我们在那个城市等你。”
“对不起,碇君。”
“没什么的,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着不同的定义,你有你的世界,再见。绫波。”我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为了不让她觉察到我的失态,我撤离了停留在她脸上的视线,转移到单轨铁路上,我努力的寻找铁路的尽头,只是铁轨无边无际的延展开去直至苍穹的接镶处,任凭我怎样努力,我的目光也只能随着铁路的远去而消逝殆尽了。
“碇君”绫波轻声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把我从铁路彼方的世界拉回到了现实中。她望着我,目光变的温柔起来。
“碇君,刚才你说再见了么?--不要在分手的时候说再见,因为那样显的太悲伤。还记得么?碇君,是你教我的。”
是的,我是这样对她说过的,那个月圆的夜晚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我的眼前,而眼睛却模糊了。
她继续说到,“那时对第五使徒的战斗中,你不顾手上的烧灼来打开我的舱门,让我知道了笑的真意,那个月圆之夜一直记在我的心中,谢谢你,碇君。”
我无语,静待她的下文。
“后来和十六天使的作战中,又让我确立了自我的存在,当我知道我心里的真正做想时,我第一次流下了眼泪,这一点,也是碇君你所不知道的吧。”
“是的,碇君,我喜欢你,希望和碇君你在一起,这是我心里所希望的。”她顿了顿,继续说到,“但是不行啊,我总觉得我的宿命中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我逃脱不了着命运的羁绊,我必须寻找到它并且完成它,那时候,碇君,我会回来的。”
我早已泪流满面,一种无法改变什么的无奈涌上心头……
“放心,碇君,我会回来的,我可以清楚的预感到这一点,我只大概离开一段时间而已。”她的语气变的柔和起来,“碇君,为什么你现在要流泪呢?是高兴吗?上回你也是这样呢,看看我的脸吧。”
我抬头注视着绫波的连庞,原来罩着的那层冰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化散开去,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眼角渐渐弯曲,眼神里向外挡不住的流出温柔。
啊!是绫波的微笑,久违了的绫波的微笑,晚霞中的绫波的微笑格外的震撼着我的心,这微笑对于我来说就似一种少年的憧憬,这种直欲燃烧的天真烂漫的憧憬,我很早以前就遗忘在什么地方了,甚至于很长时间里我连它曾经在我的心里存在过都记不起来,而绫波的微笑所摇撼的恰恰是我身上长眠未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一时间我悲怆之极,几欲涕零。
我目送着绫波所乘的火车远去,喃喃对自己说“她只是离开大概一段时间而已吧……”
于是就这样,她离开了我一段时间直到现在,我回忆的思绪随着火车的远离而渐渐被拉回了现实里,窗外还是象死了一般的夜空,黑寂寂的,美里姐姐的铁十字项链还在我的脖子上,明日香送我的随身听还播放着那支名为《无限抱拥》的曲子,只有这些东西证明我并非生活在虚幻里。
一会儿睡意如铅块般的沉沉袭来,我把烟碾死在烟灰缸里,伏在桌子上就此昏昏睡去。

-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