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颓废天使 安魂终曲(3) by: 朔夜

2001年10月2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477字 ⁄ 字号 颓废天使 安魂终曲(3) by: 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89 views 次

Chapter:3

            颓废天使  安魂终曲 3 突激变奏

  没有形态,没有任何固定的形态;
  没有肉体,没有任何物质意义的结构;
  没有空间,没有任何距离的限制;
  没有时间,没有死亡和毁灭的存在……
  
  这就是天使,那个曾经将人类几乎彻底毁灭的真正含义:一种非物质的存在,一种仅仅是精神和能量的存在。

  要想对抗这样的存在物,人类是绝对办不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那被神惩罚的天使——失去了白色纯洁的羽翼,长着异形之翅的堕落天使,体内拥有名为EVA——人类冒犯神从天使的身上得到的神秘能源体的人类。
  
  碇真嗣,拥有EVA的人类,被天使称为堕落天使的人类,触犯了原罪,永远不会得到宽恕的人类……
  
  
  “……复原的可能性,大概只有0.0000000001%。一旦这么做了,你的肉体就会彻底消失,剩下只有星幽体形态的灵魂能量而已;虽然说我一直在进行肉体重组的实验,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过。所以……”
  
  “可以了,爸爸。我明白,开始吧!”
  少年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恐惧——面对自己的肉体将要消失的恐惧,也就是身为一个人类即将面对死亡的恐惧。看着这样的他,中年男子觉得面前的男孩好象变了,不在是自己记忆中那个经常会冲动的男孩了。
  
  长大了,碇真嗣。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了……
  
  
  灵子能量高速分解系统,可以将一个人的肉体转换成为完全的灵子能量,也就是一般所说的释放一个人的灵魂。这是NERV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研究的技术——禁忌的技术,从天使的身上得到的技术;却也是曾经让碇父子决裂的技术。
  
  十四年前,当真嗣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幼童的时候,他的母亲,为了研究这个禁忌的技术,她主动做实验的第一个人类实验者。她被分解了肉体,而且成功地转换成为了星幽体;但是事后的肉体重组却无法完成,最后母亲就在男孩的眼前永远地消失了……
  
  现在,真嗣要走母亲曾经走过的路,不过他并不在意能不能重组自己的肉体。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如果不放弃这形如累赘的肉体,他是绝对无法对抗那个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的天使——那个昔日的好友 渚熏。

  已经得到情报了,通过NERV隐藏在世界各地,为了防止类似于第二次冲击的事件再次发生的情报网络。真嗣他们已经知道熏要做什么了,他要如何彻底地让人类消失……
  
  没有时间了,真的是刻不容缓了。
  心中这样想着,而脸上依旧是那样的平静。少年进入了那巨大的分解器内——那还残留着自己母亲气息的分解器内。
  
  母亲并没有真正消失,她一直守护着自己;也正是她让自己得到了足以和天使对抗的能力——虽然说要彻底发挥这样的能力,要花费的代价也是惊人的。不过,这是 碇唯 那个和碇真嗣不惜一切爱着的女子——绫波丽——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神奇女子,留给自己儿子的唯一礼物。
  
  一样禁忌的礼物,也是让真嗣会触犯了原罪的礼物,却也是唯一可以拯救人类的礼物……
  
  
  “丽,不管怎么样。你要好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带着我留给你的礼物……”
  当分解器内出现一片耀眼的光芒,这是真嗣说的最后一句话,作为一个人类的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行!所有的系统都已经失去了控制!所有的弹头都已经锁定了目标!还有13个小时就要发射了!将军!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啊!”

  惨叫着的士兵,他们已经没有那些平日接受了严格训练的样子了。面对那在电脑屏幕上不断闪现着危机信号的他们,不绝望是不可能的。

  北美联合防御基地 DEATH 13,拥有着从几乎毁灭的世界收集的——几乎全球所有核武器的三分之二数量核弹的重要基地。此刻的它,整个机能已经完全瘫痪了。所有的系统全部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所操纵着;所有的导弹都已经瞄准了地球上的各大城市,只要它们发射,地球会在刹那之间陷入核火的地狱之中,而人类也会在这刹那之间永远地消失……

  掌管基地的将军以及他的那些平时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此刻什么也不能做——一切做得努力都没有任何用处。他们此时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看着那巨大的屏幕上导弹发射的倒记时;以及那无法解析的,满屏的写着ANGEL的乱码。
  
  “神啊!救救我们吧!”
  绝望的将军喃喃地说着……
  
  可是,如果这一切正是神所希望的,那么人类怎么还能寄希望于神的身上?
  
  

  巨大的爆炸声,随之的是一团几乎要弄瞎人眼睛的亮光,当碇元度再次睁开自己的双目,巨大的分解器内已经没有真嗣的任何身影。有的只是一团巨大的飘浮在分解器前,类人的紫色光体。
  有着好象一对紫色翅膀一般的紫色人形光体。
  
  真嗣已经不在了,元度很清楚这一点。而此刻的真嗣就是自己面前那巨大的光体。
  那就是真嗣的星幽体,少年的灵魂。
  
  “我走了,爸爸。”
  没有听见有人说话,这个声音是直接传到自己的脑海之中的。随着这个声音的消失,紫色的光体也消失了——化为无数的碎光,消失在NERV本部的巨大地下实验室内。只留下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的男子。
  正在光体消失的时候,实验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随后一个身影出现了,在光团彻底消失前的刹那冲进了实验室。一个有着一头蓝色秀发的年轻女孩的身影……
  
  “真嗣!!……”
  望着那巨大的光体的消失,绫波的叫声已经不知道能不能够传到少年那里了……
  
  
  整个人瘫坐在地面上,绫波的眼中泪水不知不觉的落下了。没有哭泣的声音,有的只是那无声的泪水。默默地看着那巨大光体消失的地方,她久久没有说话。
  事实上根本就无法说任何话!
  
  “丽……”
  望着此时的女孩,中年的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是少年自己的决定,但是毕竟是自己亲自动手的——在让妻子那样的消失了之后,自己又对儿子做了相同的事情。
  
  他也是一个触犯了禁忌之罪的人,一个杀害了自己亲人的罪人。
  
  
  “……丽,他希望你……”
  “什么希望,什么礼物,没有了他,他认为我还会是自己吗?”
  打断了父亲的话——那个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称为父亲的男子的话,真嗣 母亲——碇唯和 天使的DNA进行融合出生的、从出生就流动着肮脏血液的少女缓缓地说着。
  
  脸上的泪已经干了,或者说已经流完了。
  
  
  对于自己来说,那个少年究竟是什么?

  流动着一半相同的血,他是自己的弟弟。
  流动着的另一半的血,他却应该是自己的敌人。
  
  为什么要让自己和他相遇?为什么要让他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又为什么要让他成为自己那不可替代的部分?
  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
  
  大概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也不会有任何的答案。
  也许唯一可以用来勉强作为答案的,就是这是神的戏弄,是对他们两人的戏弄,是把他们作为玩具的结果。
  
  他是留给了自己很重要的东西,他的血脉,他试图让她在失去了他之后也可以继续生活下去的依靠。
  可是,这不是少女希望的。即使是触犯了原罪,是注定悲惨的命运。对于绫波而言,只要有他在自己的身边,这一切就足以了。

  有没有两个人的孩子与否,世界的灭亡与否,人类的存在与否,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不去理会。

  女孩只是希望自己爱的人可以留在自己的身边,仅此而已。
  
  可是他,他却为了那些自己并不在意的东西舍弃了一切,舍弃了身为人类那最重要——或许在天使的眼中是最可笑的东西——舍弃了他自己的肉体,去进行一场并没有胜算的战斗。
  为了让她可以拥有一个生活的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什么才是对我最重要的?为什么?”
  原本已经流干的泪水再次出现了,这一次不仅仅是那凄凉的泪水,还有少女那凄凉的悲鸣。
  突然,没有任何的前兆,绫波跳了起来。在元度还没有能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她冲进了那巨大的分解器内……
  
  “阿丽!”
  呼喊已经来不及了,伴随着刺眼的光芒和巨大的爆炸,少女的躯体消失了,留在那的只是一个和之前少年相似的巨大光体。
  纯白的光体,拥有着十二对巨大光之羽翼的光体;一个女神一般的光体;一个怀中抱着一个同样闪烁着光芒的物体的光体。
  
  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求你照顾她。”
  一样是直接出现在脑海之中的声音,而后是那发出婴儿哭声的物体落入自己的怀中。还未从诧异之中恢复,元度眼前那巨大的白色光体消失了;和真嗣一样得消失了。
  看着半空中那缓缓落下,如同羽毛一般的白色光芒,又看了看自己怀中那物体的真实面目——一个有着黑色头发和红色瞳人的女婴。十四年来从来没有哭过的中年男子,他的眼中落下了泪……
  
  
  如果我们不能一起活着,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一起去死?没有了你,即使还存在着也和死了没有什么分别……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