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颓废天使 (3) by: 仁朔夜

2001年07月17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044字 ⁄ 字号 颓废天使 (3) by: 仁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84 views 次

Chapter:3

3 混沌……
公元2018年,这是一个从混沌中重生的时代,这个世界也是从混沌之中重生的。
因为那场灾难,十四年前的那场灾难,在那一刻人类又回到了混沌的时期。事实上即使是现在,人类还没有从那混沌之中解脱,还有很多人徘徊在混沌之中…………
“你为什么会来日本?”
“是你爸爸要我来的啊!真嗣。”
“你快点回去!我不想看见你!”
“是真话吗?你忘了我们……”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明日香!我们早就结束了!”
“我的确做错了一些事,可是这不是无可挽回的,毕竟我们……”
“我已经说了!不是因为过去的事!……反正我不想再见到你!”
“那个女人?因为那个女人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你是在犯罪吗!我不会走!我不会输给一个玩偶一样的……”

“啪!”

有些惊讶地望着少年,脸上的感觉是火辣辣的。由于言语上的冲突,碇真嗣给了明日香一个耳光,望着少年,明日香一时之间觉得他好陌生,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你打我?真嗣。你竟然打我!!”
少女的眼中流露出泪的痕迹,而此时少年也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后悔。走上前去,真嗣将自己的手帕拿出,替明日香拭去她的泪。
猛得,女孩扑入男孩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她无法理解,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男孩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改变到使自己几乎无法靠近他;她更加不能明白,那个女孩——那个一头银兰色、白子的女孩为什么会超越自己在眼前人心中的地位。
“为什么!为什么!真嗣!!我到底有什么地方比不上她!你说啊!”
望着少年,少女有些歇斯底里地叫着。然而,他没有回答,只可以看到在他的眼中浮现着些许哀伤和内疚。
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爱一个人有时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就算那时一段神所不允许的恋情,也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持续的。
碇真嗣会爱绫波丽就是如此…………

如果我不是你的,我是什么?
如果我不能爱你,我能做什么?
如果你背叛我,我要怎么做?
如果你死了,我活着是否还有意义?
如果……

即使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的解释;即使自己进行了无数次的道歉;即使自己已经和红发女孩划清了界线。但是,碇真嗣这三个星期始终无法靠近绫波丽,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到只有她才可以露出的微笑。
这对禁忌的情侣,已经持续了三个星期的冷战——自从,明日香出现,然后向绫波说了一些话。
自从那时开始,绫波又恢复了已往的冷漠,又变得像一樽冰雕一样,让人无法靠近。每天持续着她单独的生活,每天对试图解开俩人误会的真嗣保持着沉默,对他说的话充耳不闻。
面对如此的她,又面对每天不断经历、重复的事情,真嗣觉得自己都快发疯了。

明日香依旧象强力胶一样粘着自己,尽管自己已经和她把话说明,但是她还是不死心;铃原和相田有事没事的嘲弄,拿他和明日香开玩笑,在别人的眼中他们似乎是一对,就算自己不否认也没用。
面对这所有的一切,真嗣觉得自己的理智几乎要崩溃了!好几次脑中滑过将开玩笑的铃原、相田杀死的念头;好几次想把明日香赶回德国,让自己从她带来的烦恼中解脱;甚至有好几次,他因为无法忍受丽对自己的冷漠和漠视,打算即使是使用强烈的手段也要让她回到自己身边。
所有的一切让真嗣烦恼,让真嗣痛苦;在他痛苦的同时,一种莫明的仇恨也悄然在他的心中诞生。

对于引发自己所有烦恼的罪魁祸首——那个冷酷的父亲——产生了自己也无法相信的仇恨。

尽管,每天的结束,他还是要回到俩人居住的小房屋去…………

“爸爸,拜托你快点把明日香送回德国!我都快被她逼疯了!”
每个夜晚,这是重复在俩人之间的话题,但是也始终只有一个答案。

“不行,我需要她的力量……如果你还是反对我的计划,不帮助我的话,她是不会离开日本的。”
同样这是每一次相同的答复。

永远相同的问题,同样只得到一个永远相同的答复。这或许是少年的机会,可是这个答复中隐藏着的条件是少年绝对无法接受的!

即使自己要因此失去机会,失去和绫波重拾久好的机会……

真嗣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犯下和父亲相同的错误的。同样,只要自己不帮他的话,父亲也就无法再犯那个错误,再次犯下那个让他们父子后悔终生、几乎将一切推入绝望深渊的错误。
可是,此时的真嗣已经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坚持拒绝父亲开出的条件。真嗣的意志,已经快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让丽回到身边的冲动。

如果可以让丽回来,如果可以让丽回来……所有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就算世界毁灭也没什么关系!

不止一次,这种自私而且可怕的念头在少年的脑中旋转!好几次他都差点答应父亲的要求——为了让自己可以和丽再在一起。
现在的真嗣,完全是靠内心深处的罪恶感,加上他的理智在控制自己不去答应父亲的条件,不过也几乎要达到极限了。一旦越过这个极限,真嗣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

“爸爸!你好卑鄙!!”
每次在得到父亲的回答之后,少年就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可是对于他的愤恨,以及出言不逊,元度始终用自己的冷漠和沉默来应对。这就使得真嗣毫无办法,无能为力。

可是这一天的晚上,元度在儿子说出大逆不道的话之后做出了反应,用他那冷酷得象干冰一样的眼神看着暴怒的儿子,然后缓缓地、冷冷地说出一句话。
“我调查过了,据说丽也可以帮我。我以前一直没有想到,她毕竟是你的姐姐,和你是……”
元度的话没有能说完,一个杯子扔向了他,擦着他的额头打碎在地上。
扔出杯子当然是他面前的少年,一双眼睛在喷火,脸上的表情几乎要把自己的父亲杀死才甘心的少年。
对于儿子这种绝对不允许的举止,元度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用餐巾指擦了擦被杯子弄破,流着血的额角,然后看着真嗣冷冷地问道:
“你是不是答应了?”
“你……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少年的声音在发抖。而此刻中年男子的嘴角滑过一丝阴冷的笑意。
“不要忘了,我是你父亲,我当然会知道你发生的一切。”
“你……你……根本没有资格说自己是一个父亲!!”
一声怒吼,真嗣转身冲出了房间,只剩下一脸冷漠、受伤流血的元度……

“……你来这里做什么?”
红眸少女看着门口的少年,冷冷地问着。此时碇真嗣正站在绫波丽的房门前,气喘吁吁的他似乎进行了剧烈的运动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是从自己家跑到这来的。

三个星期来,真嗣第一次来绫波的家。

他可以自己来,但是他一直希望绫波会原谅自己过去的错误,让他来。可是这天,他却自己来了,满脸失神的站在绫波的门口。
“有什么事吗?”
就算有些惊讶,但是少女的言语间是不会表露出来的,丽对于少年的突然到访的确有些吃惊,之前他只是不停地想自己道歉、解释,没有什么具体的行动,可现在……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突然来访?

真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哭泣,让少女有些动容的哭泣。
忽然,哭泣中的少年站起身一把将自己的姐姐抱入怀中,不容她有什么反抗就将自己的嘴唇压在她柔软的双唇上,眼中不断流落下泪水,同时掠夺着她的吻。
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一点也不明白;可是她没有反抗他,因为她知道现在拒绝他的乞求,他会受到巨大的伤害。

丽,从来没有真正怪罪过真嗣什么,为了明日香的出现,为了真嗣和红发少女曾经有的过去责怪少年——她并没有责怪他。
丽,她只是心理上一时无法接受明日香带来的一切;她只是希望真嗣自己回到她身边,不说那么多的话,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一切。
现在他的举动并不能说他在证明自己对他的价值,但是丽知道——眼前的少年受了伤,很重的伤,需要人安慰照顾,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责任似乎落在她的肩膀上了;而自己也决定要做好这样一个角色——这样一个要安慰他照顾他的角色。
毕竟对她而言,他就是所有的一切…………

世界从混沌中诞生,时代从混沌中重生,一个人的感情也可以从混沌中成长。
一切都是在混沌中开始的,也都是在混沌中继续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