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鬼物语 三部曲(1) by: 朔夜

2001年10月2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614字 ⁄ 字号 鬼物语 三部曲(1) by: 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86 views 次

Chapter:1

            鬼   物   语   三 部 曲……
                第一部   命之绊

  很讨厌被人牵引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事情如果被人指手画脚的,一定会生气。
  碇已经决定了,不管别人再说什么——虽然已经没有人可以再说什么,再做什么了;也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即使是死亡,也不会再让他有任何的迷惑了。
  
  “我要和她在一起,和绫波丽在一起;不管别人是怎么看得,不管大家说什么。”
  这就是少年的决定,碇真嗣的决定。不过,有些让人意外,对于某些问题,总是那么很优柔寡断的他,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样艰难的决定……
  
  
  她的房间还是那么简陋,没有任何一点样子可爱的装饰品——看上去一点也不象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而去的时候,她正在收拾自己那些本来就不是很多的行李。看样子,她是那么打算了——如果自己晚了一步的话,她就可能永远从自己的面前消失,不在继续两人之间那纠缠不清的“缘分”。
  
  或许在别人的眼中那一种孽缘吧?一种因为命运相连,而无法离弃的孽缘……
  
  
  两个人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了。望着喘气不止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向很难窥测其心灵、同时没有什么表情、有着一双危险的赤红色的眸子的她,竟然在自己的脸上挂上了些许的惊讶和疑惑。
  他还会来,让自己很意外——一切都应该已经结束了。

  而此时看着她那惊讶表情的少年,有一种自己和她分开了很久的感觉——让他很激动的感觉。
  他现在的感觉,是两人不仅仅只是分开了一个星期而已;而好象是分别了无数年、经历了许多波折和事端之后再次重逢了一般。
  事实上,经历过的一切,从那份“孽缘”开始的刹那,波折和事端不就一直缠绕着两个人?有的时候甚至在不断地折磨着他们,伤害着他们。
  不会再让任何人让自己和她分开。真嗣的此刻想法是很坚定的,而他要准备对她说的话,也是更加的坚决了……
  
  
  “你看上去有些瘦了,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吗?为什么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呢?你啊,还是那样,不懂得自己应该需要什么!”
  淡淡的微笑挂在少年的脸上,可是眼睛里是几乎要掉出来的眼泪。望着他,听着他这看似责备女孩的话——绫波可以感觉到什么,感觉到从那些话语的背后,从少年那里散发来的——对自己的关心;她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有了什么令人意外的变动。
  
  有种温暖的感觉……
  
  “不管你是不是打算要离开,不管将来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被你‘吃’了。我会一直呆在你身边的……做我的妻子吧!你愿意吗?丽。”
  使用的是很平静的语气,可是说着的却是最重要的誓言。站在对面的那个人,在向来很少让人看出她的情感和思绪的脸上,漫漫得浮现出一片红晕——让她的美丽更加娇艳的红晕。
  
  “……好的,不过也许我真的有一天会‘吃’了你。”
  微笑着回答着,不过少女的眼中也有着泪水;不过,那不是悲哀的泪水……
  …………
  …………
  或许,事情会有这样的演变并不是值得人们惊讶的事情。命运的羁绊,从碇真嗣和绫波丽在15个月前,互相了解了对方真正身份的刹那间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

  
  爱怜、又带着后悔的目光,注视着床上的人。窗户外面透入的淡淡灯光,映照着她那美丽、赤裸的身躯。疲惫、痛苦、却又愉悦的一切,让她沉沉入睡了。灯光下,那头银色的秀发闪耀着异样的光彩——愈加的妖异、迷人,却也让他愈加的疑惑。
  自己做的,究竟对不对?不管是为了什么,这样做是不是伤害了她……应该已经伤害了她,可是她会原谅自己吗?
  困惑和担心,让真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在这原本就快速的激变之中,发生了更加剧烈的变动。不知道,很疑惑,少年的心中不知不觉回忆起昨夜发生的一切——那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超越人类的力量,超越人类的生命力,超越人类的生命。跳跃于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即使是夜晚也如同白昼一般的大楼之间——在这些高耸的建筑物的顶部跳跃着、好象蝴蝶一般飞翔着。
  女孩好象精灵一般在高空中飞舞着,美丽的精灵。可是,她很清楚,自己并不是精灵——自己也绝对不会成为这种会让人类喜爱的存在。

  鬼,这才是别人称呼她的方法,不是精灵那种可爱的生物,而是那种从古代就被人类畏惧,诅咒的东西。
  她并不在意别人是如何称呼自己的。不过,又有多少人可以清楚自己这种从古代就隐藏在黑暗中、窥伺着人类历史的生物呢?又会有多少人知道,自己这一族,从来不想做什么可怕的事情——那些被人类传说的可怕事情。
  自己只是在尽力让自己活下去而已,象任何一种生物一样。
  
  人类可以吃那些动物,把它们作为食物;而人类,对自己而言不也是食物吗?那么自己吃人类,有什么错误吗?
  何况,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将一个人类完整的“吃”掉——将他们的生气彻底吸尽,变成“无”。她只是吸食了他们部分的生气而已;那并不是致命的,只会让他们暂时虚弱一阵而已。
  可是即使如此,自己却还是不断被那些人类追杀;被害怕自己的人类追杀着,没有停止过的猎杀。就连现在,自己也正处于被那些自喻守护人界的守护者——那些阴阳师追杀着……

  
  绫波丽,她觉得自己很虚弱、很疲惫。奔逃于夜色之中,身后是追击自己的阴阳师——自己从出生至今,所遇到过的最麻烦的阴阳师。
  如同鬼魅一般,始终无法甩掉的家伙。

  因为许久没有“进食”,不得不出去寻找“食物”。原来只是吸食一个人类极少数的生气,来补充自己那几乎衰竭见底的体力,可却偏偏被一个过路的阴阳师无意撞见。不需要问什么,因为发现了这种事情,阴阳师会做出的反应只会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了对自己的追杀。而丽能做的,就是逃出这意外的灾难。
  
  可是,丽已经觉得很累,不想再逃了。
  
  从身后不时向着自己飞射而来的符咒,仅仅是擦过身体,那上面灵的力量就破坏着自己的肉体。奔逃消耗着自己的体力,灵符让自己受伤,丽 觉得快支持不住了——体内的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力量真的要耗尽了,而身上的伤痛也愈加强烈。
  
  不行了,逃不了了,我也不想逃了……
  
  放弃了,一直在大楼与大楼楼顶之间跳跃着、穿梭着、奔逃着的女孩,不再做这种普通人眼中犹如特技一般的动作了。当她再次落下,站在一座大厦的天台上的时候,她不再进行任何动作了。
  站在楼顶天台的边缘,少女回首望了一眼身后那正在逼近,不过一直没有看清其真面目、只看见他身上那件奇怪的紫色服饰的阴阳师;很少会笑、甚至被人说成不懂得笑的她,此时脸上挂上了一种淡淡的微笑。丽张开双臂,整个人向后倒去,向那数百米的地面坠去……
  
  
  风的感觉——坠落的时候,风给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年轻的鬼觉得很舒服、很轻松;好象那风将心中的一切阴霾都驱散了一般——一切让自己不愉快,不高兴的事情都驱散了一般。
  
  从出生到现在已经有140年了,作为为数不多的鬼族后裔,这样的结局,早就在女孩的预料之内了。即使是可以不老不死的鬼,在豪尽力量的情况下,从那么高的地方上坠落,一样是会死的。不过既然不在乎了,也不会害怕了。
  
  ( 让一切结束吧!已经很累了,不断逃避人类的追杀,我已经很累了。)
  心中默念着,缓缓闭上自己赤红的双眸,绫波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不过,就在双眸合上的那一刹那,少女好象看见了一个影子,一个紫色的影子,从高楼的上面追着自己向自己靠来的影子……
  
  
  很奇怪的感觉,身体上的伤痛消失了,一股强有力的生气在不断地注入体内,就好象获得了新生一样。
  不过很奇怪——这并不应该是死亡的感觉啊!
  
  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堵在自己的嘴唇上。从那里——从自己的嘴唇之间——那股生气在缓缓地流入自己的体内。而后,就有一股很奇怪的热量在自己的体内奔走着。虽然那样的感觉是很奇怪的,但是却让绫波感到很舒服。
  漫漫地,丽睁开了自己的双眸,试图看看那是什么,那个给自己生气——重新给自己灌输了力量的是什么……
  
  黑色的头发,那么普通的东西,可是不知道是为什么,看上去那么耀眼……
  
  
  “你醒了?”感觉到女孩的苏醒,他挪开了自己的嘴唇——那原本压在少女身上的嘴唇,在移动嘴唇的同时,他也移开了自己那压在女孩身上自己的身体。看着这个美丽、非人的少女,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让人无法理解的笑容。
  虽然还无法看清他的容貌,但是那笑容,绫波好象在那里见过——那应该是自己非常熟悉的笑容……
  
  “我没有想到,在你的背后会有这样的秘密呢,老师。幸好最后的时候我看见了你的脸,让我来得及冲下去救你。否则你要是死了的话,我一定会难过一辈子的啊!啊!生气够吗?还需要吗?”
  微笑,淡淡的、却又有些邪恶味道的微笑,那是自己在白天那个普通人身份的时候经常会看见的笑容……
  
  “啪!”碇,碇真嗣的脸上是一个清晰的五指印,不过穿着紫色阴阳师服饰的少年没有因此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如果面前的女孩,因为自己救了她,而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无所谓的话,那她就不是碇真嗣认识的那个人了。
  那个白天身为自己导师的女孩。
  
  无言与沉默的气氛,在女孩独居的房间中流窜着——碇在救了她之后,把她送回了自己的公寓。虽然说是在自己的家中,可是丽觉得好象很难处在这个环境中一般。少年的存在,他做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有着疑惑以及一丝不安。

  “为什么要救我?阴阳师不是应该是猎杀‘鬼’的吗?为了保护人类,你们不是以这个为自己生存的目的。”
  让人有些意外,打破沉默的竟然会是绫波。不过,那是用没有表情的脸,说出的没有情绪痕迹的话。将目光转向真嗣,绫波提出自己心中的那份疑惑。可是,丽注视少年的这个动作仅仅持续了片刻——她不喜欢从少年脸上看见的古怪微笑。
  别过了自己的脸,而心中的不安,此时是莫名其妙地愈加强烈起来。
  看着她那回避着自己的态度,真嗣的笑意更加浓烈了。此刻的丽,和平时在学校里冷漠对待自己的——那个天才少女教授好象没有什么差别,至少在性格上没有。不过,绫波大概想不到,也正是因为她这个别扭的性格才会让真嗣一直注意她——即使是伪装成为人类的时候,少年的视线也总是不时地围绕在她的周围。

  “我是在猎杀老师吗?老师大概是误会了吧?我只是想抓住老师而已。可根本没有任何伤害老师的想法。而且即使今天遇到的‘鬼’不是老师,我也一样不会那么做的。对于我而言,老师就等于人类对老师的价值一样。”
  语气淡淡得,好象在说什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可是听了这番话的绫波,猛地回头看着这个在平时——在自己伪装成为人类的时候——就不断增加麻烦的少年。她的表情变了,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此时是诧异与恐惧的神色。
  看着她的表情,真嗣的脸上缓缓挂上了一种让女孩觉得诡异又可怕的神情……
  
  “老师,是‘鬼’,而‘鬼真正的意思——是从冥界出生的‘人’;而我,是‘人’,不过却不是那些普通人,我是在人界出生的‘鬼’。老师应该已经想到了,我是‘寄鬼一族’,又被知道的人叫做‘鬼阴阳’。也就是以‘鬼’作为食物的‘半鬼族’。”
  不在意女孩脸上那越来越害怕的神情,少年平静地说着自己身上隐藏的可怕秘密。
  “所以,我不管出现在我面前的‘鬼’是不是老师,重要的‘食物’我怎么会去猎杀呢?‘鬼’一向是我们‘寄鬼一族’最重要的‘宠物’,是不断提供给我们‘粮食’的重要‘伙伴’。而我从失去上一个‘伙伴’至今,已经过了这四十多年。我可是一点也没有想到,会成为我新‘伙伴’的竟然会是老师。这好象是一种冥冥之中安排的命运啊!呵呵,你说呢?老师。”
  
  少年的话刚刚说完,绫波就跃起试图逃跑。要知道,传说中的“半鬼族”——寄鬼一族——可是传说流着八百众神血脉的神裔。据说连那些高级的魔神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是一群在暗中操纵着人类历史的怪物!
  但是,他们可怕的地方不是那遗传下来的力量。让绫波感到恐惧的是——传说中他们那冷酷到了极点的性格。

  鬼族之所以到了这个时代会大大的减少,并不仅仅是因为人类在猎杀他们;更大的原因,却是因为这个把鬼族叫做“同伴”,却又异常残忍的半鬼族。
  
  鬼 的阴气太重,必须吸食人类的生气,来补充自己的阳气;而寄鬼一族,他们拥有无穷无尽的阳气,可是这样强大的力量会把他们自身也毁灭的,所以必须靠吸食阴气来生存。所以,拥有的巨大阴气的 鬼 恰恰是他们最好的食物。寄鬼一族经常会将抓住的 鬼 作为自己的伴侣放在身边——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存。
  可事实上,为了生存,寄鬼一族在没有鬼族作为自己伙伴的情况下,会不惜猎杀那些阴气并不强的人类作为自己的食物!而即使有鬼族的人作为同伴,寄鬼一族却不一定就会将自己的阳气分给这些需要阳气生存的同伴——他们是相当残忍、有自私的一族。
  
  面对这样残酷又冷血的家伙,逃是绫波唯一可以做的选择;即使对方看上去没有什么可怕的打算,但是丽绝对不愿意和寄鬼一族扯上任何关系。
  但是,女孩的愿望没有能够达成。仅仅是两步路,全身就如同虚脱了一般无法继续前进了。靠着墙壁缓缓滑倒的她,她意识到了什么——方才在真嗣给自己传输生气的时候,他也在自己的身体上做了手脚——她的力量被封印了。
  失去了力量的丽,她的眼中印入的是真嗣脸上那漠愈加诡异的笑容……
  
  
  “不……不要……”
  可以感觉到他想做什么,但是那却是自己绝对不愿意接受的事情。被少年抱回了床上——被少年封印了力量的女孩无力的喊着。

  可是不管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的,丽可以感觉到这一点。

  看着横卧在床上这年轻的美女,真嗣的眼中是一种欲望,一种让丽觉得可怕的欲望。不过,他并没有碰触她,只是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注视着这个虚弱的美女。

  “老师……不……丽,你真的是好美!不愧是拥有最高美貌的鬼族成员!不过,即使你不是鬼族,我迟早也是要得到你的。在这之前,我就一直在注视着你,喜欢着你——并不知道是鬼族的你。……我从来不会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从我的手上逃走,不管是人类,还是鬼。我想得到的一定要得到。……”

  真嗣的言辞中透露着一种激情,让丽感到恐怖的激情。

  “我……我不会变成你的奴隶的!”虽然全身虚弱的连话都几乎无法说,可是绫波还是试图反抗 碇——尽管这是她自己也知道无用的行为,但是她的心中还有着一丝期望奇迹发生的侥幸。
  就算知道自己应该是已经无法逃离即将面对的命运——像以前那些鬼族的族人,一旦遇上了寄鬼一族就无法回避的命运;但是,或许会有什么奇迹发生。绫波真的不想就此成为这个少年的“奴隶”。
  但是,会将她变成自己的奴隶,这只是女孩个人的想法而已。那并不是少年自己真正的想法……

  看着她,真嗣的眼中是一种眷恋的神情,他并不着急得到这个美丽的不死生物。他仅仅是用自己的右手轻轻抚摩着女孩那头银色的短发。对于她,真嗣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他不只是想让她成为自己的“伙伴”或者“奴隶”而已,他期望的是别的——别的什么特殊的关系。
  不想伤害她,所以想要回避自己体内那不能的欲望。少年将自己的目光从女孩的身上转移了,将视线停留在少女这间单人公寓内。
  环视了少女的房间一圈,真嗣觉得有些惊讶——这真的是一间异常简陋的公寓,没有任何适合女孩子的房间所应有的装饰物;而整座大楼也只有绫波一个住户而已——她自己一个在这样寂寞空虚的环境中独处。
  真嗣觉得奇怪,拥有长久的生命,鬼族应该是相当害怕寂寞的。但是绫波是怎么一个人这样独自生活了那么久的岁月的?岁月的孤单和寂寞,对于不讲究亲族关系的鬼族后裔,她究迦是如何来承受这一切的。她就不会寻找一个同伴吗?不管对方是人类,还是什么,至少那样可以排解去一些寂寞的情怀

  “你很辛苦,丽。”爱怜地说着,这是少年的真心。可是,对于绫波而言,她是不会理解这样的真心的。她只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人,是一个会毁灭自己的人而这样的想法,让她扭曲了少年的真心……
  
  “……你,不要说这种话!你不过是想骗我做你的奴隶!……你们寄鬼一族的血,永远是冷酷的!……我……我不会被你欺骗的!”
  冷漠又凌厉的言辞,这是误解了少年的真心,少女用来嘲弄他的言辞。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根本无法会想象到这句话会发生什么作用——这句曲解了真嗣真心的话,对他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注视着美丽女孩的黑色双目,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发生了改变。碇的双眸不再是原来那黝黑的色彩——化为了闪烁着妖异金光的双眸;而原来脸上那充满了怜惜的表情也在双眸的变化之后一并消失了——又一次化为了那诡异的神采。
  撇了撇嘴角,想说什么,可是碇没有说出来;怪异、带着邪气的笑容再次浮上了他的脸膛。轻轻抬起横卧于床上的少女的头颅,用自己的眼睛和她那赤红的双目相对。
  此时,隐藏在没有表情的伪装下,绫波感到恐惧;而真嗣似乎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这一切。

  
  “是的,我的血是冷的啊!老师,所以你也体验一下这冷酷的血吧!”
  无法理解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无法去询问这话的含义。在这句话结束的同时,少女的嘴唇被少年粗暴得堵住了——用他自己的嘴唇,重重地压在她的双唇之上;疯狂地掠夺着她那甜美的香唇。
  
  “……呜……呜……不要……”
  尽管知道这是自己必然的命运,可是丽依旧试图反抗着。但是这是无济于事的。
  
  突破了唇紧闭着的防线,真嗣的舌头突入了丽的口中。两人的舌头,此刻如同两条灵蛇一般交织在一起。而少年狂野的行为,还不仅仅是这些——将少女再次推倒在床上,真嗣褪去了丽身上的衣衫,褪去了自己的衣衫……
  
  “不!……不要!……”丽能够发出的,只能是这刹那的惨叫……

  
  “……你……你应该知道会这样……不……不是吗?”
  从背后吻着少女的脖子,激情的结合让少年自己说话都有些迟钝;右手捂住了她的嘴,让她连痛苦的呻吟都无法发出。按在她嘴上的手,可以感到从她的眼中流出、落下的泪,也可以感到她反抗下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但是这一切碇都无动于衷。

  真嗣在报复,报复这个并不了解自己,甚至不去试着了解自己,就那么伤害了自己的女孩。
  
  “我的血是冷的吗?……我的身体是冷的吗?……送入你体内的那属于我的生气也是冷的吗?和普通人同样都是热的!……我和那些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分别!……为什么你不能理解这一切!”
  
  哭的不仅仅是丽。在侵犯着她的,用暴力得到她的少年,他的眼中也在落下晶莹的泪水——顺着他的面颊落下……
  
  
  好冰!

  虽然痛苦,但是也伴随着让人无法自主的愉悦。眼中含泪的丽已经无法确定自己心里的感觉了——被少年侵犯的她,究竟有什么样的感觉——至少肉体和自己的灵魂已经无法统一在一起了。
  可是,这个时候,有一样东西掉在她脸上——冰凉的,水一般的东西——从她的背后,掉落在她的脸上。她可以感到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她无法相信那个东西的出现。
  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松开了,真嗣将丽转过了身,再次与她面对面。这一次,丽确定了,她确定那冰冷的、水一般的,自己所猜测的东西是什么了——正是那她猜测的那样,却又不愿意相信的东西。
  
  真嗣的表情很痛苦,他的眼中是和自己的眼中一样的东西;而此刻的他,已经恢复了那黝黑的双眸。透过那双眼睛,绫波似乎发现了;什么让她不愿意相信,却不得不相信的东西……
  
  因为不死的肉体,因为被诅咒的血脉,寄鬼一族也是孤单的一族,一群和鬼族一样,在时间中被伤害的人们……
  
  
  一夜的激情,而后出现在大地上的是清晨的阳光……

  真嗣有些后悔,后悔地望着躺在身边、赤裸的女孩。此时的她,是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这他可以理解,他可以理解她此时的感受。因为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虽然绫波是活了140岁的鬼族,但是她依旧保持着自己那圣洁处子身躯。这一个多世纪的年头,她没有任何情人,也没有过任何碰触过她的人——自己是第一个,却是使用暴力、让她觉得屈辱的得到她的人。
  虽然真嗣并不是真的想让两人的关系,让丽和自己变成——和其他那些族人与鬼族的那种传说中的关系。但是,他却毕竟伤害了她,而且是重重得。得到原谅,那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少真嗣现在没有这样奢望……
  
  
  “对不起,丽……绫波老师,我……”穿好了衣服、打算离去的少年,脸上是真正悔恨的表情。
  “……我不想听你说什么。你走!给我走!”背对着他,没有看他,只是用自己那冷漠却暗中带着愤怒的语气撵他走。绫波不希望此时看见他的脸,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看见他的脸自己会怎么样。
  “……我……”真嗣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你想问你以后还能不能来吗?我身上被你刻了寄鬼一族的烙印,我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你!”
  “老师!我并没有想……”
  “够了!什么也不要说了!你给我滚!”
  
  望着绫波,碇不再说什么。他转身离去了——这或许是现在的他最好的抉择,因为他不知道此刻究竟应该怎么做,也许只有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
  当公寓的门口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女孩即刻从床上坐起,一把将自己的枕头扔到了门上。
  泪水,在她的眼中滚动着,而一种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的表情在她的脸上浮现着。
  
  是愤怒?是憎恨?好象都不是。可能连她自己也不会明白她此时的脸上那表情真正的含义是什么。不过至少有一件事情她还清楚。就是她的确无法再与这个少年分割了,不管是这一夜的激情,少年留在自己身上的烙印,或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命运的羁绊,使用一种恶劣的手段,将他们拴在了一起……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