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Long time no see by:JimmyWolk 译:beiming

2021年08月28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14425字 ⁄ 字号 Long time no see by:JimmyWolk 译:beiming已关闭评论 ⁄ 阅读 309 views 次

声明:beiming只是本文的译者,不享有对本文的任何权利。本文的所有权属于JimmyWolk先生,而文中人物的所有权属于GAINAX。本文允许转载,但请确保内容完整,尤其是保留此声明。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2458981/1/Long-Time-No-See

Long time no see  by:JimmyWolk 译:beiming

大厅里回响着悠扬的乐声,然而,偌大的舞池里却显得有些空空荡荡。除了少数找得到舞伴的人,大多数的前·NERV职员们都只是三五成群地按照自己的小圈子聚成一撮,零星地分坐在长长的酒吧桌台之前。

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他已经一点也认不出来了。十五年的时光感觉像是转瞬即逝,但却不可避免地在大家的身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他扫视了一周,只能看到屈指可数的几张熟悉面孔。

反过来说也是。酒吧里几乎再也没有谁,能把眼前的他和那个十四岁的少年联系在一起,就连那些很熟悉他的人也是一样。这样也好,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中,不希望自己成为大众的聚焦点。如果不是妻子极力劝他参加这场酒会,也许他根本就不会来。

直到现在他还在想,自己为什么还不回家呢?这里的大多数人,其实与他关系不大,为数不多的几个熟人他也可以随时可以登门拜访,既然这样......

‘好吧,借着多年后的重聚增进一下感情也挺好的,’他一边这样告诉自己,一边百无聊赖地趴到了酒桌上,‘或者,也许是我太无聊了......’

“嘿,真——嗣——!”就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样,一个人扑到了他的背上,“你不来和我们一起玩吗?那可太遗憾了!”

真嗣轻叹一声,搀扶住了这位面色微红,走起路来摇摇欲坠的蓝发女士。她依偎在真嗣的肩上,还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

“丽,你这次可喝了不少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那个怯懦的少年和谜一样的少女,早已不再像当初那么拘谨,而是开始对彼此直呼其名了。

“才不是呢!只是陪着一尉喝了一杯而已......”

葛城美里早就不再是NERV的一尉了,丽却仍然下意识地用了这个称呼,显然是醉得不轻。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真嗣无奈地笑了,“你该明白自己的酒量吧,一杯已经很多了。”

一直以来,丽在大家心中的形象都是一个文静柔弱的少女,就算过了这么久也还是一样。然而,只有那些最熟悉她的人才会明白,这位‘文静柔弱’的少女在喝醉以后,竟然会变得如此......狂野......

“说吧,是不是又中美里的计了?”

用一些小手段骗别人喝酒,向来是是葛城美里的绝活。

“她只是说让我不要拘谨,玩得开心一点......”丽口齿不清地解释着,向四周看了一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样。“你的那位......嗯......你懂我意思的......她怎么没来呀?”

“呃,她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就......”

真嗣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伴随着浓烈的酒气,一个人猛然窜到了两人的身边,豪放地将两人紧紧地搂入了怀中。

丽说她只喝了一杯,这件事尚且令真嗣将信将疑。至于刚冲过来的这位,真嗣确信她肯定喝了不止一杯......

“真势!说谁不舒服呢!”

葛城美里,已经连舌头都喝大了。

“就是那位......真嗣的那位......你懂的......”丽囫囵不清地替他做出了回答。

(为什么要塑造出两个酒蒙子啊......——beiming)

“她怎么能生病呢!她应该过来和我萌一起开party才对!”美里转过头来,浓烈的酒气直冲真嗣的脸,“哦,小真,可怜的小真!又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多半是在为妻子的病情担心!过来吧,葛城姐姐带你去爽一爽,保证让你嗨起来......”

“呃,还是不了......”真嗣涔涔汗下,紧张地赔了一个微笑。

“自从我萌上一次开party,已经过了多少年了!”美里怨怼地咕哝着,“自从明日香从我家搬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开过像样的party了!”

真嗣瞪大了眼睛。美里的话也许是无心的,但它却勾起了真嗣一些不愿回首的往事,就在那一天......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

“呃,是啊,确实好久没有开过了啊......”真嗣小声地说着,想要把自己的思绪拉回到眼前,“不过,美里小姐,丽的酒量不太好你是知道的,所以还是......”

“切!年轻的男人最无趣了!”美里不悦地抱怨着,在他的肩头重重一拍,“丽,我们走!我们接着去......啊哈!那边那个是不是青叶啊?他把头发理短之后我还真是认不出呢......”

“一尉,这也不怪他啦......大家都变了好多啊,就连一尉您也老了好几岁呢......”

“哈?你嗦啥!!!”

望着两位女士摇摇晃晃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群中,真嗣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感到一阵轻松,但也多多少少有点感伤。现在,他又是一个人了。

‘也许,是时候回家去了......’

他最后一次环视四周,确信再没有什么能吸引他兴趣,让他改变主意。于是,他站了起来。

“走这么早啊,第三少年。”

真嗣一下就愣住了。这个声音......他不可能认错。绝不可能。

可是万一......万一这不是那个人呢?他必须要确定一下才行。

他缓缓地转过身,出现在眼前的,正是那张熟悉的面孔,然而,他心中的疑惑却丝毫没有被打消。

笑颜如花的红发女士,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就站在他的面前。

可是她为什么会来?

她不应该来的。自从她离开的那一天,就......

“嘿,像这样盯着人家的胸部可是很失礼的啊。”她笑了起来,“看来,到现在你还是个色鬼嘛......”

“明......明日香?”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直到明日香轻轻地给了他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了,真嗣。”她笑着,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嗯......是啊。”他笨拙地抬起双臂回以拥抱,全身都绷得紧紧的。他能感觉到自己心跳正在加速,这种感觉......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

“‘是啊’?”她推开了真嗣,轻轻地给了他一肘,“总该说句‘你好’或者‘最近过得怎么样’才对吧?或者说句‘对不起’也行啊......还是个一点长进也没有的小鬼嘛。”

“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你也会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下一秒,真嗣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明日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嗔怒地瞥了他一眼。

“我在这里做什么??好吧,我知道我们曾经关系不太好,但你也没必要这样排挤我吧?如果这么不想和我说话,那我走就是了!”

她气鼓鼓地转过身去,但并没有走出多远。真嗣冲上一个箭步,拉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

他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然后,就像是突然能意识到自己的的失态一样,他慌张地松开了手。“等一下!我是想说......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没想到还能再遇到你。你离开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所以我想......”

他说不下去了。他到底在想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杂乱的思绪充斥着他的脑海,让他感到一阵眩晕。

“你也知道的,我这人......哈,不太擅长告别,”她浅浅地笑了一下,避开了他的目光。“我只是......非走不可。”

此后两人就不说话了。真嗣抬眼望了望墙上的挂钟,下午六点半。

他记得,也是在这样一个傍晚,她突然离开了家,连一封告别的信都没有留下。就连她离开的消息,都是由别人转告他的。

他想要抓住机会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从那里说起。他想说的话很多,但真正想好怎么说的却少之又少。过了这么多年,他本应逐渐敞开自己的心扉才对,像这样轻松随意的闲聊,对他来说应当早就不成问题了才是。

可他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此外,他也有种预感,接下来的内容肯定不会是‘闲聊’那么简单。

“听我说,”终于,还是明日香先开口了,“我这次来,不是来和你争论谁对谁错的,好么?我再也不想这样做了,那些事就让它们过去吧。我......我只是想......只是想见见这些老朋友们......”

‘老朋友们’?她的意思是,自己是她的朋友?光是在这里见到她就足以让他吃惊了,而她的这句话更是让他大感意外。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对............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最后,他只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嗯,其实也不久......非要说的话,就是洗个澡,换身衣服,再烫个头发的时间。”

她轻轻摇了摇头,火红色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肩上。“嘿,比起这个,咱们聊点更有趣的东西不行吗?给我讲讲你这几年的生活吧!你可千万别说‘没什么好讲的’。你应该成家了吧?我倒是很想听听小鬼真嗣是怎么勇敢地迈出第一步,把一个可怜的女孩骗到手的,哈......”

“我的家庭......”他有点紧张,好像在明日香面前提起这样话题会很尴尬一样。不过最后,他还是犹犹豫豫地说了下去。

“我的话......我已经结婚九年了,家里有两个孩子。”他笑了笑,“那你呢?”

明日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这已经是我的第三个了哦。”

真嗣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他皱起了眉头,表情逐渐变得复杂。而这显然没能逃过明日香的眼睛。

“嘿!你那个表情算什么啊?你觉得我当不了一个好妈妈,是不是?”

“呃......倒也不是啦......”

他紧张地赔了个笑脸。明日香刚才说自己并不想吵架,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你一直说自己不想要孩子的。”

明日香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嘛,人总是会变的。总而言之,至今为止我对自己的选择都不后悔,我觉得这样就够了。”

不过,她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冲着真嗣神秘地一笑。“可别想着让我给这孩子取个和你有关的名字哦。”

“嗯?为什么是和我有关?哦......对了......”

他突然明白过来了。这是明日香的第三个孩子,而在十五年前,他则是第三适格者......

(如果读过JimmyWolk先生的另一部作品《The 2nd try》的话,想必对这样的情节很眼熟吧(笑)——beiming)

“明日香,你这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啊。”他忿忿地回应道。

“天,怎么还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啊,笨蛋真嗣......”明日香不快地咕哝着,“说起来,你的另一半呢?我倒是很想看看究竟是哪个女孩这么倒霉,居然被你给骗跑了......”

“你!”真嗣略带恼怒地瞪视着她,“她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才没有来。非要说的话,那你的另一半怎么......”

“他去参加公司的聚会了。没办法,当leader可真是忙呢......”

“哦,去参加聚会都不叫上你,看来你们关系不太好嘛。”真嗣略带得意地嘲讽道,他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能用这种语气说话。

“切,你懂什么!”她的声音低得像是耳语,如果周围再吵一点,真嗣就什么都听不到了。“本来嘛,那群家伙那么无聊,谁愿意跟他们待在一起?其实我知道,我老公他也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场合,可是没办法,他就是那么一个尽职尽责的人......”

“哦,听上去你倒是找到了完美的另一半嘛。”

“......你又在嘲讽我了是不是?”

一边说着,明日香已经气鼓鼓地握起了拳头。

“哈,我只是实话实说啦......”真嗣急忙辩解道,“毕竟某人以前可是一个......嗯......不那么‘尽职尽责’的人呢......那时候她的杂务全都是我替她做的。”

“哦,你是在说美里吧?她要是知道你在背后这么说她,肯定会伤心的。”

明日香得意地笑了笑。“嘿,别再聊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快点告诉我,你这几年的生活究竟怎么样?你的妻子呢?我认识她吗?”

“她和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待过,但我想你应该没怎么见过她......哈,不过也许在洗手间或别的什么地方见过几面也说不定,”说的这里,他紧张挠了挠头,“但我想她肯定认识你。毕竟,她一直在悄悄观察着我。”

(这里是个极其容易忽略的有趣的细节。至于它为什么有趣,还是留到文末再说......——beiming)

“居然是跟踪狂的类型?”

“你!”

“哦吼?”对于他的这份慌张,明日香一下就来了兴致。“了不起的真嗣大人居然会为他所爱的人出头了,变得爷们儿多了嘛!”

“人总是会变的,这是你自己说的。”

“是哦,也对......”

明日香狡黠地一笑。真嗣有点怀疑,她到底是否买他的账?

“我确实变了很多啊。明日香,以前你总说我是个怯懦的人,但是,九年之前,当我向那个女孩求婚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怯懦。当时,我想都没想,就决定我必须要抓住这个获得幸福的机会。”

真嗣顿了顿,他看到明日香的眼神似乎有点迷离,不过马上,她的眼中就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于是,真嗣继续讲了下去。

“我们的感情......当然称不上是一帆风顺。毕竟,对我们两人来说这都是初恋,我们也犯过很多年轻的恋人们常犯的错误。初中还没毕业,我们就在校外一栋相对廉价的公寓里同居了。哈,听上去可能进展有点太快了......今天再回过头想一想,也许当时不必如此着急。

“毕业以后,我的工作换了一份又一份,也没什么时间接受进一步的教育了。不过好在,美里小姐帮我们弄来了一份补贴,说是给‘NERV优秀员工的特殊津贴’,这让我们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总之,有了这份补贴,我终于不用去低档餐厅刷盘子了。在那之后不久,我就鼓起勇气,向她求婚了,哈哈......”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去高档餐厅刷盘子了?”

明日香的问题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酸,真嗣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现在,我在一家低档餐厅当老板。当然,因为人手比较少,有时候可能也要兼任主厨和服务生什么的......”

“主厨?”明日香挑了挑眉毛,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你煮的菜确实味道还不错,比美里要强不少。不过话说回来,比她做得还难吃的人我是真没见过。另外,你会做的菜不也就是那么几样吗?以前和你一起住的时候,我可真是喝腻了味增汤啊。”

“随你怎么说。反正,那段经历确实为我提供了练手的机会。再说了,直到现在做饭也是我的活。”

“听上去你的妻子不太擅长做家务嘛。”

“她?别提了。有时候她也想试着帮帮我,结果......”

真嗣皱起了眉头,后面的话显然是不用再说了。

“嘿,你就不怕我告状么?”明日香神秘地对他一笑,“要是我告诉她,她老公一点都不体恤她想要帮忙的心情,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不行......!”

真嗣根本没有反驳的机会,因为明日香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还会告诉她更多哦。比方说,她的老公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是个色鬼,甚至想要对睡梦中的少女图谋不轨呢......”

“才不是!我......我当时只是想......”真嗣说不下去了,他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没想到这么久了你居然还记得。”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忘呢?放心吧,我会记一辈子的。”明日香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真嗣,仍然是一幅面红耳赤,有苦难言的样子。“那你就不怕我告诉你老公,说你年纪轻轻就以色诱别人为乐!我还要把你邋里邋遢的一面也说出去......”

“你这家伙......!”明日香惊叫起来,她的脸也一下就红了。

也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周围的人也纷纷注意到了这里。其中,当然也包括那两位‘老朋友’。

“哦!那不是明——日——香——吗!”

一团蓝色的人影瞬间冲到了她的面前,紧紧地抱住了她。明日香瞪大了双眼,但随后却摆出一副略带嫌弃的神情。“你是......丽?”

她转头望向真嗣,眼中写满了求助的意味。然而,这一次她的求助对象却只是给了她一个狡猾的微笑。

“真是太惊喜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开party什么的,最开心了!”

“呃,是啊......”明日香紧张地笑了笑,她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想要寻找一个脱身的借口。但显然,她是无法轻易脱身了。

“啊哈!小明日香!来,把这杯给姐姐干了......”葛城美里端着满满一杯鸡尾酒,也掺和了进来。

看着那杯橙红色的液体,真嗣实在不愿想象其中都加了些什么,想必,又是美里的秘密配方吧......

(又是橙红色的液体......开过EVA的人应该对这东西有PTSD才对啊(笑)——beiming)

“我还是不了哈......”明日香小声说着,将那杯酒放到了餐桌上。“我说,像你们这样打扰我和真嗣,很失礼的啊!”

“你们......竟然......”丽震惊地望着两人,随后伸出手指向真嗣,“你们已经结婚了!调情这种事,在家里做不行吗!明明有充足的时间却没有好好利用,居然还要跑到这里来......!”

“小丽,你嗦什么呢?别嗦胡话了!”

“才不是胡话......!”

真嗣原本希望这两位喝上了头的女士能就这样争执下去,这样他和明日香就可以脱身了。然而,就在他转身欲逃的一瞬间,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后领口。

“真嗣君也一起来......!”丽口齿不清地说着,“我们四个,一起喝一杯吧!就像很多年前那样......”

“很多年前我也没喝过酒啊,当时只是你们三个在喝。”真嗣小声地咕哝着。

“无趣的男人!”丽和美里异口同声地指着他说。

“走吧,小丽!我萌去接着喝,刚才和日向聊到哪了......啊哈,那边那个好像是律子诶......”

“嘿,你们两个!”尽管被美里像拎小鸡一样拖走了,丽却仍然回过头冲着两人喊道,“别在这里卿卿我我了!你们去开房吧!我不会泄露秘密的!”

(这个丽也太ooc了,不过幸好是‘酒醉状态下的丽’,这么一想倒也挺可爱的......——beiming)

在摇曳的灯光里,明日香的脸上似乎掠过一抹绯红。

“天,终于走了。”她小声地嘟囔着,“天知道她们到底喝了多少!”

“美里小姐她......我已经放弃想象了。不过丽的话,鉴于她还能站着,我想她最多只喝了一杯半吧。”

“看来她酒量也不行嘛。”

“是啊,哈哈......”

“不过她怎么也喝上酒了?美里不会还在玩那种‘我是你的上司,所以我让你喝你就喝’的手段吧?”

“......她有时还是会用的,嘛,但也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我还记得,自从丽搬进来和我们一起住之后,美里就总是用这种手段骗她陪自己喝酒呢......不过嘛......”

像是想起来什么趣事一样,真嗣狡黠地一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丽喝的第一杯酒是你给灌的,对吧?”

“天!你怎么还记得!”明日香不悦地咕哝起来,“我只是想让她放松一些,别那么拘谨!谁能想到她只喝了两口,就开始跳到桌子上唱歌......”

“你自己不也差不多吗......反正,最后你们三个在地上躺得横七竖八,满屋子的东西只能我来收拾......”

“切,那也别想让我向你道歉,”明日香大声地抗议道,“两位美少女还有一位成熟大姐姐陪你开party,你该心存感激才是!”

说完,明日香得意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整张脸一下就红了。

真嗣笑了,现在的自己本来应该关心一下妻子的病情,或者关心一下家里的两个孩子,至少装个样子也好。可是,恰恰相反,他的心思全都集中在眼前的女人身上,光是这样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就能感到无比轻松。

“下面轮到你了。”

“哈?关我什么事?”明日香用很无辜的语气问道。

刚缓过气来的她,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真嗣略显不满地白了她一眼,“我讲完了。该你讲讲了吧,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我接着去上大学了啊,毕竟之前人家只拿下了学士学位嘛。等读完博士之后,我成为了一名教师。”

“你?当老师了?那你和学生们相处的时候一定要自重,他们可是涉世未深的清纯少年啊......”说着,真嗣也忍不住笑了。

“你想什么呢!我可是有老公的人!总之,我和一个爱我的男人结婚了,我的生活也很幸福!”

“嘿,明日香,这不公平。我讲得那么详细,你却只用几句话就想打发我!”真嗣抗议着,“我是想听听,那个男人是怎么一步一步得到了不起的明日香大人的心的......”

“谁知道呢?”明日香眼含笑意地望着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爱情就是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不管怎么说,我很幸福就是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日香的眼神让真嗣愣了一下。恍惚之间他觉得,自己似乎又见到了曾经的那个十四岁的她。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细想,思绪就被打断了。

“居然聊了这么久还没吵起来,真是罕见呢。”

明日香和真嗣不约而同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过,在两人反应过来之前,另一个女性的声音已经作出了回应。

“铃原!怎么可以这么失礼!”

“疼啊!你怎么这么用力啊!”

铃原冬二满脸痛苦,按揉着肋部被肘击的地方。

而站在一旁的黑发女士,洞木光,则完全无视了冬二装出来的痛苦神色。她热情洋溢地拉起了面前老友的手,给了她一个拥抱。“明日香,再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我也是,小光。”似乎是对遭受冷落的真嗣表达同情一样,她一边回以拥抱,一边得意地朝他看了一眼。

不过,刚才这样奔放的情绪表达也许不是光的风格。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愣了一下,慢慢抽回了自己的手臂。“抱歉啦,明日香......我只是有点太激动了,真的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啊啊,是啊。”明日香略带嫌弃地回应道,“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听到这话了......”

“如果你这么不想听的话,当初干嘛要走......”冬二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因为洞木光和明日香同时送上了一个怨怒的眼神。

“呃,只是开个玩笑哈......”他赶快为自己辩解道。

光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但显然没有完全满意。她挽起明日香的手臂,环视四周,想要找出一个人少一点的地方。

“明日香,让男人们聊他们的吧,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会。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竟然也来了......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

很快,她们的声音就淹没在嘈杂的乐声与人声之中。但两位女士却不知道,真嗣和冬二一直盯着她们的背影看了好久,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那么,冲绳的生活怎么样?”真嗣回过头来笑了笑,打破了沉默。

冬二耸了耸肩。

“要是我说‘一切如常’的话,想必你是不会满意的吧。”他微微一笑,“一言以蔽之:好天气,好工作,好生活!”

然而真嗣却并不买他的账,他甚至嫌弃地撇了撇嘴。“出个差而已,还说得那么玄乎。你这次的任期是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比那可长多了!整整两个半月呢。”

自己吹的牛被识破了,冬二无奈地笑了。

“......这样也好,小光在那边有点水土不服,她真的很想念这里的生活。”

“冬二,再细讲讲呗......”真嗣凑了上来,小声说道。

“唉,女人啊......”冬二意味深长地一笑,“有时候真是羡慕剑介那家伙呢,永远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去做......”

“说到剑介,他现在怎么样了?上一次他和我说想去美国,去拍量产机的残骸什么的......后来就再没听说他的消息了。”

“他去的那片地方已经成了新好莱坞的布景地了。他还给我发了张明信片,说他在那里如何如何好之类的......你就听他吹吧。”

“你不是也挺能吹的?”

“呃......这个......随你便吧。”

看着无言的朋友,真嗣笑了出来。过了这么多年,终于也轮到他捉弄别人了。“冬二,你刚说自己羡慕剑介自由的生活,此话当真?”

“嘿!真嗣,别想套我话。我跟小光好着呢,我爱死我现在的生活了!”他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我们今天来参加这个酒会也是为了这个。见一见曾经的老朋友们,和他们聊聊天,回忆一下过去的日子,幻想一下新的可能性......总之,就是要来体验生活的美好嘛。”

“新的可能性?”

“是啊,就是那种,‘如果当时拒掉那份工作呢?’,‘如果那天早上没有起晚呢?’,‘如果那天朝左走而不是朝右呢?’,或者‘如果当初选择了另一个人呢’......”

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冬二直视着他的眼睛,神秘地一笑。

“冬二!”真嗣直接打断了他,“别再说了,OK?我对我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我有一个爱我的妻子,两个可爱的孩子,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好吗?”

“随你怎么说吧......”

真嗣略显恼怒地侧开了头。他当然很幸福!有多少人努力了一辈子都得不到他这样的生活!他与他的妻子,对彼此的爱是真实的,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那绝不是一时兴起的无聊之举,不是为了摆脱孤寂才做出的绝望尝试。

他猛然注意到,自己不经意间所看向的,就是明日香所在的方向。现在,明日香正和光站在一处没什么人的角落,捧着饮料相谈甚欢。在视线相交的一瞬间,明日香向他微笑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的脸又红了。
******************************************************

酒会仍在热热闹闹地进行,此起彼伏的‘好久不见’和‘最近怎么样’就没有停过。真嗣明白,很多人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非出于真心。尽管碍于礼节而不得不表现得热情洋溢,但他们也许连对面这个家伙是谁都想不起来,就算彼此兴高采烈地谈起那些过往的回忆,这些回忆也会在酒会结束后的几个小时内,再次被忘得干干净净。

整整半个小时,几乎不间断的有人来和他握手。真嗣从不记得自己有这么多认识的人。终于,他还是决定逃离这片靠近门口的是非之地,去找一个人少的地方待一会。

可是该逃到哪里好呢?冬二不久之前已经离开了,他说他要去吧台拿点喝的,结果就一直没有回来。真嗣能想到,恐怕这家伙是被美里给缠住了,也许现在正兴高采烈地划拳呢。隐隐约约的,他似乎听到了洞木光的斥责声。

而明日香,自己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她了。也许她已经离开了吧......

果然,又是这样,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话说回来,她又何必一直待在这呢?她可没有义务一定要在这陪着大家。

真嗣突然觉得有点压抑,就像是四周的气压都随之降低了一样。他想要找个开阔的地方站一会,想要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于是,他朝着酒吧的楼梯走去,在酒吧的楼上有一个露天的阳台。

迎着清凉的夜风,真嗣做了几个深呼吸,终于感到心中的压抑稍有缓和。他抬起头,稀稀疏疏的星星高悬在清冷的夜空中,洒下微弱却柔和的光芒。

眼前的景象,与熙熙攘攘的酒吧似乎分属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真嗣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静谧与安宁。

“我以前总是不懂,星星有什么好看的?不过现在嘛,看惯了吵吵闹闹的大家,觉得偶尔换换口味,欣赏一下夜景也不错呢。”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来到了他身后。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呵,那可要让你失望了。”明日香没有看他,仍是远远地望着夜空里的星。“还不到走的时候......我还有些事要做。”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两人交谈的时候,她的身上仍带着曾经的那种活泼,与十五年前那个火爆的少女无异。但现在,她却像沉浸在心事里一样,脸上满是忧愁和迷茫的神色。

“你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做出那个决定吗?”

她沉默了,显然是在等真嗣做出回答。但真嗣没法回答。

他也曾不止一次地问起自己这个问题,但最后却总是百思不得其解。虽然也想到了几种可能,可每一种都不能让他彻底信服。真嗣想,世界上唯一能给出答案的人,就是明日香。

也许是受够了这种沉寂,明日香终于不情愿地回过头来,向他淡淡地笑了笑。“那时候我......有点害怕。当然了,是因为你。”

“因为我?”

她轻轻点了点头。“我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厌恶你才是。你明明那么怯懦,却总能成为拯救世界的大英雄。而我,明明那么努力,为了驾驶EVA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但却永远也比不上你。所以我想,想要厌恶你的话,我的理由可太充分了。不过后来......等到所有EVA都消失以后,这些理由也就统统随风而去了。更糟的是,这时我却再一次被你帮助了,因为你让我看到了一个不必依靠EVA也能活下去的、全新的人生。我意识到,其实有些事情一直伴随于我的生命中,可直到它真真正正地出现在我眼前,我才意识到它的存在。在此后的几年里,我想......我就是在那时喜欢上了你。可是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正在把自己的一部分永远地抛在身后。这个念头真的吓到了我,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我想,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她低头望着地面,轻轻地叹息。“我结了婚,又生了孩子......自从来到这里,我一直想忘记这些事。我想要像别人那样,能坦诚地面对你,能在这场重聚的酒会上体会到真正的快乐,然后......然后轻轻松松地回家去,装得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真诚地直视着他的双眼,“真嗣,你幸福吗?”

真嗣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

“我......我想是的......”

“这样啊,那么......我也很幸福。”她淡淡一笑,又向前走上了几步,来到了真嗣的面前,“我一直在盼望着,找到自己幸福的那一天......”

她离自己实在是太近了,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朋友的范畴。真嗣能感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

“明日香,你这是......?”

“我想知道,”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几厘米,真嗣甚至能感受到她轻轻的呼吸,“我的选择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

“明日香,我觉得我们还是......”

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他却还是慢慢弯下了腰。

“求你了嘛......”明日香低声说着,“就这一次就好......”

这当然不是两人的初吻。但这个吻,却仿佛让两人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一天。

现在,自己到底该作何感想呢?快乐吗?羞愧吗?真嗣自己也不知道。

明日香依然紧紧地抱着他,她的身体在轻轻地颤抖。

“只有这样,才是正确的......”

‘正确’。没错,这么多年来,其实他也一直在在追求着‘正确’。所谓那正确的选择,还有正确的人生。

“真嗣,你有想过吗,”明日香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如果我们当初能给彼此一个机会,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们在经历长长的磨合期以后,才会发现彼此其实并不合适;或者,我们虽然心存芥蒂却害怕孤独,于是只好假装和睦,就这样度过虚假的一生;又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我们真的能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珍贵的、真正的幸福。我们会共同经历九年的婚姻,会养育两个可爱的孩子,就像活在梦里一样,哈,哈哈......”

说到这里,他笑得几乎停不下来,“然后,我们会共同出席一个重聚的酒会,然后装得就像多年未见彼此一样......”

(哈,哈哈......——beiming)

一开始,明日香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她只是慢慢地向他靠近,慢慢地靠近......然后,像风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

恐怕,任谁看到像他们这样抱在一起咯咯傻笑到停不下来的一对,都会感到奇怪的吧。

“好了,好了,玩够了,不玩了......”

明日香一边擦去眼角的眼泪,一边在真嗣侧颊上轻轻地一吻。

“明明我才是配合演戏的那个......我没想到你会用‘好久不见’作为开场白,一下就懵住了......”

“我也控制不住啊,你那时候的表情实在是太难得了。”

“是啊,我当时说的是实话,我真的没想到能见到你。你之前说了,自己有点不舒服......”

“是有点不舒服啊。所以我去泡了个热水澡,买了几件新衣服,又去烫了头发——不过,在那之前,我终于成功说服了你去参加这场酒会,毕竟这可是你这三个星期以来出得最远的一次门了嘛。费了这么多功夫,最后却不来欣赏一下‘成果’,这可不符合我的性格啊。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嘛!”

(哈,哈哈......——beiming)

(JimmyWolk先生的作品总是处处隐藏着惊喜......——beiming)

虽然已经相知相爱了这么多年,真嗣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一丝歉疚。他微微红着脸,弯下腰将明日香拥入了怀中。两人就这样感受着彼此的呼吸与心跳,把脸靠在对方的肩上,望着星光闪烁的天际线。

“你是怎么做到的呀?”明日香突然开口了,“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你总能让我感觉回到了十五年前......”

“我什么都没做哦。你才是主导事态发展的那个人。话说回来,”他轻抚着明日香的肚子,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刚说的......是真的?这真的是......我们的第三个......?”

“那不然呢?我说我身体不舒服要去看医生,可不是假话。”

“......就不能等明天再去吗......”

“哈?那怎么可能?你知道我有多心急吗,我必须要尽早确认这件事才行,越早越好。”

“那你也不该直接扔下我,开上车就走吧?更何况你还一句话都没留下,你能想象我有多担心吗?你去看医生这件事,最后是希美告诉我的......她说她看我有点可怜,不忍心继续让我蒙在鼓里,但还是希望我能听你的话,去参加酒会,好好放松一下......”

(希美是洞木光的妹妹。——beiming)

“是啊,我的小真嗣哟,确实挺可怜的......哦对了!”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到希美,差点忘了,我还得给她打个电话!”

“不是吧,又来......”真嗣不情愿地咕哝着,“明日香,这五年来,她都多少次帮我们照看孩子了?你就对她放心吧,好吗?”

“我才不是对她不放心。铃原没告诉你吗,他和小光来参加酒会之前,让花子暂时住到咱们家了。那个小姑娘,一直想对咱家健二下手呢!”

(健二Kenji,把剑介Kensuke和冬二Toji合到一起了......不愧是JimmyWolk先生......——beiming)

“你管这么多干嘛,也许人家是真的喜欢咱儿子呢。”

“要我看,静香那个小姑娘,文静又懂礼貌,她才更适合咱儿子!”

“那孩子未免有点太文静了些......再说,现在还不到聊这种话题的时候呢。”

“......又不是我要聊的。这次可是你起的头。”

“你要是这么不放心,当初让冬二他们把女儿暂时安置到丽的家里,不就行了?”

“笨蛋真嗣!丽最近在筹备画展呢,家里面画笔颜料画纸什么的,堆得乱七八糟。花子那姑娘那么有活力,我可不想让她给‘大艺术家’添乱,万一耽误了人家事业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让她去咱家折腾吧。”

“说到丽,恐怕之后三天里她又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自闭了,说什么‘喝醉酒的丑态又被大家看到了’,‘再也没脸见人了’之类的话......哈,每次都是这样。”

从酒吧大厅中传出了热情的欢呼声,打破了阳台上这破静谧安逸的氛围。明日香略显愠怒地回过头去,想看看究竟是谁这么不会挑时机。

“走吧,明日香,我们也去喝两杯。”真嗣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可是咱家酒吧承办过的最热闹的酒会了啊。”

碇真嗣的妻子——明日香,幸福地点了点头,笑着跟了上去。
******************************************************
******************************************************

作者的话:虽然不太了解你们的情况,不过对我来说,老同学的聚会之类的,就是文中所描写的那样。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咱们多久没见了’之类的......

这篇作品我已经构思了大约一年。有些人想要我给‘The Price of Fame’写一篇续作,但我一开始拒绝了,因为我很担心这会写成那种故人重聚的场面(比如说,‘分开很多年之后,他们再度相见了,然后承认了彼此的错误,坦白了对彼此的感情’......),何况,我想要在作品中体现出一点小小的转折。所以,最后就写出了这篇作品,一篇有关故人重聚的、带有小小的反转的同人小短篇。希望你们喜欢。
******************************************************

beiming:您这哪里是‘小小的反转’......后半部分简直是过山车......

文中那个关于洗手间的小细节,真嗣为什么说明日香‘也许在洗手间’见到过他的妻子呢......?因为洗手间里有镜子呀......(至少beiming是这么理解的,哈,哈哈......)

小说的情节其实不难理解,一言以蔽之:NERV的大家多年后在酒吧聚会,明日香傲娇说自己不来,结果却突然出现,然后两人借彼此之口回忆往昔,大撒狗粮。最后的这个反转,其实在文中早有暗示,倘若各位再阅读一遍小说前半部分的人物对话,一定能发现不少线索。

这篇小说是JimmyWolk先生的早期作品,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大量的细节与伏笔,精巧的剧情走向,向来是JimmyWolk先生作品的优点。至于缺点......倘若各位再阅读一遍,也许就会觉得某些情节的设计多少有一点生硬,不太合理......(当然,很有可能是beiming理解不到位翻译不当导致的,哈哈......)

最近看完‘终’之后颇有感慨,于是就把这篇有趣的同人小短篇翻译了出来。各位如果不介意,不妨把这也当作‘终’之后的一条可能的if线吧(笑)。(虽然真香能成的可能性不大......)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