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颓废天使 安魂终曲(2) by: 朔夜

2001年10月2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513字 ⁄ 字号 颓废天使 安魂终曲(2) by: 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75 views 次

Chapter:2

             颓废天使  安魂终曲 2 罪之乐章

  身体似乎越来越沉重,感觉似乎也离自己越来越远。或许这是死亡的前兆吧?是这具肉体即将消失的征兆?

  少年笑了,这是不值得奇怪的事情。虽然自己赢了,可是他也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足以致命的伤处——尽管再生的力量可以将这危险的伤口愈合,但是那也是自己在不行动的情况下才可以做到的。
  
  赢?真的是赢了吗?就像渚熏说的,自己只是把他那并不在意的肉体给破坏了而已;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恢复到了原有真实形态的他。或许他就存在在自己的周围,却只是无法让人发现而已。

  想这些做什么?一时之间,熏应该还很难做什么,不过那也只是暂时地而已,自己担心他会怎么做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有到必须面对的时候才会知道。倒是她,一直在等着自己回去。
  这似乎才是现在应该担心的事情。
  
  真嗣笑了笑——无奈地笑了笑,他又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就这么去面对她吗?再告诉她自己杀了熏吗?再让自己体验一次她那恐惧的目光吗?
  
  雨依旧在下着,还是那么的冰冷入骨,冬季少雨的东京会有这样的雨,大概是上天也在痛哭着吧?不过任何人的眼泪,大概也无法和从她眼中流出的泪水让自己心碎吧?战争已经开始了,没有任何胜算,即使有那一线小小的希望,可是那要换取的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
  
  
  一直在等着他的回来,少女等在这曾经有过对两人而言最重要的回忆的房间内。
  还是一间没有什么女孩子装饰的屋子,里面的家具还是那么几件简陋的东西。那张大床还是停留在原来的地方上。
  
  坐在房门面前的丽,已经这样子沉默等候许久了。她在等待出去的真嗣的归来,她很清楚那个少年去做什么——虽然那是她最不想看见的情况,可是她知道这是必然要发生的——无法避免,对于那两个人而言,对于真嗣和熏而言。
  坐在这里似乎什么也不能坐,唯一可以坐的就是环视这间屋子。这里的确曾经是自己和真嗣拥有过最甜蜜岁月的地方啊!尽管那样的甜蜜和幸福是一种罪孽,是人类绝对不允许触犯的罪行。可是,却始终没有后悔过。
  
  第一次他到自己的屋子来,是为了给自己送笔记,就站在陈旧的大衣柜旁边,他的笑容是很灿烂的;第二次来,是他向自己表白那禁忌的情感,自己在甩了他一个耳光之后,赶他离开之后就趴在那张钢丝床上痛哭;第三次,是自己接受了他的情感,即使知道是犯罪,是触犯神的罪孽,两个人在这张床上进行了不被允许的结合;之后是……
  
  一切的一切,在这里两人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是那么清晰地再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好象是一种不好的预兆。绫波觉得害怕,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也无法想象去见了渚熏的碇会做什么。可是她还是可以预见到一些的,可以想到一些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那两个人,是不会让对方继续存在着的,即使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可是从再次相见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们是敌人——因为自己的存在。

  爱上自己的弟弟,这是不允许的事情;背叛自己的丈夫这也是不允许的事情。可是自己却都做了,因为那个少年——那个叫做碇真嗣的少年。
  
  自己是碇真嗣母亲的再造复制人,有着一半和他一样的DNA;自己的体内同时拥有名为“天使”的奇特生物的遗传因子,自己也是叫做渚熏的少年——那个被神选中的人注定的妻子。
  但是自己违背了这一切代表的意义,让自己堕入了罪恶的旋涡之中——尽管让人觉得很幸福,可是却充满了肮脏和罪孽的原罪旋涡之中。
  
  或许自己应该消失,或许没有自己的存在,那两个人也就不需要那么做了。
  
  这样的思考,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绫波的脑海之中,可是她无法让它实现,无法真正这么做。
  并非她畏惧死亡,更加不是她想玩弄这两个人的感情。是她无法控制,无法控制对那个少年的感情——对真嗣的感情——那充满了可以让人窒息的原罪气息的感情。她无法离开真嗣,即使是一种犯罪,是一种注定悲哀的命运,丽也知道自己是无法离开那个少年的。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再次离开熏,甚至不在意她对他的承诺,不在意天使的他会做出什么,而依旧回到真嗣身边的原因。
  
  神在作弄自己,把他们构造成为这样的关系…………
  
  
  呼吸,几乎连呼吸都很困难了。即使只是人类形态的熏,也是一个不可以小窥的对手啊!

  无奈的笑容在真嗣的脸上继续着。从和熏决斗的场所一路走来,身上那不停流出的血液已经把这一路的地面给染红了。可是他没有打算停下休息,甚至没有打算使用那体内已经觉醒的力量来治愈这危险的伤口。
  他只想早点回到她的身边,不在让她为自己担惊受怕;还有,把自己在那即将来临的最后时刻前可以留给她的东西送到她身边——尽管那是一个罪孽的礼物。
  只有少女一人居住的公寓楼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了,真嗣笑了,似乎神想让这场充满了罪孽气息的舞台剧表演完,他好象也有兴趣知道自己想这么做,他没有让自己死在见到她之前……
  
  
  轻微的、几乎让人听不到的敲击房门的声音,可是少女听见了,而且听得很清楚。在她听见这声音得刹那,她的心似乎跳到了嗓子眼,她很害怕,她不知道站在门对面的那个人是不是他,她不知道当自己打开门的时候,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会怎么样。
  仅仅是几步的距离,可是这每一步却都是那么艰难,绫波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能不能承受到自己打开那扇门为止。
  扣动门把手,她的手在颤抖。
  
  
  “嗨,我这个样子很可怕吧?”
  还是他那一贯的笑容,好象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的笑容;即使他的身上已经湿透,他的半身已经被自己的血染红……
  
  
  没有说什么,绫波静静地为真嗣缝治他的伤口,她没有问熏怎么样了。因为这是没有必要的,他们这次的相见是不可能留下两个人的。既然真嗣回来了,那么熏就一定……
  
  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不过她知道这或许并非为了那个银发少年而落下的;这大概是为了自己和真嗣必须面对这样残酷的安排而落的泪。
  晶莹的液体,落在了少年的肩膀上。他抬起头,望这少女;望着着哭泣的女孩。他没有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他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将她的脸移到自己的面前,让自己的嘴唇和她的嘴唇帖合在一起,让自己和她一起呼吸着……
  
  
  吻,很温柔,很甜美,也很激烈。不管是不是在反抗,丽无法脱离这个吻。
  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物的被少年脱落了,可以感觉到在离开了自己嘴唇之后,少年的嘴唇在自己身上的探索着、移动。虽然不想在这个时候做这些事情,可是丽还是无法反抗。
  
  身体很热,在没有结合在一起之前就已经很热了,比任何一次都要热。真嗣的动作虽然很温柔,却是充满了激情,让丽觉得莫名的兴奋和快乐。吻,爱抚,以及两人的合而为一,都是这样让她觉得快乐。
  
  些许的疼痛,大概是许久没有发生结合的缘故;可是却让自己很兴奋,很快乐。丽这样感觉着。
  
  两个人融合在一起,好象快要融化了一般。
  
  这是犯罪,却是罪美丽、罪甜美的犯罪……
  
  “我有礼物送给你,希望即使有一天我会离开你,这件礼物也可以陪伴着你一生。”

  少年在喘息着的少女耳边轻声说着,少女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没有询问的机会,她的嘴唇被他的嘴唇给堵住了。当她明白他的含义,心中一种害怕的感觉猛然升起,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真嗣…………”
  
  躲开他的嘴唇,她叫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即使会被神惩罚,我也不会后悔;我想你不会怪我。对不起,丽。这是我唯一可以给你的,也是我最后能够给你的。”
  高潮之后的两人,疲倦地躺在床上。望着那眼角有着些许晶莹之物,已经在激烈的结合之后入睡的少女,少年爱怜地抚弄着她那兰色的秀发喃喃自语着。
  
  即使以前结合过,也没有走到这一步。因为如果超越了这个界限,自己就真的会成为永远被神放逐的人类。但是这一次,少年这么做了。他超越了这个最后的界限,让自己的分身留在了少女的体内。那有着和少女相同因子的自己的分身……
  
  
  阳光,穿透了窗户,照射在混乱的房间内。少女还在沉睡之中,但是少年已经消失了。留在那的,只是一个留着他签名的信封……
  
  
  
  “你好象觉悟了,真嗣。虽然说这样做你一定无法再见到丽,不过我想你不会后悔的。为了她可以继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为了她体内你们那罪孽的孩子可以有一个生存的空间。……你还真的是一个超级傻瓜啊!”
  
  望着自己那似乎老了好多岁、同时清楚自己做的一切的父亲,少年没有说什么,他的脸上是淡淡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不在恨这个男人了……
  
  “爸爸,开始吧!让我也一样。”
  
  
  
  安魂的乐章应该要进入最后的高潮了,那最凄美的最后乐章……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