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颓废天使 (5) by: 仁朔夜

2001年07月17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607字 ⁄ 字号 颓废天使 (5) by: 仁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28 views 次

Chapter:5

5.过去的罪……

一次又一次,我试图将命运操纵在自己的手中;
一次又一次,我试图将过去的伤痛忘却,让一切从新开始;
一次又一次,我试图自己创造未来,让她可以向我期望的方向前进……

可是一切却和我期望的不同……

命运一次又一次地愚弄我,让我被她牵着鼻子走;
过去的伤痛每当我忘却的时候又再次出现,将我伤的体无完肤;
未来总是和我擦肩而过,将我的期望完全打碎……

第三东京的郊外,一座葱郁的森林公园内,许久没有见面的俩人在无声中互视了良久,什么也没有说。

真嗣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渚熏在等他先说。

终于,最终的沉默将要被打破了。而最先开口的,却是银发的美少年……

“好久没有回日本,这里的一切都变了。”双眼看着风景,渚熏的脸上是他那不变的微笑。

“为什么要回来?!渚熏!”真嗣的表情是冷漠的,在他的眼中更浮现着厚重的杀意。

“为了把她带回我的身边。”看着黑发的至交好友,熏的笑意依旧上清澈不变的,什么邪气也没有的微笑。

“你想让我把你再杀掉一次吗!”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真嗣的声音已经转变为怒吼,可是却又显得力不从心。

“现在的你,恐怕已经做不到这样的事了吧?为了她,你忍心让她知道吗?让她知道曾经害死自己未婚夫的人,竟然是自己最爱的弟弟。呵呵……恐怕,你不敢冒这个险吧?”好象没有感觉到真嗣的怒气,熏淡淡地说着这些话,这些足以让真嗣真正发狂的话语。

“…………”

“真嗣,现在的你,什么也做不到。就和十四年前一样,和一个无能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啪!”

银发的美少年,重重得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他的脸上是一个清晰的拳印;他的面前是黑发的少年——喘着气,眼中流露着厚重的杀气,握着粘上渚熏血迹拳头的真嗣。

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擦去嘴角流出的——因为真嗣痛击下——血液。似乎这一击重击对他没有什么效果,渚熏的脸上依旧是他那一贯的微笑,那种清澈的什么杂念也没有的微笑,他用这种微笑继续望着真嗣。

可是,不一样了,真嗣发觉到他的变化了!渚熏的眼中正透露着一股异样的神采,一种可怕的杀意,一种比自己方才流露出的杀意更加可怕的杀意……

“如果被绫波知道的话……让她知道,当初你为了得到她而把我杀死这件事,你想她还会爱你吗?就算她真的还爱你,恐怕她也无法呆在你身边吧?……你应该不至于忘记了吧?当初,你是怎么把我杀死的!”脸上依旧是微笑,可是语词间的气势已经变化了,渚熏的言辞中飘动着一种毒气般的味道。

“我做过一次,就可以再做一次!”真嗣的内心因为熏的变化有些恐惧,可是他还是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安和恐惧,强硬地争辩着。

但是,他那因为感情的影响,在言语间细微的变化还是被熏发现了。

“你不敢的!真嗣,当初你杀了我之后不也是很痛苦吗?你不可能有勇气再做一次的。”口气中带着嘲弄,熏知道真嗣不会再做同样的事情,他不相信他有勇气再做一次!

被熏看透了自己的内心,真嗣陷入一时间的沉默,可是仅仅是一刹那,少年的表情变了,变得异常的可怕,一双眼睛充血地望着有些诧异的渚熏,大声喝道:

“……我绝对不会把丽给你!即使她会因此恨我!即使我会因此被神惩罚!我绝对不会再让过去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从新发生!!”

默默地注视着黑发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渚熏没有再说什么,突然转身离去。只是当自己的身影消失在真嗣的视线中时,熏转过头望着昔日的好友,淡淡地一笑:

“你最好再想想当初自己做了什么……值得吗?再做那样的事。为了那样的一个女孩。……你只有两个选择,碇。一,把绫波还给我;二,……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好好考虑吧!真嗣。不要犯错啊!”

望着逐渐远去的渚熏,真嗣缓缓得跪到地上,他突然感到好累,感到整个人的力量好象都被人抽走了一般,好象他的生命气息已经快要用尽了一样……

是的,他真的很累,自从两年前的自己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之后,他的灵魂就没有得到过安宁……

公元2016年6月6 日 欧洲 德国 新柏林的郊区

黑发的东方少年带着轻快的步伐,跑进一座造型华丽的公寓内,碇真嗣,一个到德国留学的十六岁少年。据说拥有超人的智慧,是一个在日本仅仅在十四岁就完成了高等生物工程学的天才少年。这座公寓是他和他的好友——另一个天才留学少年渚熏合住的房子。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对于真嗣而言……

“熏!熏!”

跑进房间的真嗣呼唤着好友的名字,他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可是,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渚熏似乎不在家里,原本应该在家的他并不在屋子里。整个房屋空荡荡的,感觉很怪异,充满着一种异样的味道。真嗣觉得自己简直象进入了一个异空间一般,现在自己呆的地方并不是他在德国的家。

有些不明所以的真嗣,正在疑惑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从屋子的某处发出。一个诡异的女性的笑声在屋子的深处回荡着。

听到这个声音,真嗣吓了一跳,差点想夺门而出。可是,就在他这么做的时候,他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不知为何一种奇特的心理驱使他去寻找那个声音的源头。

地下室,是渚熏的秘室,一间不让任何人进入的房间;从两个月前开始一直如此,就连真嗣也不被允许进入。

奇特的声音是从这间秘室内传出的,心中揣着不安的真嗣,缓缓得打开了熏的秘密空间。可是他却无法相信自己看见的东西……

巨大的地下室内,推满了各种精密的仪器,还有数种医疗器具,在一张巨大的手术台上还粘满了血迹,旁边还放满了没有清洗的手术刀。

在秘室的中央矗立着一个巨大的培养器,充满着橘红色的液体,一种很特殊的液体——LCL液——一种用于生化技术研究的培养液。

而在充满了LCL液的容器内部,有着一样令真嗣在一刹那失去理智的东西……

只有上半身的少女,赤裸着她那美丽的躯体;可是这美丽的躯体,却因为下半身的断截处露出的内脏器官,而散发着可怖的气氛。

一个有着一头银兰色的头发,洁白的什么颜色也没有的肌肤,只有天使和神才拥有的美丽的容貌的少女。

这是一个和真嗣记忆中的某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

“很美吧?真嗣。可惜的是,这是复制的实验品。真正的实体在日本。”

不知道什么时候,渚熏站在了真嗣的身后,眼中飘动着一种诡异的神采,望着黑发少年。而此刻的真嗣颤抖地指着面前容器内的女孩,用一种同样在颤抖的声音向熏问道:
“她……她是谁!熏!!!”

“哎……真嗣,你不觉得她很眼熟吗?”熏的脸上是诡异的微笑。

“我知道!所以才问你!熏!这个女孩究竟是谁!”真嗣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向自己靠近,他发觉一个他不会愿意接受的真相似乎在渐渐成型。

看着真嗣那几乎扭曲的脸,熏的脸上还是他那种诡异的笑容,美少年缓缓张开自己的嘴唇,向好朋友说道。

“她叫绫波丽,是我的未婚妻,这是她的分身因为她有一种病,我在想办法为她治疗,所以复制了她进行研究,可惜的是这个复制人没有什么用了,我打算把她清除。至于绫波,她实际上是……”

一道闪电和一声巨大的雷鸣在2016年6月6 日的傍晚划过,新柏林上的天空……

双手粘满了红色的血液,倒在地上的银发少年的血液。黑发的少年喘着气,手中握着染满了同样血迹的手术刀;不知不觉这把凶器从自己的指缝间掉落在地上。此刻外面传来阵阵的雷鸣,闪电苍白的光芒也时常透过通望地下室的走道,打在少年和这地狱般的秘室中。

一步又一步,真嗣走到巨大的培养器前,望着里面的少女,低沉得说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痛苦的。绝对不会的,我也不会让另一个你受到伤害的。相信我,即使和神为敌,我也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所以原谅我要做的事,为了你不在这么痛苦。”

似乎是听到了少年的声音,少女睁开了自己的双眸——血红色的双眸,望着少年,脸上露出美丽的微笑,美丽却又哀伤的微笑。看着她的微笑,真嗣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在那笑容中充满了苦涩和痛苦。真嗣的右手,缓缓伸向一边的生命维持装置的控制钮……

将奄奄一息的银发少年,拖到公寓外。此时整个柏林的郊区,似乎都因为天空中暴怒的雷雨,没有任何人在外面走动的身影。

看着面前的公寓,真嗣冷漠的脸上流下不知是雨还是泪的液体,缓缓取出一个手机。拨通公寓的电话……

一声巨大的爆炸,在那个晚上,惊动了整个新柏林的郊区……

注视着被熊熊火焰吞噬着的公寓,真嗣突然扬头看着不是划过苍白闪电的夜空,发出一声将雷鸣也掩盖的悲鸣,那声悲鸣久久得在空中旋转着。
当少年痛苦的悲鸣消失在空中的时候,他又一次拨通了电话……

“中心医院吗?在……”

缓缓地走到绫波的公寓门前,真嗣觉得此刻的自己——双腿好沉重。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房间里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说出自己的打算。

“丽吗?我是真嗣。”

面前的房门逐渐打开了,在微微打开的门缝中露出满脸陷于恐惧中的少女。看着如此她,真嗣的心突然觉得被什么人用刀剜割一般的痛苦,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他真的不知道此刻的他应该做些什么,可以为这个惊惧中的女孩做什么。丽那痛苦的表情,已经将他原来想要做的事的想法完全打散了……

“丽,我有话要对你说,关于熏的……”

“真嗣,现在的你,什么也做不到。就和十四年前一样,和一个无能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论怎么逃避,过去犯下的罪,过去粘上的血腥始终是无法掩盖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