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撕裂的真实(10) by: Asuka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404字 ⁄ 字号 撕裂的真实(10) by: Asuk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68 views 次

Chapter:10

撕裂的真实 十
作者: ASUKA

 

#1 鬼火

三年前。

从三个月前的六月初开始,每当月经来的前后,明日香就感到异常。

明日香对自己的身体一向很有自信,从小时候开始就没有生过什么大病。除了换季的时候偶尔会伤风感冒,月经来时会肚子痛,但忍上个两,三天,也就自然好了。低血压只有一百左右,多少有些贫血,有时会头晕,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这几个月月经周期拉长了。

以往,明日香的月经十分有规律,差不多都是相隔二十八天,美此也就四天时间,最多不超过五天。来月经前两,三天,腰间会微有些酸胀,牙也有些不舒服,可自从十一岁来初潮开始,明日香从来没有休过假。

可是现在不同了。这两,三个月里,每次月经都得持续一周到十天时间,腰部也开始有些闷闷的痛感。

一开始,明日香以为是身体疲劳的缘故,也就没有往心里去,可到了下个月,情况依然如此,甚至拖得更长,痛感也似乎更强烈了些。

十月初这一次,居然持续了整整十天,明日香不得不休息了一天。

她有些担心,可毕竟自己也是医生,没有发现有其他什么大毛病。她怀疑是不是太累了,可这一段时间工作并不忙。 

十月初被迫休息了一天后,明日香决定去做检查。虽说只不过是月经的时间长了点,但如果老是这个样子,心里总是不踏实。她还记得一个三十来岁的来G大检查的妇女,说这一段时间月经老是不正常,后来检查,原来是子宫癌,已经到了晚期,回天乏术,明日香不过十一岁,不可能这么严重,但就怕有个万一。

第二天下午,明日香就来到当时G大的妇科,将自己的病历递给检查人泽田,那是她的导师。

病历上有几栏,像是“已婚,未婚”,“生育”,“配偶年龄”什么的,泽田在上面熟练地画了圈,这才说:“过来检查吧。”说着,指了指右边白色布帘旁的床。

“请在这里脱掉内衣,然后上去。”护士的脸圆圆的,看上去顶多只有二十二,三岁。

明日香虽说是这里的人,但也感到不自在,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姿势令她难堪外,还由于无奈,不得不将瘦小贫弱的下体露出来。

跟同龄人相比,初潮来的并不算晚,但在成熟的男人——导师泽田面前,明日香意识到自己还不算是个女人。

现在,明日香叉开没有自信的下肢,紧闭着眼睛。

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

一瞬间,她感到一种冰凉的东西一掠而过,很快,就听到护士说:“可以了。”

明日香从架子上抽出腿,起身下床,匆匆忙忙穿上衣服。

“请。”

在护士的招呼下,明日香从布帘后面走出来时,泽田已经在病历上写着什么。

“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痛感了,对吧?”

“恩。。。 。。。”

“看起来像是子宫囊肿。”

一瞬间,明日香呆呆地望着泽田,也许太突然了,她没有及时明白导师的话。

“因为囊肿,月经才拖长,小腹才觉得无力,这,你也应该知道的吧?”

听到这里,明日香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可是囊肿的症状不会这么明显才对啊?”

“因为刚好长在子宫内侧,所以症状因为明显了些。”

“那就是说。。。可是,囊肿不是什么大病,不用动手术切除吧?”

“也不是说非做不可,但还是尽早摘除比较好。”

“那就定明天中午好了。”

“不用这么急的。”

“不,就这样决定,明天中午。”

 

#2 闪电

很快到了第二天中午,为了便于麻醉,他们让明日香服了安眠药。

 

醒过来时,明日香仿佛置身于迷雾中。意识的清醒,耳朵似乎比眼睛还要快。

明日香试图睁开眼睛,但眼睑像是灌了铅似的,异常沉重,怎么也睁不开,全身软弱无力,整个身体像是别人的。她听得见声音,但不能判断是谁的声音。

突然,额头上冰凉冰凉的。大概有人触摸,或者是敷了冰镇过的毛巾。

“明日香。”

这次声音很近,似乎是导师泽田的声音。

“物流小姐。”

这个好象是护士小姐的声音。

明日香用足了力气试图睁开眼睛。

然而,浓雾还是混混沌沌的,怎么也驱散不开。终于,浓雾里出现了泽田的面孔,出现了小护士的面孔。

“你醒了?手术做完了。”

“啊。。。 。。。”

明日香本来想说话,但似乎只是啊了一声。

“已经好了,你痛吗?”

到底哪里痛,明日香说不清楚,只是感到浑身无力。

不一会儿,明日香像被拖下水似的,又陷入沉沉的昏睡状态。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天花板上和枕头上亮着灯。

“哦,你醒了?”

这次泽田的脸很清晰分明。

转了转头,仔细看,发现右手上缠着血压计,左手上插着吊针。

“疼吗?”

“疼。。。 。。。”

明日香应着泽田的话,轻轻哼了一声。

不是某一处刺痛刺痛的,而是整个腹部都痛,仿佛又一只火球给塞进肚子里面来,全身似乎被紧紧地捆绑在那个火球上。

“手术已经完了,已经没有事了。”

“水。。。 。。。”

护士拿了块药布,轻轻地贴在明日香地嘴唇上。

药布冷冷地,明日香感到十分惬意,贪婪地吮吸着。

“没有事了。”

明日香微微点了点头,心想这手术做了多久。

 

一个小时后,痛楚开始袭击明日香。像是被无数地锥子戳着似的,小腹钻心地痛,浑身像是烧开了的水似的滚烫滚烫的。

“疼。。。 。。。”

明日香皱着眉头,小声喊着,因为她一大声,剧烈的痛楚就会传遍全身。

泽田立即给明日香打了针。

平时的话,光是现在的吊针,就已经够痛的了。可是现在,打针的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打完针,明日香小睡了片刻。

其实,也不算是小睡,应该说是迷迷糊糊的,其间疼痛感并没有消失。

“疼啊。。。 。。。”

明日香像是猛的想起似的,不时叫上一两声。

第二天早上醒来,锥刺似的疼痛感似乎稍微减轻了些,但浑身还是火一样的烫。

量一量体温,四十度二。

“做完手术,短时间内是会发烧,不用担心。”

泽田说完,又吩咐打吊针。

整个上午,明日香都是在忍受钝钝的痛感,看着吊瓶里的药液一点一点减少之中度过的。

 

 

# 3 闪电(2)

明日香在傍晚清醒了些。

正呆呆地忘着逐渐变暗的天空,护士走了进来。

“泽田医生马上来,感觉好些了吗?”

“恩。。。 。。。”

身体还是热热的,小腹上的疼痛也还是老样子。

护士将吊针的架子移开,泽田走进来。

“关于你的手术,我想稍微解释一下。”

明日香漫不经心地看着泽田白褂子里露出来地领带地花纹。

“子宫上的囊肿已经完全切除了。”

明日香用目光点点头。

“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也没有复发的后患。但是,进行手术时,发现囊肿不但很大,而且长在子宫内侧,大概这么大吧。”

泽田用手比画着,大概有鸡蛋那么大。

“另外,囊肿还不止一个,已经成型的就有三个,而且,都已经扩展到子宫黏膜上了。”

这样另人恶心的东西竟然长在自己肚子里,明日香赶紧移开脸。

“所以,虽然切除了,但因为大,又多,只有连子宫也一起切除了。”

明日香自然地点点头,她觉得泽田说的在行在理。

“这一点,我想得让你知道。”

听泽田说到这里,明日香才意识到他到底在说什么。

“那,这么说子宫... ...”

“对,囊肿长的大,又长的不是地方,所以不得不切除。”

“这么说,已经... ...”

“子宫虽然是切除了,但毕竟也是体内的器官,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

“可是... ...”

明日香求助似的望着泽田,可是泽田什么别的也没有说。

“你还年轻,所以我很想保住子宫,可是这样一来就没有办法完全切除囊肿,因此实在是万不得已,只能全部切除。”

“那就不能生小孩... ...”

“十分抱歉... ...”

一瞬间,明日香感到头昏目眩。

“你知道的,囊肿如果防止不管,就可能出血,长到很大,会引起很多问题。像你这种情况,就算不切除,估计也不能怀孕。”

“可是... ...”

“反正,半个子宫都是囊肿,你不想看吧?”

“... ...”

“切除了子宫,不会影响日常生活的,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拆线,有两个星期大概就能出院了,所以尽管放心。”

泽田说完,又对护士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和护士一起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明日香时,她感到无限的悲哀。

她张了张嘴,又咬住嘴唇,眼泪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太过分了,太不尽人情了... ...”边哭边摇头。

可是她使劲一摇头,痛楚就传遍了全身。

泪水无止境地流个不停。

护士的子宫还在,自己的子宫却没有了。二十二岁的护士还有子宫,十一岁的明日香却没有了子宫。

别人又怎么能了解自己的悲伤呢?

一整个晚上,明日香都浸在泪水中。

小腹钻心的疼痛,更加使明日香心灰意冷。

连子宫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子宫毕竟是女人的生命,有了子宫,女人才来月经,才能生孩子,没有子宫,生不了孩子,那根本就不是女人!那只能是包着女人外壳的假女人!

没有了月经,跟小女孩和老太婆又有什么分别呢?就算还是个女人,但肯定不再拥有女人绚丽娇娆的生命,既然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呢?只能是蒙骗自己,蒙骗别人。

“我不要,我不要!!!!”

“我要我的子宫,救救我啊!!!!!!!!!”

明日香又是喊又是叫又是骂的,后来不得不给她打了一针。泽田害怕她过于兴奋,这样会严重危害她的健康。

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明日香梦见自己的肉体给无数的虫子啃咬,那些虫子像是蚴蜓,又像是蜈蚣,有时候甚至是独眼怪兽。

那些千奇百怪的虫子像是鬣狗,围在已经濒临死亡,裸露着血红伤口的子宫旁边,贪婪地啃嗜着。

等到明日香恢复自己意识的时候,周围一无所有,只有明日香自己躺在空洞洞的黑暗中,周围一片死寂。突然间,黑暗之中有一个声音高叫着:“你已经不再是个女人了!”

“我得逃走!”

明日香拼命地跑,后面有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人追上来,明日香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到了白色的衣襟。

明日香拼命地跑,可是怎么也跑不动,脚下似乎是长满了芦苇的沼泽地,在一片阴森森的雾气的笼罩下,两只脚陷住了,怎么也挪动不动。

“明日香,明日香!”

很快,在泽田的呼唤之下,明日香又睁开了眼睛。

“没有事吧?”

护士用干毛巾帮她擦拭着脸和脖颈。

明日香望着泽田,刚刚从噩梦中清醒过来,明日香又陷入了深深的苦闷当中:自己是个没有了子宫的女人。

 

2 导致死亡的病棗预感

这一切是从一场普通的麻疹发病开始的。

在明日香和伊吹谈话时,在六楼的特等病房,真嗣如往常一样给绫波做早晨的梳洗工作。

“喂,真嗣... ...”蓝发少女微微张开口,吐出模糊不清的几个音。

“什么?”虽然音量极低,但少年早已习惯,他迅速弯下腰,顺便拨开水蓝的头发,用右手轻轻测了一下体温,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定体温正常后,又掖了掖少女的被角。

“这里... ...”少女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微微张开的嘴。

“是吗?我来看看,来,把嘴张开。”少年有些着急,因为少女的嘴张开的显然不够大,角度也不对,于是他低下头,把脸凑近少女的脸,并用手轻轻拨开少女的樱唇,这时他惊奇地发现,整个口腔和舌头上长了一层奇怪的白色物质。

“这是什么啊?”少年很困惑,因为这显然不象是舌苔。

“算了,用酒漱一漱口大概就会好了。”

说完,他抬起了头。

是因为少年呼出的热气触及耳根的缘故吗?少女的脸上飞过了一抹红晕。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动的真嗣,耳根也立马发热了,也许是为了掩饰,他赶紧装出自然的表情,迅速起身。

“啊,我去问一下物流小姐,让...让她帮你检查一下,应该..应该...啊,那个,那个...”

“恩... ...”

少年脸红的,迅速带上门,出去了。

真是的...现在还是这样... ...

三天以后,口腔里的发炎未见消散,吞咽反倒越来越困难了。吃下去的食物在通往胃部的途中受阻,只有用水才能冲刷下去。甚至连和一口橘子水都会引起剧烈的疼痛。

症状越来越严重,没过都久,她什么东西都吞食不下去了。

从症状初期开始,明日香就对她做了全身健康检查。

内窥镜对食管的检查显示,食管感染的念珠菌,这是一种剧毒的微小真菌。但引起明日香警觉的是她身上白细胞的巨量减少。各个症状显示,她患有严重的免疫缺乏障碍,强化治疗使得她口腔和食管的感染迅速减退,但各项化验和分析都未能显示她身上白细胞减少的原因。

对此,伊吹感到迷惑不解,起先她认为,这可能是白血病发病前的征兆,或是白血病早期,但她从未发现过白血病和念珠菌有联系。随后她向导了可能是肠内菌丛严重失调,可能是过量服用抗菌素引起的,这有时见于性活动过度的同性恋者。

正如新闻记者兰迪。希尔茨写到::“服用一帖治疗花柳的药成了一桩打闹趣事,去药房配这类药已经是常事一桩。在那里你总会碰到许多朋友,大家一起便会聊聊当初上这儿来的原因。”

但这在人们的健康曲线图上留下的痕迹。以1980年爆发性革命的美国为例,早在1973年,美国卫生部的一项统计即以显示,男同性恋者中有三分之二的人至少患过一次性病。而且尽管他们只是一个很小的群体,但是其患梅毒的淋病者占其发病总数的50%到60%,1978年,另一组数据显示,在三年中肝炎和肠道传染病患者人数翻了一翻。1980年,据旧金山卫生部门披露,全市难同性恋者中有60%至70%的人患乙型肝炎。异性恋者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从1971年到1976年的五年里,全国淋病的发病人数几乎增加了一倍,从624,371例增加至1,011,014例。当然,这一数字只包括正式就医人数。梅毒发病人数的增加更加令人难以置信:在1960年到1980年间患者的人数增加了300%,每年美国在精神病医院中的支出有5000万美元是专门用于治疗由此病引发的神经综合症患者的。

但绫波不可能参与过此类活动,因此,伊吹想了解这一真菌感染是否以什么方式与化验显示的白细胞缺失有联系。

为了寻找有关的蛛丝马迹,伊吹又取了一份样本,但第二次化验证实了第一次化验的结果。与此同时,更难以置信的临床症状出现了:极度疲劳。身体稍微有活动就会气喘吁吁,甚至无法轻易地举起水杯。除了这些症状外,还伴有干咳,高热,大量出汗。与两个星期前相比,体重已经下降了好几磅。

明日香立刻看出了这些症状的严重性,她立刻要求进行支气管检查并对肺部进行支气管肺泡清洗。伊吹对于明日香的急噪颇为惊奇,她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肺炎病例,但明日香知道,如果不采取有效的药物,绫波可能会死去。化验证实了明日香的担心,他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肺炎,而是肺囊虫肺炎,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肺部寄生虫病,只有在免疫系统缺失的病人身上才能看见,最初在斯坦福出现。但在那里免疫系统缺失总有临床原因,诸如癌症的化学疗法和放射治疗,或者是有意引入的抑制以防止对器官移植的排斥,再就是不幸的玻璃罩儿童,他们实际上生来就没有免疫系统。

“这,难道是。。。AIDS?”伊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是啊,获得性免疫缺损综合症。(从前命名为GIRD,即与男同性恋有关的免疫缺失症),也就是艾滋病。”明日香手里着译本名为《发病率与死亡率周报》的仅二十余页的小册子,拿在手里正翻开的一页登着两名美国旅游者在加勒比地区度假是患了登革热,这是一种症状不太剧烈的发疹热。

3 导致死亡的病——神秘

有近一千种病毒已经为人类所了解。它们是上帝造物之中最为凶恶的敌人。自从地球上有了人类以来,这些极其微小的死亡杀手毁灭的人类,动物和植物的数目远远超过了所有的自然灾害和人类冲突造成的伤害。制成木乃伊的拉美西斯二世的皮肤上留有天花的伤疤,这证明了它们在远古时代就给人类带来的致命伤害。人类得等到二十世纪,等到掌握了细胞技术后才可能揭开这些无比微小的细胞的奥秘。病毒自身无法繁殖,为了生存它们需要所侵袭的细胞通力合作,没有什么细胞能躲得过它们的贪婪垂涎。两位美国生物学家在1952年发现,这些致人死命的病毒的遗传物质是与健康细胞的核酸相近的物质组成的。

病毒的形状几乎与其攻击目标的种类一样多。60%以上的传染病由病毒引起。它们侵袭几乎所有的器官。例如,对人体危害最大的就有乳头瘤病毒,形状有如经雕琢的钻石,它不仅会引起可怕的癌肿瘤,也会形成普通的疣子,还有腺病毒,它有六只小触角,会引起呼吸系统的传染病,有形如锯齿状的孢疹病毒,有形如毛虫的狂犬病棒状病毒,以及堪称显微世界中的太阳的流感和流行性腮腺炎病毒。此外还有形状特小的脊髓灰质炎病毒。

根据绫波的输血量,明日香算出她所输的血液可能来自20万名献血者。而血液制品生产过程中严格的过滤过程排除了诸如细菌或微生物等的感染风险。而小到唯一能穿过这类屏障生物的就是病毒。

发现这一悲剧使得日本红十字血库的工作人员陷入一种惊恐状态。有理由假定,医院和血库里贮藏的成千品脱的血液以被病毒污染。这意味着,成千上万接受输血的日本人正处在感染艾滋病并因此而致死的危险中。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防止这种灾难和避免未来的大祸,那就是对所有现存的库存血液制品进行控制和检查。另外,必须立刻采取行动不让那些有嫌疑的献血者的血液流如血库。

明日香什么都料到了,可就是没有料到议会的反映。

“他们相当干脆地拒绝了我。可能因为我还是一个小孩子。除了院长之外,他们指责我说,我的数据不是结论性的,而且数据中的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病例太少,因此不能肯定将病毒的感染归罪于输血,检验血库的费用极其昂贵,与危险的现实性相比不成比例,不让同性恋者献血会被认为是侵犯人权。”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