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明日香,真嗣,和千纸鹤 作者:Random1377 译者:ileva

2010年06月08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7082字 ⁄ 字号 明日香,真嗣,和千纸鹤 作者:Random1377 译者:ilev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955 views 次

明日香,真嗣,和千纸鹤 

作者:Random1377

译者:ileva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我 恨 你 !”

明日香打开家门,竟从厅里听到自己在两天前的恶毒话语。

“我不在乎!我仍然爱你!我会永远爱你!”

“你在看什么玩意?”明日香走进厅里,“又是肥皂剧?”

“厄?”真嗣扭过头,一看到她的阴沉的眼睛就躲开了。“我没真的在看,只是……让它开着。”

电视中的女主角扑到男主角的怀里,哭着说并不是真的恨他。明日香一看到这个,眉头皱的更深了。

“把这垃圾关了。”她嘟囔着从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按下开关。

真嗣还是头都不敢抬,明摆着害怕再激怒她。

这几天实在是太别扭了!明日香没在医院呆多久,但回家后她就一直没好气。好象觉得被凌波丽救了是一个无比残忍的笑话,而且每个她认识的人都在嘲笑她。

美里已经告诉真嗣,这几天别招惹明日香。其实在这么小的屋子,他躲还来不及呢!不论他怎么小心,还是常常撞到她。(有几次还是真的“撞”到!)总不能老在街上闲逛吧?剑介离开后,他也没什么朋友可以去找了……

一句话,他是无处可逃了。

“先回去睡了,”明日香先打破沉默,“好累。”她走过沙发,最后扫了真嗣一眼,不由得停住了。“那是什么?”

真嗣眨眨眼,抬头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腿上“哦,是个纸鹤。”他把折纸举起来,让她能仔细的看看它,一手捏着纸鹤的身体,一手捏着尾巴,轻轻的拉动一下,那纸鹤的翅膀竟上下扇动了。

“看?”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

“因为我听到了一个传说,”真嗣不安的耸耸肩,“从咱班的佐佐木那听来。”

“樱子?那个总坐和优等生对角的小女孩?”

“对啦,就是她。她说有个古老的传说,如果你做了一千只纸鹤,神就会满足你一个愿望。”

“你就要叠那么多?”明日香摇着头走向卧室,“真是个傻瓜。”

真嗣低着头,没有看到她已经走了。“我没要折一千个,只是几个玩玩。”抬起头,却只赶上看到明日香的房门唰的关上。他叹了口气,把纸鹤放到一边,又打开了电视。到了晚饭时间,几乎就把这事忘光了……

# # #

“起来!”

真嗣喃喃的哼哼着,想要翻到另一边时,才感到有只手在摇他的肩膀。

“起来!你这白痴!”

真嗣坐是坐起来了,但眼睛还没睁开呢。边打哈欠边问:“明日……香?是你吗?”

“还能是谁??”他得到一个气鼓鼓的回答,“现在 起 来 !”

揉着眼睛,真嗣又打了个哈欠。“现在几点了?”

“两点。”明日香回答,因为懒鬼的瞌睡,她的语气里透着沮丧和不满。“你是现在就起来,还是我帮你接桶冷水?!”

“两点?”真嗣终于睁开了眼,环顾黑黑的房间。“出什么事了?又来个使徒?”

为什么明日香会在这个时候在他房里?使徒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啦。要不然,难道房子着火了?他清醒了点,意识到自从那天在厅里,这是这几天明日香头一回和他正常的说话。突然间,似乎使徒和着火都不大重要了。

“这个。”明日香还是那么简单明了。

真嗣盯着明日香手上小小的白色物体。

“这是什么?”他的语气百分之百的真诚。

“啊~~~~!”明日香气得叫起来了,“这是个 纸 鹤 !”

真嗣吓得往后靠了靠,“是啊是啊…… 对不起……”

“该死的东西!”红发女孩简直是咆哮了,狠狠的把奇形怪状的纸鹤攥成一团。“告诉我怎么叠这玩意!”

“这很难的,”真嗣试探的说,“你试了多久——”

“我知道这很难!!”明日香已经在尖叫了。“我花了整整一周了!!该死的,该死的破——”

“让我来做给你看?”

明日香站在那里,呼吸急促,轻轻发抖。最后她终于平静下来,把手里的废纸扔到地上,回身从真嗣的桌子上抓了一块纸,撇到他的床上。当然,谢字就免了。

“能不能打开灯?”真嗣小心的问,希望这个小小的要求不会引暴她,“这样可以看的更清楚。”

明日香皱着眉看着他,似乎在猜他到底是不是在耍她玩。可能决定给他一个机会,走到墙边把灯打开。

“谢谢。”真嗣说,突然而来的光亮让他不大舒服。

“首先,你要折一个正方形。”

“我知道,”明日香嘟囔着,看着他小心的折出一个方型,“你该知道我不笨的!”

真嗣赶紧点头:“我没说你笨啊,但你刚才给我看的那个不是正规的方型,而且——”

“哦,就是说你是完美的而我是傻瓜,对吧??”明日香的脸都气红了。

“不,不!”真嗣赶快解释,笨拙的到他的桌子里找剪子。“只是你要把多出来的部分弄下去,用剪的比用撕好多了。”

“多谢你的废话,”明日香讽刺的说。看到他开始叠了,又皱起眉头:“你先折个对角?为什么不是横折?”

真嗣谨慎的选择他的措词。

前几天他不得不坐在那,看着明日香被使徒精神污染,甚至说不出几句安慰的话。加上三周前看到美里哭时他也无能为力,很明显的,他远没有像明日香说的那样‘无所不能’。

“这样会简单一点,”他最后说,“如果先横折,纸会自己皱起来。”他把纸拿起来给明日香看,“是吧?”

“恩——,”明日香仔细的看他完成了纸鹤,“我洗个澡就要去睡了。”

“要这个吗?”真嗣轻轻的说,把纸鹤递给她,“你要是想要——”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明日香转身去开门,“晚安。”

“晚安。”真嗣叹了口气,这才把举着的手放下来。他再次端详着手中的纸鹤,直到又打了个哈欠。关了灯又缩回被窝里。不知为什么,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小小的微笑。

即使她没说谢谢,明日香还是可以有事用他帮忙的。

“即便是这么小的事,被她要求帮忙也是很幸福的。”

# # #
又一周过去了,明日香一有空就关在自己屋里,一只一只的折纸鹤。

‘谁说我要折一千个了?’有天中午她对真嗣说,‘我无聊,行了吧?!你和美里像傻子一样。不找点事做,难道要我和你聊天吗?!’

对于我们的真嗣,天天懒洋洋,生活没方向。他去学校上课,但却常常想起EVA,使徒,他的同屋,关系疏远的父亲,或者是他受伤的朋友——铃原东治。其实,这些事他一次都没认真考虑过,因为没什么能令人振奋的吧。回家?没什么区别。美里要么在工作,要么去工作,一有时间就睡懒觉。

不过家里还是有一点比外面好,就是有纸鹤。真嗣越来越觉得,看明日香在她房里折纸鹤是件惬意的事。每天他们一言不发的回来。一起做作业,打扫屋子,真嗣为三个人做晚饭时,明日香就去洗澡,然后她就回屋开工。一折就是半个钟头。真嗣先是满屋溜达,最后总会在明日香开着的门前停下,就这么看着她。明日香看起来并不介意,或者她一直抑制着自己的恼火?真嗣也不清楚。尽管她总是专心致志的裁啊叠的,但有时,也会和真嗣说话了。

“你去哪?”明日香看到真嗣穿上了鞋子。“我记得你后天有个论文要交?”

“我马上就回来。”真嗣回答到,声音中带着小小的兴奋。

“随便吧,我哪都不去。”

明日香看着真嗣走出去,不知不觉的生气了。“看来他终于烦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她坐下来继续折,把对真嗣的恼火推到一边了。她对自己细致精巧的手工很满意,尽管她从没和别人提起过。本来吗,这点小消遣不过是消磨时间罢了。

“我不是为了什么愿望,”她自言自语着,“只是折纸鹤。”

真嗣十分钟后回来了,明日香皱着眉头,看着他两手放在背后,笑的高高兴兴的。“你去哪了?”

“看?”真嗣把手上的东西递给明日香,“我想有这个会容易得多了。”

明日香迷惑的看着真嗣手上的塑料袋:“纸?”

“是手工纸。都已经裁好了,而且什么颜色都有。”真嗣开心的把小袋子给她,“剪纸很麻烦的,都是白色的也太单调了。”

明日香接过来,看着纸上各式各样的图案,青蛙,孔雀,纸鹤(好讽刺)。“恩,谢谢”。

真嗣微笑着点点头,转身要退到门口。“嗨,我要洗个澡,我回来的时候,你和我一起折?”

真嗣转过身,有点不知所措了。他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惊讶:“没问题……好啊……”

“我不是需要你的帮助,”明日香继续说,“只是这静的有点过分了!”

“是是,”真嗣的表情阴暗了一点,他勉强的笑了一下,耸耸肩膀说:“再说了,我可能也帮不到你的。那个传说的意思好象是必须自己叠的才可以。回头我问问樱子……”

“我再告诉你最后一遍!”明日香怒气冲冲,“我只是为了消磨时间!我根本不相信那些愚蠢的玩意!”

真嗣立刻屈服了,被明日香的爆发吓退了半步,双手举过头顶:“好好,我和你一起折,可以吗?”

“我不是说这太静了吗?!”明日香的脸色又沉了下去,“我去洗个澡,你要折就折,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日香洗完澡,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还是有点不高兴。真嗣坐在她的屋里,读着手工纸带的说明。“上面写折纸鹤是只是中等难度,真不知道难的会怎么样。”

“恩哼”明日香嘟囔着,拿起一张纸翻着看了看,“我该向哪一面折?颜色面的还是白色面?”

“白色面,否则颜色面会皱起来。”

“啊。”明日香这就开始折了。

“我打电话给樱子了,她说传说是这样的:‘你必须用手碰过每一只纸鹤。’只要你碰过了,它就算是……”他停在这,把‘有效的’咽了回去。那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明日香的想法和他一模一样。“恩,”她耸耸肩,“随便它。”

在那个下午,他们一直在一起折纸鹤。每个真嗣折的明日香都碰一下。当然了,这没什么意义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