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六话

2022年11月2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810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六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六话

 

 

客人们的欢笑声,和应着悠扬流淌的乐声。

但这份欢沁,却注定与那两人无关。

 

 

丧妻的男人,丧母的少年。

一个人的忌日,却是其他人成婚的大喜之日。

但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一年中就那么多天。

 

 

 

也许此时此刻,在律子看不到的地方,一处墓碑之前,男人正与少年相视而立。

就像是看到了莫名的幻影一样。律子摇了摇头,再睁开眼时,眼前景象已经变回了婚礼现场。

 

 

会场的大门被推开了,新郎和新娘缓缓走了进来。

新娘是加持和美里他们大学时的同学,与律子同岁。今天的她看上去比往日都要美丽。

 

看着友人身着婚纱的样子,律子不由得感叹起岁月的流逝。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啊。

倒不是感觉自己被抛下了。只是她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穿上婚纱、与爱人一起走过红毯的样子。

她并非没有结婚的愿望,她也有深爱着的男人。但她也明白,那个愿望注定不会成真。

 

 

 

而美里呢,她又怎么样呢。

 

在律子身旁,她与加持并排而坐,看上去镇定自若。虽然两人的对话依然是话里藏刀、互相挖苦,但至少气氛非常和谐。

重逢的数月以来,看上去两人的关系也正渐渐好转。

时隔八年的重逢,这也是当然的吧。身为旁观者的律子看得很明白,两人的心中,其实一直都留存着对彼此的挂念。

 

 

 

不过,学生时代的那种感觉,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与加持分别之后,她的生活中也并非再没有别的男人。可她却一直单身到了今天,该说这就是命运吧。

而加持呢。这八年中,他也不该一个女人都没有遇到过吧。

再次相见却仍能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或许这就是成长的证据吧。

 

 

不知不觉中,婚宴的氛围也渐入佳境。

但也许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吧,并没有人吵嚷叫喊、兴高采烈。安静柔和的气氛中,赴宴的客人纷纷向新婚的夫妇致以祝福。

已经喝了多少杯了呢。双颊微微泛红的美里,看向了这边。

 

 

「......多么平和啊。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样。」

 

「是啊,还是把工作的事情忘掉吧。这可是婚宴哦。」

 

「就是啊。葛城,你可别又讲什么败兴的事啊。」

 

「你这家伙给我闭嘴啦。...我又没打算说出来,只是想想而已。......就是觉得,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嘛。」

 

微微湿润的眼睛或许就是醉意的证明。不过她应该还没到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程度。

好在,能听到的人也只有律子和加持,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

 

 

「......NERV的宣传部门做得非常好哦,除了和战自、政府有关系的人,应该都不会知道的。否则,恐怕大家早就围着我们追问个不停了吧。」

 

「与其说追问,不如说是质问才对。就算不知道使徒的名字,他们也该知道有未知的怪物正在入侵日本。想必目击者和死伤者为数不少,人言可畏啊。不过好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把这些事情和我们NERV联系起来。就算是之前的A-17指令,一般民众应该也是不知情的。」

 

「......那么,EVA的事情呢?」

 

加持的一句话,终于让美里的眼神严肃了起来。

律子则是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两人。

律子知道,相较于NERV内部的官方报告,加持所知道的东西往往更加接近于真实,并没有经过别有用心的剪裁。

 

「从怪物手中保护街区的巨型机器人是真实存在的。——这件事虽然政府被禁止报道,但在民间传言里可是传得很开哦。….不过,如果没有亲眼见识过的话,多半会以为只是个玩笑吧。」

 

「完全就是漫画情节嘛。还有,让孩子操纵秘密兵器保护世界什么的。如果适格者们的事情真的被世界民众知道了,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啊。呐,律子,你怎么看?」

 

「风险总是存在的。孩子们的同学、家人们,全部都是知情的啊。所以还是有可能发生意外扩散的。可结果,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

 

「......那是因为这里是第三新东京市。这儿的居民大多都是我们NERV自己的人。」

 

也许是发觉自己被捉弄了吧,美里朝律子瞪了一眼。

加持露出了苦笑,像是安慰一样给她又倒上了一杯酒。

 

 

突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大学时代的三人,也曾像现在这样喝酒畅谈。虽然,谈论的话题早已变了样。

 

 

「第三新东京市以外的人们,大多不是很关心呢。毕竟遭到袭击的又不是自己。...再加上现在电视和新闻也不会报道,所以就更没有危机感了。....无知真是一种幸福啊。」

 

「哈,也许真的是这样呢。...否则,人们哪里还会有心思举办婚礼呢。」

 

「不过, ‘ 无知才更好 ’ 什么的,真不像是小良你会说出的话呢。......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对什么事都会追查到底才对吧。」

 

 

律子的话明显别有深意。

她已经知道,这几日里加持秘密造访了京都。源堂收到消息的时候,她也在旁边。

那一通直接打到最终教条区的电话,应该是源堂直属的谍报部门打来的吧。

 

在京都的马鲁杜克机关设施内发现了加持的影踪。仅此一点就足以判断他的目的了。

除此之外,以前他就曾在NERV本部内秘密进行探索。这一点源堂和律子同样已经掌握了。

MAGI的触角遍布NERV每一个角落。想要不留踪迹地行动,是不可能的。

 

 

他多半已经明白律子的言外之意了吧。但却还是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笑着答道。

 

「如果无知到意识不到自己的无知,大家就都幸福了呢。只不过我算是个例外啦。」

 

「哦,这就是所谓无知之智吗。」

 

「是无知之罪才对吧。只要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就会下意识去求知。我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他露出了轻快的笑容。

美里喝了一口酒,点了点头。她看向加持的眼神非常温柔。

 

加持的种种行动,她应该是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预料的。然而,加持话中的深意,显然她还是没听出来。

 

「...如果知道了那些不该知道的东西,可是会变得不幸的哦。」

 

「但至少我能让自己心安啊。...这就足够了。」

 

「......你真是这么想的?」

 

一瞬间,两人的目光交汇了。一直在笑的加持,唯独那双眼中却不带丝毫笑意。

但也许律子也是一样吧。

 

正要再说下去的时候,四周的掌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手持话筒的司仪,宣布宴会圆满结束。加持与律子之间那种稍稍紧张的气氛,也随之消散了。

 

今天是为了庆祝友人的新婚才来的。倘若在这里暗中试探彼此,未免太过无趣了些。

 

 

 

 

 

 

 

 

 

 

 

 

 

——这就叫似变非变吧。

 

不由得想到了加持曾说过的这句话。

 

可是,就算不想改变、不承认改变又能怎么样呢。在岁月面前,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包括人。

就算一个人本身不会改变,可是与周围人的关系,彼此相处的方式,都是会变的。不得不改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曾经的挚友可能会变成敌人,为了追求自己的目的,亲手把尖刀送进对方的心脏。

只是,自己与美里、与加持,也许未必一定要做到这种程度。

 

 

可即使如此,律子的的确确对那两人有所隐瞒。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学生时代的友情什么的,也许早就已经消磨殆尽了。大概吧。

 

独自坐在两人座的座椅上。轻靠着窗户,望向人造光源下街市的夜色。

这节车厢里,此刻,只有律子一个人。

但这也正常。今天是休息日,去NERV的人本就寥寥无几。更何况,现在已是深夜。

 

 

自己还有工作要做。

二次酒会的时候,律子以此为理由,提前离开了。久别重逢的小聚,也因此唐突地画上了句点。

 

(二次酒会对应原文 ‘ 二次会 ’ ,beiming也不知道怎么翻译所以就用了 ‘ 二次酒会 ’ 这个词。一轮聚会结束后找个地方再喝一顿,这样的酒宴就叫 ‘ 二次会 ’ 。——beiming)

 

 

八年前的学生时代,三人经常一起喝酒畅谈到天亮。今天自己要走的时候,美里显得一脸疑惑。

毫无疑问,自己是在意他们的,可工作上的事情毕竟还很多。为了傀儡系统的开发,今天也让零进行了试验,从中采集到了很多全新的数据。

数据的检查工作,必须要尽快完成。

 

 

这是E计划至关重要的试验中的一个。

具体的内容,当然,不能让加持或美里知道。

跳过适格者,实现对EVA的直接控制。就算把开发傀儡系统的这一目的说出来,后续的很多机密也绝对不能再说下去了。

譬如说,作为「灵魂容器」的绫波克隆体。

又或者,EVA中沉睡的灵魂、莉莉丝存在的意义、以及NERV真正的目的。

 

 

加持和美里,正在竭力探求真相。全部的真相。

对此,律子一直都心知肚明。

 

早些时候的二次酒会,趁着美里不在,她向加持说了一句悄悄话。

继续深入的话,会很危险的。

 

 

但是,他是注定不会就此停手的吧。

 

 

友情,这份自青春时代就一直困扰着、束缚着律子的感情。对于这份感情,她必须要找个借口。

一个能让她心安理得的借口。

所以她才会那么说。作为曾经的朋友,她必须最后再劝他一次。哪怕明知没有用。

 

 

 

曾经,律子的确把友情当成了最珍视的东西。可那个自己如今已经不在了。

恐怕加持和美里也是一样吧。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律子不知道。不过唯独有一点她很清楚。

自己与他们的道路,早就已经分开了啊。

 

 

 

 

 

当列车驶出隧道的时候,律子终于看到了金字塔形状的NERV本部。列车沿着沿着轨道旋回而下,向着那个地方驶去。

 

暂且把与友人分别的事情放到一边,又不由得想到了本部中的人们。黑暗的地下都市中,人造的皎白月光洒落在本部的外墙上。这个时间,还有谁会在呢。

 

零应该还在的吧。或许源堂也和她在一起。

虽说她的试验是MAGI自动执行的,并没有在场监督的必要。

 

 

另外,真嗣的住处也在这里。现在他应该也在。

但恐怕他是一个人吧。

 

 

虽然他现在时常会来参观试验,但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与源堂见面的不是吗。

何况这次试验在最终教条区进行。真嗣没有进入的权限。

 

而他的父亲,同样也在躲避着他吧。这对父子之间,今天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呢。

 

「......会说什么呢,那两个人。」

 

 

 

 

但若要亲口向他们确认,律子却觉得自己实在做不到。

碇 唯的忌日,父子一起去为她扫墓。上一次已经是三年前了。

这恐怕是自真嗣来到本部后第一次与源堂直接对话吧。

 

参加友人婚宴的时候也好,与美里和加持聊天的时候也好,律子的脑子里想的一直都是这件事。

 

 

其实她真的很想一起去。但她知道,这是别人家庭内部的事情,自己没有参与的资格。

 

说到底,自己并不是他们的家人。

 

自己所关心的并不是墓的主人,而是前来祭扫的「他们」。

今天,男人与少年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真的好想知道啊。

 

 

 

 

 

 

「未来」中那场毁灭人类的第三次冲击。想要窥探源堂的内心,这就是最好的聊天话题不是吗。

为了纠正走上错路的父亲。正是出于这个目的,真嗣才会与源堂一起去祭扫的。会不会是这样呢。

 

他会不会把所有秘密都告诉源堂呢。

 

 

几天前见面的时候,真嗣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关于与源堂的会面,他只是觉得有些紧张。对此律子倒是早有预料了。

而且,考虑到如今自己和他的关系,在把秘密说给别人之前,他应该会提前告诉自己才对吧。

 

 

但律子也明白,并没有任何保证。

 

 

 

自己不应该不信任他的。

无论如何都要阻止第三次冲击。少年所展现出的决意,自己早就已经深信不疑了。

 

 

可是......

 

 

正因如此,律子才更加明白。

真嗣是不会百分之百地信任任何人的。包括自己。

正如律子对他有所隐瞒一样,他同样也对律子隐瞒了「什么」。

今后,他的行动,应该再也不会全部透露给自己了吧。

 

 

律子明白,自己并不是无所不知。

但未来会发生什么,自己也并不是很想知道。

之所以一直没有向真嗣出言询问,是有原因的。

 

 

她信赖真嗣。毫无根据、毫无缘由,无条件地信赖。

对于真嗣所拥有、而律子所失去的那份品质。

哪怕一直在彼此隐瞒,律子还是愿意相信,那孩子与自己,并不是同一类人。

 

 

 

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明明向他隐瞒了那么多东西,现在却这么自私,想要他向自己坦白一切。

 

 

 

 

到达终站的列车,车门缓缓开启。

律子站起身来,向着本部走去。

 

自己为了试验才来的。

 

本应如此。

 

可是,如今脑海里浮现的,只有唯一一个身影。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这一话真嗣也没有登场呢。

下一话会出来吗?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