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七话

2022年11月2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569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七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8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七话

 

 

盛满橙色液体的巨大水槽。

在那之中,有一位少女。

圆穹形的天顶之下,以水槽为中心,延伸出数十条收集数据的线缆。

复杂的配线,看上去像是模拟了脑或脊髓的构造。

从机能上来说,的确有些相似。

 

 

一丝不挂的少女躯体,漂浮在LCL溶液中。绫波 零,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微笑。

半睁开的那双血红色的眼瞳,并没有看向律子。

 

 

「......很顺利啊。」

 

「是...」

 

站在她身旁,源堂低声说道。

他的视线,一直望向LCL溶液之中,零的身影。

 

律子来到这里已经二十多分钟了。有些数据检查的工作已经完成。现在的她与源堂并排站在水舱前,观察着其中的少女。

 

只不过,她的心思一直落在源堂身上。

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试验上,应该不是喝醉的缘故吧。

明明就在片刻之前,自己还那么在意真嗣的事情。可现在却几乎抛之脑后了。

五年间不断叠加的咒缚,又怎能够轻易解得开?

 

 

一直,一直都很想窥探。冷漠粗犷外表下的,那个男人的心。

 

 

 

 

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零。自傀儡系统投入开发以来,他已经数次来视察过。即使如此,律子却还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至于原因,细想一下就能明白。

 

此刻他所看到的,并不是零。

而是那个拥有与零相同的容貌,在多年前的今天死去的人。

一定是她。

在零的身上,他看到了唯的幻影。

 

而源堂自己,真的意识到了吗。

 

 

 

 

「......很在意吗?」

 

「...当然。这是E计划最重要的一步,绝不可以失败。」

 

「嗯。......说的也是呢。」

 

律子的话里已经带上了些许不平的意味。

是毫不在意也好,还是想要掩饰尴尬也好,源堂的声音依然冷静。

他在逃避着。但是,律子也并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两人只是并肩站着。没有再看彼此。

只是默默地望着,水舱中漂浮的少女。

一边思考着少女,不,是与她很相似的那个人的事情。

 

 

 

 

E计划。

她是最初的负责人,也是第一个试验者。

源堂的妻子。

 

以及,真嗣的母亲。

 

 

她的灵魂仍然活着。

化为初号机的核心,如今仍在守护着真嗣。

真嗣是知道的。也许,他早就已经感觉到了。

毕竟,所谓的同步,就是与核心中的灵魂合而为一。

 

 

所以唯的容身之处,并不在这里。

不是眼前的LCL水槽。

零是与唯截然不同的存在。最清楚这一点的,不正是源堂自己吗。

明知如此,却依然在她身上看到了亡妻的幻影。这果然无法用逻辑来解释啊。

 

 

不同于理智,这种感情无法控制。

其实律子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即使明白零是无罪的,自己仍然无法放下对她的嫉妒心。

 

 

不管如何隐瞒,源堂他的的确确是在注视着零,而不是律子。也许对他来说,自己只是个无所谓的存在,每次想到这里,她都会对那个无辜的少女恨之入骨。

 

因为源堂在零的身上找到了,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即使零与唯是不同的存在,律子却依然感受不到一丝安全感。即使那个男人曾经给她虚假的柔情蜜意,但一个事实却从来没有变过。

 

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自己的位置。

 

 

 

 

——如果碇 唯还活着,我可以接受吗?

 

 

如果源堂所看的是不是零,而是他的妻子。

那么自己还会像现在这样,陷入愤怒和嫉妒吗。还是说,会平静地接受现实呢。

或许到了那时,该受谴责的人就变成自己了吧。对别人的丈夫有着非分之想的自己。

 

 

想来一定会很不愉快吧。

 

 

真嗣说过,唯将会醒来。

想到这里,自己似乎突然明白了源堂极力推进E计划的目的。

 

曾经由直子主导的、那次失败的打捞行动,在「未来」取得了成功,是吗。

她会从初号机的核心中现身,是吗。

这种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吗。律子完全无法想象。

又或者,她会作为初号机的核心,发生完全的觉醒。

无论是哪种可能,都有一个问题让律子极为担忧——到了那时,还能控制得住初号机吗?

 

而在那之后,源堂的愿望,真的会实现吗。

 

 

 

 

 

 

仿佛时间静止一样的,漫长的沉默。最后,终于响起了小小的提示音。

终于从杂乱的思绪中回到了现实。

律子微微侧头,看向了他。

可是源堂依旧毫无反应。

 

装作毫不在意一样,开口说道。

 

「今天的数值比预想的还要高呢。」

 

「......知道了。...零,可以出来了。」

 

律子觉得,他对零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语气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LCL溶液中漂浮的少女,静静地点了点头。脸上那抹若隐若现的微笑,应该是光线折射带来的错觉吧。

可即使如此,律子也不得不承认,少女的面容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

有一瞬间,她似乎真的不再是绫波 零了。

 

 

 

 

律子按下几个按键,橙色的液体开始从水槽中排出,显现出零那洁白纤细的身体。

像是瓷器,或是京都人偶一样,一尘不染的、圣洁的白。

与沉眠地下的巨人一模一样的白。

LCL溶液顺着洁白的皮肤滴落,这幅身影,仿佛是刚从羊水之中诞生的女神。

 

 

这并不是言过其实。她的的确确是一位神。

 

 

但是零自己却一无所知。从来没有人告诉她。

也许她已经注意到了源堂和律子复杂的眼神。对此,她又会作何感受呢。

或许早就已经习惯了吧。毕竟,从降生的那一刻开始,她一直都要面临这样的眼神。

 

 

「......辛苦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一切正常。」

 

「那就好。去换衣服吧。」

 

「是......」

 

零点点头,静静地走开了。

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对话,律子的声音却有些沙哑。

想必是此前那些胡思乱想导致的吧。她实在是做不到让自己平静下来。

律子的反应,零应该是没有注意到的吧。至于一旁的源堂,他又会怎么想呢。

 

房间的一角,零擦拭着身体,拿起了平日穿的校服。而源堂却并没有再看她。

他的眼神显得有些空洞。就像是回忆起了什么。

 

 

「......」

 

「......」

 

「......司令?」

 

「......真嗣他......」

 

「......」

 

「......也许变得坚强起来了啊。」

 

「......」

 

并不是在自言自语。他是说给律子听的。

是为儿子的成长感到欣喜吗,应该不是吧。源堂的声音依旧冰冷。

还是说,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在悄然发生着改变呢。

 

 

「...是真嗣君他...今天说了什么吗?」

 

「......不,只是突然有这种感觉而已。」

 

「这样啊......」

 

「......」

 

源堂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真嗣今天,应该没有把「未来」的事情告诉他。

否则他应该不会这么平静的吧。今天第一眼看到源堂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明白了。

他看上去,只是有些感伤。

 

 

他就是以这样一副表情面对儿子的吗。真是个差劲至极的父亲。

 

恐怕他真正想倾诉的对象,并不是律子吧。想到被当成了替代品,她觉得相当不悦。说到底,自己可不是真嗣的母亲。

 

 

明明在嫉妒着唯,却又不愿被源堂当成她的替代。自己实在是一个矛盾的女人。

 

 

她从源堂身边走开,回到电脑桌前。

收尾的工作可以交给MAGI,自己只需要简单检查一下数据有没有异常就好了。

一片寂静中只能听到敲打键盘的声音,直到,换好校服的零走了过来。

源堂大概也注意到她了吧,他脸上的感伤消失了。

清了清嗓子,以很正式的语气向律子问道。

 

 

「......接下来还有安排吗?」

 

「......是的。我再检查一下数据就回去。」

 

「这样啊。……那么,我先走了。零的警备那边,请你和他们联系一下。辛苦了。」

 

没有再等律子的回应,他快步走出了房间。

今天所看到的,应该是他真实的样子吧。毕竟今天是唯的忌日。

临走前说的那句话,语气也明显柔和了下来。就像是体恤律子一样。

到了最后,终于想到自己了吗。

果然,真是个差劲的男人啊。

 

 

时间还不算很晚,电车应该还没有停运。

零无言地站在一旁,望着源堂远去的背影。律子觉得,先前心里那种黑暗的想法终于消失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晚上的试验结束后,源堂有时会邀请零一起走,用自己的专车把她送回家。可是今天,他却没有这么做。

果然是因为,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吧。

 

 

「......今天就到这里吧,可以回去了。警卫那边我会联系的,你只要听从指示就好了。」

 

「是。......」

 

点了点头,她转身正要离开。

 

 

 

 

「....等一下。」

 

下意识地开了口,叫住了即将离去的少女。

她回过头来,显得有些惊讶。

 

「零,你......一点都不在意吗?关于唯小姐的事情。」

 

「......」

 

真是个意义不明的问题——就连自己都这样想。

但是,对于知晓真相的人来说,这应该是个相当残酷的问题吧。

 

 

「...对不起。我不认识这个人。」

 

「是真嗣君的母亲。也是司令的妻子。......今天他们两人去为她扫墓了,你知道的吧?」

 

「......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吗...那么,你就不感兴趣吗?」

 

「......」

 

 

短暂的思索后,零摇了摇头。

血红色的眸子里透出一丝疑惑。是因为看到了律子一反常态的样子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呢。

 

 

「......是吗,那就算了。」

 

「那么,我回去了。」

 

「嗯...」

 

 

目送着零的背影,律子突然感到一阵自我厌恶。

对唯的怨念已经烟消云散了。

因为零。

 

她让律子意识到,原来自己是一个这么差劲的人。

倘若零知道真相的话,就算她来指责自己,恐怕自己也无力辩解的吧。

 

 

 

 

 

 

 

 

 

 

 

 

 

 

 

 

 

 

 

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就好像今天来本部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一样。但似乎也不是。

总之,如果像平日里那样、玛雅他们也在的话,自己是肯定不会来的。

 

试验结束后,她没有回研究室,而是直接来到了这里。

 

NERV本部第五区。

 

数十扇门扉分列两侧,走廊里亮着灯,发出惨白色的、刺眼的光。

每一扇门里面都是一间员工宿舍。然而,却听不到人或电视的声音。

时间是晚上十点,对于寻常人家来说还没到上床睡觉的时候吧。可是这里却如此安静,感受不到一丝生活的气息。

虽说是住宿区,可是住在这里的人,称得上是寥寥无几。

 

 

虽然早有预料,可是这种死寂还是让律子暗暗心惊。

 

原来,他一直住的都是这种地方吗。

 

 

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只能听到自己 ‘ 嗒 ’ , ‘ 嗒 ’ 的足音。

不由得觉得,这里简直像是墓地一样。

 

 

虽然是初次到访,却总觉得似曾相识,难道也是出于那个原因吗。

明明这里的门扉也好,走廊也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虽说不喜欢社交,但要律子一直住在这种地方,恐怕她也接受不了吧。

虽说当初是总务部的安排,可是如果他提出反对,想要换个地方住也不是什么难事。

譬如说,住到地表的单身宿舍区去,和日向他们住到一起。

 

 

 

 

在一扇门前,律子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是她的目的地。

碇 真嗣的房间。

 

门里面也听不到任何声响。与其它的空房间一样,感受不到一点人的气息。

没有提前告诉他自己要来,所以他可能已经睡了吧。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

 

 

 

真的好像啊。

 

不由得这样想到。

 

和零的房间,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不,还是存在着些微的差别。至少这里的信箱收拾得很整洁,不像零公寓门口的信箱,看上去像是荒废了一样。

虽说如此,这里也称不上多么温暖。四周的设施,完全看不到使用的痕迹。

 

感觉就像是,在那扇门的背后,是一个将一切都拒之门外的、冰冷的世界。

 

是自己的错觉吗。

 

 

 

律子深吸了一口气,好让急促的心跳稍稍缓和。随后,在门上轻敲了几下。

 

也许这里也装有监控器的吧。但如今,她已经毫不在意了。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零久违地出场了呢。

但真嗣还是没有出现。

下一话应该会出现了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