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吾之所爱者(4)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

2004年03月2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2537字 ⁄ 字号 吾之所爱者(4)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59 views 次

第四章-切勿玩火
我从丽的公寓回来时已经过了凌晨两点。屋里一片漆黑,让我怀疑是否还会有人醒着。但在进门前我还是脱掉了领带和外套。如果被梦游的明日香撞见,这只会引来许多问题。
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我向自己的房间移去。
“真……真嗣?”
我呆住了。明日香。
转过身我发现她躺在一堆坐垫上,半睁半闭的眼睛表明是我刚刚把她吵醒的。见鬼!我迅速冲回房间将领带和外套扔进去,然后看看她想做什么。
“你干嘛睡在客厅里?”看见她没再睡着,我问道。
“当然是在等你!你以为你在干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对了,现在几点?”
“凌晨两点左右……”
“Mein Gott!(*)凌晨两点!一晚上你去哪儿了?”
我现在真的不想谈这个问题。事实上,我根本不想和她说话。
“当然是在东治那儿!你问这干什么?你又不是我的监护人!”
明日香似乎被我突然爆发的怒气吓得缩了一下。接着,她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あんたバカ?!(*)明天我们要去约会,除非你忘了,混蛋!我时刻都在担心而你似乎根本不在乎!”
现在轮到我惊讶了。她熬夜的原因是因为她担心我们的约会。她等我……这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明日香。或许来了群外星人绑架了她,然后换上了这个赝品。不现实。不过,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虽然我很希望能对她发火。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明天我会补偿你的。”
バカ!我在干什么?她对我发火对两个人来说不都更好一些吗?或许她回取消那个愚蠢的约会。
明日香似乎冷静了下来。她带着一点微笑,然后那个微笑变成了咧嘴笑。
“我相信你会的,碇。”
她满怀奸笑地看着我,我不由得害怕地发起抖来。
“那么,你的计划是什么,第三适格者?”
这次我咧嘴笑了。
“这是个秘密。明天早上见……”
我迅速地溜走了。与此同时明日香再一次暴走了。
“秘密?秘密!你……你……バカ!!!”
* * *
听到闹钟响的时候我忍不住呻吟起来。我真想抓起它把它砸到墙上去,如果我能找到它在哪儿的话。
最后,我还是从床上爬起来向厨房走去。仍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我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我的脸深陷于两个圆形柔软物之间的事实足以让脑子里响起一千个警铃。我突然见变得万分清醒,并且意识到我的鼻子正夹在美里的两乳之间。
我当时一定晕过去了。因为接下来我记得的是美里愤怒的脸以及我躺在地上的事实。
“你该不会又从冰箱里拿错东西喝了吧,真嗣。”
我试图站起来。
“没,只是没睡好,对不起……”
美里笑了。
“没关系。那么,怎么样了?”
在我开口前她一定就从我的脸上猜到了答案。
“非常好。几乎就像一场梦。”
“好的,好的。那一定很不错。那么准备好第二回合了吗?”
“我想……”
我的声音并没有颤抖得太厉害,但毫无疑问美里注意到了。
“已经决定了?”
我笑了。
“差不多。”
她点点头。
“明白了。但今天还是玩个痛快吧!”
“我会尽力的。”我不太自信地回答道。
虽然有一大堆家务活要做,我还是忍不住去考虑这个约会能不能换种形式。
* * *
当我把一切都收拾好时,明日香终于决定向这个早已苏醒了的世界证明她的存在。
“Guten Morgen!”(*)
“早,明日香。”
“好,告诉我,我应该为我们的约会穿什么?”
虽然我并不期盼这一天,但明日香现在看起来很开心。
“简单点,舒适点。或许校服就不错。或者那条漂亮的鹅黄色洋装。确定你有一双好的运动鞋。”
“校服?运动鞋?你计划给我一个什么样的愚蠢约会?”
我弯下腰将一个野餐篮子提到她面前。
“在这附近最漂亮的地方野餐。从这儿出发要走几个小时,所以……”
“野餐?这么寒酸?”
“什么?难道你喜欢呆在四面铁墙的封闭空间里?除了那次火山任务你从没离开过第三新东京市。你不觉得是时候来点新鲜空气了吗?或者说是你害怕自己没办法走那么多路……”
这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没有什么比利用她高傲的自尊心来达成目的更有效的了。
“害怕?我?我要让你知道我才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弱不禁风呢。你会因体力耗竭而倒地死去,而我却可以一直走下去、走下去、走下去……”
“就是说你打算证明我错了?”我说着将野餐篮子帝给她。
“要打赌吗?”
我忍不住笑起来。
“很好!那去做准备,二十分钟后出发!”
“二十分钟!二十分钟我可收拾不好!我必须化妆、吃饭、洗澡……”
“那半个小时吧!”
“你希望你的约会闻起来臭烘烘的吗?”
我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我们一个小时后出发。但如果我们没能按时吃午饭你可别抱怨……”
“我会在你察觉之前收拾好的。”
不过,我仍很怀疑。为什么她不能更像丽一点?
“还有,别在我洗澡的时候催我!”
* * *
“到了没有?”
“快了。”
我们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蓝天之上,阳光明媚。真是个好极了的天气,对野餐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或许对其它某些事也是这样。现在我对这个约会的感觉非常好。毕竟这还是令人开心的事。
也许改天我可以带丽再这么约会一次。
“嘿!真嗣!你还没告诉我呢。食物应该都在篮子里,对吧?那背包里是什么?”
明日香指着由我拿着的背包。
“只是一些东西……”
“一些东西!别用那种答案来敷衍我,バカ!我用猜的也知道里面是一些东西!我要知道的是那是什么东西!”
我笑了一下。
“你会知道的……”
“你怎么……!”
“我们到了,看!”
我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湖,就在森林的旁边。
“真嗣!太漂亮了!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有某次我产生了一些疑惑……在对第四使徒一战后……”
明日香点点头。我知道在我们初次见面之前她就已经读过了关于我心理、身世和战斗的所有资料。
“我逃走了,在第三新东京市和GeoFront附近游荡了一阵子。我突然发现了这个地方,当时我就被迷住了。几个星期后我又花了点时间再度找到了这儿。在你到来之前周末的时候我一般都没什么事。”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明朗的笑容。
“所以说,我的到来改变了你的生活?”
“对……现在我得洗双倍的衣服,收拾双倍的盘子……”
“バカ!”
明日香在我头上敲了一下,但没有平时那么用力。她一直在笑,而我也忍不住对她笑起来。
走到湖边只用了几分钟。我凝视着湖面,它的确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地方。
“真是个好天气!真是个漂亮的湖!你应该告诉我的,我会带上我的游泳衣。”
我在背包里翻了一下,然后将那件游泳衣提了出来。
“那是我的……!等等……你干了什么?”
“呃……我不想毁了这份惊喜……对不起,对不起……”
她将拳头凑到我鼻子下面。
“我不是这意思!你这色狼!你翻过我的衣服!”
我退了几步。
“我没有。我发誓!我是让美里帮的忙!她是女生,你是女生……没关系的……不是吗?”
这让她稍微满意了……一点。片刻之间,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补充说明我是经常洗衣服的人,因此,我早就看过她所有的衣服了,包括那些让人难于启齿的。但既然她已经冷静了下来,我就放弃了。此外,提起那件事似乎并不明智。我死的时候一定会鼻青脸肿。虽然说这么做的话今后我的洗衣量一定会减少。
“我想……”
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该在哪儿换衣服?”
她给了我一道能杀死人的目光。
“这么说这就是你的精心策划了!你带我来这儿,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你就能看到我在你面前换衣服,你这变态!然后呢,从我的窈窕玉体上得到一些好处?”
我本来没那么想过,可现在她提到了这点……不!我试着忘掉那些想法。但明日香注意到我的脸在变红。
“你……你……别说我猜对了?你真真确确是个变态!”
我摇摇头。是她把这种想法硬塞进我脑子里的。
“没有!我发誓!”我指着森林说,“你可以去那儿换!我从没想过对你做任何事!”
突然间明日香看起来有些失望。
“我就知道……”
天哪!难道她真的希望我对她有那种想法?难道她确实想我对她有那种想法?
这实在是个令人尴尬的局面,但我试着露出了一个微笑。或许这么说很伤人,但如果能让她开心……
“当然我不介意你在这儿换……”
“バカ!”
明日香又一拳打在我头上,这次用尽了全力。但她脸上却挂着笑容,然后她向森林冲过去。
很快她又回来了,只穿着鞋和比基尼泳衣。我费力地让自己不要老盯着她看。虽然她只有十四岁,但她已经有相当迷人的身材了。
“喜欢吗?”
我点点头。她笑着把她的衣服砸在我脸上。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变态!现在扒掉你的衣服!”
“什么?!”
我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已经把泳裤穿在了里面,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同她开个玩笑……
“你听得很清楚!脱掉你的衣服!你不会以为我准备一个人去游吧?如果我打乱了你的计划那我说对不起,但你不能一下午都坐在这儿看着美若天仙的我!”
我先将她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然后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我无所谓。但我里面什么都没穿,所以我希望你也不介意看见我赤身裸体。”
明日香的眼睛鼓得老大。
“Mein Gott!马上停手!我改变主意了!只……只要待在这儿就好,你……你……变态!”
憋住笑实在让人很辛苦。
我继续缓慢地脱掉一件件衣服。明日香已经闭上了眼睛,嘴里诅咒着全世界的人都变态。
“好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一切,现在可以更进一步,不偷偷看一眼吗?”
“为什么我要看你一丝不挂!你只是个皮包骨头的臭小子!东治也是,但他的身材比你好……加持也是……あんたバカ!看看你让我说了些什么!”
此时她的眼睛已经睁得不能再大了。
“看谁是变态。”
明日香的双颊因尴尬而燃烧着,随即尴尬变成了愤怒。
“你这小……”
“这是你一直叫我‘バカ’的报应。”
明日香的下巴僵住了,后面的话消失在合不拢的嘴中。然后她的表情柔和了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真的变了,真嗣。你已经不全是那个懦夫了。我喜欢这样。”
然后她对我眨眨眼,叹了口气,叫我跟她到湖里去。
* * *
大约有一个小时,我们就像孩子一样玩水打水仗,把EVA或者使徒都抛到了一边。明日香甚至试着教我游泳……有一点点的成就。我必须承认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而且我惊讶地发现和丽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感觉。
回到岸上后我从背包里拽出两条毛巾来擦干身体。然后我就穿上了衣服,而明日香则决定趁此机会来个日光浴。
“饿了吗?”我问道,从野餐篮里拿出一个便当盒。
“你很清楚!”她回答说,一脸饥饿相地把盒子抢了过去。
她开始狼吞虎咽,接着又伸出一只手。
“饮料。”
我给了她一瓶果汁。她一口气喝下一半,又继续吃她的便当。当她吃完的时候我几乎还没开动。然后她就躺了下去。
“不错。虽然你不是最好的厨师,不过比起美里的手艺来说的确比较能让人下咽……她煮的东西能叫食物吗?”
“谢谢……我想,这是你第一次评价我的厨艺。”
“呒,就像我说的,不是最好的,但我喜欢。”
我禁不住脸红了。
“啐。不该这么表扬你的!”
“对不起。”
“你干嘛道歉?真是个白痴……”
“对不起。”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接着就放弃了。只是躺下来闭上眼睛继续她的日光浴。我吃完午饭后将东西都收拾进背包和野餐篮。因为没别的事可做,我忍不住开始盯了明日香看。她似乎已经睡着了。脸上的表情那么放松,缓慢起伏的胸部显示出她有规律的呼吸。虽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但我不得不承认她很美。的确比丽略胜一筹。
“被人盯着看的感觉可不大好,要知道。”
“对不起。”
我迅速转过头。
“呒,我不能责怪你。你是个男生,自然不能抵挡我的美貌所产生的诱惑。”明日香说着站了起来,然后伏下身子。她的胸部正好凑到我眼前,“那么?你喜欢什么呢?我的乳房?我的美腿?我的臀部?”
那一刻我的脸就像一个西红柿。
“你还真好戏弄,没劲……”最后她说着坐了下来。
接着她脸上爬上一个作弄的笑容。
“嘿!真嗣!想吻我吗?”
“什么?!”
我强压住逃跑的冲动。这不好,这真的不好……
“你听得很清楚……从你通红的脸上我就知道了。”
该死!
“但……但……但……为什么?”
“我很无聊。”
她很无聊?几分钟前她看起来还很快活的呀。
“你不能因为无聊就去吻别人吧!”
她露出一个坏笑。
“或许这次是例外。或许我只是想。但你是对的,谁会想要吻一个像你一样的懦夫?”
我差点就忍不住告诉她丽已经那么做过了。
“我不是懦夫!”
“那就证明给我看!”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若是一个星期前,这一定是一个尴尬而棘手的局面。但我同丽之间的经验已经改变了这一切。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我并没有停下来思考我在干什么。我只是厌烦了被人这么呼来喝去,我只想让她闭上嘴,这一次以及今后都闭上嘴。所以在我真正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时,我的手已经环住了她,嘴唇贴在了她的唇上。
我承认,这和丽的感觉大不相同。不管怎么说这次我是主动者。我想这一定吓坏了她。因为我的唇相碰的那一刹那,她身上所有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好几秒种,明日香一动不动。若不是她的心跳猛然加剧,我肯定会以为她已经死了。接着她彻底瘫软了下来,颤抖的唇最后接受了这个吻。
我应该在那一刻就停手的,我的一部分感觉相当糟。但我最终还是背叛了我对丽的感情。吻和半裸身体所带来的快感压倒了罪恶。
毫无预兆地,明日香结束了这个吻,挣开我的拥抱站了起来。她的脸上满是震惊和讶异,接着这种表情慢慢变成了愤怒。
“你……你……你怎么敢!”
我也站了起来,突然感到一股与她相同的愤怒。
“你叫我吻你的!”
“你应该不会的!你是懦弱的小真嗣!你不会吻女孩!”
“也许你没有自己以为地那样了解我!”
明日香猛烈地摇着头。
“不,不,不……是别的事情……一定有别的事情……”
明日香突然僵住了,某种想法攫住了她。
“你……你……你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就像……就像你以前做过。但那不可能……不可能……除非……噢,贱货!你吻了那个人偶!”
我的怒火顿时窜得同她一般高,这次她太过分了!
“丽不是人偶,也不是贱货!不许你再说这种话!至于我和她之间……不关你的事!”
她的脸顿时刹白,一片刹白。有那么几秒种,她的眼睛完全失去了生气。然后眼泪就聚了起来,那脆弱的外表几乎将我的新撕成两半。当时我所感受到的痛楚比之后她给我的那个耳光更为剧烈。
“混蛋!”
她转身跑开了。我呆立在原地,摸着刚被她打过的脸颊,不知如何是好。
当她几乎从视野中消失时我才最后决定去追她。我不能留下她一个人,在这种状况下。我必须弥补刚才犯下的错误。不仅为她,也为自己。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无法无视她的痛苦。
我用尽全力跑着。
* * *
我们跑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几次我都差点跟丢她。很明显明日香比我更灵活,因为要追上对我而言有些困难。说实话好几次我能找到她完全靠的是运气。但我还是尽力追赶着,直到她决定停下来。我们在森林深处的"某个地方",而我意识到,我确信,我们迷路了。我怀疑自己是否能找到回去湖边的路,而我也很清楚明日香不会可以去记她选了哪条路。
追上她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她坐在一棵树下,气喘吁吁。她的头发乱得一塌糊涂,我不禁注意到她的脚底上有许多划痕和擦伤。她没有动,直到我试着靠近她。
"走开……"
她的声音只比耳语高一点点。而当我装作没听见继续向前走时则变大了许多。
"走开!"
我依然无视她的话。
"你受伤了,明日香……"
"让我一个人呆着!"
让我停下脚步的不是她的话,而是她的脸。我见过她生气,见过她发怒,见过她难过。但这一次……完完全全的仇恨。
"我不需要你!我不需要任何人!走开!"
她说着,将腿收拢过来,闭上眼睛将下巴靠在膝盖上。
"让我一个人……只要……让我一个人呆着……"
这一次,她的声音里夹杂着抽泣。
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想帮助她,却不知道如何去做。我想道歉,却不敢开口。于是我做了我唯一能想到的事:坐在树下。
我会等。
至少我不能逃。
"有人吗?救命啊!"
没有回答。我很奇怪。距我第一次呼救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或许在我们的"追逐"中我们迷失掉的不仅是回去的路,还有NERV的保护人员。曾经我在得知他们会无时无刻地跟着我们时感到非常恼火,而现在,我只希望他们都在。太阳几乎已经消失了,而我找到回家的路的可能性也在随之消失。但我不会扔下明日香一个人自己离开,而我也不信自己能说服她一起走。
于是我做了我唯一能做的事。
我坐下来,开始更长久地等待。
* * *
“好冷。”
虽然声音并不大,但我还是听到了。这是数个小时以来明日香第一次开口。
“我又冷又渴又饿……”
如果境况不是像现在这么糟糕的话我会很高兴再次听到她的声音。但是现在,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也很饿,我的胃真的饿得痛起来了,我吃上顿饭已经是好几个小时前的事了,而且我也很渴。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外套,这地方的夜晚真的称不上温暖。如果你再想到明日香只穿着一件比基尼泳衣的事实……
对于饥饿我无能为力。但至少我能帮她解决寒冷的问题。
我站起来,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这招来明日香一道奇怪的目光。我不知道她是否会让我靠近,所以便将衬衫揉成一团扔了过去。它落在她的脚下。只穿着一件T恤果然比刚才冷很多,但这还没到无法忍受的地步。虽然我不能保证说我不会感冒。
“你不会是想要我穿上它吧?”
我点点头。
“拿回去。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是你自己穿上它还是要我帮你穿上它?”
红发的女孩厌恶地瞪了我一眼。
“你甚至没有胆量敢试试。”
我猛扑了过去。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种紧张感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
在我们两个都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抓起她的一只胳膊强制性地将它塞进衬衫的袖子里。明日香开始挣扎,但我始终控制着主导权,或许是因为她是坐着的而我能用上全力。这花了些时间,但我最终还是设法把她塞进了衬衫里。接着她就开始试图脱掉它,但我阻止了她,我尽可能温柔地将她拥进怀里。
“让我走!”
“直到你冷静下来为止!”
明日香更剧烈地扭动起来。我几乎无法抱住她。
“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
“不,除非你不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
这似乎只让她更加愤怒。
“我才不像小孩子!”
“你是个小孩子。否则我就没必要用暴力来让你穿上这件衣服。你应该知道自己很冷并穿上它。”
“这是你的!”
我摇摇头。
“这只是件衬衫,明日香。没别的。”
“我不想要你的帮助!”
她已经开始尖叫了。
“没关系。”
“这对我来说有关系!我不要你的帮助!我不要任何人的帮助!我能照顾好自己!我总是能,我总这么希望!为什么你还在这儿?为什么你不留下我一个人?”
我真的不知道对此该说些什么。我也真的不了解自己。不,那不是真的。我知道为什么。我只是不愿意承认。因为如果我那么做了,那只会让我的生活更加复杂化。
“因为我在乎你。我不能在你这个样子的时候离开你,特别如果那是因为我的错。”
我真的很惊讶自己说了这些。当我突然想起丽时罪恶感便上来了。但这是事实。我在乎她们两个。
“你才不在乎!如果是的话你就不会吻她了!”
“我会吻她是因为我像在乎你这样在乎她,明日香。”
不仅仅是在乎她们两个,现在我终于也明白了,我需要她们两个。
“闭嘴……你才不在乎我……没有人在乎……”
“不是的。我在乎你。美里也是。”
“撒谎……”
我松开手臂。这是让她相信我的唯一方法。
“是真的。看我的眼睛,你会看到那是真的……”
意识到她已经自由了,明日香向后跳开去。当她像我说那样看着我的眼睛并转过身时,我真的很怕她会再次逃走。
“我在乎你,明日香。”
她是呆站着。然后眼泪在脸颊上缓缓划出两道亮痕。
我忍不住笑了。
“过来。让我们看看能不能让你温暖些。”
我让她坐在我两腿中间。如果是在其他场合,这看起来恐怕有些暧昧。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明日香似乎犹豫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冷风就让她哆嗦起来。很快她就回到了我的怀中,我们共享着体温,她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很抱歉,明日香。其实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说明什么。我不想伤害你。我希望这一天能够很完美。我希望我们能像朋友那样快乐。”
“只是像朋友那样?”
我没有马上回答。但我知道自己不想对她说谎。谎言已经造成了太多的伤害。
“只是像朋友那样。我希望你能快乐,那样你就会明白我们能成为朋友,哪怕我变成了丽的男朋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而我也不愿意伤害丽。我想现在或许我可以不做任何人的男朋友。你想说就说爸……我知道我是个白痴……”
“你真的是……”
好一会儿我们都没有开口。我们只是沉默地紧靠着对方。
“你爱她?”
明日香真的很疲倦了。她的声音和平时完全不同,听起来甚至有点像丽。
“我想是的。”
“她知道我们的约会吗?”
“知道,但她并不在意。她相信我会选择她的那种自信让人吃惊。”
“你和她已经上过床了?”
我一下脸红了。
“不!呃……我们可以……但我们没有……我不能……直到我确信我爱她甚过爱你。”
“你会和她上床吗?”
“不。至少,在事情发生变化之前。”
“你想和她上床吗?”
可能的话我的脸一定会更红。那些问题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我想……是的。但我不能。”
“我明白了。就是说在你决定之前你会一直周旋于我们两人之间,对吗?”
“对不起。我希望能有别的方法。”
这是实话。我不希望我们中的任何人被卷进这个旋涡,但我无法控制。
“你不该玩火,否则会烧伤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和你们两个约会是个蠢主意,但我还是这么做了。”
“要知道,你糟蹋了我的初吻。”
我忍不住吃惊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什么意思你的初吻?”
“如我所说。”
“但……但……不可能!我是说……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一定会有很多人约你出去!”
“只是一群差劲的小男生……”
我的感觉一下变得非常糟糕。
“对不起……”
然后我想起了某事。
“但是你要我这么做的!也是你停下来的!在我看来,在你那么做之前一切都很美好……”
“比她更好?”
我禁不住为闪过脑海的念头笑了起来。
“很难说。你没有给我们更多的机会来严肃地对待这件事。”
“是的,你希望的!”
“的确是。”
明日香突然靠近我的怀里,那样她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我的眼睛。她看起来出奇地平静。
“你真的以为我会在知道你爱着我身边其他女孩的情况下让你吻我?”
“我可以理解如果你不愿意。但我希望你会同意。”
她挑起一边的眉毛。
“我的真嗣怎么了?”
“我猜他在今晚已经离开了。”
“那么,如果你不是真嗣……”
她将头凑近过来。几秒钟后,我们双双陶醉在一个热烈的吻中。
* * *
“哇哦,多么可爱的一对。告诉我真嗣,我来的是太早了还是太晚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还做梦。加持?
“真的是你吗,加持?”
“如假包换。”
我试着平静自己的兴奋。我不想吵醒明日香。虽然她在我的臂膀里睡得那么熟,但我仍认为吵醒她不是不可能的。
“你在这儿做什么?”
“当然是找你们。美里很担心你们,要知道。因为我们谈过你们的约会计划,自然她会来找我寻求帮助。”
我几乎为明日香在睡觉的事感到后悔起来。不然的话她就能知道有人关心着她了。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很简单。只要向我在NERV情报网的关系问一句就行了。那得花点口舌,不过最后我还是搞到了你们的位置。”
“什么?!他们知道我们在这儿?!”
我意识到自己叫出了声来。明日香咕哝了几句类似男孩太嘈杂的话,却没有醒过来的样子。
“是的。而且我确定他们现在也在监视着你们。”
“那些混蛋!为什么我呼救的时候他们不出来?”
“那会违背他们的命令。”
我挑起一边眉毛。虽然我仍很歇斯底里,但却对加持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命令?”
“是的。他们绝对不会干涉任何事,除非你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们只负责监视而已。”
“谁下的那个命令?”
我其实已经知道了问题的答案。我知道只有一个人会如此利用别人。我不能理解的只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碇司令。”
“为什么?”
“我只能猜测。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确保你和明日香的关系有机会发展;从你抱她的方法来看,他的计划成功了。如果你爱上了明日香,那你就会失去对丽的兴趣。那样一来你父亲就能像以前那样完全控制她了。”
“天杀的混蛋!”
我这一生都恨着那个抛弃我却又是我父亲的男人。但是我从未真正下过决心要完完全全地痛恨他。在我心中的某个地方我一直期望我们能在一起、相互了解并重新组成家庭。但那天晚上那个我死了。这一次碇元渡做得太过分了。我无法接受被他利用。其实我真的不在意。其实我没必要去选择自己生命的道路。我只要那么活下去,那让生活简单了许多。但是他现在所做的一切,试图利用丽和明日香,试图控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我不能原谅他。我不会原谅他。
确信我小心地抱着明日香后,我站了起来。
“我们累了,加持。你能送我们回家吗?”
加持担心地看了我一眼。
“你确信你能这样抱着她走?我的吉普在附近,但仍需要走15分钟……”
“她是很重,但算不上负担。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不像从前那么虚弱了。应该没问题。我得向她证明我在乎她。”
加持笑了。
“你长大了,碇真嗣。”
“不,我依然是个孩子。我刚刚决定不再逃走了。”
“那就是我想说的。你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是吗?我不这么认为。我仍无法在丽和明日香之间做出抉择。而且我还得去面对司令。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
《吾之所爱者》
第五章-改变越多,不变越多
附赠版:
“噢天哪!这周没有新电影!真见鬼!”剑介说。
“不不不,我们还没看过那部……”东治一脸坏笑地指着第三新东京电影中心的电影列表上的一个标题说。
“是A片!”
“我知道!”
东治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剑介头上开始聚集一大滴汗。
“是外国片!没有日文配音!”
“谁在乎!我感兴趣的不是情节……”
剑介强行忍住了喷涌欲出的鼻血。
“他们不会让我们进去的,我们还太小了……”
“见鬼!你说得对……”
剑介得胜般地笑了笑。
“东治,要知道你从骨子里就是个色鬼……”
“闭嘴!”
突然,高个儿男生有了个好主意。
“我知道,我们去看望碇吧!运气好的话,美里也会在……”
对于这个想法东治滴起了口水。
“得了吧东治,这就是你脑瓜子里唯一的东西?”
“那你敢说你晚上没有梦见她!”
“老实说,我认为你梦见的是阿光。”
剑介偷笑着看着东治的脸变得苍白。
“如果我的情报没有错的话,听说在她生日派对之后你在她家呆到很晚……”
“嘿!我们只是看了部电影!”
“肯定是部浪漫的。那么你做了什么?跟她有发展?你吻了她?还是在电视前的沙发上大享鱼水之欢?”
“剑介!”
剑介差点就大笑起来了,若不是一只拳头几乎打掉了他的牙。
“闭上嘴走路!碇——还有美里——在等我们!”
“真嗣君不在家。你们在那儿找不到他的。”
男生们吃了一惊。转过身,正好看见丽从电影院里走出来。
“绫波!”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他现在和物流正在约会。”
东治一掌拍在额头上。
“该死!我忘了!”
“什么?”剑介一脸惊讶地问,“真嗣和恶魔约会而你没有告诉我?更糟的是你知道却不阻止他?”
东治只是耸耸肩,看着绫波。
“那……你知道。你有什么感觉?”
“我没有任何感觉。我不担心。他会选择我而不是她。”
“什么?这是不是说他也约过她?”
东治点点头。
“哦天哪!我的情报真落后!为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真嗣不想让恶魔发觉……”东治解释说。
“哦……”
两个男生点点头。他们很明白真嗣希望让两个约会保持秘密的心情。如果物流发觉了……
“那么绫波,刚才你看的什么电影?”
“那一个。”
绫波用手指了一下标题。东治和剑介在看到那名字时倒吸一口气。
“你看了那个电影?”
“怎么……你怎么进去的?”
绫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NERV的I东治卡。
“噢天哪!我也想成为NERV的一员。他们有枪、有EVA、有酷弊了的I东治卡和女孩们!”
“你可以尝试在里面找份工作。但是,在你高中毕业之前他们都会拒绝你。”
剑介看上去几乎要哭了。
“你干嘛看那种电影?”东治问,对于女孩子想看成人电影感到非常奇怪。
“学习如何成为真嗣君的好伴侣。”
剑介和东治又倒吸了口气。他们有一百个问题想要问绫波,问她关于她和他们朋友之间的关系。但是转眼她就走出去数十米远。
“那女孩真奇怪。”绫波从视野中消失后,剑介最后说道。
“对……我嫉妒碇。光想想他们在一起会做的所有事……”
东治又开始流口水。
“走,我们去碇的公寓!”东治拖起剑介向前走去。
“但他不在家!”
“除非去问美里,不然我们怎么能确定呢?”
剑介立刻明白了东治想的是什么。
作者的话:
(1)在16话中提到了真嗣不会游泳,当他被困在狄拉克之海中同另一个自己“交谈”时。
另一个真嗣:比如说,你不会游泳。
真嗣:人不是为游泳而活的。
当然真嗣还是能稍微浮一下的,只要他不离开岸边太远。但是若明日香试着帮他改正这一点,那么她的个性就很明显了。
关于安全课……许多同人中都有关于安全课对适格者的监视的描写,如果你喜欢的话NERV情报课也不错。只要你想到适格者对全人类的重要性,这也就是合情合理的了。23话中律子的一份报告也证明了这种假设。至于在第4话中真嗣是怎么设法摆脱他们的,如果他是真的摆脱了他们,那我也不知道了。
至于明日香的初吻……嗯,老实说,你认为除了加持外她能找到一个认为值得付出的人吗?我很怀疑。或许在大学的时候她和一些人约会过,但我怀疑那些交往都不长,而且我也很怀疑她回允许谁将他肮脏的唇贴在她脸上。15话中她会捏住真嗣的鼻子也暗示了这一点。
1999/5/13
---
翻译注释:
ぁんたバカ? : 你是笨蛋吗?明日香的口头禅。
Guten Morgen! : 早上好!
Mein Gott! : 我的上帝!
* * *
动笔于1999/3/9
初稿完成于1999/3/18
复稿完成于1999/3/24
终稿完成于1999/4/10
修订于1999/5/13
细节增补于1999/6/13
最后修订于2000/3/7
* * *
译者的话:
第四章终于完成了。这是至今为止TOILI拖得最久的一个章节了。其实字数和前三章都一样,只是自己太过懒惰了吧。已经不大想得起最开始翻译这一章的感觉了。半年来拖拖拉拉有一段没一段地译着,每发一次都被读者感叹个老半天的“终于”“总算”。从昨天到今天熬了个通宵将最后几段一气解决了,也算是给大家赔不是吧。
到了第四章的完结,整个故事的基本矛盾也就算是完全铺开了。真嗣意识到自己对丽和明日香的感情根本无法权衡孰轻孰重,最开始想要选择一个的计划似乎也开始无限期延迟。丽和明日香各不相让地展开了“真嗣抢夺”,而面对碇司令真嗣也有了从未有过的勇气。第五章《改变越多,不变越多》将会更加精彩。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