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戛然而止/suddenly it was over(1) by:calmie译/Justin Green作

2010年06月0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66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870 views 次

Suddenly It Was Over
戛然而止
By: Justin Green

作者无责任声明:当然的,我并不拥有任何一个Evangelion(译者注:我比较喜欢不把它译出来)角色的著作权。 如果我拥有了他们, 那么,这部作品就不再是我们所知那套巨著了^_^

 

戛然而止

Chapter 1 of 3

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终于都停了下来,然后,他也醒了。随着眼睛睁开,他看见了一片深黑的天空,散布着些许云,还有星。

    真嗣感觉到他躺在暖暖的沙滩上,还听见了海浪冲刷沙滩的声音。

    “我在哪里?”

    “发生过什么事?”

    扭过头,他看见一片血红色的海。那是从利利丝/零身上流出来的血红。

    眨眼间,他仿佛看见零悬浮于不远处的那海面上,仿佛在读透他的思想,仿佛又回到了他第一次来到第三新东京市的他们初遇的那一天。

    当他看见零在那里,终于放心了,自醒来后第一次感到安心了。可就在他的再次眨眼间,她带着他的平静一起,消失了。

    终于,真嗣发现了沙滩上还有另一个人。明日香穿着她的驾驶服,像真嗣一样,躺在沙滩上。

    真嗣根本没有去想一想为什么明日香依然生存,只是径直向她爬过去。

    然后他看见了那些绷带。

    明日香就象一贯被绷带包扎起来的零那样。

    这样的明日香让他想起了零,再想到了第三次冲击。他想起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他想起了美里的死,是因为他的懦弱。他想起了把朗基努斯之枪插在自己胸口的量产EVA机,更想起了他自己的EVA所经历的那个大约是模拟耶酥受难于十字架上的刑罚,然后零又如何把他和初号机带进她自身当中去,以及,与零同在时的平和与舒适。

    之后,这一切,又是如何因为初号机这个魔物,竟被毫不留情的带走。

    心中所有的恼怒与憎恨瞬间爆发,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以前,他已经跨骑在明日香身上,用尽所有力气掐着她的脖子。明日香睁开眼睛,轻蔑地直视他。

    真嗣心中对明日香呐喊着:“我还是个白痴!?我仍旧是个变态!?我依然是个胆小鬼!?”

    终于,她缓缓抬起手。真嗣条件反射般地闭上眼,等着她象以前一样掌掴他。

    但是等来的却只是她的手慢慢的爬上他的脸颊。他惊奇的睁开眼看着明日香。

    “好难受。”就是她肯说的仅有几字。

    真嗣慢慢把手松开,却倏地跳起来逃跑了。

    再也不能忍受留在那里,他一定要逃离。至于明日香的生死或她准备怎么样他一点也不想了解。他现在所想的只是马上离开那里。

    他沿着沙滩狂奔,双脚一下下重重的打在沙子上,一直跑到劫后残存的城市的边缘。

    终于,上气不接下气的他不得不停了下来,爬上了曾经标示着第三新东京市郊的小山。在山顶上有一座小屋。一个奇怪的直觉告诉他,那里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会是他的避难所。

    他慢慢地爬上去,来到小屋跟前,推开门。这房子设计得极好,好得真嗣不明白为什么它竟然可以保存第三次冲击结束。不过,究竟是为什么他也并不在意。 他疲惫地走到屋子当中的床上,一头栽下去就睡着了。这时,另一个人从房子的暗处走了出来,一丝浅浅的微笑划过她嘴角。
 **********
    真嗣睡不安稳,翻来覆去。他的心头仍然充斥着第三次冲击的影象。即使在梦中,他仍然不停叫着那个人,那个唯一的,曾给过他安慰的人。
  
   “绫波……绫波……零……”

    他近乎啜泣地低语,对她的思念痛彻肺腑。

   “恩…”那个蓝发女孩一边应答,一边把她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

    真嗣震惊地跳起来,“凌波!”

    他大叫道,睁大了充满快乐泪水的眼睛。

    她回来了,他的天使终于回到了他身边!真嗣兴奋得无法自制,紧紧地抱住零,生怕一松开手她又再次消失得无迹可寻。

    这一刹那,零有点不知所措了,一抹红霞飞上她的脸庞,因为她也觉得很开心。不管她有否流露,她是真的很在意真嗣。只是,她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她的情感。在被真嗣紧拥时,她唯一想到的,就是同样紧紧地抱着他。

    他们就在这小屋子里互相紧拥了好一会儿,直到真嗣反应过来。他马上松开零,边后退边道歉:“对不起,零。”

    他往后坐在了床上,把手放在膝盖处,看着地板,窘得说不出话来。

    “别介意,真嗣。”还在怀念着刚才他温暖的拥抱,零直接用真嗣的名字称呼他,就象真嗣也直呼她“零”一样。(译者终于忍不住要注:就是啊~零一直都是叫他碇君的,叫真嗣我都觉得好不习惯啊。。。。而且也太快了吧,REI怎么可能already missing his warm embrace呢…)

    “恩……零?”真嗣抬起头看着零美丽的面容。

    “怎么了,真嗣?”她问到,深红色的眸子凝视着他暗黑色的眼睛。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发生了第三次冲击。”她回答道。

    “这个我知道,可是,那又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世界又算是什么?”他追问。

    “这是一个你所希望的世界。你希望可以生活在与一个你所关爱的人同在的世界,虽然它似乎被部分扭曲了。而第三次冲击永远无法完成了,因为初号机脱离了利利丝。”

    “但你不就是利利丝的一部分吗?”

    “没错,可我在她的意识中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并没有主动控制权。而且……你也记得,你已经占有了一部分的我……”

    “哦,是啊……”想起和零共处于LCL之海的情景,真嗣的脸刷地红了。同时另一个问题又从他心头冒了出来:“那薰呢?他那时也和我们在一起的啊。”

    “我现在也和你在一起啊。”灰白发色的男孩从门口走进来。

    “真嗣,好吗?能再见到你真是好啊。”他向真嗣微笑着,红色的眼眸泛着温和。

    “啊,是tabris”(译者注:不要译成中文吧,很难听的耶~)真嗣几乎无法相信他的所见了。薰就象从前一样一直对他微笑着:“拜托咯,真嗣,以后不要再用那个名字叫我啊,由于你和凌波小姐的缘故我已经不再是使徒了。我现在和其他幸存者一样都是一个人了。”

    “其他人?”真嗣满脸疑惑。

    “是的,那些在我被打断以前准备要向你解释的人。”当零这样告诉他时,薰正笑着向她耸了耸肩。“真嗣,这是你的世界,虽然你总是害怕被人群所包围,担心他们讨厌你,但你仍然需要他们的存在,说是为了你好也罢,又或者说是为了其他人好也可以。”

    “恩。。。我想我开始有点明白了。”真嗣说。

    “噢!我完全忘记明日香了。”他从床上跳起来。“她仍然在沙滩上,我们快去带她过来。!”

    于是,三人在真嗣的带领下向海滩冲过去。在星星出来前,天空黑得更沉了。奔往海滩的半路上,他们发现了明日香,正趴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了,身后是一长串参差的脚印。看来她试图自己站起来,却只蹒跚了不到15呎。

    “哎…你总是那么的固执。”真嗣暗想,一边跪下来查看明日香。零和薰也在他身后停下来。

    零走过去,把明日香的身体翻过来,将手指号在明日香的脖子与手腕处“她还有脉搏,只是很虚弱,我们必须马上把她带回去。”

    真嗣正准备把明日香从地上扶起来,薰已经抢先一步了。“你已经做了很多了,让我来带她回去吧。”

    真嗣点了点头,他们便一刻也不耽误地赶回小屋。

    *******

    回到小屋后,他们把明日香安置在一间房间中,零继续用她的因为是医院常客而获取回来的救护知识照顾明日香。真嗣与薰在客厅中等着,默不作声。真嗣盯着电视,想,如果所有的电视台都已经消失了,他还要电视来干什么?约30分钟后,零出来了,看见薰在椅子上睡着了,脸上仍是安详的微笑。“他这是为什么呢?”

    真嗣坐在另一边,低头看,手里握着早先美里挂在她脖子上的十字架。零在他身边坐下来时,真嗣见她出来了,甜蜜地笑望着她。“他又是为什么那样对我呢?”可当她看到真嗣的笑脸时,一种愉快的感觉荡漾在心头。

   “她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只是需要一些休息而已。你也是呢。”零把手轻放在真嗣的肩膀上,“那里有一个房间是为你准备的。”

   “零,那你呢?”真嗣的声音满是担忧。 “我也会休息的,别担心。”她回应到。

   “我还是忍不住要为你担心。”他一边走向他的房间一边说,留下一个倏地红了脸的零,而在真嗣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时,他的脸也开始发烫了。(译注:他们两个再怎么白痴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_-b…)

    进去后,对于那简直是复制于他住在美里公寓时的房间,他一点也不觉得惊奇。入眠前,他恍惚地想起了他年轻的监护人。

    ***************

    作者:我的小连载的第一篇就到这里结束了,希望你象我一样喜欢它吧。Please R & R ^_^ 谢谢(译注:什么是R&R啊,我实在是猜不到的说)

    译者:半年时间没为EVA写些什么了,忽然回头才发现,已经丧失了未成年时笔尖的灵气。这次翻译,也只能将就而行。个人的翻译作品处女作,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记得桑桑(就是动漫界超著名那个)说过她不肯亲自翻译<东京巴比伦>同人的原因,“因为太心爱了。”的确,对于EVA的同人,我实在无法做到只是简单的直译。所以翻译出来的文章已经有译者的气息了,怕是个败笔。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