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4) by: Jimmy Wolk著/cowboyayanami译

2004年05月3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484字 ⁄ 字号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4) by: Jimmy Wolk著/cowboyayanami译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534 views 次

写在前面的话:感谢作者的更新,感谢Asuka201兄的提醒,感谢娜娜JJ的支持,感谢土兄的鞭策。距上次译文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还曾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坚持的下去,现在发现自己还能译出差强人意的作品,真的太好了。
另:我把前三章出现的几个英文名字译成了中文,写在下面,希望大家对照着看一下。
Saori Tagawa:田川佐緒子 为濒临破裂家庭提供调解服务的年轻婚姻问题专家。
Hiroya Matsura:松浦浩也 真嗣和明日香一开始找的那个律师。
第四章:最好不要带她去NERV...
NERV总部。
对抗使徒的最后堡垒。
存放着巨型机器人的地下基地。
隐藏着无数谜团与秘密的地方。
100多名各门类精英的工作场所。
充满着众多走廊、电梯和电动门,很容易就迷路的庞大迷宫。
但是,他,司令官!他——是魔鬼般的阴谋家!他——是将众人当作提线木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傀儡师!他——是世界上拥有莫大权力,可以姿意掌控他人生死的支配者!他——是个妄图与神匹敌的人!
他——没有迷路!
他只是……在检查走廊上的指向牌……
而且走在他前面的这个人要去的地方“恰好”是他的司令办公室这件事,完全是个……巧合,当然不会是因为他自己找不到路了……
尽管如此,总是默默走在某个兰发驾驶员的后面的确是件令人厌烦的事。
“丽?”
“是,司令官?”
“你今天怎么样?”
“还好。在学校发生了些有趣的事。”
“哦?那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还好……”
元度暗暗叹了口气。每次都是这样,也许他真不该把所有教育孩子的工作都推给唯。要不是那样,说不定他还能教教丽怎么和人寒暄几句。可是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可教的了……
“你在看什么书,丽?”
“《世界各地结婚仪式大全》”
元度吃惊地眨了一下眼睛。结婚仪式?
“丽?”
“是,司令官?”
“婚礼上……有什么我认识的人么?”
------------------------------
------------------------------
“恭喜你们!”
“恭喜你们!”
真嗣环顾四周。每个他所认识的人,那怕是一面之缘而已,都在这里;包围着他,他们都面带微笑地鼓着掌。
“恭喜你们!”
“恭喜你们!”
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很……‘奇怪’,不知道这个词用得对不对。他似乎刚从地狱归来;他的脑海一团乱麻。但他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并准备好承受那将带来的一切后果。现在,站在这群朝着自己鼓掌的人中;奇怪地,他感到什么也不在乎了,仿佛自己曾经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实际上,他感到非常平静,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很快就将过去……
“你们还有完没完?!?”
……因为一旁的明日香看上去……似乎想把这里的所有人都干掉……
————————————————————
————————————————————
虽然她觉得学校里的那帮家伙也该统统去死,可NERV这些礼貌的的成年人……当她身后跟着一个名叫真嗣的超级大废物,飞快地沿着走廊冲向更衣室的时候,遇到的每个人看上去都要衷心祝福他俩。祝福!?真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去祝福一只被捕兽夹夹住的狗熊。
他们不知道这桩婚姻中的她就和那些装饰在墙上的动物一样无可奈何么?好吧,来和我换换!
他是个无可救药的白痴、笨蛋。谁愿意嫁给这么一个光知道道歉的胆小鬼、懦夫、无能鼠辈和她的……呃……她的……stinging pain in the neck(直译为:脖子上的刺痛,但显然文中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暂时保留原文,待以后高人指点——译者注)……
她赶紧摇摇头要把这个愚蠢的想法赶走……她没,没那么想过……
刚才她想到哪儿了?哦,对了,没人会愿意和他在一起。也许除了……
“锭?”
“嗯?”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温柔话语,真嗣吓了一跳,他连忙转过了身。“哦……你好,凌波。”
“……锭……?”过了几秒钟之后,丽又轻轻喊了一声。
“呃……怎么了,凌波,有事么?”
难道他还没有表示出已经听见她在喊他么?这个人偶最近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不……”在几分钟尴尬的沉默之后,她终于开口了。“我是想要和锭(谈谈)……”
“噢。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在哪儿……”
“实际上,我说的是你的……配偶……”她指了指明日香。(注:在英文中,锭真嗣、锭元度、锭夫人的简称都是Ikari——译者注)
“好了,你听着!我不是……”
“你能和我来一下么?”显然明日香的怒火对丽是无效的,她平静地打断了红发少女(少妇?)的咆哮,接着若无其事地转身走开了。
大概纯粹是出于好奇心吧,明日香发现自己身不由己地跟在了神秘莫测的零号机驾驶员后面,‘也好,在第三次冲击之前我要弄清楚她在搞什么鬼……’
“OK,现在只有我们俩了!那么……”等得不耐烦的红发少女一下子呆住了,因为一个漂亮的,用蓝色丝带包裹着的精美小礼品盒被塞到了自己手上。
明日香盯着面前的人。她以为自己终于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听着:如果你有什么礼物要送给你的小真嗣,你自己拿去给他……”她已经生气了。
“不。虽然这件礼物对他也很有意义,可它的确是给你的。”
“给……我……?”明日香无语了。“到底是……”她很疑惑;尽管不排除丽亲口说出答案的可能性,她还是抑制不住冲动打开了那份神秘礼物。
“……这是?!?”
明日香用指尖挑起了一件“衣服”,待她看清楚那是什么之后便把手伸得长长的,好尽力离它远些,仿佛那是一条毒蛇。
“这是一件hot lingerie(hot是火爆的意思,lingerie则是女士内衣的意思,合起来什么意思不用我解释吧 ^_^——尴尬的译者),”丽的语气毫不在意,她简直就像在教一个刚刚摆脱尿布束缚的孩子如何使用马桶。“我知道你更偏爱红色,可我却不喜欢。何况黑色更能搭配你那头红发,总之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我……什……为什么……”明日香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的脑海一片混乱。要是丽送给她礼物这件事(何况是这样一件‘礼物’)还不够疯狂的话,现在她居然会给自己内衣颜色方面的建议……也许第三次冲击要比预想的来得快……
“我觉得这样的礼物应该在你的出阁会上给你,就是那种大家为庆贺准新娘举办的派对。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性感的内衣有助于挑起双方的情欲,这样对夫妻今后的婚姻生活比较有利。”
“婚—婚姻生活?!?”明日香的脸都白了。
“是啊。这不正是你们结婚的原因么?”
“好吧,通常来说……”红发少女正要解释些什么,却突然停下了;只见她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听着,”她慢慢地,用一种坚定不移而又略带嘲讽的口气说,“我下面要说的,不知道你是否能够理解,但是:那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是我酒后乱性外加那个BAKA设计欺骗造成的结果。这就是那件事全部的、唯一的原因。所以就不要再提什么‘婚姻生活’了!!”
丽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但随后发生的变化却让明日香的眼珠差点儿蹦出来,哪怕丽突然长出翅膀宣称自己是天使,要毁灭整个地球也不会让她如此吃惊,因为……丽……丽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要是你是这么想的……”她说,接着便转身离开,只留下了困惑的明日香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红发少女花了好几分钟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随后,她的双眼游移到了那件摊开之后刚好能盖住手掌的内衣上。
“算了,至少她的品味还不算太坏……”她喃喃自语道,接着又把它拿到眼前仔细端详着;说不定哪一天真会派上用场……
“哦,该死!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对一个才14岁的……”
“明日香?”
听到身后传来叫她的声音,明日香的脸唰地红了。
“干,干什么?”她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慌乱,明日香没有回头,忙不迭把那件“礼物”塞到了衣服里。
“呃……丽找你干什么?”
“没有!什么也没有!”她一边说一边后退。
“真的?你的声音听上去有些……”
“你怎么还不快去换上衣服做测试!?!”
“是,是的……对不起……我只是想……呃,别在意……”真嗣急忙唯唯诺诺地点着头,跟着就朝男更衣室的方向跑了。
明日香重重地叹了口气,接下来也准备跟丽去进行同步率测试。
“愚蠢的真嗣,愚蠢的丽和她愚蠢的礼物,愚蠢的……愚蠢的NERV!”
她并没注意到,刚从走廊另一头走来的一名技师那委屈的表情。“可是……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他喃喃自语道。
——————————————————————
——————————————————————
‘终于能伸个懒腰了。’美里长长舒了口气;‘从NERV总部到长野这趟可真不近呀!’
“我说律子,咱们还是别管这事,回去接着找乐子吧……”
“我的回答是:你该回去工作了!”坐在副驾驶席上那位金发碧眼的同伴冷冷地盯着她。“自从那场‘意外’之后,你就老是提起并取笑那对‘幸福的情侣’”
“可你得承认,那总比在这里干等强的多呀!咱们到底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又是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机器……”(这里指的应该是美里与律子去参加JA展示会那回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大规模杀伤性机器’在原文中是‘machine of mass destruction’,呵呵,很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真佩服作者的恶搞能力!——译者注)
“可是,从技术上来讲,EVA是一种……”
“好了好了,你饶了我吧,”美里连忙打断了她朋友那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毕竟那种一个字也听不懂的理论对自己无疑是对牛弹琴。“可你知道更糟的是什么么?”
“你不能陪他俩参加他们的头一次婚姻咨询会么?”律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可奈何。
“不……”美里无精打采地说,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她却耸了耸肩,吃吃地笑了起来。“呵,好吧,那也算。不过,我的意思是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告诉他们,第四适格者是……”
她再次沉默了片刻,接着缓缓把头转向博士。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
——————————————————————
“这,一定……”明日香喃喃自语着,“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难堪的一件事!”她停顿了片刻。“呃,等等……是第二难堪的事,当然……”她呻吟着补充说。
“嗨,那没有关系的啦,”伊吹中尉,似乎从前很少有人用过这么正式的称呼……站在测试用插入拴旁边,友好地说。“我觉得大概是这种测试对你来说太无聊了吧。他们也对我说最好不要叫醒你……”
第二适格者叹了口气。“那只是……其实,总之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欠别人的情,你为了我多等了很久吧……所以……呃……我……对……对不起,OK? 这恐怕是因为我最近睡得太晚了。”
“哦,不需要什么借口的,”年轻的技术官理解地笑了笑,“新婚夫妇嘛,晚上比较‘忙’是自然的 !”
“天……拜托,不要连你也……”明日香用一种哀怨的目光望着伊吹,她现在笑起来的样子活像是个头一次开下流玩笑的国中生。
“对不起,对不起,”她安抚着明日香,可随后又叹了口气。“实际上: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你们俩给我留了许多活,知道么?光是把各处的名字换成锭·明日香·兰格利就够我忙活的了……”
“你干了什么……算了,告诉我测试结果吧,我这就走……”
“OK,让我看看……”短发女子一边说,一边整理着桌上乱七八糟的资料。最后,她终于找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
“呃,恐怕你的同步率比上次低了几点……”
明日香叹了口气。“看来,这的确不是我希望的结果,但我肯定真嗣会更差……”
“实际上,他的成绩和上次差不多,”玛雅指着文件的另一处地方。“出乎意料的是,丽的同步率甚至上升了些……”
“……那太好了……”明日香用一种嘶嘶作响的声音表达着她的不满。“那么,要是现在没事儿了的话……”
“哦,等一等!既然你在的话……”伊吹叫住了她,接着弯下了腰在文件柜里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并把它放到了桌子上。“已婚成员可以查看对方的档案资料;所以要是你想看看真嗣的……”
明日香盯了眼前的文件夹好一会儿……
真嗣的个人档案……
NERV掌握的所有关于他的资料;他的过去,他的履历,他的爱好;他所做过的每件事;他如何变成今天这样废柴的答案……
她突然使劲摇了摇头。
“我不认为我有必要看这些东西,”她尽可能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有礼貌些。
对方轻轻笑了起来。“知道么,你们俩在这点上倒还真像呢。”
“我们才没……”明日香正要否认,一个突然冒出的念头令她不寒而栗。“等等,他……他不会是也看了我的档案吧?”
“没有,”玛雅微笑着;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眼神中蕴藏的紧张,“那正是我要说的:他说的话几乎和你一样;好像是:‘要是她想让我了解她的情况,她自己会告诉我的。’”
红发少女沉默了半响,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那迷茫的眼神已将她内心的疑惑暴露无遗。
“怎么都好啦……”最后她终于喃喃地开口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想走了……”
“那好,回头见!”玛雅头也没抬,又继续埋首于她的工作了。
—————————————————————
—————————————————————
为了尽可能避开那些“倒喜者”们,明日香用最快的速度跑向NERV的出口,那是她现在最迫切要做的事了。这几天真是倒霉透了,先是发生了“那件事”,然后是自己居然在同步率测试中睡着了,接着是同步率下降,而刚才竟然要看什么个人档案!
为什么,自己居然会为那件事烦心?!那里面除了一些基本的个人资料,像名字,年龄,身体状况之类的以外,其余的东西肯定都是不公开的呀。谁会对那种愚蠢透顶的东西感兴趣!?
“明日香!”
她被吓了一跳。为什么今天每个人都跑到背后喊人呢?
“你到底还呆在这里干什么,真嗣?”当他跑过来时,明日香生气地质问。
“我……只是……一直……在、在……等你……”他气喘吁吁地说,看来这段冲刺已经令他筋疲力尽了。
“为-为什么?”明日香不由后退了一步。“呃……我是说,你现在应该呆在家里给我做饭!”
“可-可我们晚上7点得去见松浦先生!”真嗣委屈地说。“我们的头一次婚-婚……我们的座谈会,还记得么?”在说起“婚姻”这个词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结巴了起来。
“哦,对了!”她低声咒骂着自己。“糟糕的是,今天美里非要去参加那个什么会!”
“哦?你是说你愿意她陪我们去么?”
“当然不,BAKA!可现在她不能开车送咱们去了,咱们得自己想办法了!快,咱们走!”
说着,她拽起真嗣的袖子拖着他往最近的出口跑去。
可他们还没跑几步,就被站在走廊中间的丽挡住了。在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话之前,兰发少女便将手里攥着的东西洒向他们俩。
“这到底是……??”明日香诅咒着,竭力要把丽洒在她头发上的米粒儿弄干净。
“呃……凌波,这到底是,为什么……”一头雾水的真嗣问。
“这是个古老的婚庆传统;米粒儿象征着多子多福,虽然在其他文化中还有别的替代品,可米粒儿毕竟是最容易找到的。”她微微鞠了一躬。“抱歉,我知道这种仪式应该在你们的婚礼上进行,可既然我没能到场祝贺,就决定现在补上了。”
她之后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在留下了那一对呆若木鸡的“夫妻”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和上次一样。
两人中明日香最先反应了过来。
“她·到·底·在·想·什·么?”明日香看上去很生气,因为每说一个字,她的声音便提高了八度。“该死,弄得我全身都是……”
可是说着说着,真嗣发觉她的声音忽然小了下来,他只能依稀听到最后几个字。
“多-多子多福……”
——————————————————
——————————————————
浩也禁不住又打了个哈欠,随后又看了一眼手表。锭夫妇已经迟到了20分钟了。何况他的原则是要比约定时间提前到达(以免耽误某些重要会议),所以结果是:他已经在田川小姐所在的办公楼前等了42分钟。
无聊之余,他顺手掏出了那张她的名片。
[我们从未失败,你听说过么?]
他曾作过些许调查,证实其所言不虚。倒不是那女的吹牛,因为看起来,的确没有一对夫妇在接受了她的咨询之后还要离婚的。
“松浦先生?”
突然间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让他吓了一跳。
“该死,别这么吓我!”他捂着心口质问刚来的两人。“我已经不年轻了!”
“可我觉得你还不到30岁……”红发少女用怀疑的眼光质询着。
“那倒是,可是这几天,我真是觉得自己老了许多……”,他谈了口气。“你们俩怎么耽搁了这么久?我记得你们不是说要尽快摆脱这桩婚姻么?”
“这,抱歉,其实……”男孩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的“妻子”粗暴地打断了。
“我们遭到了伏击!”
“伏击?”浩也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尽管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
———————————————————————
短短几分钟之后,他们便来到了一间宽敞而明亮(当然是相对街上的灯光而言)的豪华办公室。从踏入这间办公室起,浩也就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当然他不会承认是自己办公室与这里巨大反差造成的失落感造成的。这间宽敞的屋子里装饰着几盆植物,一个占据了半面墙的书柜甚至还有一个吧台。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和几把看上去很舒适的椅子。
办公桌的后面端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留着一头黑色干练短发的年轻女性。
“你好,锭先生!”她站起身热情地握着浩也的手。“可我本希望您的妻子能陪您一起来;而不是您的孩子们!而且恐怕您的律师要比您来的还晚……”
“呃,其实这里是有些误会,田川小姐,”有些不知所措的律师不好意思地说。
“我是松浦浩也。”他指着那两个“未成年人”。“他们才是锭夫妇。”
“噢,不对!”红发少女立刻发出了咆哮。“这里可只有一个姓锭的!”
“又来了……”浩也无可奈何地摇着头。
年轻的婚姻顾问又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的这三位客人。
“好吧,我必须承认,这样的案子我不是天天遇得上,”她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呃,那么,为什么你们不坐下来,咱们开始吧!”
三位客人落座之后,她拿出一支笔,显然是准备将某些有价值的谈话内容记录下来。
“那么,就请先谈一谈你们初次见面的情形吧?”
“他看了我的内裤!”“她打了我一巴掌!”两个回答几乎同时响起,两个人也各自伸出手指着对方。
“呃……这倒真是一场有趣的初会,我想……”佐緒子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哼!那还没完呢!后来他又有偷窥我!趁我换衣服的时候!”
“我-我只是想看看你干什么花了那么长时间!”
“呃……那后来呢?”可到目前为止,那枝笔还没有写过一个字。
“她让我上她的插入拴!”
“她让你上她……还插入……”她示意暂停,弯下腰小声问浩也。“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么?”
“我怎么会知道?”他无可奈何得耸了耸肩。
“哼,没错!”那对夫妇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还在继续着他们的争吵。“后来你不是说不愿意和我呆在插入拴里么?那进去之后为什么又总占我的便宜?!?”
“还不是你非要我看你逞能!两个人非挤在那么窄的地方又不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两人同时响起的手机铃声,这场‘玫瑰战争’恐怕还要持续上几个小时。
“对不起,能否请你们把它关掉?”婚姻顾问友好地问。“要是我们总被这些事情打断的话,我看事情是不会有进展的……”
可孩子们都忙着接电话,根本没工夫搭理她。
“你们不会明白的,”男孩儿的声音听上去很紧张。
“这意味着使徒的攻击!”明日香自信满满地补充。
“使徒的攻击?”两个成年人同时发出了疑问,但却都没有得到回答。
在电话里短促地交谈了几句之后,“丈夫”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而“妻子”的脸上则浮现出自信的微笑。
“哼,看来又有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使徒要领教伟大的锭-是物流·明日香·兰格利的厉害了!该死!要你们这帮家伙有什么用?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呃……或许还需要个当垫背的家伙……”
“明日香,你听见了么?长野……那……那不是美里今天去的地方么?”
“嚯,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可是她自己的问题……”
“明日香!”
“美里?”佐緒子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接着再次弯下腰问律师。“一个第三者?”
“我也不清楚……”浩也回答说,可她已经把那个名字记在本子上了。
“快来吧,BAKA!你就要看到我是如何华丽地将那些废柴轰·碎·至·渣·的!”红发少女大声宣布,拉起她的“丈夫”往大门的方向跑去。
“你不认为他们很可爱么?”年轻的婚姻顾问饶有趣味地问。
浩也疑惑地看着她。“你在开玩笑,对么?”
“可……可……明日香……”真嗣还有些犹豫。
“没有‘可是’!现在!”
办公室终于又恢复了平静,两个成人望着那扇被撞得晃来晃去的门沉默无语。
“唔,终于结束了!”律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这两个……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们……和好。我是说,看来没有什么挽救这桩‘婚姻’的希望了吧;你同意么?”
但是那位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年轻女性似乎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她脸上那副天真无邪的表情消失了,而现在她的姿势令浩也想起了那个盲……司令。
“Finally a challenge!”她冷笑着说出的这句话让浩也又跌坐回了椅子上。
------------------------
------------------------
------------------------
If you love the story, praise cowboyayanami, for he is the translator.
If you hate the story, curse JimmyWolk, for he is the author.
下面是作者的话,懒得译了,就发原文好了,谁想看自己看吧—
A/N: Maybe you should print out this one on a T-shirt along with the lin
e: "I waited months for an update of The Ikaris and all I got was this lousy chapter!"
Hmm, what to say about this one...? The second ACC is finally introduced and now the counseling, which was the main idea for this whole thing, can start at last. Yes, I know that people dont like ACCs that much, but believe me: If there would have been a stressed, forgetful lawyer and a slightly crazy marriage counselor-workaholic in the show, I would have used those, I promise! 😛
Rei-fans out there have finally some action of their favorite blue-haired pilot. And yes, you can expect some more (even if slightly too late) excerpts of The little ABC of wedding ceremonies all over the world. 😉
Otherwise, there is a little hint of the original, (at least a bit) more serious script that I couldnt ignore completely anymore. There might be a few similar scenes in later chapters.
And yes, Im aware that Im messing terribly with the timeline...
So what?
Thanks to LD and Divine Chaos. Foxboy dennisud: Just because I released it "already" doesnt mean you dont need to send me your pre-read versions anymore. 😉
When you get it finished, send it to me so I can edit this...
Oh, and add me to the list of "I strip everything off you like to use for spacing between scenes"-QuickEdit haters...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