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NO WORDS (下) by: 译者:essence/原著:Landgren

2004年03月30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7734字 ⁄ 字号 NO WORDS (下) by: 译者:essence/原著:Landgren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89 views 次

让我们把时间再倒转,去看看另外一个人。
丽仍然坐在更衣室里,赤裸着身体。心脏在她胸腔里热烈地鼓动着。头发零乱,皮肤也没有往常那样苍白。在她脸上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混乱── 如果你能读懂那种细微的变化。两只白手在面前相合,好像捧着什么。她还不明白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她的生命再也不像两小时以前那么简单了。
这是她人生的头一次,有人给予她真实的,身体上的关注。一个人触摸了她,不只是不小心碰到,而是自愿的。一个人…
她突然在自己沐浴的时候出现,双手覆盖着自己的身体,一缕红色的头发,吹过脖子的暖流。
那一刻,她的脑袋停止了。丽通常要先思考再行动,然而这一切在电光火石中,让她无法判断。她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陌生的感觉。她的呼吸都在喉咙里屏住,全身硬直。她想说话,但是音不成词。
然后总流的手开始活动,然后所有的紧张感都聚焦于一点上。
丽一点也不了解发生了什么。当然,她知道对方做了什么。她可能很内向,但她并不无知。她知道总流在做什么,她知道自己的反应。只是……她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总流没有说一个字。没准她要是说了,丽的大脑会恢复过来,重新支配她的身体。可能…
手指在她的皮肤上滑动。陌生的触感形成一个风暴袭击着她的神经,一切理性的思考都崩分离析。
…或者语言已经不再重要。这些情感是如此强烈。一些从未体会过的情感。情感,她的字典中从来不会出现的字句,而今,即使是想擦也擦不掉。
丽看着自己的手。苍白,几乎是纯白,指甲修得整整齐齐。直到现在,只是一对可利用的工具。它们之中,有一缕丝般的红发。
一喘息,一战栗,一股排山倒海的感觉冲过她的身体上下。
当她的目光一接触到那缕头发,呼吸就慌乱了,脉动就急促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搔动着胸膛,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自总流离开后就没有消失过。她很兴奋,同时又很不安。有一种渴求在心中涌动。渴求着…
感情。
她眨了两下眼。生命中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应该追随自己的心,而她的心已迷失了方向。
凝视着一个她自己才知道的地方,丽把那缕头发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胸口上。
---
星期一,午饭过后。明日香坐着,盯着自己桌子那个平平的绿色的表面。光在她旁边,谈着一些什么事情。明日香则完全没有听进。上个周末是她有生以来度过的最奇怪的周末。她的心全部在别处,反反复复地温习着那个事件。甚至连做梦都是这件事。一切…都令她心力交悴。
她醒来时,浑身是汗,耳边还仿佛听见绫波急促的呼吸。接着,迷糊着,昏沉着,她拿起话筒要打电话给绫波。然而,脑子里一片空白。发了一阵呆后,才记起自己没有她的号码,结果就接通了光的电话。要不是对方的父亲在那头愠怒的问她这么晚了要做什么,她大概就把整件事情向光招供了。
现在她跟绫波在同一个空间里了。后者的存在简直就向一根火热的针钉进了她的脑袋。一刻也无法停下来不想她。然后,同频测试以后,她们会一起回去那个更衣室。
明日香发现自己一直在看着绫波,绫波一直在看着窗外。她赶快用力地甩了甩脑袋,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到桌面上。如此再三已经好几次了。太难为情了,绫波可是坐在她身后两排靠左的位置上啊。
明日香已经无法自控,她快要发狂了。她必须保持冷静,必须控制自己不去看身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很正常,绫波只是…她只是…
她只是可能会看过来。
再一次,明日香的眼睛不自觉地去寻找绫波,然后发现一对红眼睛正看着这里。
身边的东西都消失了。
就是那神情,那样看着她,宛如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生物一样。集中在她身上,只在她身上。注意力。全部的注意力。
那就是我需要的。
时间宛如静止了。慢慢的,其他事物回来了。光在问她东西。
“哈?”
“我说,你没事吧?” 她的朋友关切地看着她,“你整天都魂不守舍的。”
努力赶走脑里奇怪的画面,明日香用手拨了拨头发,作出一个很酷的微笑。
“我没事。”
一分钟后,她的眼睛又一次朝后转,可绫波的视线已经回到窗外去了。
---
星期三早上。自从上星期四以来,绫波和明日香之间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自从星期一的视线交流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发生。明日香觉得自己已在崩溃的边缘。她不能集中精神。她神经质。她烦躁。她还很不安。一种错乱的不安。仿佛她在期待着什么事情发生,只是一直落空。
这种内心的混乱是很难掩饰的。光开始怀疑,而美里早就察觉了。她严肃的质问她是否在服食毒品。虽然让她相信明日香的清白不难(说到底,任何的异常都是会在适格者们的测试中显示出来的) ,但是连美里都发问可就太离谱了。明日香得把握自己。如果她的监护人都认为她可能是个瘾君子,太可怕了。要知道,明日香可是连一支烟都没有碰过的呀。
我忘不了绫波的眼睛。
她开始幻想自己当着众人的面,在过道里向绫波飞扑过去。这种幻想挥也挥不去。
现在是生物课,明日香正努力地专住于自己的工作 ── 把不同试管里的液体滴到玻璃片上。反正跟细菌有点关系,而且好像挺有趣。她拿了一个小瓶,拔出软木塞,小心翼翼地用吸管取出一些液体,然后同样小心地在面前的小长方形玻璃片上滴了一滴。然后盖上一块正方形的小玻璃片,轻轻地压紧。末了,她把成品摆到一边。接着,她去准备下一个。明日香已经沉醉其中。
突然间光的手肘在碰她的身体,她才突然觉得,教室里太安静了。抬起头来,她看见老师很注意地看着这里。
“什么?”她慌张道。
“我在说,” 老师说,大概正在重复第三次,“我们要些显微镜。它们在地下室的两个白箱子里,我要一个同学去拿,而你刚好自愿了,总流小姐。”
“什么!?”明日香又叫了起来,而且叫得十分不是时候,“为什么是我!?”
“根据民主投票,一致认为,在我让全班同学集中精神以后,您是唯一一个还盯着桌子看的人,好了吧?那就请。” 他拿出一根钥匙。
意识到再反对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她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都看着她,绫波也一样。她这般迷失地环视了一大段时间,才从老师手里接过钥匙,冲出了教室。
几秒钟以后,白化儿站了起来,说要去帮忙,就离开了。老师虽然对两个学生的举动有点惊讶,也没有阻止。
---
地下室是学校的仓库。所有一时没用的东西都堆在这里。因此林林总总的东西塞满了角落,比方说旧桌椅啦,去年圣诞节的彩带啦等等。整个空间只有一个古老的灯泡在后头发出幽幽的黄色光线。
明日香正把东西乱丢乱扔地泄愤。这时丽下来了。白箱子在一大堆看上去重重的箱子的下面,而第二适格者正很粗暴的移动它们。
丽在门口处站了一会儿,注视着狂怒的明日香把箱子推来推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只是隐约觉得要跟明日香谈谈…上星期五。
丽向前走了几步,而另一位则太专心了,没有听见她的脚步声。鼓起勇气,她伸出手,轻放在明日香的臂弯上。
后者硬直了。她的手在一个箱子上空一寸的地方定格,颤抖。她看着手臂上的那只白手。让人窒息的数秒过去。突然,她抓起丽的手,猛然转过身子,紧盯着她。丽倒吸一口气,退了一步。那双蓝眼睛里喷发出来的情感压倒了她。
然后,她们的嘴唇连接了。总流把她们两个人都带到地板上。
足足花了半个小时,她们才找到那些显微镜。
---
在NERV的小咖啡厅里,碇司令和丽正一起进餐。一个星期中他们都要这样聚几次。这个习惯并不广为人知,因为这两人的社交圈子也相当狭窄,旁人也不太关心他们工作以外的生活。赤木博士可是知道的,还私下提醒司令,他在丽身上花费了过多的时间。毕竟,奇怪的流言已经传到每一角落,而他们的会面只会加深流言的可信度。
可是他们也没有其它选择。丽是在NERV长大的,她的近亲们都漂浮在中央教条的LCL缸里。而司令则是……司令。
对于丽来说,他是一个父亲,甚至更像是她的而不是第三适格者的父亲。一个冷淡、遥远的父亲,但丽自己也是一个冷淡、遥远的女儿。他们之间有一种沉默的友情。而那些过道里的窃窃私语,对於他们来说,可是再无聊不过了。
这晚,碇看得出丽心里有事。他已经跟她在一起够久了,久得能够辨别出她举止上细小的变化。丽在拨弄面前的事物,比往日沉默寡言时说的话还少。她的思想老是在别的地方。但要是丽不说,碇也不会去问。她要说话的时候,她自己会开口。
又过了几分钟,丽把刀叉都整齐地排列在碟子的旁边,宣告了进餐的结束。然后,她抬起头来,看着司令,司令看着她。这样长时间的对视,两人都习以为常。
“司令,”她说 ── 她从来不用其他称呼,“怎么样知道你是恋爱了呢?”
啊啊。跟男孩子的问题。
碇在心里点着头。这是理所当然的。她长大了,体内的荷尔蒙也该开始横冲直撞了。他微微地笑了。他开始回忆起自己跟唯一的爱相恋的时候。
“那是一种最奇怪的感觉。” 过了一阵子以后,他说到。回忆起过去,他的声音也变柔和了,“当她在周围的时候,你就觉得很不安,但是你又整天想着要在她的身边。如果她不在,整个世界都对你没有任何意义。每当你想起她,就会傻傻地笑。还有,这个…洞,” 他把手放在胸口上,“在心里,除了她,谁都不能填满。” 然后他就沉默了,过去的画面在他脑海里飞来飞去。
他的部下们要是听到这篇演讲,大概会以为司令神经错乱了。一般来说,他是一个阴沉沉的混蛋。但是有一个东西,一旦提及,碇就会热情澎湃。那东西就是爱。不管如何,那也是他成为司令的最根本原因哪。
丽很轻地点点头,然后又低下了头。
碇知道事情并不就此了结,决定提出关键的问题。
“你恋爱了吗,丽?”
犹豫着,一个回答:
“我想是的。”
“谁?”
再一个停顿,然后:
“总流驾驶”
碇睁大了眼睛。他常常自负自己的神经像铜墙铁壁一样坚硬,而这个铜墙铁壁刚才却差点被冲破了。
这可是要影响剧本的,他想。不过,至少不会怀孕。
“我错了吗?” 女孩的声音里有一丝丝焦虑,“我知道这不正常…”
司令急速恢复自我。他知道,现在丽最需要的是他的首肯。
“不、不。不是错的,只是…不常见。” 顿了顿,碇看着他的被保护人。她从未象现在如此不安过。“对方知道吗?”
丽慢慢抬起头来,动了动嘴唇,但还是没有作声。最后,她说:
“我不知道…”
---
伴随着一声惊呼,明日香从床上醒了过来。她看看床头的闹钟,还有两个小时才到天亮。叹了一口气,她又倒了下去。
又是那个梦。只是,这次她的心情再不像上次那样迷乱。事实上,这次的感觉…很好。
太累了,明日香来不及细想就再度进入梦乡。
---
隔着几条街,在她的房间里,丽也被一个梦惊醒了。她盯着天花板,心中十分混乱。她努力的回忆着梦中的内容。
她被拉进了水里,但不知为什么,她并不想游上去。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离开了自己。再也不在乎被水淹没。她还记得那双蓝色的眼睛,看着她。使她意乱神迷。
生平第一次,丽感到孤独。她蜷缩起身体,尝试去睡觉。
---
星期四下午。学校的走廊已经没有了人。丽独自走着,其他的学生要么已经走了,要么在上下午课。丽今天没有课,但是还要做同频测试。不过那是一小时以后。现在,她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希望能够再次撞上那对蓝色的眼睛。
她们之间还没有说一句话。今天总流似乎老在逃避她。丽不习惯面对感情,而现在她的所有感情都跟另一个女孩联系在一起。她觉得自己被拒绝,她觉得很伤心。她还觉得十分地紧张不安,害怕自己现在只是在做一个梦,醒来以后就什么都消失了。
她必须跟总流谈谈。测试后留住她,告诉她自己的感觉。或者自己应该等待,又或者司令可以给自己一些建议。或者她可以把自己的心情写下来,把它投进总流的柜子里。
她边走边想,没有看见前面一间空教室的门前,站着一个身影。直到她走过的时候,一条苗条的肩膀伸出来,一把将她拽了进去。她的惊叫很快被一张嘴唇盖住了。
门轻轻的关上,从里面被反锁了。
---
接下来的星期五基本像上一个那样过去了,只是这次双方都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
---
又到了星期一。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两人间仍然没有说过一个字。明日香整个周末都不能安定。她很难集中注意力。虽然她不能记起那些每天晚上出现的梦,她很清楚里面的内容。而且她不断地去想绫波,那双炽红的眼睛,奇怪的蓝发,苍白的皮肤。
现在绫波没有来上学。
明日香所感到的并不是失望,也不是生气。但她的确很烦乱。这不是她所期待的,也不是她希望的,更不是她需要的。
午饭时间。明日香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或者绫波会在中饭时出现。至少她要去做同频测试吧。她从来不会缺席的…至少,很少。
“找到你了!” 一个高兴的声音说道,“原来你躲在这里。” 光走了过来。她带着一个便当。明日香只是空洞地点点头,让班长坐在自己身边。光问:“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只是…”明日香拨了拨头发,“只是想自己独处一阵子嘛。不过现在没什么了。”
“明日香”,光的声音突然认真起来,“你真的没问题吗?你可以跟我说啊。”
连你也这么说?
“什么啊?”明日香试着去笑,不过那笑容中途就消失了。“我为什么会有问题?”
“我是你的朋友,明日香。” 光靠近了些,“我觉得你最近有点怪怪的。”
“才不是!‘我觉得你最近有点怪怪的…’你跟美里怎么一个样。真的没有什么,真的。”
“真的没事?你整个星期都心不在焉啊。什么都不关心,好像整个世界就你一个一样。走的时候也不说再见,还有上星期的生物课时你的表现。还有,别用什么‘每个月一次’这种理由来哄我,我太了解你了。总之你最近就是怪怪的。” 光顿了顿。“还有,你都没有跟我说话了…”
明日香抬起头来,看见光眼中的焦虑。
“光,我…”
我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不能,不过…”
“是什么?你不能解释什么?”
明日香深深地吸一口气,想了几秒后说:
“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也感谢你…但这的确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而且我没什么,我又没有被虐待、没有吃白粉什么的。我没事…我以后再告诉你,好吗?现在还不行。”
然后大家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光握起明日香的手。
“你确定吗?”
“嗯。”
“如果你有什么要说的,尽管告诉我。”
“我知道,我知道。”
---
同频测试时,绫波还是没有出现。明日香看着二号机巨大的身躯,心中觉得自己好像被玩弄了一样。
真嗣正在洗澡。碇司令在不远的地方和赤木博士说话。他没有提及绫波的事情,大概是已经知道了她缺席的原因吧。反正,他是唯一一个会在意白化儿行踪的人。
至少是到最近为止。
明日香走过去,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等赤木博士离开以后,她赶紧迎上去。
“司令。”
“总流驾驶。” 他转过身来,仿佛正等着她一样。“有什么事?”
明日香迟疑着,她被司令冷冷的视线弄得很不自在。
谨慎、谨慎。
“绫波今天怎么了?没有人和我竞争很无聊的。”
“她身体不好。我让她休息去了。应该在家里。”
“噢”她停了停,“好的…谢谢司令。”
她正要离开,司令突然不经意地说:
“有人看望一下就好了。”
---
明日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断地在转换着电视频道。她其实还有功课要做,只是现在太难集中精神了。她整天没有看见绫波。真嗣在做晚饭,但她不觉得饿。现在她不需要食物。
叹了一声,她关掉电视,把遥控扔到沙发上。然后就呆坐着,盯着空空的屏幕,脑子努力地寻找一个答案。
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十秒钟后,她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地址本和地图。
---
她的公寓很小,只比一个卧室加一个洗舆室大一点。丽整天都在这里。既不是病,也不是疲劳。她只是用了很长的时间去鼓起勇气:
这个早上她决定要在午饭的时候上学,然后跟总流谈谈,她可以利用之前的时间想想自己要说什么。
结果等到12点,丽的心理状态还是跟8点的时候一样,没有准备好。因此她就决定再等几个小时,在测试以后见她。
然后她不安起来,结果就致电司令,说自己今天不能参加任何测试。司令只是提醒她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也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她想着是否给总流打个电话。随时都好。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准备…或者电话不太合适。或者这个问题最好面对面解决。明天,下课后。
敲门声。
惊讶着,丽从躺着的床上起来。她从来没有访客的,除了碇司令偶尔来一下。第三适格者也来过一次。大概是司令吧,来看看自己。
也可能是她。
门开了。丽的心怦然跳了起来。
是她。
---
二十分钟过后。她们之间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躺在丽的床上,零乱的被单。她们靠得非常近,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呼吸,慢慢回复正常。
明日香的心很安宁。一天下来的紧张、失落感都烟消云散。那双红眼睛再度锁定着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完全的注意力。
那双眼,怎么也看不厌倦。
丽的心鼓动着。又一次,那双蓝眼睛使她意乱神迷。又一次,那触感驱走了所有的理智。
我要告诉她。
明日香的双手捧着丽的脸,凑上前。当她的嘴唇轻抚着自己的嘴唇时,丽轻声说:
“我爱你。”
明日香缩了回来。她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
爱?
这不是她曾在那时候想象过的,就在那个星期五,那个遥远的过去。是这样的吗?不,不是爱。不可能的…难道她不懂得性不等于爱吗?不,她不需要爱,她只是要别人注意、要别人认可。这才是她所追求的。她已经得到了。而那不是爱,只是…
红眼睛的眼眶里,泪水消然涌上。她解放了,自己深藏的情感。解放的泪水,还因为她内心中依然纠缠不清的葛藤。
“我爱你。” 再一次,丽轻声说。
明日香盯着她的眼
她哭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孩哭了,为我。
…完全、绝对的注意力。一个她无法解释的渴求,同时也是不可或缺的。然后,终於,明日香明白了这所有的含义 ── 都包含在这双炽热的眼睛里,正如她上星期五在更衣室里所看见的一样。
“丽”
女孩眨着眼睛,迷惘、困惑。明日香轻柔地把手指按在她的嘴唇上。
“嘘”
她不需要话语。
===================================
后记:
啊,十分怀念那个青涩的时代。那个时代的爱,大概都是这样的吧,仅仅是简单地需要爱和被爱,被关注,被重视。所谓PUPPY LOVE就是这么一回事吧。翻译这篇文章,缅怀一下那个冲动的季节。同时,生日快乐,绫波。.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