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NO WORDS (上) by: 译者:essence/原著:Landgren

2004年03月30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476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73 views 次

两个身包泳衣的身躯在水中快速穿插着,一个穿红,一个穿白。她们有力地划动着四肢,不相伯仲地前进着。泳池旁边的人们欢声地为她们打气,不过当事人都没在注意。所有的其他泳手都被远远地落在了后面。只剩下她们争雄了。
终点线就在眼前了。穿红衣的泳手似乎在身体里还储藏着最后爆发的力量。慢慢、慢慢地,她开始拉开了和白衣的距离。然后到达了终点,仅仅一微小的一米差距赢得了比赛。
两个女孩都爬在池边上,喘息着等待后面的选手到达。胜者扭过头去看着被击败的对手。
“你越来越慢了,绫波。” 她边一口口的透着气边说着,同时脱下了潜望镜和泳帽。露出一头长长的,像丝一样的红发,红发的下面是以双天蓝色的眼睛,眼睛装饰在一张清秀然而飘溢着骄傲神彩的脸上。她的嘴唇弯起一条曲线,俨然一个高高在上的胜利者。明日香•总流•兰格雷,被马度克组织指定的二号机驾驶员,是全校绝大多数男生所渴望的目标─当然她可不会看上其中任何一个,因为那将是她的自尊心所不允许的。
她的对手也摘下了护镜,正眨着眼看池边显示板所出示的成绩。她的眼睛是红色的,皮肤白得跟泳装连成了一块。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除了稍微张开的嘴唇外。绫波丽,第一适格者、零号机驾驶、班级怪人、白化病患者、疑似自闭儿。很可爱,可能吧,不过几乎谁见了都敬而远之。
她回过来看了看明日香。
“是的,有点。” 说完,她爬上了岸。明日香冲着她做了个鬼脸,扭过头去。她的左边,桐木光正懒洋洋的漂在水面上,闭着眼一口一口地透着气。
“讨厌的娃娃,再也受不了她了。” 明日香说道。光睁开眼睛看了看她。
“丽?”
“嗯。”
她的朋友翻过身站起来,摇了摇头。
“你怎么还在为上星期四的事情生气呢?不觉得太小孩子气了吗?”
“才不为了那个!” 明日香一跳就是老高。噢,其实可能是的,至少有一点。上星期四可是太耻辱了。“我只是看她不顺眼,就这样。她太高傲了,好像全世界都是以她为中心一样。” 明日香恨恨地说着,边转过去看着自己所仇恨的人。“看看她,如果不是司令的关系,她哪里能够当驾驶啊。我敢说,他们私下肯定有不少‘特别辅导’。”
“明日香!”光惊叫道,“那样说过分了,那可怜虫也没有对你怎么样啊。她连伤害你的机会都没有,我是说,她跟你说话都不超过五个字的。”
明日香拧起了眉头。她的视线一直跟着绫波。后者站在离其他女孩远远的地方,望着窗外某处的景物。她的帽子已经摘下,散落的头发刚刚好遮住了脸部所有的其他器官,仅仅露出嘴唇精致的曲线。她的头发是浅蓝色的,一种被谣传是与生俱来的颜色 ── 仅仅是谣传而已,从来没有人愿意去找她确认。明日香的眉拧得更紧了。
“该死的娃娃。” 她嘀咕了一句。
---
之所以出现上面这一幕,是因为上星期四发生的事情。明日香向来都看不惯绫波的怪诞行为。她极少说话,当她说的时候她总是把自己的想法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这样一来就把原来大家谈话的兴致给吹散了。她的学习也不好,除了体操项目。所有的老师和她所有的同窗们一致把她当成一个异类。她也没有什么朋友,大概在学校里一个也没有。而她只会跟司令一个人说完整的句子。还有,她从来不曾表现过一丝的感情。
光认为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办法,一种让绫波从残酷的现实中脱离的手段。这样让她成了一个被大家排挤的人,但是也让她能够应付社会。光断言说绫波的童年是很不幸的,因此她只懂得这样一种自我防卫的办法。
但是自从上星期四,明日香了解得更多了。
---
首先是由明日香一个愚蠢的失误引起的 ── 当然她绝对不会承认。那次她们又在水里游泳。明日香兴冲冲地往水里跳,根本连想都没想水里是否还有别人。事实上那里还有绫波,结果就在明日香跳进去的时候撞上了,还撞得挺结实的 ── 没有造成第一适格者一根骨折已经是上帝保佑了。明日香自己则落了个手腕扭伤。
等到她们把淹得半死的绫波拖上岸时,老师已经暴跳如雷了。明日香记不起当时她说的话的一半,但是可以肯定自己是再也不要听到这样的话了。平日里很平和的老师这样大发雷霆很是震动了明日香的神经。然后老师逼着明日香向绫波道歉。
但是当她站在那里,脸红涨得像自己的头发,脑袋被老师训得稀里哗啦像浆糊一样,口中结结巴巴地向刚刚呕完几加仑水的绫波说着道歉的字句,那个白化儿居然只是无动于衷的盯着她。她既没有被刚才的飞来横祸吓着,也没有因为明日香道歉觉得高兴,甚至说幸灾乐祸地看着校花在自己面前当众丢丑。她只是看着她,表情就跟一张白纸一样,然后点头。二十分钟后她就又回到池子里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真的不在意,这可不是装的,她从根本上就没当一回事。明日香明白了这点以后,终於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忍受她。只是知道了以后只是让这种情绪更明显,甚至更令她生气。
绫波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自然,这世上还有许多人大家正眼都不会瞧一下,可是她是总流•兰格雷•明日香呀,一个一流的EVA驾驶员呀,一个十四岁毕业的天才大学生呀,一个漂亮、勇敢、强大的女孩呀。有无数的男孩会不惜一切地去跟她约会一次,还有无数的女孩会不惜一切地去成为她。
然而绫波丽毫不在乎。作为处於学校最底层的,不可能在校晚会中找到男伴的,除了EVA以外没有任何人生乐趣的家伙。明日香在任何方面都超过了她,即使是在她最擅长的领域 ── 驾驶EVA。然而她毫不在乎。明日香常常嘲笑她的成绩,她连肩头都没有耸一次。明日香每次都在同频测试中超过她,她也不为此焦急。明日香不能让她正视自己。对于绫波,明日香就如同街上的路人一样。
这是不能接受的。明日香可不是什么碌碌之辈。她是不可被忽视的。每个人,是每一个人都必须注意着她。绫波是何许人,难道可以例外么?
---
星期四,刚好是绫波事件的一个星期以后。明日香在她的房间里坐着,手中玩弄着一片纸。那是数学考试的卷子。今天下午才拿到的成绩,明日香得了满分,绫波却不及格,而且是班中唯一的一个。为了嘲弄她,明日香问她是否要交换考卷。然后绫波就像往常一样冷冰冰地盯着她,说老师是不会允许的。
明日香咆哮了一声,把试卷撕成两半,扔进了废纸篓。在她心中,一个从上星期开始就酝酿着的计划成型了。
“美里”她唤道。过了一会儿,她的监护人的头从门口伸进来。
“什么事?”
“明天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我和光约好了测试完后去看电影。”
“噢,那好吧。” 美里踌躇着应承了。“明天我约了律子过来呢,不过,反正你也没兴趣听我们聊那些陈年旧事吧。”
明日香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倒是的。”
“我想也是这样啦。啊,晚饭就要好了噢。”
“谁煮?你,还是真嗣?”
美里奇怪地看着她:
“当然是真嗣啦。” 好像另外一个选择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样。
“好的,我就来。”
美里点点头,把门关上就走了。明日香确定她已经走的远远之后,赶紧抓起话筒给光打了通电话。几个信号音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喂?”
“是我。”
“噢,是明日香,什么事。”
“要你帮一个忙。”
光顿了一下,像是被这种直接要求搞愣了。
“什么?”
“是这样的…” 明日香先深呼吸一下,“你明天还是要去那个派对吧。在东治家里的那个?”
“…是啊。” 光压低了声音,“我也想跟你说这件事情。我告诉了爸爸明天要跟你去看电影,如果他要是发现了可就…”
“那好,太好了。听好,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整晚都跟你在一起,好吧。”
话筒的另一面又愣住了。
“为什么不?如果我爸爸…”
“不只是你爸,我指的是所有的人。无论谁问,我都是跟你在一起,看电影,看《埃及艳后》,明白了吗?”
“…当然,不过为什么?” 光有点犹疑的说道。
“照着做行,好吗?”
“…好。”
“好极了。我得挂线了,晚饭,拜。”
“拜。”
明日香挂上话筒长舒一口气。她看着手中被撕碎的考卷。
在《科学怪人》这部小说里,当怪人谈及爱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我不能被爱,那就被恐惧吧。” 明日香不知何谓爱,不过恐惧的部分就实在是太诱人了。
---
星期五下午,在NERV洗澡间外的一条阴暗的走廊里,明日香正通过一排小窗户看着下面游泳的绫波。后者还是一个人,游过去又回来,再过去,又回来。绫波在测试后总是一个人留下来,因而流言蜚语一时四起,大部分都与司令有关。但是明日香只是看见碇跟白化儿交谈了几句话就跟别人一道离开了,之后就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等啊等啊,明日香开始变得烦燥。她已经站了,或者是躲了将近一个小时。
当天倒也挺平淡的。课堂就跟往日一样,只是光一度问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也没有深究。毕竟自己也要明日香来圆谎,因而也不好意思打听。明日香又说自己可能也会去那个派对 ──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下了课就是同频测试,三个人整齐地坐在自己的管子里。无聊,但逃不掉。然后美里和真嗣走了,一起的还有赤木。现在就剩下明日香一个人。她撒谎说自己直接到地下空间的出口处跟光会合,然后一起去电影院。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从那里到市中心毕竟比美里的公寓要近得多。
然后她就藏了起来,等待绫波完成她的个人泳。
明日香有点期待自己会捉住绫波的一点把柄,不过那看来是越来越不可能了。不过那也无碍,总有办法让她注意自己。无论一个人怎么迟钝都好,都有些事情是她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绫波终於爬出了水池。看见她往更衣室里走去,明日香微笑了,一个残忍而自信的笑。那里没有闭路电视,她已经侦察好了。
微笑消失了,只剩下眼中无情的目光。然后她迅速的离开走廊,直往绫波的所在地奔去。
要是还能忽视我就试试吧,娃娃…
---
明日香走进美里的公寓时,比她早上离开的时候不同多了。往日那种自信的神态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似乎是被两只脚拽着,漫无目的地游荡。书包松松垮垮地吊在左手上,眼睛看着面前五尺开外的某点上。明日香的脑子已被其他事情所占据,无暇让自己的身体光彩照人地前进了。
总的来说,事情没有像她所预期的那样进展。
“嗳,明日香。”
“哈?”明日香像被从迷梦中惊醒般,茫然看着四周,才发现她的监护人坐在客厅里,手持啤酒观看着电视里的音乐演奏会。“噢,好,美里。”
“律子才刚走不多久。肚子要是饿了,那里有些芝士蛋糕。对了,电影怎么样?”
明日香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
“结局有点怪…” 她心不在焉做了回答。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美里在后头说的话一句都没听见。关上门来,她一屁股坐在床上,继续盯着面前发呆。
脑袋里,整个世界都上下颠倒了。自己的计划完全乱套了。走进更衣室前,她的最坏打算是,绫波对她的行动完全没有感觉。现在她连自己都不清楚最坏的可能性是什么,因为她还不能确定那是否已经发生了。
开始她只是打算让绫波吃惊,吓她一下,让她生气,或者让她哭。总之,她要有反应,她要明白自己的小生活是能被明日香大人影响的,不管她愿意不愿意 ── 在这世上,没有人能将总流•兰格雷•明日香置之不理,因为她将影响每个人。
明日香不曾意识到,“每个人”也包括她自己。
通过窗户外街灯的光亮,她端详着自己的双手。清秀,漂亮的双手。一双没有被粗重活儿蹂躏过的手。它们看上去是多么纯洁,可…
我干了什么?
不。她摇了摇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她只是不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太复杂了。
一开始,绫波的身体凝固了,像一个雷落在脚前一样。于是,明日香更加自信地进攻。她脑子里只有如何引起绫波的反应,全然忘记了其他事情。突然,对方有了回应,一个不是她预期的回应,但她已经停不下来。大脑里面的回路仿佛“啪”的一下断开了,她记不起自己是怎么决定把行动进行到底的,只是知道自己做了。
为什么会那样做?
然而自己也很清楚个中的理由。为了往唯一一个对她毫不在乎的人的心里面灌输一种恐惧感,让绫波对她有她应有的尊敬,让绫波用憎恨、愤怒、或者恐怖的眼神看自己。反正,让她那张脸挂上另外一种感情的画像。
明日香想过自己有可能逃不掉被追究责任,毕竟那是犯罪。绫波可能会上报司令。要是那样倒不怕,反正那也是一个她的反应。
但是她不会上报的,因为那时绫波的表情并不是恐惧或憎恨,而且是完全的、绝对的注意力。那是一个明日香从来没见过的神情,而现在她想忘也忘不掉。她还要再看一次,她是太需要了。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