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3) by: Jimmy Wolk著/cowboyayanami译

2004年03月2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28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017 views 次

第三章:回到学校
无论发生了多少不同寻常的事,再惊心动魄的一天也会有结束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又一个第三新东京市的早晨,是以回响在葛城公寓里一声长长的、可爱的哈欠开始的。
“你就不能在喝‘早酒’的时候安静一点儿么?”当明日香以穿着睡衣,打着哈欠的邋遢形象出现在厨房时,她嘟囔着说。这时坐在桌子旁的美里正与啤酒罐做着亲密接触,而真嗣正手忙脚乱地准备早餐。
“夫妻俩”在交换了一个尴尬的眼神之后,慌不迭把视线错开。
可是,这一切都没能逃过少校那双训练有素的眼睛……
“怎么了?”她问。“为什么不说:
‘早安,宝贝儿!’
‘早上好,亲爱的!嗯,闻起来真香!’”
她竭力模仿着两个可怜的孩子的声音。
“‘这最好的是留给你的,甜心儿!’
‘哦,你真真真真好,darling !’”
本来就睡眼朦胧的明日香听了之后把眼睛眯了起来。“算你走运,要不是太困了,我一定要……”
“咦?怎么啦?这会儿你通常不是在浴室么?”
“别管我,我昨晚……”,明日香厌恶地瞅着真嗣,后者正竭力把注意力放在做早餐上。“……做了个噩梦……”
“好了,你最好清醒一下。别忘了,你今天还要去学校呢,”美里提醒她。
据说,那些含有咖啡因的饮料,特别是咖啡,能使人的睡意一扫而光。
有些人则只需一盆凉水洗洗脸即可。
那些浪漫主义者则声称,对于徘徊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的旅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爱人的一个热吻能更有效地驱赶睡魔了。
(一些并非如此浪漫的人还有些更刺激的起床方式,我就不好在这里说了——作者注)
其他人可能需要一些比较粗暴的方式,如刺耳的闹钟,被抓住肩膀使劲儿晃,一个响亮的耳光之类的手段才能彻底摆脱床的束缚。
而对于今早的明日香来说,“去学校”这三个字就足以让她完全清醒了。
“什么?我才不去学校!”
美里不以为然地咧了咧嘴,“凭什么?你看起来没生病呀?”
“你开玩笑么?”她指着真嗣说。“‘那’岂不比病更糟?”
“‘那’不是你逃学不去上课的理由。”
“可……我这几天……该死!”她冲美里转过身,“你明明知道原因的!”
“是呀,这又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真嗣把话接了过去,随后还小声嘟囔着,“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
明日香拳头攥得紧紧的,牙齿咬得咯咯响,但是几分钟之后她终于松懈了下来,因为她意识到此时此刻不是杀了他的最好时机。
“好吧!我先去冲淋浴!”她大吼道。“你最好在我出来之前就把早餐给我准备好,三号!” (注:作者在这里用的是"third" ,指的是真嗣,因为他是第三适格者,这里为了保持原意我把它译为了‘三号’)
当真嗣目送着明日香怒气冲冲地离开厨房的时候,一个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
;虽然这个念头已经不是头一次出现了,而且也注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出现。
“今天看来又会是漫长的一天……”
********************************
“其实,你头一次跟我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当两人走在上学路上的时候,真嗣抱怨着说。
“那可不行!你要再说一次!”
他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现在别无选择。
“我不会同任何人谈起这件我所对你做过的第二糟糕的事,以免伤害你那脆弱的感情;否则,正如你所提醒过的那样,你还有别的摆脱我的办法,除了离婚之外…… (是什么方法呢?难道说……明日香想当寡妇么?——译者注)
“好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忘了!”红发少女一边用嘴发出威胁,一边在他面前挥舞着粉拳。
“别忘了什么?”背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使二人打了个寒战。
“噢……呃……嗨,是你呀,光!”
“早上好,两位,”光充满精神地同他们打了个招呼。“对了,你们刚才在说些什么?”
“其实,你看……是……”真嗣面对这个问题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目光闪烁不定,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好。
“他……呃……不该忘记写作业!”第二适格者一副无辜的样子。
“很好,我希望你们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了,”光打着官腔说,这是她在学校的一贯口吻。可这时有别的东西突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哦!明日香,你怎么戴上了戒指?你不是总说不需要任何饰物来衬托你的美丽么?”
明日香和真嗣睁大眼睛看着那枚惹祸的戒指,毫无疑问,这的确是个明显的
“饰物”。她飞快地把手藏到了背后。
“呃……我说,现在是不是有点儿晚了?”她成功地转移了朋友的注意力。
“哦,上帝呀,你说得对!我们得快点儿!”
******************************
到目前为止,今天还算是个平静的日子。老师那单调且喋喋不休的讲解使同学们昏昏欲睡,大家都在心不在焉地听着课,看上去似乎对什么都不关心,哪怕是一桩地下婚礼也好。
……
可午餐时间早晚是要来到的,因此在这时候,大家又听到了如下对话:
一位怒不可遏的红发少女正严厉地责备一个腼腆的男生,今天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说‘你忘了我们今天的午饭’是什么意思?”
……他会低着头小声回答……
“是这样,我-我昨天没多少时间准备。而-而且后来,你,你知道……”
……她会更怒气冲天……
“你是说害得我没有午餐吃只是因为你在看完了那愚蠢透顶的录像之后昏过去了?”
而在最后,他们的对话总会被一个朋友打断。
“哦,小两口又在吵架了?”
东治的话让教室一下子充满了笑声,可今天他却没能从两人身上看到预料中的反应:两人的脸上没有丝毫尴尬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恐怖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
于是,刚刚的笑声马上被死一般的寂静所替代了……
……………………
至少过了一分钟教室才有人开口说话。
“你……你……不会是说……”
“不可能是……”
“你们已经……”
“……结婚了?!”
“夫妻俩”低头不语,可接下来两人那副面红耳赤的表情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整个教室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堪比N·N地雷爆炸的哄堂大笑,同时还充斥着“我早知道了!”、“祝福你们!”、“可怜的真嗣……”等起哄声。
当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浑身不住颤抖,看上去随时可能爆发的明日香和懦弱的,正试图往课桌地下钻的真嗣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一双深红色的眼眸正以充满魔力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幕。
当然了,丽是知道这桩“婚事”的,但她从没想过要探个究竟。可眼前这种第二和第三适格者建立起来的新关系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决定搞清楚这件事从而增加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 (这……这还是我所熟悉的丽么?-_-b……可这是作者的意思,偶只是个翻译而已——译者)
这时,原先聚集在校舍上空的乌云迅速散开,而500平方英尺内的鸟儿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栖息的树枝,同时一些敏感的动物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住住住住住住住住嘴嘴嘴嘴嘴嘴嘴嘴嘴!!!”
……明日香终于爆发了。
真嗣很庆幸自己刚刚躲在了课桌下面,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刚才的冲击……
**********************
“真嗣呀真嗣,”东治拍了拍朋友的后背,一边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虽然你平常就很奇怪,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傻到娶那么个恶魔当老婆?!”
这位前单身汉叹了口气。他很庆幸他们三个在刚才的大骚动平息之后及时躲到了楼顶来,大概光现在正安慰着明日香吧。要是东治刚说的话被那个“恶魔”听去了,他的嘴巴大概需要接受再生手术吧。
“我可真羡慕你,”剑介的口气中夹杂着一丝伤感,使得东治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他原先就有一大堆美女围着,现在可倒好,居然还泡上了一个!”
“别恶心我了,你这家伙!”东治不以为然地说。“要是那人是美里小姐我还能够理解,但娶了这么个火药桶回家我可一点儿都不羡慕。”
真嗣又叹了口气。“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嘟囔着说。“明日香的脾气那么大,我真想不通这个婚是怎么结的……”
“你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东治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难道你这个新郎会不知道婚礼是怎么进行的么?”
“是呀,其实,我们……看来,有些……喝醉了……”真嗣结结巴巴地说。
他的朋友们看来不能接受这个回答。“得了,少来这套。你只是不想告诉我们那天派对后发生的事罢了!”
“一个什么?”真嗣尖声问道。
“东治说的没错!别告诉我们你忘了两天前的那次派对!女孩子们都来了!何况,你和明日香开始玩那无聊的游戏时完全忘了我们的存在……”眼睛男忽然打住了话头,因为这时一个念头忽然在他脑中闪过。“嘿,东治,你说这会不会是那个游戏害的,就是他们玩的那个?”
“唔,”东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倒可以作为一个解释……”
不用说,第三适格者比刚才更糊涂了。“什么游戏?”他问。
“你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真嗣只能隐隐感到自己那天一定发生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但他还是只能缓缓摇了摇头。
“好吧,”东治挠着头皮开始回忆那天所发生的事。“你和明日香进行了某种比赛,你可以称它为……呃……你们版本的"Truth or Dare" ……”
“……不用加"Truth" 吧……”
上周,真嗣在与第十二使徒战斗时发生了意外,之后住进了NERV的治疗中心;两天前,他终于康复出院了,于是朋友们为他在葛城公寓里举办了一个“欢迎回家”的派对。这个派对与上次剑介他们为祝贺美里升职时举办的那次派对非常相像。所有六个(或许说七个,如果算上片片的话)人都围坐在起居室的一张小小的,摆满食物和饮料的桌子旁;美里和真嗣坐在一边,旁边是东治和剑介,对面是明日香和光,还有坐在光大腿上的片片。开始和平常一样:美里在一个劲儿地喝酒;真嗣面对这专门为他举办的“盛大”场面有些紧张,继续保持着沉默;而男孩子和女孩子们(主要是明日香)大声讨论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当然,红发少女不住地抱怨着加持由于工作没有能来。
“为我的小真嗣,使徒的噩梦,干杯!”美里一副小孩子的口吻,随后又一听啤酒消失了……
“谢-谢谢……”男孩结结巴巴地说。
“是呀,这我们都知道!”明日香的心情听上去可不大好。“全能的,无敌的真嗣大人会把使徒们当早点吃光!上帝呀,我听不下去了!”
“明日香,”当班长看到第三适格者那更加畏缩的样子时,试图让她的好朋友冷静下来,“他回来你难道不高兴么?”
“凭什么?”
好吧,看来她没有心情去体会这种微妙的暗示, (实际上她是喜欢他的) 。“呃,比如说,他要是不回来,咱们就没法开这个派对了。”
“哦,其实要是另一个驾驶员掉下去没上来的话,我们一样会开个派对庆祝的!”东治的话看起来激怒了红发少女。
“噢,是么!!”
“是的!!”
“嘿,你们听,那是什么声音?”剑介的话打断了这场一触即发的战争。一切都很安静,除了一阵……
“是谁在打呼噜?”真嗣看了看身边的紫发美女,她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桌子上,手里紧紧攥着一听啤酒,眼睛也闭上了,嘴里发出一阵阵均匀的,有规律的节奏……“现在就?这可真是奇怪……”
“是呀,”明日香也难得地同意真嗣的意见。“要是她血管里的酒精少于4%的话,她通常是不会这样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她弄上床?”真嗣问道。“我是说咱们不能就这样放着她不管……”
东治和剑介脸上浮现出了一副沙漠中迷路的旅人见到遇到绿洲时才能出现的表情。“我们来!”他们自告奋勇地说。
“你们两个hentai (色狼?) 到不了她的卧室就会流光鼻血而死的!”红发少女厌恶地转过了头,“来吧,光,咱们俩把她搬到她的‘格纳库’里去。”
褐色皮肤的少女点点头,她轻轻抱起腿上的片片,站起身来,好不容易才和明日香一起扶起了美里。这位堂堂NERV作战部长嘴里不住嚷着“加持!咱们再大战300回合!”、“我还要!” (-_-b) 之类的话。
两位男士带着无尽的遗憾叹了口气,因为他们所最爱戴的少校被抬离了,更准确地是被拖离了他们的视线。
“我说东治,咱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是呀,既然只剩下了班长和恶魔在这里……”东治也站起了身。
“我就知道,你们会留下我一个收拾这烂摊子,”真嗣抱怨着,他话里的口气不由得让两人停下了脚步。
“呃,其实……”
“哦,你们要走?”他的话被从厨房门后传出的明日香的声音打断了。“那可太糟了,有趣的事儿正要开始呢!”她得意地搬出一整箱美里珍藏的啤酒。站在她身后的光衣服开心的样子说明她也非常赞成。
“嘿!”东治挠着头。“那是什么?”
“什么?我本来就知道你是个傻瓜,可不知道你原来还是瞎子?”明日香咆哮着。“既然没有‘大姐姐’的监视了,咱们就能开个真正的派对了!”
“你不会是当的真吧?”真嗣担心地瞅着那些啤酒,“我是说……”
“我也对她说过了,”光也点点头。“可是她不听。”
毫无疑问,明日香已经下定了决心,因为她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朋友而是冲着真嗣轻蔑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三号?你害怕这点儿啤酒么?”
“我-我没有!”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自信一些。
“我敢打赌,你只要沾上一口就会把这几天吃的都吐出来的。”
被轻视、被瞧不起、甚至还夹杂着一种自尊心被伤害 (汗……他有么?——译者注)的感觉,真嗣的眼中冒着熊熊的火焰 (不对,是堪比萤火虫的亮光) 。于是他站起身来,拿起一听啤酒把它拉开。那略带苦涩的气味使他皱了皱眉。
他把它举到嘴边,闭上眼睛,狠下心把脖子一扬,随着连续不断的“咕咚、咕咚”声,整整一听啤酒消失了。接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空的啤酒罐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他看到的是朋友们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或至少他们中的三个。
“呃-呃,还不坏嘛,第三!”
“‘还不坏’?”真嗣的声音和听上去和平常有些不一样,接着他不以为然地冲明日香笑笑。“我打赌你做不到!”
“什么?你一定是已经喝醉了,敢和我打赌?”她也抓起并打开了一听啤酒。“好好看着!”
她犹豫了片刻之后,或多或少地学着真嗣的样子将啤酒一饮而尽。她竭力想要隐藏自己对于那种苦味的厌恶,可她那微皱的眉头说明在这点上她只是部分成功了。
“哈!看到了么?”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得意洋洋。“我比你喝得还快呢!”
“我是……呃……那是在品滋味呢!”
“我打赌你肯定没有我喝得快!”
“我能!”
……
/////////////////////////////////////////
“……而在那之后,你们俩就一直不停地喝,根本忘记了我们的存在。当我们离开时,你们还在打赌,真嗣说他能让片片吃掉前一天剩下的美里作的晚饭,(可怜的片片-_-b——译者注) ”光原原本本地对明日香说出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至少是她自己所知道的)。
“一定是那样!”红发少女发出了咳人的咆哮。“那个baka一定是打赌我不敢嫁给他!他知道我天不怕地不怕,于是就让我向他证明!他利用了我的自尊心!”
“好了,其实那早晚会发生的……”
“你说什么?”
“噢,不、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光连忙摆了摆手,接着又深深叹了口气。“可是,这真的有那么糟么?”
“什么?你在开玩笑么?”
“其实,我意思是说……幸好没有变的更糟。要是结婚之后你们就……”(难道你在想一些H的事情么,光?——译者问)
班长的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一副梦幻般的表情,盛怒中的EVA驾驶员没有放过这一微妙的变化。
“别跟我说,你在想成为铃原夫人的事,”她作了个鬼脸,造成的后果是
使得梳辫子的班长脸烫得可以摊煎饼了。
“那是,呃……”光想尽快换个话题。“可既然你那么讨厌那戒指,为什么还戴着它呢?”
明日香看着手上的那个“毒瘤”。她当然曾经想方设法要把它从自己那修长而白皙的手指上拿去;用一把大锤子敲它;把它砸成碎片,最后沉到大洋的深处去。可是……
“它下不来!”她大叫,说着使劲拉着戒指给光看。
“哦?我来看看。”光看着明日香伸出来的手上戴着的戒指。她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显然,它戴得不算太紧。可是,当她试图把它取下来时,它却没有移动分毫。“这,真是有点儿奇怪……”
“等等,你接着拽它,”明日香建议说。“我从另一边拉。也许这样就行了。”
光不知道这么做行不行的通,可还是点了点头。但是,当她们开始做的时候才发现那根本没用:那戒指根本不想离开明日香的手指。同时,明日香那粗重的呼吸声也让光对这么做的效果产生了怀疑。
“明日香,我觉得这样下去,你的手指头会先断掉的……”
“那也没关系!”明日香的声音中明显夹杂着痛苦。“就算断了,还是能再接回来的!”
这话从那位平时总对于自己完美的身体引以为傲的女孩儿嘴里说出来,实在是令光大吃一惊。听着她这番为了摆脱这枚戒指发布的宣言,光的心头不禁一震,手便松了一下……
当然,这时的明日香还在朝另一个方向上使劲……好了,用不着我来说明吧,明日香的屁股结结实实地接触到了地面。
那个“毒瘤”还是没有移动分毫……
***********************************
Hiroya (就是第二章中给真嗣和明日香作顾问的那个律师——译者注) 觉得自己是典型的日本30岁男性。短短的,黑色的头发(幸运的是,目前还没有脱发的现象),一双棕色的眼睛,深色的西装配上白色的衬衣和条纹领带,为了上班成天奔波于总是挤得满满的列车之间。
不过他必须得承认,自己还算是个幸运的家伙,因为他还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即使它小得只能装下一张桌子、三把椅子和一个文件柜。
下班之后,他通常会直接回家,煮上一壶咖啡,坐在电视机前边吃饭边欣赏自己喜爱的节目。
看着屏幕上那些愚蠢透顶的人的表演,他不禁大笑起来。 (作者在这里举了很多电视节目的例子,不过由于文化差异不太好描述,我在这里就偷个懒吧——译者注)
偶尔,他也会去卡拉OK一番,在那里,几杯酒下肚,引吭高歌几曲之后,他记得自己总能得到些许掌声。
可是,像今天这样被两个黑衣人拦住,强迫坐上一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豪华汽车来到NERV总部的经历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更不用提,自己现在这样被一个古怪的、胡子没有刮干净的男人死盯着看的情景,何况他身后还矗立着一个更奇怪的灰白头发的老头儿了。
“Hiroya Matsura,是你么?”那个稍微年轻点儿的说话了,他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那双支起来的手后面了,露出来的只是那双带着墨镜的眼睛和满是胡茬的下巴。“我想你大概知道我是谁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呃,实际上,我的回答是:不!”Hiroya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膀。他敢发誓看到了对方左眼的眉毛微微动了不到一毫米。
“你不知道我是谁?”
“不,”他紧张地挠着头发。“我该知道么?”
“也许你应该挪近一点仔细看清楚……”
他看着……
看着……
还在看着……
他揉了揉眼睛,再这样看下去该成斗鸡眼儿了。
“抱歉,可是我不明白……”他想坦言自己想不起来了,但是作为一名律师,这是不被允许的,于是……
“脏兮兮的墨镜……”
“是的……”
“那没刮干净的胡子……”
“没错……”
“挡在嘴巴前的那双手……”
“唔- 唔……那说明,我……”
“是一个盲人!只有盲人才会自己刮不干净胡子还老是带着一副墨镜,”这位律师猜到,“那看来站在你身后那位是你的男护士吧?”
看来是个明显的错误回答,因为那位“盲人”和那位“男护士”彼此交换了个疑惑的眼神。
“不,”“盲人”否认,“我是NERV的司令官。”
“哦,哇,NERV的司令?”他急忙将自己的领带拉平。“我真的没想到!”
“墨镜装酷为哪般?无人识得也枉然。”元度不禁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小声嘟囔着。
“啊,对了,”Hiroya终于把注意力从领带转移到了对面的人身上,“请允许我问一下,我能为您做些什么?我是说,您不会没有原因……就‘请’我到这里来吧?”
“实际上,我注意到您最近接到了一桩我孩子的离婚案,Matsura先生。”
“我么?您肯定?”他陷入了沉思,回想着最近的几位委托人的名字。“我
一时想不起来了。是什么名字?那可能会有些帮助。”
这一次,他又察觉到了对方眼眉那不易察觉的抽动。“你怎么解释这个,冬月?”司令官问站在他身后的老人。
“我只能说,看来咱们的公共关系部把工作搞得过火了一点儿,”冬月如此判断道。
“记一下,冬月。我要让第三新东京市的人都认得我的脸。”
“我得提醒你一下,我是你的副司令,不是你的秘书。”
“怎么都好,”司令官喃喃自语着,接着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Hiroya身上。“我是锭元度!”
“锭?”Hiroya挠着自己的下巴。“哦,对了。你是那个女孩的父亲!”
“那个男孩。”
“噢,对。我现在还搞不清这些名字,”他承认,“我已经在想他们是不是叫锭香和明日嗣。”
发现自己的笑话没有从两人身上取到应有的效果,他迅速转移了话题。“好了,如果您带我来这里的原因,是为了促使这桩离婚加快速度的话……”
“实际上,”锭元度打断了他的话,“我想让你使它慢下来……”
“哦?”Hiroya眯起了眼睛,“我能问一下这是为什么么?”
“不行……”
“呃……那倒无所谓,可是……实际上我所能做的实在是少得可怜。我可以放弃对那两个孩子的承诺,不再代他们处理那些官方文件。可是他们早晚会厌倦而另找个别的律师解决。”说着,他伏下了身子小声说。“而且,您应该知道的,那个女孩儿可是很不耐烦的呀。”
“这我早知道,”元度也低声说。“因此我倾向于婚姻咨询中心。”
“什么?可是那样一来,恐怕我什么忙也帮不上了。”
“我很清楚。但你有责任替他们选一家,对吧?”听了这话,Hiroya看上去有些吃惊。司令官终于松开了那双一直紧紧扣在一起的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并把它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你会选这一家。”
Hiroya拿起那张卡片,上面有几个宽大的字:
[Saori Tagawa
婚姻问题咨询中心
我们从未失败,你听说过么?]
“呃,那好吧……”他耸了耸肩。“不过……”
“非常好,Matsura 先生,”他的话再次被打断了。“你现在就会被安全地护送回你的寓所的。”
“可是我正要去……”Hiroya的声音一下子停了,因为两只强壮的手臂抓起了他的肩膀并把他拖了出去。
于是这个空旷的房间中只剩下了两位司令。
“你觉得这么做就能有效果么?”冬月问道。
“要是关于她的传言没错的话,Tagawa夫人将会是完成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不得不承认,对于你如此深地插手这件事,我感觉有些奇怪,”老人的语气带着一丝忧虑。“我甚至怀疑为什么你不让二号怀上三号的孩子好让他们待在一起?”
“你是说往二号机的LCL里加点东西钩起她的性欲,让她和真嗣XX么?”元度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不,最好不。我不想再当一回大反派了。通过改变胚胎的遗传基因创造出个天才驾驶员,再将她的母亲杀死把她 (个人认为这是指明日香——译者注) ……”他摇着头。“唔,我真的需要个秘书帮我记些东西了……”
“锭!”冬月的声音挺上去有些激动。“你不会是在想……”
“不……”司令摇着头,他知道自己的副手在想些什么。 (他知道,可是我糊涂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俩谈的是什么?——译者注)
冬月眯起了眼睛。“你不会是又在写那些‘故事’吧?”
“那只是些无害的Waffy (字典上查不到这个词,就这么放着吧——译者注)小说而已。”
“我只是希望,你别再模仿剧本的形式写它了。”
元度(稍微有些不服气):“如果我偏要呢?”
“无所谓,”这位前人类学教授叹了口气。“可是万一被我发现了的话;也许我会和别人谈起在你电脑里发现的你和丽那些lemons (lemon :原意为柠檬,可我不知道在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所以只好放在这里了——译者注) 。”
“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译者的话:终于,在各位读者的热切期盼,
第三章终于出炉了。可是非常遗憾,作者的文章就写到了第三章,我也非常期待
下文,可目前只好耐心等待作者的更新吧。一旦作者有更新,我会尽快把译文贴上来的。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