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吾之所爱者(1)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

2004年03月2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881字 ⁄ 字号 吾之所爱者(1)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690 views 次

第一章-情人节
我惊讶于我的两个同屋会比我早起这么多先吃早饭。这让人觉得有些古怪。今天轮到我做饭,但似乎明日香已经将木莓酱涂在了吐司上。而美里……只要冰箱里有啤酒她就会很开心。冰箱里很难得地没有啤酒脱档。我猜她肯定喝了很多。她能活到现在也是全靠这东西了。
“不公平!”
麻烦来了。明日香的情绪已经恶化,这并不是完全没预料到的。两个星期前我目睹了相似的一幕,而当时我就知道两周之内我定会看见同样的一幕。
是的,明日香的情绪已经恶化了,这意味着她最后一定会为了发泄怒气而找我麻烦。若是这样那我还算幸运;事情可能变得更糟。至少现在不是每个月的“那个”时候!当然,这是我的想法,不敢肯定……
我一边安静地准备自己的早饭一边决定认命。简单的鸡蛋和吐司,我不认为此时自己有能力做更复杂的东西。有那么一会儿我在考虑要不要向我的两个同屋打招呼,但明日香的表情让我决定还是保持沉默。尽可能长时间地被她遗忘比较好。
“生活少有公平,明日香。”
天哪,真难得。美里似乎挺严肃的。这并不常见。她可能会突然变回无责任开心嘲讽状。她的目的无非是让明日香放轻松点。
“但今天是星期天吧!不只是星期天,也是情人节!”
显然明日香不大开心。我禁不住在心里发起抖来。虽然我个人不大在意一个愚蠢的节日,但明日香却认为有义务为此大干一场。
“我只知道今天我要进地狱了。”我静静地想着,“或许使徒来袭的话能救我……”
然而使徒立刻就要为这混乱局面负责了。
“明日香,你很清楚第三新东京市学校的教学安排。因为使徒来袭导致很多天的课程被耽误,因此,现在每两周的星期天要补课。”
我能感觉到美里正在丧失耐心。而明日香则已经输掉了这场争论,只是她还不知道而已。
“傻瓜!”
“也许是。但无论如何你都得去,哪怕逼我下命令。”
“但这不公平!バカシンジ(*),说点什么啊!”
好吧,已经被忽视够了。
“我们今天没有同步率测试吗,美里小姐?”
经典的碇真嗣逃避法。如果你非常努力地逃离现实,它就一定会消失。但是,我知道现在没什么用。明日香早已是怒火中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用德语咕哝了几句脏话。全面爆发正步步进逼。但是,被称作葛城美里的幸运之神,是站在我这边的。
“不,真嗣君。”我可以看见一个灿烂的笑容挂在三佐的脸上。我迟疑了一秒钟去思考这是个好的还是个坏的标志。“今天晚上,我们要开个派对!!!”
这吸引了明日香的注意力。一个派对……我对这个开派对的主意倒没什么兴趣,但至少它很有效地让明日香安静了下来。
“一个派对?”
明日香突然间充满了热情,这只让美里更为开心。
“对!我们可以叫律子、玛雅、青叶、日向……你也可以叫学校里的朋友,如果他们愿意来的话。别忘了也问问丽……”
“谁在乎丽!加持呢?他来吗?”
三佐的脸突然间血色大失,我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那个,我不知道他……”
“吔!我会顺便叫上他的!”明日香说道,完全忽视了三佐的反应。
“……是否应该来。见鬼!她根本就没听我说话……”
我静静地吃完我的早餐。看来美里已经没心情再吃下去了,而明日香早忘了她的那份。我收拾好桌子,不然那些盘子会一直被遗忘在那儿。
一个派对。虽然和我认为是朋友的人在一起总是件好事,但我并不为此激动。对我来说派对太吵太闹太拥挤太混乱了。
哦,当然,总比一个愤怒的明日香来折磨我要好。
* * *
学校。又是无聊的一天。
或许这至少还是我有所期待的。
今天早上班里的气氛很是活跃。女孩们为了这个被称为情人节的日子表现出不必要的激动和慌乱。我惊讶地看见阿光把巧克力给了东治。我早就觉得她对他有意思,但从未料到她会对他表白,更没料到会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东治尴尬地要死,她的脸让我联想起西红柿。剑介的插科打诨也帮不了这对可怜的“情侣”。我只希望东治别说一些蠢话。阿光是个好女孩,如果东治伤害了她的感情他会后悔的。
因为某些原因,明日香显得有些恼火。她不停地向我暗递眼色。因为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我认为先装作没看见是最明智的,至少也要等她降降温再说。于是我将头埋进臂弯里,等待老师开始关于第二次冲击的长篇大论。如果幸运的话,我能好好睡一觉。
突然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好奇心左右了我的思想。我抬起头,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绫波丽,拿着一个毫无疑问是装着情人节巧克力的盒子,直端端地向我走来。
不!她不会……她不能……
一点都不夸张,我僵硬掉了。
她惯有的无表情消失了。她的手和唇都在颤抖。我可以看见她红色眼眸的深处……胆怯,却还有别的东西。我不完全肯定:一种我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的生命的闪光。
我为之着迷。
她将巧克力递给我。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也在颤抖。短短的一瞬,我们的手指相触。那是有史以来我拥有的最美妙的感觉。
“这是给你的,碇君。”
我想当时我尽力将谢谢说出了口,但不不大确定。
她笑了。一个极为难得而珍贵又美丽的微笑。
我们周围的同学有些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另一些则毫不夸张地全晕了。我没怎么注意,我已经身处仙境了。
当我回过神来时,丽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毫无表情的面具又回到她脸上。只有我手中的巧克力提醒我这不是一个梦。
“轮到真嗣啦!你这幸运的家伙!”
摆脱了自己的问题带来的压力,东治开始愉快地就刚才发生的事嘲笑我。而强有力的“学生饶舌机器”已经开足马力全力猜测我与绫波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在哪儿”、“为什么”以及“如何”发展起来的。丽此时已经回复到她通常的无表情自我当中,而我却差不多被班上其他女生的结论给撕裂了。这远比几个月前大家发现我是初号机的驾驶员时所受到的注意要糟得多。我知道我的脸一定红得厉害,因为它几乎要燃烧起来了。更坦白地说,我希望能钻到桌子下躲起来。
非常奇怪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居然听见有女生在说她们妒忌丽。真是奇怪!比看见班上某些能杀死人的目光更奇怪。我了解丽的性格,或许也没有什么害怕的人,但我同样也知道有些人真真正正地暗恋着她。再怎么说,她还是充满了神秘的魅力。而现在,我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头号大敌。真是……
上课前的片刻,教室里一片死寂。我知道有什么事一定是大错特错了。
“碇真嗣!”
噢,老天!明日香!
她看起来还不叫疯狂。不,她已经超越了疯狂。她极端恐怖。比那些天杀的使徒更胜一筹。
我再一次僵硬掉了。
恐惧是一种很有趣的东西。我可以驾驶着一部和大楼一样高大的机器躲开同等大小怪兽的触须,却逃不过挨一个女孩子的巴掌。真是痛得要命!我很庆幸那一下不是拳头,我敢发誓那个女生的力气和东治有得一拼。
从眼角我可以瞟见丽站了起来。她的脸上写满了和面前明日香相同的怒气。
“绫波!”
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没有犹豫,没有通常的羞涩,更像……命令的语气。非常像我父亲。这种想法……让我很困扰。
丽没有动。她明白我未说出口的命令。她点头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又对明日香怒目相视。
解决了丽那边的问题,我将注意力重新转到红发女孩身上。她依然很生气,但……她的眼里闪着泪光。我发现自己无法对她发脾气。
明日香总是会有些极端反应。这很不寻常,但却正是她的魅力所在。但眼泪,我只看见她哭过一次。在与第七使徒之站的前夜,而且只是在睡梦中一滴小小的眼泪。看见她这样……几乎称得上是脆弱的表现,没有她通常的骄横与自负,令我实在无法相信。
“怎么了?”我轻轻问她。
她充满恨意地又瞪了我一眼。我做好了再挨一巴掌的准备。
“バカシンジ!!!”(*)
接着……她冲出了教室,差点将正要进来的老先生撞飞。
“那家伙怎么了?”东治问。
愤怒的阿光立刻让他闭嘴。
“铃原!”
东治立刻变得很安静。非常、非常地安静。但他问了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她怎么了?
难道她……
不……
她才不会嫉妒呢,不是吗?
不可能的。
那……眼泪怎么解释。
或许她眼睛里进了东西。对,一定是这样。有什么东西在她眼睛里,或许只是一粒灰尘。
我肯定不会蠢到相信这种说词……
转瞬,一切似乎又回复正常。阿光按惯例叫了“起立”、“敬礼”、“坐下”。在学校的新的一天“终于”开始了。
当老先生开始他关于第二次冲击的长篇大论,我趴在了课桌上。我感到累极了。对付明日香常有的情绪变化已经够糟的了。而今天的她比任何时候都更难对付。那些眼泪……更重要的是,我得面对一个表露出感情的丽。这真让人够呛的。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试着不去逃避现实让我很累,我开始昏昏欲睡。
不会有人注意的,而且就算他们注意到了,我也不在意。
* * *
“碇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明日香?!”
我醒了,生气的班长正用力摇晃着我。极为迷惑地睁开眼,我所有的判断力都下降为零。幸好东治及时救了我。
“别那么用力摇他!你很清楚那家伙还得拯救世界呢。”
对……这样好多了。现在我的头不再来回摇晃,便于我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很明显,我是在学校。这很正常,因为刚刚我就是在这儿睡着的。而且留在教室里只有阿光和东治,后者像是要把我从阿光手里拯救出来一样。我估计已经是吃饭时间了,我有点饿。扫了一眼教室的钟,十二点过一点儿。
“你怎么可以那样做?!”
“哪样做?”
“你忽视她的存在!你让她哭了……”
她在说什么?我才不会忽视明日香的存在。要忽视一个准备痛殴你一顿的女孩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而且我绝对没做任何让她哭的事。她没哭。不,那些是眼泪。但她没哭。
然后呢?
“我什么都没干!”
“正是!你什么都没干!你只是站在那儿接受了绫波的巧克力!”
“于是?”
“你一点也不考虑明日香的心情吗?”
“你所说的‘明日香的心情’指什么?”
阿光露出惊愕的眼神,她似乎想说什么,但又吞了回去。
“铃原君,你能在外面等我一下吗……?”
我真的很不喜欢那种话语。
东治犹豫了一下。但最终她选择了阿光温柔的微笑,而不是我恳求的目光。其实这并不奇怪。班长等到高个儿男生走出教室后才开口说她想说的话。
“你不知道吗,碇君?明日香爱你!你们两个不是一对吗?”
什么?阿光真的说了我听到的那些话吗?她真的那么认为吗?
“什么?!我们不是一对!”
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明日香,我的女朋友?这一定是我听过的最烂的笑话。
“她总是嘲笑我!她总是试着羞辱我!她一定认为我是她最大的敌人。我们几乎不共戴天。如果她真的恨我我也不奇怪。但你说她爱我?”
“对!”
“你没听……?”
“你们这些男生都是些瞎子!如果她讨厌你她才不会自找麻烦地嘲笑你!你是她唯一真正尊重的人!对,你的确像是她最大的威胁,但你同时也是她唯一在乎的人。当你不那么白痴或者愚蠢的时候……”
我不敢相信。我不能相信。她不是认真的,对吧?
不,这不是真的。但,如果认真想想今天早上发生的……
不,不,不……
“不可能……”
已经够了,够了。我尽我所能将思路理顺。
虚无。我只想要虚无。
我不想去想丽。她的微笑。
我不想去想明日香。她生气的表情,她的眼泪。
我不想去想友情。
我不想去想爱情。
我不想去想。
但我不能。这里……没有地方让我逃避。
当我突然回到现实时,东治和阿光只是凝视着我。他们的脸上显出担心的神色。阿光正打算叫东治回去。
“你……你还好吗,真嗣?”东治问。
我发现自己无法回答,只有点点头。
“我很抱歉,真嗣!我没考虑……我没考虑过你的感受……”
阿光几乎快哭了。女孩子,太敏感了……
“还好啦。”
他们的脸上换上了一种宽慰的表情。
“老兄,你真吓死我了!”
我将注意力转向阿光。
“你想让我做什么?”
她露出“你是什么意思啊”的表情。
“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我、丽、明日香,太复杂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想,就告诉我该做什么吧。”
“这个,至少你该先向明日香道歉……也许再给她个礼物!”
“一个礼物……”
我盯着丽给我的巧克力盒子发呆。一个礼物,一个标志,代表什么?友情?爱情?
我在想要不要把这个给明日香。但我意识到这对她们两个都是很不公平的。
“好。”
我站起来,拿着盒子向门口走去。当正要走出去时我回头再看了朋友们一眼。
“谢谢。”
接着,我记起了一件事。
“美里今晚要开派对,请来参加吧。明日香可能需要阿光你,而且我也不认为能单独控制住局面。告诉剑介,还有……告诉丽。”
东治点点头。
“相信我吧。”
我会的。神知道我会的。
然后我动身去完成我的任务。我有事得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忘掉一切,全心全意去完成任务。
总是与时间去担心以后的事的。
* * *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回想起刚才自己为什么如此惊慌失措。我很诚实。曾经有段时间,我对丽非常感兴趣,而现在,我对明日香比较有兴趣。她们两个都很有魅力。全班最有魅力的两个女生都对我有兴趣,为什么我不会因为这个想法而感到开心呢?
这不是我所想要的吗?有人注意到我。
但,我无法因此而高兴。我想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它。如果是我自作多情……就算是真的,不知什么时候她们会腻掉,然后像我爸爸那样抛下我一个人。单纯地逃避问题和终会有的痛苦不是更好吗?
首先的问题是,为什么我让她们做了我的朋友?
不过她们是我的朋友吗?明日香只是不断地嘲笑和惹恼我。丽……就是丽。
我不了解她们中的任何一个。
叹了口气,揉揉额头,我开始头痛起来了。
最后我走到一家小型便利店。我很了解这家店。自从美里搬到这附近后,这儿的啤酒销量涨了两倍。至少店主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看了看情人接专柜还剩下什么。东西已经不多了,但我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我只想尽快摆脱这些问题然后忘掉一切。而且,我也没多少钱。只有上次为美里跑腿时剩下的一些。我忘了还给她,况且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酩酊大醉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我们不需要付钱。
我们驾驶EVA,对抗使徒拯救世界,却一分钱都没有。当然,人类的存活是个不错的报酬,但我们呢?
我用心记下了这个想法。
我不常用钱。食物、房租、校服都由NERV支付。但谁知道,我可以找个理由开支一下。
我应该告诉美里。
但现在应该回到现实问题上来,该买那些盒子中的哪一个?
我最后选中了一个简单系着蓝锻带的红色心形盒子。不是特别可爱,但还不错。我甚至没有专门打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巧克力。我只是付了钱,并且订购了一些啤酒今晚送到公寓来,附带一些零食。我知道美里多半忘记了这码事,或许她指望我去打理这些细节?
我离开商店向公寓走回去。最艰巨的任务还有待完成。
和明日香谈谈。
* * *
公寓里看起来没人。但我很清楚,明日香在遇到问题时会躲进自己的房间寻求庇护,就像我一样。她来第三新东京市时间不长。因为阿光还在学校,所以她不可能去她家。她也不可能在没有美里的看管下去NERV总部。所以她一定在自己的房间里。
此外,玄关处的鞋也证明她在家。
我回到自己房间把丽的礼物放进抽屉。我已经拿着它太久了。
接着我去了厨房。时钟显示是13点13分。早已过了午饭时间,我也彻底饿扁了。吃饭能为我拖延一些时间。如果幸运的话,明日香会先采取行动主动来和我谈谈。她肯定察觉到我回来了。如果她来……那就简单多了。
从冰箱里拿出几样东西,我开始做两个简单的三明治。有一个是给明日香的。我怀疑她在早饭后是否还吃过东西。我敢说,做饭和家务最终还是我的责任。
我试着静下心来吃东西。但是在立刻去和她谈谈还是干脆一逃了之的想法中我一直举棋不定。
不用说,我毫无胃口可言。
比希望的更快,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她的门口。我敲了门。
“滚开,真嗣!”
她的声音里带着恼怒,但也有别的东西。或许是悲伤。
早上的景象又浮现在我眼前。明日香跑开了,眼里含着泪水。
“我很抱歉,明日香。”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应该向她敞开心扉,说出我心中的实话。
“我从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我猜不出你在想什么。你总是嘲笑我,折磨我。我对你来说是什么?讨厌的人?敌人?朋友?你真的讨厌我吗?还是你根本无所谓?我不知道,而你又不说,不是吗?你只叫我笨蛋而已。”
我不敢相信我说了这些。
“但我在乎你。我喜欢你,明日香。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虽然大多数时间你很烦人。如果我伤害了你的感情,那我道歉。如果我说了不该说的话,那更是对不起……”
有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这不会有什么帮助,于是我决定走开。是不是她根本就不在乎我所以什么都不想说?我应该习惯这种待遇了,就像我在争论中从来没赢过一样。
我将心型的盒子放在她门前,还有那个三明治。最好是结束这一切然后回学校去。我已经迟到很多了,但似乎没人会在意。
“我把午饭放在门外了。我知道你还没吃东西。”
然后我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公寓。
是去下午的课的时候了。
这一天的剩余时间我都在尽量专心听老师讲课,尽量不去想任何事。
当我回家准备做晚饭并收拾一下房间时,我发现放着三明治和巧克力盒子的地方空空如也。
回到房间去放下书包,我发现有东西在我床上。一个很像我送给明日香的巧克力盒子,只不过小一点。一张小卡片贴在上面,有四个涂鸦大字:
バカ
谢谢
[ to be continued…]
* * *
下一章:
吾之所爱者
第二章-真嗣是我的!
* * *
附赠版:
然后我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公寓。
这一天的剩余时间我都在尽量专心听老师讲课,尽量不去想任何事。
当我回家准备做晚饭并收拾一下房间时,我发现明日香躺在地上,她的脖子扭向一个奇怪的角度,眼神空洞。后来从验尸报告得知,似乎是她踩上三明治而狠狠地摔了一跤。
好吧……我承认这也是解决我的问题的方法之一……
* * *
翻译注释:
バカ:笨蛋,白痴。明日香总是说“バカシンジ”(笨蛋真嗣)、“シンジのバカ”(真嗣你这笨蛋)。
* * *
作者的话:
也许你们注意到了,我用了日式的名字书写法,就是姓在前面(译过来就没区别了)。
我想告诉你们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或许会有帮助。我不大遵循EVA的时间表(至少我这么认为)。就是说,这个故事发生在十一使徒和十二使徒来袭之间(就当使徒偷懒了吧,好吗?)。介于第14话与15话之间(前传《幻梦》就发生在第14话)。我想这只是另个平行空间里的EVA世界。不过至少我没有增减使徒、EVA或者驾驶员……
坦白说,我不确定真嗣(或别的人)是否已经脱离了原著形象。虽然比揣测丽要容易一百倍,但要从第三适格者的眼睛来探索这个系列仍是很难。我尽全力使之保持真实的原貌。尽管我也许赋予了他漫画中真嗣的勇气。但我不能保证真嗣会做出与本作相同的事。许多事都有可能发生。给个暗示,我只是讨厌剧场版里的真嗣而已。
我想我必须感谢某些人。首先,Axel Terizaki ,《The Child of Love》的作者。(也是我第一个正式预读者-他真是个好人。)本作的某些创意正是来自于他那儿。我也要感谢Andrew Huang(《我不能逃》和《换句话说》)、Steve Pardue(《美里的圣诞派对》)和Drakken Fyre(《》)他们的故事。他们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也要感谢Toh Ee-Loong(不可错过的“HERZ”系列作者)对本章无法估价的帮助。
1999/2/21
* * *
动笔于1999/2/16
初稿完成于1999/2/21
复稿完成于1999/3/2
终稿完成于1999/3/7
修订于1999/4/20
细节增补于1999/5/30
最后修订于2000/3/6
* * *
译者的话:
在做此章翻译之前我刚刚完成的是Axel Terizaki的《The Child of Love》第六章“向我证明你的爱”。巧的是那一章也正好进行到情人节。于是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有趣的对比感。
Rakna也说了,这章的不少创意来自Axel的TCL。除了一些眼熟的东西(比如那个巧克力盒)外,同为情人节的两篇同人真是写出了不同的味道。一个是如胶似漆,甜甜蜜蜜的快乐时光;一个则是麻烦刚开始的苦难日子。
比起TCL广播剧一般用语言推进情节的结构,TOILI则更侧重于心理。我很喜欢作者把真嗣每一点心理的细微变化都表现出来的感觉。不过Rakna RPG的真嗣,少了分胆怯多了分木讷。个人觉得真嗣虽然呆但还没那么傻。当然,各人理解有异。大家就安心欣赏Rakna演绎的碇真嗣吧。
下一章:绫波在派对上大胆表白!面对两个女孩,真嗣何去何从?《真嗣是我的!》,敬请期待!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