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戛然而止/suddenly it was over(3)完 by:calmie译/Justin Green作

2010年06月0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283字 ⁄ 字号 戛然而止/suddenly it was over(3)完 by:calmie译/Justin Green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43 views 次

戛然而止

Suddenly It Was Over

By: Justin Green

译:calmie

作者无责任声明:真是抱歉,这次让大家等了太久.随着学生时代的结束,我开始工作了,因为一个自己的实验,我已没有什么空余时间.还有,我还是一个游戏迷,当所有的游戏都赶在同一时间发行,我当然是忙不过来了.另外,作为一个蹩脚的作者,我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了,我不想只是写短篇.总之,所有的法规依然生效,我并不拥有任何一个角色的版权.现在开始第3章,这次还是短篇,真是抱歉^_^;

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第三章  觉醒(完)

当薰和零进去为这次行程准备时,真嗣留在外面,坐在门廊上.
他在想,当他直面父亲时,该说什么.这一辈子他都没能理解他父亲,也仍然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愤怒.真嗣觉得,他没有象其他孩子一样获得充满母爱的童年,都是父亲的错.

是他导致了所有的不幸.他不惜一切地阻止使徒发动第三次冲击,却为了自己的意图而试图引发它.他不知足地想使唯重回他的身边,可这是多么自私和荒谬.即使真嗣也希望再见到自己的母亲,他也不会要整个世界陪葬.虽然,这个世界已经恢复正常,遗忘了昨夜的噩梦,可这依然无法弥补原度的过错.

真嗣站起来,回到房子里.在屋内环视一周,看着这房子如何第一次被窗口涌进的霞光尽染.而这情景,不得不再次让他想起了美里的公寓.房子的墙壁是微黄色的,除了一张桌子,一些植物,一两张椅子和一张睡椅,就再没有其他装饰.他坐在睡椅上,等着那两个红眸少年回来.随着精神慢慢放松下来,他的思绪四处游荡,随意游走,而就在此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另一房间响起.

“真……嗣…………真…嗣………”真嗣的耳朵可是很少听见那么疲弱的声音。
“明日香?”真嗣觉得难以置信,什么时候听过明日香这样温柔地对他说话。直到这声音再次响起,并稍微地大声了一点点,他才站起来,循着声源而去,快步走进了明日香的房间。
窗帘依然没有打开,好让明日香好好休息,因此屋子里仍然很昏暗。

明日香依然穿着驾驶服,她坐起来,用一只手肘勉强斜靠着,而尚好的一只眼睛低下来看着那只扎着绷带的手。真嗣马上来到床沿,在一张木椅子上坐下来。
“明日香。我在啊,你感觉好点了吗?你应该继续卧床休息的,那么快坐起来可对你的身体不好哦。”
“真嗣!”她悍然道,然后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
“怎么了?”他一边问一边看着她的脸,又看了看她的手臂。
“闭嘴!我的头已经很痛了,你不要再那样乱嚷一通。” 她搓着头,用未包扎的眼看着真嗣。

“对不起……”他一边道歉,一边又把目光聚集在地板上。“但你到底觉得怎么样了?请至少回答我这个问题吧”目光始终不离开冷冷的木地板。
“你觉得我现在能有什么感觉呢?”她意味深长地问,然后深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呼出来。“糟透了(原文“I feel shit!”excellent!),我好象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最后的记忆大约就是与量产机战斗到二号机能源告竭。其他的对我来说是一片空白。”

“不是那样的,明日香。”她的内心却这样对自己说“你记得在沙滩上,真嗣跨骑在你身上,狠命地掐着你的脖子,仿佛你才是这世界的痛苦源头。你也知道到至少某些时候的确是这样,有时你让他生不如死,可很多时候你却没有自觉到。

也许最后你想示好,让他更坚强,他却不知道。你看着他好看的脸庞,凝视着他的眼睛。而你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举起你的手,抚摩他的脸。
你告诉他,你觉得很难受,可你却没有告诉他,他的表情比任何事情更让你心寒,身体上的痛楚远比不上,他的憎恨和愤怒给你带来的伤害.
当你的肌肤第一次毫无怨恨地触及他时,他却逃开了,只剩下虚弱无助的你,你试图站起来追上他,却无能为力.”

真嗣从明日香的脸上看到了近乎于恐惧的表情,她怕是在想着一些使她受惊吓的事情.他本想告诉她,发生过什么事情,她如何力挽狂澜地与量产机搏斗,却惜败于最后一刻;他们又如何碎尸她的2号机,几乎杀死她.
只是,当真嗣再次看着明日香时,他决得现在这样做恐怕不太合适了.

明日香抬起头,醒来后第一次仔细打量着这房间.“真嗣,我们在哪里?”她专注地问道,下意识地把被绷带包扎着的身体往后靠。
“哦,是了。我们在第三新东京市郊的的一所房子里。” “我忘了她并不记得海滩上所发生的事情了。”真嗣一边想一边勉强地笑了

看着窗口,对自己的处境依然不十分肯定,明日香继续着质询:“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又是谁的房子?”她依然凝视窗帘,看阳光挣扎着,要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

真嗣看着她,犹豫着该怎么回答。他还不想告诉她沙滩上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不擅欺骗的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很不愿意再重新解释一遍,让人竭斯底里近乎崩溃的第三次冲击的细节。最后,真嗣还是一步接一步的描述了第三次冲击的过程,除了与零单独共处的那部分。“这可是我和凌波2 人之间的回忆。”

当真嗣开始解释沙滩上所发生过的事情时,他并不知道其实明日香深深了解其经过。“我看见你躺在那里,然后我就失去自控了,心中所有的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我也无力制止自己,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其实我在伤害你……我只是想去伤害些什么人……”泪水从他的眼里涌了出来,顺着脸颊流下来,感染着明日香几乎也要落泪了。

“然后,当你举起手,轻触我时,我所有的怨恨都消逝了。同时,由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就因为难以忍受而逃离那里。我不停地跑,一直跑到这个地方,于是就找到了他们。”真嗣擦去泪痕,慢慢恢复了平静。

“找到谁?”她轻轻地问,在看见真嗣恢复镇静了,也感到一点欣慰了。
问题刚出口,凌波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你好,适驾者勿流,很高兴看到你醒来了。”

看见她,明日香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简单的回应:“你好啊,一号适格者。”就把目光再次投向真嗣。“好了,她只是我问题的部分答案而已。可你说“他们”,还有谁呢?你说每个人都还在,难道是美里也在这里?”
真嗣凝视着靠墙而立的零,直到2人目光相遇。好一会他才回过来答明日香的问题:“美里也活着,她现在应该在一个离第三新东京市不远的地方。不过,和零一起在这里出现的人可不是她,是渚薰。”

“哦,我听说过他。”她的声音里流露出一点狂傲“他曾代替我成为二号机的驾驶员,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不过他做得再怎么好也不可能真的取代我。”
她的微笑使真嗣仿佛看见了往昔的明日香,就在这时候,明日香却感到仿佛血液忽然都涌到头上,一阵眩晕,支持不住她又倒在床上了。

明日香睁开眼睛,看着真嗣:“行拉,我没事的,只是忽然有点晕而已。”她再次坐起来,只是动作更加小心翼翼,免得事故重演。“勿流,你的行动不能太急躁了。”零依然靠着墙边,平静地说。

“行拉行拉,wondergirl我知道了”在病弱时得到众人的照顾,明日香的声音里溢出一点点得意。
真嗣回头看了看被明日香称作wondergirl的蓝发少女,“当然,她真的很wonderful。”(译注,在这里wondergirl和wonderful应该算是双关,遗憾的是我的中文在这里无法兼顾“信、达、雅”,所以觉得保留原状会比较好。)

“虽然我也很想先确定明日香的恢复状况,可是,真嗣,那件事也不能再拖了。”
第一次听到零不再称真嗣为驾驶员啶,而直呼其名,明日香微微皱起了眉头。
“等等!你们俩那么赶着去哪里啊?!”明日香支撑着身体,等待着回答。

真嗣看着地板,正要解释,零已经开口了:“我们要到NERV去见啶元度,就目前的形势和他讨论一下以后大家该怎么办。”
一个念头同时闪进第二和第三适格者的脑海里:“她不再称呼他为‘啶司令’了?!”

真嗣有点困扰了,就在他疑惑地看着零时,明日香坚定地对真嗣说:“真嗣,你去吧!”她意识到了这件事对真嗣的重要性。
“什么?”真嗣转过头,看见一脸凝重的明日香。
“白痴!你给我听清楚了。这是你非做不可的事情。我还没虚弱到需要专人24小时看护,我可以照顾自己的拉。你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这里,否则我可要亲自踢你出去了!”明日香气势汹汹地指着门口对真嗣吼道。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走。”真嗣不情愿地站起来,准备离开。零也立即站到他身边,准备和他一起离开,为了这个小小的动作,真嗣心里微微地笑了。“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多久。”真嗣转过头来,“但我们会尽快回来的。”再次留下红发少女一个人,真嗣和零径直来到大厅。
“真嗣,祝你好运了哦,希望你能找到你所一直追寻的。另外,可要给我完完整整地回来哦。”明日香轻声地自言自语道,然后躺下来,准备再睡一觉。

----------------全文完---------------(译:好象是吧?……)

译:这样的结局真是应了这个题目,竟然在一个看起来要大展篇章的地方停了下来。
不过我终于赶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把结局篇给译出来了,还算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吧:)ok,谢谢阅读!.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