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愿赌服输 by:calmie/ssizz

2010年06月05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4441字 ⁄ 字号 愿赌服输 by:calmie/ssizz已关闭评论 ⁄ 阅读 4,419 views 次

愿赌服输
by:calmie/ssizz

前言:不要听信被啶司令所教唆的零一人目的片面之词就认为她是个坏女人,除了是老太婆以外她还是一个用自己的方式去爱的女人.我们总说她可悲,可是,我们并不是她,又怎能了解?

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把女儿的信轻轻折好,放在咖啡杯旁.
不惊觉,女儿就已经这么大了,大到要来这里成为我的同事,呵,世事总是难料的吧?看着她就象看到当年的我,天才在小小年纪已经初现锋芒,和我一样以这样优异的成绩毕业,也许将来她会继承我无法完成的工作,为我完善MAGI,如果由她来接管MAGI,那我是最放心不过了……不过,让她沿着与我同样的路走下去,真的好吗?至少,我无法得到一份完整的爱情……

A
Abyss
穿过一条幽暗的地下通道,我被带到了地底实验室.外面只是一片荒凉的山野,无法想象下面却隐藏了如此巨大的秘密,人类最尖端的科技……人类的力量果然伟大,也许只要人类希望,没什么是做不成的吧?

来人把我引到一间办公室门前,让我进去.
我轻轻扣门,里面一个清脆的女声答到:“请进。”
我扭开没有锁的门把,走进去,只见一个约莫20来岁的女人坐在一张不大但桌面很整齐的办公桌后,爽朗而让我不得不承认实在是很美丽的笑容,对我微微笑着:“想必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赤木直子博士吧,快请坐。”

我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坐下。她站起来,给我倒了杯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赤木博士,你可终于来了,我们所可是和上面申请了好久才要到你这样的人才啊。”
我笑答:“您太过奖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呢?”
她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下来:“恩,我叫啶唯,是E计划的负责人之一,请你先稍微休息一下,我把另外2位负责人叫过来。”说完,她拿起了电话。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竟然就是负责人?!未免太年轻了吧,看上去30岁都不到。

几分钟后,2个男人在敲门后便进来了。啶唯走过去为我们互相介绍“这位是上面派给我们的人才赤木直子博士,”然后她指向一位比较年长大约40多岁的中年男人“这位是我的恩师冬月教授,生物界的泰斗之一,在这个计划中给我大力支持。而这一位。。。”她指向另一位戴眼镜约30出头的男人,“他是。。。呵呵,怎么说好呢,虽然他也是负责人,不过我看他比较象打杂的吧,啶元度先生,你说是不是啊?”
“这个。。。”我有点疑惑了,他也姓啶?
冬月教授看了看啶唯,摇摇头叹口气:“唯,现在好歹在客人面前,你们两夫妻要拌嘴回家再拌吧。。。”
他们是夫妻?!
我伸出手,和他们3人逐一握过手了“请多指教。”

我的不可知的命运,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二.
半个月后,律子终于以GEHIRN正式成员的身份开始在我身旁工作。
越来越觉得她像我,工作起来不顾一切,同时还要泡一杯黑咖啡提神。我对她说:“不要喝那么多黑咖啡,会伤胃的。”她俏皮的顶撞我:“难道妈妈不是吗?为什么你又喝那么多呢?”“你呀。。。”我舒了口气,“我是没有办法的,喝了这么多年已经上瘾了,戒不掉了,你还小嘛。。”苦涩的黑咖啡,虽然芳香扑鼻不过,真的很苦。。。。。

我一直没有告诉她我和啶的事情,尽管她已经是我的同事了,可她也始终是我的女儿,在我眼里,她仍然是个小孩子。而且,怎么和她说呢,告诉她这对我来说是一场绝望的爱吗?
没有办法的,即使绝望我也要赌一次。

MAGI的建立进度进行得不错,啶看着巨大的主屏幕,不语,但我看得到他隐藏在眼镜背后的眼神闪过一丝满意。
我走过去,把手环在他的脖子上:“怎么样?我做的不错吧?”
他不置可否的对我笑笑。呵,也够了。
“我知道你还想着唯,可是我不在乎。”
依然是冰冷的唇,可是我不在乎。。。。。
其实,我怎么去在乎。
我无法相信我会输给一个已经死了那么久的人,我就不相信。。。。。。

B.
Beginning
众人期待已久的实验日终于来临,啶唯决定要亲自进入驾驶仓。

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些时日了,逐渐发现,这里所隐藏的秘密要比我想象的大得多,也可怕得多,果然,只要是人类想做的事,神也无法阻止。
可是我想做的事呢?

今天实验所里多了一个3岁的小男孩。他叫啶真嗣。啶家的独子。
“元度,今天是一个重要的实验日子,怎么把他给带来了?这里可不是托儿所。”冬月教授微愠的责备啶元度。
通过电流,喇叭响起了唯的声音:“东月老师,真是对不起啊,小真是我带来的。我想让他看看人类的希望啊^^.”

人类的希望?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对所谓的人类的历史进程并不重视,我只是在追求我想追求的一切,或者说是幸福.
在这里研制超级电脑对我来说算是幸福吧,因为……

“60…59…58…”倒计时开始,眼角看见啶家儿子正趴在巨型玻璃窗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实验槽里那怪物.
呵,饶有兴致?现在的他又如何能理解那怪物所代表的含义?
看他那个样子,他真的有啶唯天分的遗传?天知道上帝又将会赋予他什么命运?

实验终于开始了.

忽然,警报大作.

三.
今天,所里又多了个小孩.一个小女孩.
“咦?啶所长,是你的孩子吗?…恩,可是我记得他是个男孩子啊….”
一个大约9岁样子的小女孩,浅得近乎晶莹的兰色头发,血红色的眼眸,白皙的肌肤,淡漠的神情…不,不是淡漠,是毫无表情.一个这样特殊样貌与气质的女孩,吸引了所有工作人员的目光.
“恩….不是我的,是代朋友照看的….”啶简单的回答了,嘴角似乎隐藏了一丝难得一见的笑意.是欣喜,还是得意?
这是个让我有不详预感的洋娃娃,眼角眉梢神似于一个人,我忽然想起了啶嘴角的一丝难测的笑.
难道……是因为他忘不了唯而偏爱这个毫无表情的人偶?

我扬了扬眉,走过去蹲下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绫波零.”
另一个瞬间,我再次觉得,她其实一点也不象唯,唯有很灿烂却也很温和的笑容……我所暗暗诅咒的……

C.
Capricious

实验失败了.
啶唯在插入槽中消失了.
或者说,她被那个怪物给吞噬了.

那个怪物,难道这就是隐藏在E计划背后的真相?
那天,在一切仪器都探测不到唯后,啶元度只留下一句话说,绝对不允许打开舱门.然后不出一声的走了.

我接到命令,要制订一个拯救计划.我照做了.
很可笑吧,我竟然去拯救我的情敌?
不错,作为女人,我憎恨她.可是,作为科学家,我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人总是充满矛盾的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