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Red Sand by: 葛城美里

2002年01月29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2572字 ⁄ 字号 Red Sand by: 葛城美里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66 views 次

"阿姨……你……你可不可以帮我捡一下那个?”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跃入我空乏的鼓膜,低头看时,发现脚边不知何时滚过来一只小小的彩球。“恩……是这个吗?”我俯下身拾起那个光溜溜的东西,把它举在空中向那个小家伙招手。“啊!多谢你!”他向我跑来,胖嘟嘟的脚丫踩在软软的沙滩上,整个身子一摇一晃的。“呵呵~好像PENPEN呢~”我轻轻地笑了声。“哎哟!”他一个趔趄,扑进我的怀里,“小心啊!”我慢慢地抱起他,嘻~这小家伙一点儿也不重。“对不起,阿姨!”“嗬嗬~没关系,下次慢些,海滩上是很滑的。”“恩!阿姨,你的头发好漂亮噢,是紫色的也~天生的吗?”“啊,是呀,我一生下来就是这种颜色的头发,爸爸妈妈还吓了一跳呢,他们没有一个人是这种发色……很奇怪吧。”“不!很好看!”他伸开粉嫩的小手,抚摸着我搭下的一绺头发,那一刹那,我的眼前…………竟然……没可能的!我居然看到了一只无比熟悉的手,那是一只我多么迷恋的手啊!大而有力,常常挽着我散下的长发拥着我走过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你的头发,一种让人觉得想保护的紫色,很美。”那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我久违的声音。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死在我甚至不知道的地方,就像他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能供我回忆的,只有那已成碎片的微笑。
“阿姨,阿姨,你怎么哭了?别哭呀!”“对不起,我…………”“我妈妈说过哦,任何一个人哭,都会有人为他伤心的。我不想让别人伤心,所以我不哭,有一次我摔在地上,膝盖都破了,流了好多血,我都没哭的。”“你真坚强。”“恩!那个医生伯伯也是这么说的,他说我虽然只有4岁,不过很懂事。”“你今年4岁?”“对呀,很小吧,呵呵~”“4岁……”我喃喃地念着,那件事过去也有5年了,如果是我和他的孩子,也该有这么大了。“喔喔,你不哭了咯,真乖~”他拍着我的头,装作很成熟的样子。
“小冢,回去了哦!”远处一个女子细细的呼唤声传来。“好!知道了!”我怀中的这个孩子对着她的方向应了一声。“原来你叫小冢啊。”我微笑着弓起手指弹了弹他的小脑袋。“恩,阿姨,下次不要再哭了哦!”“不会了~”“那我走喽?”“好,再见!”“再见!”他走了几步,又不放心地回过头,“真的不可以再哭了哦!”“恩!知道了!”“嘻嘻!”那孩子像阳光一样笑着,向那个年轻女子跑去,他们说了些什么,他又回过头,向我使劲招招手,我也笑着挥挥手,他们才离去。
心情随着潮声平静下来,我踏着浅浅的海水漫步在沙滩上,那个孩子,有着和他一样令人安心的微笑,我原以为这种感动早在5年前就离我而去了,今天,那份曾属于我的安全感像神的恩赐一样又重新回到我面前,仿佛一本被压在箱底的日记,被一个孩子的手翻开了。夜幕渐渐地拉下,墨蓝的夜空中开始现出耀眼的繁星,宁静的美丽既使是在晚上也无法包容那蠢蠢欲动的第三新东京市。“很晴朗的夜晚啊!”我想,海风撩着我的头发,非常清爽的风,但夹着一丝腥腥的味道。
“嚓嚓嚓…………”我的身后有脚步声挪近,很轻,是职业的。
“你是葛城美里小姐吧?”
“…………”我没有回头,我很清楚他们是谁。
“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就是葛城三佐,5年前从NERV消失的作战部最高单元负责人。”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怎么还不动手,要我请吗?”
“不不不,我们可不敢,我们是奉碇司令的命令,请你回去的。”
“哼!废话还真多,我是不会回去的!”
“何必呢,大家都很需要你。”
“呵~是需要我掌握的情报吧,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这个嘛…………”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回去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听到隐隐的金属磨擦声。
“你们早该这样了。”我转过身去,冷笑着,望着他们,还有他们手中那空洞的,在夜色中黑得发出寒光的管口。
“碇司令说了,如果你执意不回去的话……”
“怎样。”
“就和加持良治一样处理!”
“哦?呵呵呵呵……是吗?这么说来,加持也是你们杀的了?”
“你很有觉悟嘛,怎么样,葛城小姐,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不!你错了!”
“什么?”
“我是想再借你们的手把我送到他那里去吧,我真的想他了。”
“就这样?”
“是的。”
“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我考虑了5年了。”
“那就不客气了!”我闭上眼睛,海风就在我的耳边唱歌,好温暖啊……………………
…………………………………………………………
……“葛城,你又喝多了。”
“谁说的?才…………才没有呢!”
“好了,好了,别再喝了,你明天不是还有课吗?”
“安啦~~~~是社会经济学,不会有人去听的。那老头子,去演狂言还差不多,给大学生上课,拜托~~~~~”
“那样的话也不可以喝太多,否则…………”
“???”
“你今晚就回不去了!”
“喂!!好了…………哈哈哈哈…………别闹了……我不喝可以了吧,加持!………………”
…………………………………………
…………“砰!”
“是在放礼花吗?恐怕看不到今年烟火祭的礼花了呢~真可惜啊,本来还想借机大喝一通的说,平时喝的话律子那家伙又该念了吧,律子也真是的,总是那么沉闷干嘛,像个老太婆一样,啊,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是老太婆了,不过,她……应该不会怪我吧…………”
…………………………………………………………………………………………………………………………
…………………………我的身体失去重心,在向后缓缓倒下去…………………………………………………………………………………………“葛城,当你听到这通电话时,大概已经是在我给你惹了一大堆麻烦之后了,抱歉!请代我对律子及其他人也说声对不起吧。葛城,真实使我们相遇,事实上,与你共渡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你离开我后,我加入了NERV,我发现碇司令、律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阴谋,他们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随着我调查的深入,第二次冲击的真相也逐渐曝露在我面前,这些,相信在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你已全知道了。葛城,原谅我,如果还能有再见面的机会,我会对你说出8年前我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珍重!再见!”…………………………………………………………………………………………………………………………
……………………………………
我躺在冰冷的沙滩上,我感到温度也在渐渐离开我的躯壳而去,变得和这世界一样冰冷。我隐约听到脚步声远去,我知道,他们走了。我看见一片红色的沙,沙上映出一个模糊的笑容。
“是我……在笑吗?还是你呢,加持?……………………………………”
END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