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天堂门之风 by: prayer

2002年01月20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2773字 ⁄ 字号 天堂门之风 by: pray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27 views 次

作者推荐:阅读以下文章时,最好听着FF10的《MELODIES OF LIFE》……^^

什么?……什么是FF10?
当我没说过……
The Wind Through The Heavens Gate
夕阳的最后一抹嫣红还没从天边褪去,山下的城市中已亮起点点灯火。
好象宇宙中所有的星星都落到了人间,恣意着,流连着。城市漆黑的身影截断群山模糊的曲线,那袭黑色的袍上洒满了缤纷的流莹。科学是这个时代的魔法,人类用科学召唤光明。
城市一如诸神遗忘的乌托邦,借着夜幕的临近,掩盖着静谧的外表下人类那疯狂的喧嚣,任性的欢乐。
……还有曾经的回忆。
使徒来袭,第三次冲击,都已被掩盖在名为“昨天”的历史中。随时钟的转动,一切如沙般漏过指间,不能在今天的灿烂上留下一丝划痕。
第三新东京市辉煌依旧。
碇真嗣站在山顶那片草地上望着山下的一切。温柔的山风拂动他的额发,真嗣任山下那座梦幻之城映在自己深蓝的眸中。
夏末时节的风中夹杂着草的清香,清香中又夹杂着枯萎之前衰落的气息。真嗣深深吸了一口这样的空气,城市那曾让他为之陶醉身影在他眼中摇曳起来,第三新东京市中似乎已随风而逝的一切,又从记忆深处伴着苦涩涌出。
无论如何,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该得到的还没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真嗣在草地上坐下,把刚买的两听可乐放在身边。易拉罐冰冷的触觉让真嗣打了个哆嗦。风在草地上划出起伏的旋律,真嗣双手环膝,把自己在草地上缩成一个点,手上残留的凉意却像这风一样迟迟不去。
真嗣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身后的草地上响起脚步声。
“碇君……”流水般纤细的声音轻轻震动着空气。
真嗣没有回头,他知道他要等的人来了。
蓝发的少女在真嗣身边坐下。“又见面了呢……碇君……”绫波浅浅看了真嗣一眼,又飞快地把视线移向了山下的城市,于是那片电力点燃的星空也跃动在少女血红的瞳孔中。“我还以为碇君已经忘了……”
“怎么会……”真嗣小心地侧头打量着那头熟悉的蓝发,穿着校服的绫波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不同,真嗣已经习惯了这样没什么表情的绫波,一如第一次在NERV见到的绫波,一如和第五使徒交战之前说再见的绫波,一如那时常常在电梯中沉默着的绫波,一如那天对自己说一切结束后一起到这里看灯光的绫波……
没什么表情却总让自己感觉温暖的绫波。
“那时我答应过的,和绫波一起来这里看灯……一切都结束以后……”
“我……很开心。”
“……”
“……”
山顶的草地上一时只有空气的流动声,气氛有些尴尬。真嗣将一听可乐递给身边的少女,接触到绫波手指的瞬间,他觉得少女的手指比易拉罐还要冰凉。不过看着绫波拿着可乐略显笨拙地研究拉环,真嗣开始后悔没把易拉罐打开再给她。
“我来吧。”
“……不用。”轻柔的声音还是那么固执。
生活方面很笨拙……和爸爸一样,这是律子博士对绫波的评价。的确很像爸爸,不管是生活,还是这固执的脾性。
拉环猛地被掀开,锋锐的边缘却在少女苍白的指尖留下一道口子。即使在微光中,还是可以清楚看见血滴在草地上,少女轻轻皱了下眉。
“啊……绫波……”真嗣本能地伸手,但他的手在接触到蓝发少女的手之前突然停住了。真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绫波吮了吮手指就开始低下头轻啜可乐,那只手中途变成了搔头的动作。“那个……对不起……”
“碇君……为什么要道歉?以前碇君就很喜欢道歉呢……”
“是这样吗……”真嗣打开自己那听可乐,再次把目光移向山下的灯光。“说到以前,有一次我们和明日香一起看过晚上的东京市……绫波记得吗?”
“记得,就是停电的那次,我们从紧急通路爬进总部。”绫波轻轻晃着手腕,可乐的重度一圈圈漾开,风卷起的草沫中混入了可乐的甜香。
“那时绫波说话像哲学家一样……”
“那时的星星很漂亮……现在的……也很漂亮,但,不会有使徒了。”
不会有使徒了,也不会有EVA了,一切都结束了……
“除了这里的灯光,什么都不一样了呢……”
隐隐有汽车的笛声随风传来,飘渺如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山坡上的两人沉默着聆听,深蓝的视线和血红的目光在远处的城市上交会,永不停息的风茧一般缠绕着两人,时间一丝一缕在风中流逝。
突然一个礼花绽开在城市上空,一阵缤纷的流星在夜空中坠落。一时间,城市和山都笼罩在金色的光晕中。
今天是夏祭的日子啊……真嗣这才恍惚记起,真是的,经历了那么多不平常之后,平安喜乐的普通生活怎么看都是那么远,让人再也不能融入其中似的……
又一朵礼花照亮了夏季的星空,绫波看见真嗣将脸转向自己,“那个……真是很幸运,第一次和绫波来这里,就赶上了夏祭,我是第一次站在这里看,也是很漂亮的样子……”
越来越多的礼花升上夜空,五色的光似乎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争先恐后地突然照亮所有人的眼睛,但每一次绚烂之后,稍瞬即逝的美丽总是如来时一样突然淡去。“碇君……”绫波突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以前,洞木同学带我来这里看过夏祭时的烟花,那时的烟花也很漂亮,但今天,我比什么时候都要开心。”
蓝发的少女站起来,迎着风的精灵飘逸的舞蹈,“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
礼花的光芒一波波袭来又淡去,绫波又向前走了两步,纤细的身影融入那忽明忽暗的变幻,真嗣一时觉得又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时他和绫波坐在葛城三尉的车里,隧道里的灯光就是这样忽明忽暗地掠过每个人……
“谢谢你,碇君……”少女突然回身,她的脸被焰火照亮的一瞬间,真嗣分不清那深红的双眸里是不是泪水,“碇君说分手时不要说再见,那这个时候,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绫波?”
“谢谢你,碇君……”
突然地,像一阵风吹过夜行人的脸,又像一阵焰光掠过漆黑的夜空,蓝发的少女消失了。
四下里仍流溢着纷乱的光,真嗣迷茫的目光落在少女坐过的草地上。没开口的可乐静静地立在半长的草中,一朵鲜红的花随着草地的起伏摇曳着,纤薄的瓣不时轻触易拉罐冰凉的表面。
真嗣低头把一大口可乐夹着凉风灌下去,但压不住从身体深处泛上的一声呜咽。他站起来,各种光从远处射来,在他身上纠缠。
真嗣觉得周围的一切都疯狂地变幻着,沉重的现实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只有山间温婉的风还是那样轻柔,轻柔地好象少女温柔的呼吸,但这轻柔的呼吸却推开了天堂沉重的门扉,把早已消逝的灵魂带到今人的面前……
“绫波……”
一滴泪缓缓爬出真嗣的眼角,爬过他脸上深深的皱纹。50年的时光从他身上流淌而过。65岁的真嗣终于再一次记起,他的绫波在50年前就死了啊……
曾经的少年遥望自己生活过的城市,夕阳的光早已消失在天边,山下的城市亮着点点灯火。
好象宇宙中所有的星星都落到了人间,恣意着,流连着。城市漆黑的身影截断群山模糊的曲线,那袭黑色的袍上洒满了缤纷的流莹。科学是这个时代的魔法,人类用科学召唤光明。
城市一如诸神遗忘的乌托邦,借着夜幕的临近,掩盖着静谧的外表下人类那疯狂的喧嚣,任性的欢乐。
……还有曾经的回忆。
使徒来袭,第三次冲击,都已被掩盖在名为“昨天”的历史中。随时钟的转动,一切如沙般漏过指间,不能在今天的灿烂上留下一丝划痕。
2065年,第三新东京市辉煌依旧。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