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章

2022年01月1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507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章

/2015年,12月23日/

明日香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从模拟插入栓里走了出来,一脸的烦闷。

“真是服了,从没见过这么笨的......”

在另一边,第四适格者铃原 冬二也哭丧着脸,爬出了插入栓。经过几个月的训练,现在他终于可以与其他适格者一起训练了。但不幸的是,今天的一对一训练中,被分配成他的对手的,是第三适格者明日香。

果不其然,经历了惨痛的一个小时,他现在对那个红发的女生更厌恶了。一开始明日香还稍微有些耐心,能认真地教他一些技术。可是到了后来她也快要被逼疯了,下手也越来越重,有好几次,冬二都被她揍得呲牙咧嘴,叫苦连天。他甚至怀疑,惣流是不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等两人出来的时候,真嗣和丽已经在外面了。大厅里的屏幕上正显示着3D训练场里实时战况,显然,冬二刚才的丑态被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想要赶快转移话题。“哈......没想到你们也在啊......”

不过,真嗣并没有拿他开涮的意思,看着扭捏不安的朋友,他会意地笑了。

“冬二,这很正常,不必放在心上......其实,每次训练的时候,我被揍得比你还惨呢......”

“哦?居然连你也......?”这样的话倒是出乎冬二的意料,“等等,每次和你一起训练的不是绫波吗?难道说你......”

凭借着两人多年的默契,真嗣立刻就明白了冬二未说出口的话。他略显尴尬地笑了。“是啊......”

“哈哈,哈哈......”

冬二觉得,为了保足自己和真嗣的面子,他必须要转移话题了,“那看来绫波真的是很强啊......”

真嗣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这种事,他倒是显得很达观。“总之,我们两个必须要加把劲了啊,否则,就要成为大家的拖累了......”

“真嗣,那个薰去哪里了?最强的家伙从来都不用训练的吗?”

“他已经消失一整天了。”

“要是他在就好了!”冬二大声抱怨道,“他可比惣流有耐心多了!她明明知道我这么差,却还要故意向我炫耀,真是让人火大!”

幸好明日香已经先行离开,否则,她多半又要跟冬二吵起来了。

“你们不必为此失落。”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丽,终于开口了,“真嗣,铃原同学,其实你们并不差......”

“丽,不用安慰我了,我已经接受差距了......”

“真嗣,我不是安慰,我说的是事实。在狙击方面,你一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你的成绩比第五适格者还要高出许多。至于铃原同学......”

她的目光转向了冬二,向他微微一笑,“你只训练了几个月,就达到了如今的水平,这是很了不起的。明日香之所以会那样评价你,只是因为她待人的标准比较严苛......”

“啊,是嘛......”冬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素来冷漠的绫波 丽居然一反常态地夸赞起他来,这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总之,冬二,”真嗣伸出手,在他的肩上坚定地拍了拍,“我们要拿出志气来,加倍努力才行。光是靠着别人的安慰可是走不远的啊。”

“就是!这才是咱纯爷们儿该有的样子!”冬二自信满满,以标志性的大嗓门附和道。
*****************************************

标写着SEELE图案的石碑在空中悬浮着,围成了一圈。而在圆心的位置,白发的少年正静静地站着,神情冷漠地扫视着四周的石碑。

“如你所知,你在NERV的入列仪式被提前了甚多,”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原本我们并不打算让你这么早露面,不过好在,目前的局势,仍在委员会的掌控之下。”

“目前看来,NERV的高层还没有对你起疑,”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那么,其余适格者呢?对于你的存在,他们是否表现出了异常?”

“还没有。”

薰面不改色地说了谎。他的存在,当然让他们感到了异常。第一、第二适格者的生活,想必现在已经一团糟了吧。

“无妨。”这一次,响起了基路议长的声音,“只要没有人怀疑汝真正的使命就好。”

“不过,有一件事令我们很在意。特比留斯,你与另一位Nephilim的接触,是否过于亲密了些?”

(Nephiilim是圣经中的词汇,用以代指神的子嗣。这里指的当然是丽。——beiming)

“没错,你们二人体内有着相同的力量,贸然接触很可能会带来力量的失控。我们希望你能谨慎行事。”

“我为什么会被她吸引,”薰优雅地微笑起来,“在场的各位应该都明白吧?毕竟,亲手制造我的人正是你们。”

“但你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为什么不可接受?我只是与她说了几次话而已。”

“恐怕并不只是说话那么简单吧?特比留斯,汝的行动已经开始让吾等担忧了。”

“那还有什么可藏的,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不好吗?”

薰的语气里满是戏谑,“基路议长,你只是担心莉莉丝的力量提早觉醒,对吧?”

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没错,特比留斯,不......”基路的声音低沉了许多,“亚当......”
*****************************************

红发的少女明日香,从未像现在这样憎恨自己的单身状态。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点?”她终于忍不住了,嫌恶地朝着对面的真嗣和丽瞪了一眼,“这里可是公共场合,在这里这么亲密,不太合适吧?”

老实说,真嗣和丽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只不过是丽坐在真嗣身边,两人手拉着手一起看电视而已。

“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蓝发少女开口说道,“只是,现在可否请你暂时忍耐一下?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和真嗣都很享受这种气氛。”

嫉妒心让明日香气得七窍生烟。“少得意了!你凭什么对本小姐指手画脚!”

就在这时,冬二也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向着楼下的客厅里喊道:“嘿各位,你们有没有见到我的帽子?”

“丢三落四的笨蛋就给我安静一点!”明日香没好气地吼了回去。

“拜托了各位!”冬二双手合十,摆出虔诚祈祷的样子,“那顶帽子真的对我很重要!”

真嗣抬起头看向了他,但随后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老兄,有什么好笑的?帮帮忙啊!”

“铃原同学,你可以照一下镜子。”丽面无表情地替真嗣回答道。

冬二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伸手在头上摸了一把。“哦......果然!”

明日香不悦地哼了一声。“切,笨蛋果然就是笨蛋......”

冬二并没有理会她的讥讽“真嗣老兄,我等下约了薰去打球,你也一起来么?”

“呃,还是不了......”真嗣难为情地笑了,“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

“对哦!毕竟你有绫波陪着,呵呵,真不愧是你!”冬二扯着嗓门咕哝道,“罢了,我还是去找薰吧......”

“哦,听说有人要找我?”

出乎众人的意料,那个几乎从未在公寓里露过面的白发少年,就在此时走了进来。他谦和地笑着,向大家挥了挥手,“Hello各位~”

随着他的到来,真嗣和丽脸上的轻快神情立刻就消失了。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装作没看到他一样,专心地欣赏着电视节目。而第三适格者明日香,则是略显嗔怒地白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离开了。在她击败薰之前,她最不想见的就是比自己强的家伙。

“嘿,准备好出发了么?”冬二一边做着腿部拉伸一边问道。

“等我一分钟。”他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经过沙发旁边的时候,他饶有兴味地笑了,“看上去很享受嘛,丽。”

丽别开了视线,没有搭理他。但她与真嗣拉在一起的手,握得更紧了。

但渚 薰并未气馁,他向着坐在丽旁边的黑发少年挥了挥手,“你好啊。”

真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盯着这个害死妈妈、给他带来痛苦的人。随后,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算是勉强与薰打了招呼。

薰无奈地笑了,“真是两个沉闷的人啊......”

就在这时,警报声响了。
*****************************************

“声波检测已经确认了目标的位置。”一边与美里急匆匆地走着,律子说道,“第八使徒目前正在地幔中穿行。根据MAGI的预测,使徒似乎来自日本的浅间火山一带......”

“那么远??”美里惊呼起来,“这东西为什么会从那儿来啊?”

“我们还没有查清原因,但这并非目前的第一要务。当下,我们应该尽快指定歼灭计划......”

“但是,只要使徒仍在地幔里,我们就没法攻击到它,对吧?”

“技术上来说,是的。”

“可恶,真是让人头大。这东西会从哪钻出来?你可别告诉我使徒打算直接钻到Geofront里来......”

律子盯着PDA的屏幕,微微皱起了眉头。“从前进路线预测,使徒直接攻入Geofront的几率不大。但是,为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应该派遣一台EVA留守在Geofront,我个人建议是让三号机留下。”

“铃原驾驶员?别开玩笑了,他还没做好上战场的准备呢......”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不会用到他。”

“呵呵,这回答还真是令人安心呢......”美里不情愿地嘟囔着。
*****************************************

战斗即将打响。在NERV的机库里,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忙碌异常。

明日香换好了作战服,坐进了二号机的插入栓。不过,她明明还没有启动机体,那个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惣流小姐~”

“.......这次又是怎么做到的?又是‘雕虫小技’么?”

“猜对了!你还真是机智呢。”

“奉承话还是省省吧,我现在可没心情听。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当然还是与真嗣有关的事喽。”

明日香长长地叹了口气,如果能看到薰的话,她一定会狠狠瞪他一眼。

“我说你啊,怎么专挑烦心的事儿说啊?你觉得现在是说这事的时候吗?”

“没办法啊,毕竟离开了EVA就没法不受监视地交流了。惣流小姐,我之前已经告诉你我的提议了。既然你已经考虑了这么久,我希望听听你的看法。”

明日香干脆地回答道,“我还没考虑好。”

“.......好吧。”

薰的语气里带着些许气馁,“等战斗结束后,我会再找你的。”

然后,他的声音就中断消失了。这个来去无踪的神秘家伙,让明日香瞠目结舌。“喂,到底怎么回事啊?”
*****************************************

“美里!”正在盯着声波检测图样的律子,突然惊叫起来,“就是现在!使徒要破土而出了!”

“终于要来了啊,”美里点了点头,视线回到了正前方的大屏幕上,“把具体坐标发过来。全员,准备发射EVA!”

作战室指挥室里,所有人都严阵以待,等待着使徒露头的那一刻。

“......二号机和四号机部署到最近的拦截地点,零号机和初号机部署到狙击位......”

“......初号机换装狙击用G型装备,零号机担任掩护......”

“......神经连接无异常,回路畅通......”

“......阳电子炮架设作业已完成,第一次连接......”

“发射!”
*****************************************

第八使徒的身体造型有些滑稽,椭球形的身体两侧伸展出两条强壮的手臂,后侧的鳍部却显得很瘦小,整体看上去就像是发育未完全一样。然而,这个发育未完全的使徒,却有着很是棘手的能力。岩石也好,钢铁也好,接触到它身体的一切事物,都熔化成了灼热的液态。

“惣流小姐,保持距离哦。被岩浆烫到可就不好玩了。”

“多嘴!”

二号机手握高震动粒子刀,谨慎地盯着前方红热的地面。第八使徒桑德枫正在化为液态的地表之下活动着,时而高速潜行,时而破土而出。明日香必须抓住使徒暴露真身的刹那,将其歼灭。

她能感觉到,地面正在微微颤动。在二号机背后的不远处,银色的四号机同样伏低了身体,全神贯注地警戒着使徒的突袭。

就在二号机的侧方,地面的某处突然变得红热,随着土层炸开的一声巨响,第八使徒自其中现身。这样的攻击让明日香措手不及,如果不是薰将她一把推开,使徒的利爪就会划开二号机的咽喉。

不过,使徒的这一击并非全无效果。它的指尖终究还是擦到了二号机的腿部装甲,片刻之内,厚重的腿部装甲便熔成了滚烫的铁水。灼烧的剧痛从她的右腿上传来,明日香痛苦地尖叫起来。

“一尉,二号机失去行动能力了!”指挥室里响起日向焦急的声音。

“二号机附近的地面温度急剧升高!马上要熔化了!”

“薰!战斗任务暂停!快把她带离战场......”

通讯器里人声鼎沸,所有的人都一下就慌了神。望着扑倒在地、痛苦挣扎的二号机,薰果断地执行了美里的命令,背起二号机向着远离战场的方向跑去。

“我就说你要小心一点嘛,你看。”

“可恶.......的家伙!啊......好烫好烫......”

薰朝着狙击点所在的山头上望了一眼,紫色的巨人正严阵以待。他无所谓地笑了笑,“看来,这里已经没我们的事了。想要歼灭使徒,只有靠远程攻击的手段了......啊,这还真是让人不服气呢。”

所有人都忘了一件事:使徒并不会坐视自己猎物逃走。望着四号机与二号机高速远去的背影,桑德枫发出了愤怒的嘶鸣,释放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以它的身体为圆心,岩浆之海的半径正在迅速扩大。

薰能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正在变软,这让他心里一沉。

果然,在他的前方,原本的道路变成了红色,随后彻底断裂开来。他与明日香,仅能借着脚下的这一块地面勉强站立。在猩红色的熔岩之海里,两位巨人被困在了一艘将沉的孤舟之上。

更糟的是,脚下的地面同样在迅速缩小。灼热的岩浆翻滚着,即将吞噬这块仅存的立足之地。
*****************************************

在战场的另一边,真嗣牙关紧咬,盯着瞄准镜里时隐时现的使徒的身形。前方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两位同伴已经命在旦夕,而他却仍然无法瞄准使徒,这让他焦躁不已。

“真嗣,冷静一点。我们还有时间,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这是丽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其实她的心里同样紧张不安,局势万分危急,而担任掩护的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只希望,自己的话能让真嗣冷静下来,现在,一切都寄托在真嗣的身上了。

“真嗣!怎么还不开火!”

“美里小姐,请不要打扰我......拜托了。”

美里愣了一下,此前真嗣从未用这样的语气与她说话。不过,当她从屏幕上看到真嗣的面容时,才明白他并不是在故弄玄虚。

他的眼神很坚定。这样的眼神,绝不属于一个吓到手足无措的孩子,而是属于一位坚毅的战士。

“真嗣......”丽很不安,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着。

“相信我,丽......我在等一个机会......”

没错,他在等一个机会。使徒下一次从岩浆之海里扑跃而出,向四号机和二号机发起袭击的时候,就是他最后的机会。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不愿拿同伴的生命作为诱饵,但现在已经别无他法,他必须勇敢地面对这场豪赌。不但要面对,而且要赢。

使徒再一次从猩红色的海洋中现身,而四号机脚下的地面也撑到了极限。面对着疯狂地朝自己扑来的使徒,身上还背负着另一台EVA的银色巨人一个趔趄,几乎就要失去平衡,跌入岩浆之中。

真嗣的嘴角,终于划过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在瞄准镜里,红色光标终于与使徒的巨大身躯重合了。

他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立刻扣下了扳机。
*****************************************

“切,到头来,我还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当四位适格者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冬二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他百无聊赖地把脚翘到了桌上,正在不悦地咕哝着什么。

看到有人进来,他噌的一下跳了起来。如果被上级看到自己刚才的样子,那可就不妙了啊。

“你们回来了!真是漂亮的战斗啊,真嗣老兄,最后那一枪太帅了......”

真嗣略显腼腆地挠了挠头,“啊,谢谢......”

与之相对,第三适格者明日香却不快地‘哼’了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开了。

然后,会议室的门被‘砰’一声推开,葛城 美里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干得漂亮!辛苦了诸位!”她压低了声音,狡黠地一笑,“晚上请你们吃大餐哦。”

“我才不去!”红发少女立马抗议了起来,“打得这么狼狈,想想就心烦......!”

“不行,全—体—都—要—来—哦~”

“呃......那个......葛城一尉,我还是不去了吧......”冬二紧张地笑了笑,“毕竟无功不受禄嘛......”

“说什么呢!”美里几位豪放地,把比自己还要高大的少年一把搂了过来,“放心啦冬二君,今后一定会有你大展身手的时候的!到时候,我们就仰仗你了......”

真嗣突然觉得手心一暖,他侧头看去,蓝发的少女正站在他的身侧,拉起了他的手。

丽是在发自内心地为他高兴。这几个月以来,真嗣一直在拼命地磨练自己,今天,他的努力与疯狂终于换来了回报。往后,真嗣一定会成长为一个更勇敢、更强大的男人。

看着丽淡淡的笑容,真嗣也情不自禁地回以微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

/2015年,12月24日/

这一天的晚上,是平安夜。

一整天里,明日香就一直觉得心情超不爽,她把自己在房间里关了一天,谁也没有见。结果,居然从早上一直睡到了下午。

她把头闷在枕头里,愤懑地踢打着被子,把自己的床弄得凌乱不堪。然而,即使如此,某些让人恼火的声音,还是穿过了她的房门、穿过了她的枕头,然后钻进了她的耳朵。

“嘿,丽!”有个声音在走廊里说道,“我们今晚去哪里好呢?”

啊啊!烦死了!这两个人怎么在公共场合还这么大声?

就在她烦闷的时候,那两人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然后,她听到了另一个脚步声。

“嘿惣流,”有个大嗓门的家伙敲了敲她的房门,“我刚训练的时候,京子博士让我给你带句话,问问你等下要不要回家吃晚饭?她还说,一整天都没见你了有点担心,希望你给她打个电话啥的......”

“我还没死呢,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自己给她打电话说呗。反正我话带到了,拜拜......”

“吵闹的家伙,快点给我走开啊!”

然后,一切终于陷入了寂静。明日香盯着天花板,小声地咕哝了一句‘笨蛋’。但谁也不知道,她这句话到底是在说别人,还是在说自己。

她就这样沉浸在心事里,呆呆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不过,这样的静谧并没有持续而多久,清脆的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想出去转转么?”

果然是那个白发家伙。他的这个邀请,对明日香来说并没有什么诱惑力,何况,他之所以找上自己,多半又是要说那些让人心烦的事情。于是,她懒散地翻了个身,背对着房间门口。

“少来打扰我,我现在只想睡觉。”

“这样的夜晚很适合喝点热饮哦。我知道有家咖啡馆,离这里挺近的。怎么样,不去喝一杯么?”

明日香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这个提议。反正自己现在没事做,光是闷在这里的话,确实有点心烦。不过,一想到他多半又会讲很麻烦的事情,她又觉得兴致大减.......

最后她决定,自己还是出去转一转好了。倘若只是安安静静地喝杯咖啡,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他要是敢讲那些烦心事,害自己倒了胃口,那自己只管离开就是了。

“行吧。那你等我一下。”
*****************************************

冬月 耕造抱着厚厚的一沓文献,匆匆走进了办公室。最近的压力可真大啊,这让他倍感头疼。

一般来说,冬月总是同事中最早来上班的一位。不过,今天却有一个人比他到得还要早,当他推门走入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冬月老师,别来无恙啊。”

冬月愣了一下,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是谁。男人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在过去,这个男人曾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带过的学生虽多,不过眼前的这一位,他倒是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这么多年了,终于想起回学校探望老师了吗,呵呵.......”

“那可真是抱歉了,老师,”源渡站起身来,淡淡地一笑,“这么多年没有和您联络,但学生我也一直很忙的啊。”

“那么,今天找上我这老头子,又是因为什么?”

“三言两语或许很难说清细节,不过,还是让我简要为您说明吧。”

源渡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隔着墨红色的太阳镜,冬月看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的光。那是阴谋家的眼中才会有的眼神。

“唯死去了。为了复仇,我需要您的力量。就是这样。”源渡平静地说道。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哦,这样啊......”良久之后,冬月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许多。

“我希望您能担任NERV的副司令,助我一臂之力。”

“这么说来,现在你已经......”

“没错。SEELE的老人们舍弃了前任司令惣流 良泰,而他的继任者就是我。老人们希望把NERV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但是,我并不打算顺遂他们的心意。”

“这样啊,这还真是很有你的风格啊。”冬月温和地笑了起来,“当年,就是因为我陪着你和唯君胡闹,SEELE才会强制解散人工进化研究所,转而建立起NERV呢......”

“那么,请您再陪学生胡闹一次吧。”

“哈哈哈,那还真是没办法了呢。”
*****************************************

老实说,这家店的热可可并不怎么好喝,不过店里静谧的气氛的确值得享受。坐在温暖的壁橱边,看着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晚归的人们匆匆走过,在昏黄的路灯下留下一排深深浅浅的脚印。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氛围的确很有诗意。

就目前来看,自己这一趟出行还是利大于弊的。

“嘛,想不到你这家伙平时不怎么社交,选的地方倒是挺浪漫的。”

“只可惜,陪你来的人不是二号呢。”

明日香一口热可可喷了出来。她一下就明白薰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不用人名而用代号,多半是为了混淆特殊监察部的监视。只是,这家伙为什么要提这事?

“我......咳咳......我说你啊......”她一边用纸巾捂住了嘴,一边咳嗽着说道,“你叫我出来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个......咳......我可要走了.......”

“别啊,你先听我说完嘛。”薰伸出手,指向了窗外的一个方向,“现在,一号和二号就在大街对面的博物馆里。”

“你连这都知道?”明日香嫌恶地白了他一眼,“没想到,你是个跟踪狂啊。”

“是你自己太过粗心罢了。他们明明是刚刚才走进去的。”

“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两人会来这里?你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明日香仍是一副不能信服的样子,“这次又是怎么做到的?又是‘雕虫小技’么?”

“算是吧。你可以说我是个天才。”

明日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看向了别处。

“所以啊,就让我说正事吧。”薰压低了声音,“我有个万无一失的计划。”

“呵,还‘万无一失’,真敢说啊......”

薰没有在意她的嘲讽,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有办法把一号和二号分开。据我对二号的了解,在那之后,他应该会直接回总部去。至于能不能假装成偶遇,那就看你自己了。机会难得哦。”

“得了吧。我早就试过好几次了,那家伙软硬不吃,心里只有那个优等生......”

薰神秘地笑了。在那笑容之中,透出一丝邪性。

“今晚之后,就不再是这样了。”
*****************************************

从博物馆走出来的时候,真嗣看了一眼手表。晚上九点钟。

这时间当然不算早,但就这样回去,总是觉得有些无趣。于是,他拉着丽的手穿过了大街,来到了街对面的这家咖啡馆。

“今晚,我过得很开心。”坐在他的对面,丽的脸颊微微泛红,“就算已经见过这些艺术品的仿品,但见到真迹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震撼......”

“德国的艺术史是很丰富的哦。”真嗣笑着点了点头,“下次,我们去听音乐会吧。”

“嗯,好啊。”

又有几位客人光临,冬日的寒风从推开的门缝吹了进来,丽不自然地颤抖了一下。

真嗣会意地笑了。“丽,我去拿两杯热可可来吧。”

“嗯......”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丽裹紧了自己的外套,淡淡地笑了。

“看上去很享受嘛。”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丽下意识地警觉起来。

“渚同学,你的坏习惯还是没有改掉。”

“抱歉啦,如果你希望我改,我会改的。”

薰优雅地笑着,不请自来,坐到了她的旁边。丽充满敌意地瞪视着他。如果这个人的理解力没差的话,他应该看得出来自己正在约会中,然而,他却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实在是不可理喻。

“你觉得,你能得到什么?”薰慵懒地开口问道。

“嗯?”

“就是指圣诞节啊。明天可是人们互送礼物的日子,你觉得他会送你什么?”

“我不需要礼物。只要有真嗣陪在我身边,我别无所求。”

“这么想可不行哦。如果他真的足够爱你,不论你需不需要,他都应该给你买礼物才对。”

丽皱起了眉头。“第五适格者,你是否在暗示着什么?”

最为回应,薰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应该知道,他其实什么也无法给予你。也许你认为自己是被他的内在所吸引,但你只是在自我欺骗罢了。”

“我希望你收回刚才的话,第五适格者。”

她的身体猛然一抖,薰竟然拉住了她的手。就像是一阵电流穿过身体,丽惊恐地发觉,自己的血液变得躁动起来。

“你看上去很冷啊。”薰理所当然地拉起她的手,“丽,你想怎样否认都无所谓。但你终究不可能反抗自己的宿命。”

“你......你是什么意思......?”

“与我在一起。这就是你我的宿命。丽,迟早有一天,你都会接受它。”

丽想要否认,她的灵魂在嘶吼着‘不要’,可是,她的身体,正在不受控制地变得燥热。

“问问自己吧,你到底会作何选择?”

眼前的白发少年,似乎正在发出淡淡的光晕。那温暖、柔和的白色光芒在呼唤着她,让她的视野一片朦胧,呼吸也变得愈发急促。

当薰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侧颊时,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而薰只是微微一笑,他的行为也变得愈发大胆。

薰微微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轻轻地一吻。激情与欲望的洪流涌入她的脑海,丽从未明白,原来仅仅是接吻,竟也能带来这样的欢愉!

她失去了控制。她一直以来苦心构筑的心理防线,刹那间便彻底溃决。在过往的岁月里,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理智,从未让肉体的欲望主导自己的行为。然而这一次,她的身体替她做出了决定,让她明白,她过往的所有矜持与克制,不过只是自欺欺人。

就是薰!就是眼前的这位白发少年!丽觉得自己的身体中似乎有一把火焰在燃烧,喘息也变得愈发粗重。她紧紧地抱住了薰,近乎疯狂地将他扑倒在长椅上,贪婪地渴求着他的双唇。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玻璃杯坠地的碎裂声响。
*****************************************

自己为什么要跑呢?真嗣不知道。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脚步也变得轻飘飘的,每迈出一步,感觉就像是踩在云上一样。

他从未在丽的身上见到那样的激情。她从来没有那样吻过自己,从来没有那样狂热地渴求着自己。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会渴求着薰呢?她只不过与薰有过几面之缘,为什么会如此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献给他?

这一定不是真的吧。也许是自己看错了?也许今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

他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说:“不要逃避。”

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他不停地跑着,穿过落雪的街区,穿过昏暗的小巷。把自己的幻想与希望,统统抛在了后头。

只要一直跑下去,自己就可以从噩梦中醒来了吧?

那个声音又在对他说:“不要逃避。”

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

明日香闷闷不乐地窝在沙发里,双眼呆呆地望着电视屏幕。偌大的公寓里,只有她一个人在,这样压抑的气氛让她很不习惯。虽然平安夜的电视节目非常丰富有趣,但她的心思却完全飘向了别处。

第五适格者的话语,仍然萦绕在她的耳边。那时候,薰摆出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这反而让她感到些许不安。那个白发的家伙,到底准备用怎样的手段?

明日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在电视节目的嘈杂噪音中,她静静地享受着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平安夜。

然后,门被‘砰’一声推开了。一个人冲了进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上了楼,发疯般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冬夜的雪几乎将他的头发染成了白色,某种透明的液体混合着汗水与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怎么回事......?薰做了什么?”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她悄悄地走了上去,走向了真嗣的房间。他的房门并没有上锁,明日香只是轻轻敲了敲,房门便打开了。

“真嗣,发生什么了?”

没有回答。一片死寂,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她推开门,小心地走了进去。“真嗣......?”

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走廊里昏暗的照明,她能看到一个人影正在床角缩成一团。他没有哭泣也没有叹息,只是戴着SDAT的耳机呆呆地坐着,就像一个失去了生命的木头人。

明日香的心中浮现出不好的预感。她能猜到,薰一定对他做了非常过分的事。

“嘿,真嗣......到底发生什么了?”她伸出手,在他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跟我说说吧......”

她的话没能说完。黑发的少年抓住了她的手腕,粗暴地将她推倒在床上,狂乱地亲吻着她。
*****************************************

作者的话:这是目前写得最长的一章了。这一章的情节,同样是我在构思渚薰这个人物之初就想好的。之后的故事会怎样发展,我无意透露。诸位震惊也好,厌恶也罢,无论如何,我都要继续把这个情节写下去。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