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九章

2022年01月1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264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九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1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九章

/2015年,12月13日/

阴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也没有拉开窗帘。

空气中酒气弥漫,地板上凌乱地落满了酒瓶的碎玻璃渣。

惣流 良泰坐在床头,仰头望天。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把左轮手枪。

三十年的军旅生涯,他把一切献给了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保卫国家,保卫人类。

十六块荣誉勋章,就是他流过的的血与泪的证明。

从第二次冲击后的混乱年代一路走来,他一直都是战场上当之无愧的英雄。

而今,他失去了这一切。

事业与名望,光荣与理想,那被他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一切,在一夜之间便荡然无存。

那群神秘的老人们,自己甚至不曾得窥他们真正的面容。他们如此轻易地夺去了他生命的意义,就像是扫去一粒不起眼的尘埃。

既然如此,那便连同他的生命也一起拿去吧。

CLICK

(这里是子弹上膛的声音。——beiming)

房间的门被猛地推开。

“爸爸!”

砰!
*****************************************

/2015年,12月12日/

“真嗣,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丽眉头轻蹙,想要最后确认一遍。

“嗯,”真嗣做了两个深呼吸,“来吧,我准备好了!”

咣当一声巨响之后,真嗣手中的长枪被打落在地。而在他的颈部位置,抵着另一柄长枪的枪尖。

“可恶......”真嗣拾起武器,重新摆回了战斗的架势,“再来一次!”

丽微微叹了口气。“真嗣,还是慢慢来吧......”

在3D的模拟训练场上,零号机和初号机相对而立,手执长枪进行着一对一的战斗训练。

听到她的话,真嗣一脸苦涩的神情。“哪里还有时间容我慢慢来啊......大家都这么出色,现在我的格斗成绩已经成了倒数第一。倘若再不加把劲,我就要成为队伍里的累赘了啊!”

“真嗣,并不是这样的。”丽温和地笑了起来,“我能战胜你,是因为我足够了解你的弱点,仅此而已。”

“不必安慰我了,”真嗣仍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握紧了手中的长枪,“丽,我们再来!”

“真嗣,你攻击的速度仍然不够快。我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你在进攻的时候有太多的顾虑。试着放轻松,凭借肌肉记忆来带动EVA,这样会让你的动作灵活很多。”

“明白了。”

真嗣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初号机再次化作紫色的残影,向对手疾冲而去。

咣当!这一次,输掉的仍然是真嗣。不过,他坚持的时间比上次长了许多,在刚开始较量的半分钟内,他甚至占到了上风。

“真嗣,你的进步真的很快!”丽的语气之中带着惊喜,“保持这个势头,你很快就能赶上来的!”

听到了丽的鼓励,真嗣的脸上终于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他信心满满地拾起了武器,“丽,我们再来一次。”

“嘿。”

就在这时,传来了第五适格者的声音。

真嗣转过头去,那台银色的巨人正靠在一处石壁之上,悠闲地观望着他的训练。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第二适格者,看来你需要帮助嘛,”四号机拍了拍手,跳到了地面上。“怎么样,让我来教你吧?说到格斗,我可比丽要强得多哦。”

“呵,那可真是求之不得,”真嗣恨恨地盯着他,握紧了武器。

其实,他之所以这样刻苦加练,并不仅仅因为不想拖累大家。更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输给那个让人恼火的白发家伙。

训练场中的气氛一下就变了。望着剑拔弩张的两人,丽显得很是不安。“真嗣......渚同学......”

“不必紧张,丽,”薰的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容,“身为同伴,互相帮助也是很正常的哦。”

“丽,不必担心。这只是模拟训练而已。”

“我看看,选什么武器好呢......”薰皱着眉头,滑动着悬浮在空中的武器列表。“嘛,就这个吧!这样对你也公平些......”

他选了一把比长枪短许多的武士刀。

这是明目张胆的嘲讽。一阵无法抑制的怒火直冲真嗣的大脑,他一言不发,死死地盯住了对面的银色巨人。

而他面前的薰,却显得相当懒散,根本没有摆出战斗的预备站姿。

“刚才丽说的很对哦。你的动作还不够快,显然还没有做到心无杂念。这样下去,可是要吃大亏的哦......”

“少废话!”

初号机的速度又一次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长枪的枪尖划过空气,留下了刀割般的流线。

但是,四号机凭空消失了。

下一秒,侧向袭来的凌厉斩击,切断了初号机的右腿。失去平衡的紫色巨人扑倒在地,像块石头一样翻滚着摔了出去。

通讯频道里,回响着真嗣的哭喊声。

“你在做什么!”丽一下就失去了理智,“已经够了!快点停下来!”

“哦,第二适格者,你准备认输了?”薰优雅地信步上前,走到了痛苦挣扎的初号机旁边,“使徒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哦......”

“第五适格者!已经够了!胜负已分,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丽......不要插手......”

真嗣的声音让蓝发少女呆住了。

他咬牙忍住剧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可还没有认输呢......迟早有一天,我要向害死我妈妈的元凶复仇......”

“这才对嘛,”薰轻快地笑了,“让我来给你这没骨气的家伙好好上一课吧......”

四号机的武士刀再次劈砍而去。但这一次,被逼到绝境的真嗣反而展现出了非凡的反应速度。仅剩单腿的初号机奋力撑地跃起,速度之快甚至让薰出现了一瞬间的迟疑。等他反应过来时,紫色的巨人手中的长枪,已经刺到了他的眼前。

借助下坠的势头,真嗣做出了拼死一搏的反击。身在空中的初号机握紧手中的长枪,迅猛地向着地面的目标疾刺而出,激起了一片烟尘。

然而,当烟尘散去,映入丽眼帘的是倒在地上、陷入沉默的初号机。它持枪的右手,被从腕部彻底切断。

“真没用。这就是你的全力了?”第五适格者渚 薰,讥讽地笑了起来。

他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武士刀,刀尖与初号机的咽喉只有数米之隔。“不要怪我哦,真嗣。最后再给你一句忠告,今后,你还是把我当成敌人比较好......”

刀锋向着初号机的咽喉落了下去。但是,他没能完成自己的最后一击。零号机化作一道蓝色残影,消失在了他的余光中。下一秒,手中的武士刀飞了出去,而一柄长枪的枪尖,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已经结束了。请你离开这里,现在就走。”

“切......”

薰不屑地耸了耸肩,朝着丽身后的初号机最后瞥了一眼。接着,银色巨人消失在了训练场中。

丽慌张地俯下身,抱起了一动不动的初号机。

“真嗣......”她的声音颤抖着,低得几乎听不见。

她退出了系统,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了真嗣所在的模拟插入栓。当她奋力拉开舱门时,眼前的黑发少年正抱膝坐着,全身缩成一团,不甘地低声抽泣。
*****************************************

和律子一起悠闲地吃着午餐,美里终于能好好放松一下了。

不过,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一位不速之客找上了她。

“哟~”

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美里便放下了餐叉,不情愿地‘哼’了一声。

“你这家伙,又闲得没事做了吗?”

“别那么暴躁嘛,美女~”

传来了金属变形的声音。美里手中的啤酒罐已经被彻底捏扁了。

“真是可怕的大姐姐呢。”律子的脸上划过一丝狡黠的笑容,“良治,来一起坐吗?”

“还是小律懂我啊......”加持坏笑着,坐到了美里旁边。

“律子,我说你啊......”美里不悦地咕哝着。

“安啦,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我们这样一起吃饭的次数,恐怕连五次都不到吧。”说着,律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感伤,“回想起来,还真是时过境迁啊......”

“是啊,辛苦了这么多年,结果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反倒越来越碌碌无为了......”美里也显得不满起来,“说起来,最近又发生了这么多蹊跷事,真是让人火大!那个混蛋惣流司令,就好像故意要搞垮第三支部一样!”

“说错了哦,想要搞垮第三支部的并不是惣流司令哦。他可不是这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

“那到底是谁在搞鬼?”美里朝着他白了一眼,“听你的意思,似乎另有其人......”

加持意味深长地笑了。“你真的想知道吗?知道了可是会死哦。”

“嘿,少卖关子了!”

“我是认真的,”在美里的瞪视下,加持别开了目光。但这一次,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严肃。“葛城,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真相。但我相信,现在还不是时候。”
*****************************************

变故陡生,惣流司令被解除了职务。当玛雅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的心中便涌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然,这样的变故对京子博士冲击不小。这两天以来,她似乎变得比以前更神经质了。现在,玛雅正站在她的办公桌前涔涔汗下,承受着她喋喋不休的数落。

“我让你准备的报告呢?哪里去了!”

“就放在您的桌上了。您看......”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沓纸。

“你是在说我瞎吗?”

她暴躁地拿起了那份报告,仍然兀自嚷个不停。“还有律子!她现在又跑到哪去了?我需要她的时候,她从来不在!昨天我就告诉她,把冬二那傻小子的训练数据给我打印一份,这可倒好......”

“博士,现在已经不需要对第四适格者进行单独评估了。”玛雅小声地解释道,“上次跟您汇报过的,他已经有能力和其他适格者一起训练......”

“我的事情那么多,难道你指望我全都记住?”

京子的叱责让玛雅全身颤抖,如果可以,她一定会立刻从这里逃走。

前辈,您怎么还不回来呀!我快要撑不住了......这样的话,玛雅已经在心里默念了几百遍。

就在这时,救星出现了。红发的少女蹦蹦跳跳地推开了门,她身着便装,看上去颇为悠闲。

“嗨,妈妈,”

“哦,宝贝!来找妈妈有什么事呀?”京子立刻换上了一副宠溺的笑容,切换速度之快,让玛雅瞠目结舌。

“也没什么啦。我只是听到妈妈似乎生了气,所以来看看喽。”

说着,她狡黠地朝玛雅使了个眼色。玛雅一下就明白了,她是故意来救自己的。

京子并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小心思,她略显疲倦地叹了口气,“唉......妈妈只是有点累,让明日香担心了。最近的事情啊,实在是太多了......”

“妈妈,”看到京子的惫态,明日香皱起了眉头,“我可以帮您做些什么?”

“不必啦!明日香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毕竟你也是很忙的呀!不过......”京子摸了摸明日香的头,“要是能多回家看看,陪陪爸爸妈妈也好......今天能见到你,妈妈真的很开心......”

玛雅咬住了嘴唇。想不到,如此可怕的京子博士居然也会有真情流露的一面,她开始有点可怜这个过于要强的女人了。

“妈妈,这件事已经商量过了。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总是活在你们的保护下了!”明日香立刻抗议起来,“既然大家都住在总部的宿舍,那我也不会搞特殊!”

“妈妈知道,妈妈当然知道......但是......”京子面露难色,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你爸爸最近的状态真的很差,不管我怎么劝都不见好。明日香,要是你能去陪陪他,跟他说说真心话,哪怕一次也好,我想......”

“好吧好吧,知道啦!”尽管仍然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但明日香的眼中确实透露出一份关切。“今晚做完测试后,我会回家吃饭的......”

“真不愧是我的好女儿!”京子把明日香拥入怀里,在她的脸上大大地亲了一口。

玛雅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看来,眼下的危机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

丽陪着真嗣,在模拟插入栓里待了好久才走了出来。两人都不想再遇到那个第五适格者了。

真嗣就像是一个失去生气的人偶一样,需要丽扶着才能颤悠悠地行走。

“真嗣,真嗣......”蓝发少女低声呼唤着。

没有回应。

“真嗣,我们可以去向葛城一尉报告,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训练的尺度......”

“他的所作所为,”他突然开口了,沙哑的嗓音让丽吓了一跳,“让我真正地看清了现实......”

“真嗣......”

“他是对的。我是个弱者......我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谈保护别人、何谈保护你?”

“真嗣,他是为了激怒你才那么说的!你明明救了我和明日香那么多次,在我的心里,你从来都不是弱者,我从未见过比你更出色的人......”

“现在你见过了,我们都见过了。”真嗣无力地苦笑着,“我和他的差距太大了,不管怎么努力,我都看不到任何希望......”

丽无言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悲哀。她没有想到,薰的话语竟会给他带来如此沉重的打击,就算是海上袭击发生的当天,真嗣也未曾陷入这样万念俱灰的消沉。

她用力地抓住真嗣的肩膀,在他的侧颊上留下深深的一吻。LCL溶液的刺鼻气味仍然残留着,但她对此毫不在意。她只想让真嗣知道,他并非一无所有,无论何时,她都会伴他左右。

“真嗣......我不在意是不是最强的驾驶员,我不在意你能做到什么或是做不到什么,这些并不重要。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只有你......”她靠在真嗣的胸口,倾听着他的心跳,“真嗣就是真嗣,无论世界对你抱有怎样的期望,为你戴上怎样的枷锁,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我爱的真嗣......”

她的话没能说完。真嗣轻抚着她的脸颊,贪婪地吻了上来。他的双眼紧闭着,脸上尚有淡淡的泪痕,但他的呼吸却变得愈发粗重。

他的双手在她的身上狂乱地抚摸着,从他的皮肤上,散发出令人迷乱的热度与激情。丽明白他在渴求着自己,可是......可是......

“真嗣......”

只是这样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呼唤,便让近乎失控的少年停了下来。重拾理智的一瞬间,他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愕。望着面色潮红的蓝发少女,他不敢相信刚才这样粗暴的举止,竟会是自己所为。

“抱歉啊......”真嗣脸上的惊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悲哀。“我明明说过自己会等你的,却还是做出这样的事......果然啊,我是最差劲的......”

他最后装作轻松地对她笑了笑,然后仓皇离开,逃了男更衣室。望着他失落的背影,丽的鼻尖一酸,几乎掉下泪来。

真嗣明明克制得很好,他为什么要说自己差劲?从他对自己许下承诺的那一天,他便一直克制着自己的言行,从来不曾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为什么自己只是想要安慰他,反而却让他陷入了更深的痛苦?

回忆起真嗣那故作轻松的笑容,丽落寞地笑了,真嗣明明信守了自己的承诺。那个瘦弱的少年,他的肩头能担当得起对她的誓言,能担当得起他对这世界的责任感,却唯独担当不起他对自己的期待和要求。

丽觉得这世界很不公平。对真嗣很不公平。

“哦,遇到烦心事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丽愣了一下,随后,她向声音的主人投去嫌恶的一瞥。“偷听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渚同学。”

白发的少年笑着,从走廊的转角走了出来。“拜托啊,你就不能叫我‘薰’吗?明明我都叫你‘丽’了......”

“如何称呼你,是我的自由。”丽的声音冷冷的,刚才在训练场上薰的所作所为,让她倍感厌恶。

“嘿,不要恨我嘛......”薰一下就猜中了她的心思,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嗣的性格很敏感,你根本不明白你的行为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创伤。渚同学,如果你只是想训练真嗣的驾驶技术,那么你的所作所为也太过分了。”

“唉......蜕变可是很痛苦的啊,难道你要看着他一直软弱下去么?”薰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你不是很了解他吗?像他这样的人,迟早得学会靠自己去成长......”

“那么,这又与你何干呢?你认为自己是在帮他吗?”

“是的哦。”

听到这样的回答,她皱起眉头,不想再说什么了。然而,薰却并不打算让谈话就此停下。

“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

薰笑着,一步步地向她逼近,“真嗣知不知道,你需要经常‘造访’中央教条区的真实原因呢?”

丽一下子瞪大了双眼。这个问题为她带来的冲击,已经足以让她倒吸一口冷气。但更可怕的是,随着白发少年步步接近,她能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也随之躁动起来。就好像是某种刻在血液里的呼唤,正在渐渐醒来。

“那你呢?”她强作镇静,向后退去,“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哦,因为我也会经常‘造访’那里。”

“难道......”这样的回答让她屏住了呼吸,“难道你也是......”

“我和你是一样的。”薰的脸上仍然带着风度翩翩的微笑。

“......我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从你身上感受到莫名的吸引力了。”

“我也是一样的哦。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不,早在你我相见之前,在我第一次得知你的存在的那一天,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得到你......”

“这是不可能的,渚同学,不必想入非非了。”丽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气息,好让自己杂乱的心跳稍稍平复。“你应该明白,我绝对不会背叛真嗣......”

“哦,真的?”薰饶有兴味地笑了起来,“倘若你真的爱他,为什么还要对他有所保留?时至今日,你们从未做过比接吻更进一步的事,不是么?”

“那是......那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你无关......”

丽已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可是,薰仍在一步步地向前走来,肆无忌惮地侵入了她的安全距离。随着距离的缩短,她的心跳也变得愈发剧烈。

终于,在两人的面孔相距仅余一尺之遥的时候,白发的少年停下了脚步。在这样的距离上,丽甚至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一阵宛如触电般的刺激传导过她的身体,让她的思绪陷入了迷乱。

“那么,我们就走着瞧吧~”

薰用戏谑的语气这样说道。随后,他终于转身离去,消失在了走廊尽头的黑暗中。

丽靠着墙壁,身体无力地滑落在地。她从未感受过如此的躁动,无论她的自我意志有多么不情愿,她的身体却在渴望着那个白发的少年,就像是有个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嘶吼着,呼唤着他的名字,撕扯着她的灵魂。下一次,倘若他继续进逼,那么......

丽不敢再想下去了。她只希望薰能就此收手。

慢慢地,丽勉强抓着墙上的扶手站了起来。她走向了女更衣室,对自己脸上的泪痕浑然未觉。
*****************************************

/2015年,5月13日/

明日香惊魂未定地喘着气,居高临下地瞪着父亲,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在她的对面,良泰同样是一脸惊愕。他没有想过,这个一年以来从未回家的女儿,竟然会在此刻到来。他仰起头,望着天花板上黑洞洞的弹孔,无力地苦笑了起来。

明日香扑了上去,抓住良泰的领子,在他脸上留下一记重重的耳光。

“你竟敢......你竟敢做出这样的事!你怎么能......你怎么敢!”

就在一秒钟之前,红发的少女飞起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枪。

“倘若你再敢有这样的想法,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一辈子!”

她用力摇晃着爸爸的身体,丝毫没有顾虑他已是个年近半百的人。良泰的眼神仍然空洞,他呆呆地望着女儿因愤怒而扭曲的面容,思绪陷入了一片混乱。

在这个世界抛弃他的时候,他的女儿却站了出来。曾经,他的女儿总是对他爱搭不理,只有在真正需要他的时候才会对他撒撒娇,他一直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了讨女儿欢心,历来被下属们视为铁血硬汉的他,居然也开始学着笨拙地表达自己的爱。只是,不论他怎么努力,女儿对他却始终很冷淡。这样的结果,当然让良泰很是失落。

接着,他又控制不住地想到了自己的妻子。惣流·齐贝林·京子,那个风风火火的女人。结婚这些年来,她并不是没有对自己表达过爱意,但更多的时候,自己听到的只是她碟碟不休的数落。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却能让她大动肝火,良泰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爱的表现吗?她就是这样‘爱’自己的吗?

良泰从来都是个以事业为重的男人,毕竟,他几乎从未在自己的家庭生活中体会到成就感。这样的生活方式并不轻松,但这么多年下来,良泰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

正因如此,当他失去了最后的寄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尽。

霎那间,一幅幅画面在良泰的眼前闪过。这几日以来,京子为他端来饭菜时眼中的那种不安,在关上房门后她那轻轻的叹息,还有现在,女儿的那双朦胧的泪眼,她那因悲愤而扭曲的脸庞,都让他明白了一件事。

在这世上,有人真真切切地爱着自己。

世界会抛弃他,他的家人们却永远也不会。

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血浓于水的亲情,永远不会褪色。

即使不再是NERV的最高司令,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守护好他的天使,以一位丈夫、一位父亲的身份。以一个男人的身份。

“......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

在他的面前,红发的少女仍在无助地哭泣。良泰伸出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将她抱进怀中。

“好了,别哭啦。明日香,爸爸上了年纪,就连人也变糊涂了......”

良泰歉疚地笑了。时隔多年,他那冷峻的面容之上,终于又一次浮现出了温暖的笑容。自己上一次这样笑,是什么时候了呢?良泰想不起来。

他没有再说什么,但浑浊的眼神却重新找回了焦点。明日香的怒火,终于在良泰空洞的眼中点亮了一道火光。
*****************************************

作者的话:又写完了一章,希望你们喜欢。

真嗣与丽的关系会怎样发展?步步进逼的薰又会为故事带来怎样的转折?此后的情节,对小孩子来说可能难以承受哦。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