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戛然而止/suddenly it was over(2) by:calmie译/Justin Green作

2010年06月0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969字 ⁄ 字号 戛然而止/suddenly it was over(2) by:calmie译/Justin Green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22 views 次

昨天已经被口诛笔伐为蜗牛了,今天要是再不交功课,只怕明天就要变成禽兽不如了>_<~~

Suddenly It Was Over

By: Justin Green

译:calmie

Part 2

作者无责任声明:所有的法规依然生效,我并不拥有任何一个角色的版权。

现在开始第2章

启蒙

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真嗣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床上。他本能的看了一下闹钟,才发现自己根本忘记,闹钟早已停了。他愤懑的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起床.坐在床沿上,他习惯性地穿上昨天的衣服,却忽然发现:“现在再穿校服也没什么意义了吧,我还是改穿些其他衣服吧。”

他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块手表,希望它还能正常工作。手表告诉他,现在是凌晨4:50。他探头看了看窗外,黑夜已斜穿过劫后的城市,也许,手表是对的吧。

他打开衣橱,却忍不住笑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校服。幸好还是有其他可以穿出去的衣服,他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一条兰色的牛仔裤。然后,他把从抽屉里找出了SDAT 播放器塞进口袋里。真嗣常用它播放的音乐来安慰放松自己。那是这个世界上极少的能令他真正快乐的东西之一,除了零以外。

他轻轻地走到厅里去,免得吵醒其他人。因为他的房间在房子的最里头,于是他开始观察所经过的房间。

第一个经过的房间很小,没什么装饰。在房间左边的书桌上有一套音响,只是已经关了。薰就躺在书桌右边的一张床上。真嗣依然不肯定,在薰背叛他而试图和亚当融合后,他是否还该接受薰的友谊;虽然最后因为薰发现那是利利丝而非亚当所以放弃了他自己,但自始自终,真嗣都无法忘记那次背叛对他的伤害。而在第三次冲击中,薰一直试图给予弥补。他似乎在充当一个引导者,来帮助真嗣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真嗣想等等看,这个白发男孩还会做什么。

真嗣经过第2个房间。浅浅的月光从窗外透进来,房间就显得不那么暗了。月华铺洒在床上兰发天使的身上,这完美奇幻的场面就如天堂极乐,没有任何一个画家的笔能将它充分描绘。

“在月华里,她总是那么美……就象天使一样……我一直以来的天使。”他背靠在门上,看着零出神,仿佛这世界已别无它物。

看着零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真嗣却没意识到自己无意识的在调整呼吸,好和她的呼吸同步。他温柔的笑望着零,熟睡中的零似乎也微笑回应,就在这一刹那,对真嗣来说,已是天旋地转。能见到稀有的零的笑颜实在太好了,即使不是对着我微笑,真嗣暗想。过了好一会而他才下定决心离开这房间。真嗣一离开,零就睁开了一只眼,看着门口。翻了个身,偎依着毛毯,她甜甜的笑了,一鼓暖流达遍全身。(译注:汗……是不是有点发X啊?)

真嗣走到了另一房间,却很犹豫是否该往里看,害怕再看到什么。他终于把头伸了进去,看着里面那个躺在床上熟睡的人,惣流·兰格雷·明日香。真嗣依然为他之前所做的事感到内疚,虽然她对他总是吝啬又残酷,也很少能好好得和他谈一下,却常用“白痴”和“变态”来叫他。可就在那些极少的时候,明日香会卸下防御,流露出她的本性。实际上,真嗣知道,他们之间可以成为朋友的,他也很为她担心。从他们相识开始,真嗣就没见过明日香受这么重的伤。他出来的时候顺手把门也带上了,免得稍后大家起来的时候把她给吵醒。

真嗣轻轻推开前门,走进这个带有丝丝凉意的清晨。他坐在木门廊的边上,放眼望着眼前的土地。之前他总是被身边的情景所困扰,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仔细观察。

这一大片的风景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在对15使徒一役中,零的自爆所产生的芦之湖。由于混合了利利丝的血,湖水仍然泛着浅浅的红色,只是颜色不再象前一天那样深了,也许很快它就会回复正常了吧。第三新东京市的巨厦倒映在芦之湖上。它们的窗户都已残破不堪,整栋大楼仿佛被一个重磅锤子狠狠砸在上面一样。真嗣觉得很遗憾,那些建筑师费尽心血所造的抵御使徒进攻的大楼,却在最后的时刻被破坏了。

不期然的,真嗣回想起那些在日出日落时看着大楼升起降落的奇妙情景。他记得在那极少数的时候,零也曾表现得很喜爱那样的景色,还有那些他们一起观赏这些景色的时光。虽然互相之间不曾说什么,真嗣依然享受与零在一起的感觉,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微笑起来。真嗣沿着湖边漫步。回头望去,那离岸不远的地方有些许道路和一些小型建筑物点缀着市郊的小山。看看表,将要破晓了,他开始向地平线走去。就在此时,身后有轻柔的脚步声向他走来,他迅速转过身去,意外地看见红眸少女站在她面前。

真嗣呆呆的看着零,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随风飘逸的兰色无袖长裙,穿在她身上合身极了,就如零在他眼中一直的那样完美。直到零的脸上泛起了绯红,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而有点不好意思了(译注:这两个人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么白痴啊……)

“啊……真是对不起,我想可能我对于所发生的一切仍然不太适应,有点神经质了……”他一边靠后坐下来,一边搪塞着,不时回望零。

“没关系,可以理解,你很难接受那些事情。”她低头看着他,然后清除掉真嗣身旁木门廊上的灰尘。“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这是你的房子。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而不必得到我的首肯。”他朝她甜蜜的笑了。零微红着脸,贴着他的身边坐下。“可不是这样的,这间房子属于我们所有人,并不是只是属于我的。”

她向他笑了一下,然后放眼地平线,“时间快到了呢,让我想起那些美好的时光。真高兴我们能再一次象从前一样在这里稍微享受一下。”他看了看表,再向地平线眺望过去,“是时候了。”他微微地笑了。太阳渐渐爬上山头,给山林染上一层金色。阳光洒在湖面上,映照着周围的景色。天空的暗黑被七彩斑斓取代,红、橙、黄、紫、蓝,美不胜收。“真的太漂亮了!”零边看边赞叹着。

真嗣扭头,看着零的侧影,笑了,轻轻地说:“恩,真的……很美。”太阳慢慢跃出地平线,给这片疲倦的大地带来新的生机,真嗣就在这样的红霞中一直凝视着零,直到他发现他的视线已经落在了零的瞳孔中,才意识自己再一次看着零看到走了神。窘红了脸,他轻轻把头别过去。当他再回过头来看零时,发现她依然凝视着他。真嗣眨了眨眼,在与零的对视中,禁不住地,他脸上再次泛起了红潮。零伸出手,轻触着他的脸,真嗣微笑的闭上了双眼,静静享受这一刻。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零轻轻地问。 真嗣不情愿地睁开眼,唏嘘着这一时刻的流逝。“什么反应?”当他回答时,心里为零的触感远离而叹息。

“为什么你会脸红呢?”她歪着头问。真嗣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用手摸摸后脑勺,“这个……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他笑了,“这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应该叫‘红晕’吧。”

“什么反应?”零追问了。真嗣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恩……就是……我想是觉得尴尬时的反应吧……”

说完,他不自然地看着地板。零也看着地面,又望回他:“我让你觉得尴尬了吗?”祈祷着不要得到肯定的回答。

“完全不会啊!”他的话以及他直视她的眼神吓了她一跳。

“那很好啊。当你觉得尴尬时,是因为你处于一个很不好受的状态。我觉得你从来没有让我觉得不快啊。”他微笑地看着她。零已经感觉到她的脸怕是又红了(译注:他们两人快要脑充血了吧?)

“恩……明白了。”边说着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应该不是一件讨厌的事情吧……”

“不,怎么会呢?”真嗣回应过零后,站起身来,凝视着残存的山谷……

房子里,薰靠着墙上专心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吃吃地笑了:“可爱,真是可爱~”(原文:cute,very cute!)

********

在那里呆立了一会,真嗣仍然不时得偷看着零.可就在他回望湖岸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大了,几乎无法相信他所看见的事物:“嘿!”真嗣忽然大喊了一声,把零给吓了一跳,连薰也从屋里跑了出来。“那里有人!”他指着山脚下,湖岸边,然后诧异地看着零。

零看着他的眼神变了,仿佛她做了什么错事似的。“……我忘了告诉你。即使这是你的世界,它依然和发生第三次冲击以前是一样的。”

“恩?……那是什么意思?……”真嗣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薰看着他,先于零开了口:“基本上……真嗣……也就是说,除了一些极细微的细节,例如我们自己,这所房子,还有一些其他不起眼的东西以外,一切都恢复原样了。所有人都还活着,继续着他们的生活,忽略了曾经发生过第三次冲击这样的事。而记得这件事的只有那些在第三次冲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人,例如,你。”

真嗣迫不及待地打断他:“你是说美里小姐还活着?!”眼里充满了希望。

“是的,美里和其他NERV的人员都还活着。”零回答他。真嗣握起美里挂在他脖子上的十字架,眼里盈满了泪。把泪擦去,他开心地笑了。

“还有一件事,”薰因为不想看到真嗣在听到下一个消息时脸上的表情,而很不情愿得说:“就象零所说的,所有的事情都恢复到了第三次冲击前夕的样子,这就意味着,EVA机,碇元度,都依然存在。”

真嗣的表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往后趔趄了一步,靠在木门柱上。快乐的泪水转而蕴藏了悲伤,他几乎要崩溃了。那些他发自心底所最憎恨的事情都回来了,那些他一直与之抗争的魔鬼都回来了,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再去面对它们,晃如窒息。他一直坐在那里发呆,直到一只温柔的手臂环绕着他,才将他带回现实。零在真嗣身旁坐下,拥抱着他,抚慰着他。她闭上双眼,和他一样静享着这一刻。

“太惬意了……”两人心有灵犀。

“我也不想打扰你们这对小情侣的,”薰地打断使零和真嗣很不好意思又很不情愿地分开了,“我们仍有一些急需处理的事情。”

“还有什么事情?”迷迷糊糊的真嗣还没从零的拥抱中醒过来。薰看着零起身回到她自己的房间去了,然后以他一贯地笑容对真嗣说:“我们现在必须深入虎穴,回到NERV去面对元度。”

*************

part 2 完
译后注:我一边译一边在骂,怎么会把零和真嗣写得那么白痴……脸红了N多次,害得我到后来都才尽辞穷,想不到新的表达方式了……
各位做好心理准备吧,这篇小说的结尾才是真正的莫名其妙的SUDDENLY IT WAS OVER 啊...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