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1) by: E研隆枪剧组

2004年03月22日 E研故事 ⁄ 共 3990字 ⁄ 字号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1) by: E研隆枪剧组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629 views 次

第一章 被换掉的胡椒 法师辛格尔 家族守护女神
天空透着淡淡的紫罗兰色,如同轻浮着的忧郁的芬芳。金色的阳光刺穿厚厚的树冠,在林间洒下温柔的光斑。绿色的空气弥漫着泥土的清香,蝴蝶闪动翅膀的气流轻颤着静止的树叶。
辛格尔合上书,从横卧的树干上站起来。他雪白的裤子上有着青苔留下的淡绿色潮湿的痕迹,但他却全然没有在意。穿过宽阔的草坪,他回到了那座日夜只有靠烛光来照明的城堡——他的家。
(suezou)
家里家徒四壁……
虽然是城堡,但遍地都是灰尘,有堆灰尘里还长出来白菜。
辛格尔拔起了一根,轻轻叹到:“如果没有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下岗就是可怜啊”。他把白菜洗了切了放到锅里,回忆起刚才在树干上看的《烹调大全》,抄起了白菜。
(seraphim)
辛格尔花了15分钟炒完白菜时,肚子已经呱呱叫个不停了,他于是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只见一番风卷残云的奋斗,满满一缸(1000000毫升)的白菜已经进了他的胃中。
辛格尔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1分23秒68……我的吃饭记录又有长进了……”
正当他为自己的佳绩兴奋不已时,突然肚子“咕噜”的叫了起来……
“啊……??莫非……”辛格尔冲进厨房,拿起了刚才用过的胡椒罐,打开……
“这!!这不是胡椒,这……这是……泻药!!!!!!啊……哇……见鬼,厕所在城堡的13层啊……啊……”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以上是从一层跑到十三层的声音)
“乓当”(厕所门打开,门的正面写着:脚踏黄河两岸,手拿机密文件)
“匡当”(厕所门关上,门的背面写着: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
“啪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咕噜咕噜……哗啦哗啦……”(排泄声)
…………(持续约15分钟)
“哗啦啦啦……”(排水声)
“乒乓”(厕所门打开,横批一字:爽)
“呼……”辛格尔喘了口气,走出厕所“见鬼,谁把我的胡椒换成了泻药!!”
(土根儿)
“谁动了我的胡椒?”
这种推理显然只能是徒劳的。辛格尔从来就没有随身带钥匙的良好习惯。理所当然的,在城里的开锁专门组来了三次后,辛格尔发现塔中1—2层稍有商品价值的东西都神秘失踪了,包括那个钉在2楼楼板上的24K金圣母像。为了减少损失,辛格尔决定从此出门后决不锁门。
突然,辛格尔想起一件非常令人不安的可能事件,这种可能性传达出如此浓厚的危险气息,以至于他的脸马上变成了白菜色,鼻尖也开始发红——这让法师的脸看起来恰如点缀了胡椒的炒白菜。
辛格尔如疾风之狼般冲上14楼,那里有他的法术研究室。法师沉重的步伐震得楼板簌簌地响,于是整栋廉价二手塔也一起簌簌的响。7楼法师卧室床头的那本《挪威的森林》更是砰然落在地上。
其实作为一个正式法师,辛格尔完全可以用法术把自己送到14层。但这个法术要耗费不小一把硫磺。相对一钢币一盒的硫磺,辛格尔更乐意选择一铜板一袋的夹肉面包,起码后者能填饱肚子,味道也比白菜好得多。说到硫磺,笔者不免要替辛格尔不平。在辛格尔从村办法术学校毕业后的6年中,不止一打同行曾向他保证用硫磺进行传送完全不必要。辛格尔对这话是不疑心的:村里的法术老师自家就经营着唯一的法术药材店。如果你有幸经过辛格尔的老家,总会看见村口那间半掩柴扉的小屋,门口是个白粉画的六芒星(原来是“药材巧卖”四字,城里的语言文字规范委员会来过后,改掉了)。不过,虽然对这话不疑心,辛格尔对老师的话是更不敢疑心的。“我爱真理,我更爱我师”的牌子毕竟从他小学起就挂在学校门口了,每日上学,抬头必见,功效显著。
让我们回到城堡的塔楼中。辛格尔进了法术研究室,打开药材柜,施了个侦测法术。令他放心的是那里的大部分药材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只少了一只干化处理后的小蜥蜴。
这年头当法师的太不容易混了。边境战乱让农民都忙着南迁去了,领导们只有一边把能吓走农民的军备往边境上抬,一边忙着喊“返本务农”。因此,从法师到牧师,凡不直接发展生产力的,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人身风险。有的顽固法师就是因为死抱法术书,被人潜入研究室换了几样药材,第二天放火球时火球的角度有了些小小的改变——虽然我认为180度实在不算个很小的角度,但领导们发行的报纸上就那么写着哪。
想到那只干蜥蜴,辛格尔不禁莞尔。“这可是位身材修长的大眼美女!”上门推销药材的人曾如是说。
来人要它干什么呢?
(prayer)
要我的蜥蜴做什么呢?辛格尔不禁想起最近报导说新时代贵族女性喜欢在肚子里养蛔虫来保持身材。该不是蜥蜴也开始派上用场了,比如消虫什么的。辛格尔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想象力。用我的蜥蜴可能不太合适吧,大眼美人从来都只会化装的;他这么想到。反正一条蜥蜴也不是什么重大损失,据说昨天晚上村长夫人一人就吃了三只印度孔雀,而且是雇用几个大法师隔空移物从几千里以外运过来的,看来村里的财政又好了。自己被拖歉了三十个月的工钱似乎有了着落,辛格尔不禁高兴起来,脸色也由青转红,还哼着歌儿把塔楼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
这个年头,法师是越来越难做了。以前的话,这是一个高级职业,毕业的话保证三万年吃喝不愁。最近不知道哪里开了一家“新北方法术速成班”,据说只要三个月就可以流利的喊出最长的究极咒语,并保证通过99级法师考试。报名的人多的听说要用石头称象的办法来称。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村长、副村长、村秘书长、一直到村委门口的大伯少说也是个98级大法师什么的,开口就“天地人飞火流星神降”、闭口就“你把奥尔马拉登的《与邪恶魔法的斗争》看完再说”。现在上街问问扫街的“哎,这位大哥,我想找法师治个病。”对方就头也不抬的说“哎,我就是,有什么请说吧,我忙得很哪。”总之,现在法师不赚钱了,打工顶多挣个铜板喝杯咖啡什么的。听说正宗法师最近都在读一个什么“新西方管理速成班”,据说毕业后人人都是国家主席。
辛格尔是那种死脑筋的人,从来不屑于搞什么副业。他甚至认为,法师参加商业或者从政都是邪恶的。毕竟他所尊敬的老师也常常教导他要“大公无私的为穷苦村民服务”,他也一直很信服这句话,并以此为自己的座右铭。但是最近想起来,好像老头子每年都没有少要中春节的“太阳饼”。不过,公务员要点吃食也不是什么问题,虽然工作不要报酬,但是人总是要吃饭的嘛。总不能像自己一样,每天都吃小白菜。
想起吃饭,辛格尔的肚子就饿了起来,刚才吃进去的没多久就完成内脏旅行出境了。结果肚子仍是空空如也。他掀开地板的石砖,找到自己藏在里头的铜板,数了数,发现居然还有五个。辛格尔心中一阵兴奋,心想今天晚上终于可以不去“魔法师共济协会”吃过期面包了...
(sirens)
话说这五个铜板还没拿稳,一阵敲门声响起`,信鸽儿只得没好气的打开了门。
“啊??爸……爸爸……???”
“好久不见了,信鸽……”来人语气生硬,完全听不出任何感情。信鸽的脸不禁暗了下来……
“爸爸……你有3年没回来了吧……”
“哦”
“那……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哦,你跟我来就知道了……”还是一样生硬的语气,但却是包含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势,信鸽儿只好认命“看来今晚是连面包也没法吃了……”
信鸽的爹头也不回的来到城堡的一面墙面前,口中喃喃念起一段咒语。
“信鸽,记清楚了,以后这段咒语你会经常使用的——芝麻开门!!!!!”
四字一出,城堡的内壁竟打开了一个大洞,信鸽不禁惊叹起来“哇……好厉害……”
“看来这三年来我始终没有搞清楚这城堡中隐藏的秘密啊……”
“跟我来吧”信鸽的爹毫无顾虑的朝洞内走去,信鸽则是犹豫一下跟了上去……
经过一段左转左转左转左转的长途跋涉,两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石门前面。
“芝麻开门!!!”石门应声打开了,信鸽爹带着信鸽走了进去。
“哇!!”信鸽儿不禁叫了起来, 只见在门后屹立着一块巨大的美丽水晶,而水晶里面竟封着一个兰色短头发的少女……
“这就是我们家族被封印的守护女神……”信鸽爹缓缓的打开了口。
“这……这就是爸爸以前说的……”信鸽儿瞪大了眼睛……
而此时,在世界上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一只身材修长的大眼动物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异……
(土根儿)
“这...这就是爸爸以前所说的...”
辛格尔不禁想起以前村子里关于老爸的种种流传。据说他很喜欢女人,而且特别喜欢年轻的女人。据说他为了修炼奇怪的法术到处收集少女的血液。据说他曾经和一个少女半夜三更走出村里去,第二天自己一个人回来。
辛格尔想着想着心底突然泛起一阵恶寒,失声叫到:“爸,这不会是你以前拐带的...”
“住口!”
“砰”的一声,辛格尔的头上多了一个肿瘤。辛格尔的父亲气呼呼的喷着粗气,指着冰块说:“这是我们家复兴的希望,你小孩子知道什么!我要告诉你,今天以后你就负责她的起居饮食。知道了吗!”
“那,我要照顾她洗澡吗?”
“这不用你担心!!”
“让爸爸你担心吗?”
“砰!”辛格尔的肿瘤上又多了一个肿瘤。
“好了,反正你也知道该做什么了,日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话音落地,辛格尔回头再看时,他父亲已经不见了。可恶,他想,难怪我老是丢硫磺,果然是给这老头子拿去了。他再看看冰中的少女,她依然像在天使的翅膀的呵呼下的公主一般,恬静的合着双眼,仿佛外界有多大风雨也无法打扰她的休息。隔着冰块,睡梦中的少女显得神圣而美丽。辛格尔站在她面前,整个人的灵魂仿佛得到净化一样,充满了虔诚和谦恭。辛格尔痴痴的站在那里将有一顿饭时,方才回过神来。他偷偷的向四周扫视一眼,然后向冰块靠近几步,仍然痴痴的注视着少女那有点苍白的嘴唇。然后,他合上眼睛,缓缓的凑过脸去。隔着冰块,他深吻了睡梦中的少女...良久良久...
过后,由于被寒冷的冰块粘住了嘴唇,辛格尔牺牲了一张留在冰上唇皮才从爱的地狱里解放出来的事,就不是浪漫小说里的题材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