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10) by: E研隆枪剧组

2004年03月22日 E研故事 ⁄ 共 6828字 ⁄ 字号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10) by: E研隆枪剧组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95 views 次

第十章 愤怒的比蒙 MAGI的卷轴
总之……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奇幻冒险故事中的阳光并不灿烂的一天……我们继续……
“喂……突格恩……你怎么被打成这样……?”瑟拉菲穆圆睁两眼,看着脸上多了一条伤疤的突格恩……
“还不是那个苏艾佐……真是不可理喻,竟拿着菜刀劈我,我还以为她开玩笑……就……”突格恩叹了口气:“等塞壬斯回来得叫他好好管教管教自己的学生……”
“不过……你现在看起来更酷了啊……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哦……哈哈”瑟拉菲笑了起来
“去你的吧……今天来有事相求,苏艾佐家遭袭的事知道呵?”
“恩,现在除了我管辖的亚特兰大外全是降雨天气……”
“要是苏艾佐发现她家浴缸的水又漏了她肯定会发狂的,到时候说不定有怪到我头上,我看来得去帮她修修浴缸了,在那之前借你的热量一用。”
“哦。如何 ?”
“不能让她看到现在的降雨,要不她会赶回来。0拜托你把她家流出的水蒸发掉吧。”
“可我要守着亚特兰大啊……”
“就这几天而已,烦劳了!!”
“……好吧……”
于是,突格恩偷偷的跑进苏艾佐家(目前无人居住……都跟着苏艾佐实行计划去渡假了……)修浴缸,而瑟拉菲则往返于自己家和苏艾佐家一边帮忙突格恩一边照顾亚特兰大……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由于管理神分神,亚特兰大不再那么炎热了……
而普遍的大范围降雨也停了……
一切终于回复到正常的天气……
那么,今天真是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虽然地底下的人不知道……(呼……呼……呼……感觉几个作者之间是在互相玩弄啊……累死了……)
“信鸽,你干吗这么看着我?”取下面罩的六分仪装出笑脸
“爸……你刚才说……绫波……公主??”
“啊……不不不……”马上意识到信鸽一行人尚未知晓绫波真正身份的六分仪马上转过弯来:“只是她看起来多么高贵典雅,随口我就这么称呼了……”
“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信鸽有种不好的感觉,近来发生的一切告诉他,自己的父亲,不能信任……
“我……我只是在打猎啊,”六分仪想了想说道“你知道吗?在这个洞里有怪物哦。”
“知道,据说是只猴子……不过……”信鸽看了看香甜和陵园:“猴子怪物?总觉得很傻的样子……”
“不,信鸽”六分仪想起了自己的资料里的记载:“在厄运森林里,居住着比蒙,比蒙的确有猩猩的血统,但不是绝不是单纯的猩猩,更不是猴子。”(呼……这下终于把这个不伦不类的猴人搞得可以接受一点了……)
“比蒙??”香甜叫了起来:“那是极端凶猛的巨兽啊!”
“不错,我正在这里狩猎比蒙。”六分仪回答:目前信鸽已经有所警惕了,不能让他们怀疑我的立场……尽可能要保持冷静再趁机下手……
忽然,一阵可怕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那是什么!!?”陵园握紧配剑
“是比蒙的叫喊…………”六分仪低声说道
这一头,跑得终于忍无可忍的卡其和佳池终于发彪了……
“该死的魔物!!以为我们怕你不成!!”卡其一边喘气一边拔出腰间的一长一短两把配剑:“还好吧?佳池!?”
“该死……要是不被你拖着或许会好些!”佳池取出魔法手杖……
“能干吗!?”
“废话……”解开袍子,佳池腰间的一排排装有魔法材料的袋子露了出来
“他们来了……”卡其走到了佳池前面:“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以往被称为“剑与魔法的兄弟”的战斗吧!!”
“哼……那是几年前的事了。”佳池半挖苦的说……
“日向。”
“……是……”
“准备战斗……”
“恩……”日向取下背上的衫木弓……
那地精举起斧子,但马上发出一声怪叫倒在地上,它的面门上插着一把弓箭……
“多谢了……日向!”米莎特爬起身来继续投入战斗
“都让开!”佳池一声令下,卡其等人马上退到一边
“给你们点厉害看看!冰封球!!!”佳池两手交叠成十字型,口中念出一句咒语,一时间数十道冰箭承弧状发散开去,迎面扑来的地精马上被冻碎成一滩冰水
“状态大勇呢~”佳池退下,卡其马上冲入敌群,双手武器齐攻,被冻气冻
“卡其,今天你欠我啊……”米莎特站到和卡其相平行的位置:“你的剑技没退步吧?”
“你就这样同当年救过你的人说话?”卡其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
“哼……”
“啧……他们到底在哪里……”一个人在地下探索是需要足够的勇气的,幸好自己施展了神圣祝福,否则东暮根本无法走进厄运森林“飞鸟他们应该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但陵园……咦?”
“见鬼!!这些地精真烦人!!”卡其用左手的短剑架开迎面劈来的弯刀,右手猛的向前一带,一股粘稠的肮脏血液从眼前的地精胸前喷了出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还救过我一命!啊?混蛋……”米莎特一剑砍翻扑上来的地精:“这群乌合之众算什么!”
正说间,另一头地精已经从侧面包抄过来,米莎特躲闪不及,被撞倒了……
得行动迟缓的地精门躲闪不及者顿时身死剑下……
一阵猛攻过后……
“我们一开始为什么要逃呢?”
“是啊……逃?逃离这群乌合之众有意义吗?”
“不管怎么说,现在只剩下首领了吧?”米莎特踢了踢地上的一只兽人首领(就是猪头的那只,它已经死在米莎特剑下了……):“不过它看起来不好对付呢……”
“同感…………”
四人眼前,一只看起来好似猩猩但体格巨大得多的野兽一声不发的站着……眼神里充满愤怒……
“已经结束了……不,还没有……”一个声音从旁边的树丛里传来,接着陵园,香甜和背着绫波的信鸽出现了……
“黑发少年和蓝发少女!?”米莎特吃了一惊……
“啊!大贤者佳池!?”信鸽也吃了一惊……
“飞鸟和卡奥路呢?”卡其见到信鸽旁边是两个不认识的人,紧张的问道
“走散了……咦?陵园,爸爸呢??”
“啊?不知道,刚才还在的……”
就在一群人唧唧喳喳的互相问个不停的时候,眼前的巨兽发出了如雷鸣般的咆哮……
树丛里……
“连米莎特也和他们在一起……现在看来情况复杂了……总的时机还不成熟……让信鸽多照顾伊利斯亚的公主一会吧……”戴起黑面罩的六分仪自言自语:“伟大的FORCE,带我回到我来的地方!”
六分仪迅速离开了地下森林,并没有去*心接下来信鸽等人将面临的战斗……
而同样在地下森林的另一边,东暮站在一座被金色蘑菇围绕的巨大的宫殿遗迹上……
“这就是……三闲的所在地吗…………”
(土根儿)
“喂,瑟拉菲。”
“啥?”
“亚特兰大是个危险的地方吧?”
“是啊,亚特兰大是蛮族聚集的场所呢。”
“蛮族?”
“是啊,还有许多危险的生物,比如有食人魔,鸟身女咬,雷鸟和比蒙巨兽之类……”
“比蒙?是亚特兰大才有的巨兽吧?”
“是啊是啊……对了,浴缸怎么样?”
“被炸得好惨呢…………”
那么,今天实在是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
当然,在地下战斗的人是不知道的……
“分散!不要集中在一起!”卡其歇斯底里的喊道:“比蒙的攻击力非常可怕!集中在一起的话很容易就会全军覆没!嗷!”
巨大的爪子轰进他身边的岩石里,非溅而起的沙石把卡其撞到了一旁……
“卡其!”米莎特一边大喊一边举起手中的长剑扑向眼前凶悍的巨兽,可是长剑在触及比蒙皮肤的一刹那剑刃竟随着一声巨响崩坏了……
“好硬的家伙……”米莎特还没来得及发感慨,巨兽的爪子已经向她这边扫了过来,米莎特躲闪不及,被一爪打翻在地上
“队长!!”眼看巨兽正打算致米莎特于死地,日向全力射出一箭,不偏不歪的击中了巨兽的眼睛。回过神来的卡其则趁机冲上前去把米莎特拖开……
巨兽的眼睛飞射出一股猩红的血,嘴里发出一阵凄厉的吼叫
“它发狂了……”在可怕的吼叫声下卡其也无法抑制的全身颤抖……
的确,眼前的巨兽全身上下发散出一股杀气,气势凶凶的向他们扑来……
“信鸽,看好绫波!”陵园和香甜也取出武器加入了战斗……
卡其,米莎特,陵园和香甜四人围着比蒙展开了车轮作战,日向则负责保护好吟唱咒语的佳池,紧接着随着佳池一声大喊,一道火柱从比蒙脚下炸了起来
“解决了吗!?”卡其气喘吁吁的喊道
“没有!!”就像回应佳池的喊声一样,比蒙从火柱里扑了出来,它的外皮虽然被火烧掉了一小层,但看起来完全无恙!
“怎么可能!!”
激烈的肉搏战再次展开,卡其四人合力围攻比蒙,但比蒙的外皮太过坚韧,卡其等四人的刀剑对它完全没有效果……
“这样下去怎么赢得了!!”香甜大喊……
“我怎么知道!!”陵园有点绝望的叫起来……
战局之外,照看着绫波的信鸽无助的看着众人渐渐被压退回来,佳池奋力施展的魔法也全无效果……
“见鬼!我根本帮不上忙!!”
眼看战局渐渐无法维持,忽然一个身影从信鸽旁边非串出来
“东暮!”
“信鸽先生!那就是……”
“是比蒙……见鬼!它太强了!”
“看来……赶上了呢?”
“什么?”
东暮从法师袍子里取出一个卷轴:“这是用来封印有破除比蒙巨兽的方法的卷轴!从三闲的遗迹那里得打到的!”
“三闲!?”
“等会再说,现在需要三个人帮我完成这个封印的开启仪式!快!要不来不及了!”
信鸽转头一看,陵园,米莎特和香甜已经坐在地上气喘吁吁,陵园的左手似乎被撕裂了个很大的口子,血流不止……
只剩卡其一人在周旋,日向箭已射完。佳池则因施法累得站不稳了……
“三个人!??”信鸽大声叫到
“需要三个年纪相若的女性!”东暮紧张的看了看四周,马上露出了近似绝望的表情
“那根本没办法啊!”信鸽四下收索,米莎特和东暮年纪相差也太大了,而绫波……
“绫波!你醒了?!!”信鸽又惊又喜的发现绫波已经睁开双眼看着战局……
“信鸽……这是……”
“总之等等再解释!这样还差一人!”信鸽懊恼的吼叫起来!就在这时,卡其也被比蒙撞倒了……
“完了!”看着比蒙的爪子向自己挥下,卡其闭上双眼……
“当”的一声……
“卡其!你就这么没用啊!!”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卡……卡奥路!!”信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更重要的是……
“卡奥路……你恢复男儿身啦!!!”
“小子!别那么大声!”卡奥路满脸通红:“我不想再记起之前那件事!”
“卡……卡奥路来了……那么说……”信鸽心里顿时燃起一丝希望:“飞鸟!飞鸟也在吗?”
“呵呵~我在这里~”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高八度的声音……
“飞鸟!!”
“三个人!可以开启封印了!!”
“集中精神!”
“知道了!”
“可是我根本不懂魔法啊!!”飞鸟喊道
“不要紧,只要集中精神,跟着我做!!”东暮已经满头大汗……
“呃……………”绫波也紧闭双眼
三个少女分散站在封印卷轴三个角落,开始把精神力全部输送向卷轴
这一边,意识到危险的比蒙明显加快了进攻的节奏,卡奥路勉强的避开它的攻击……
“见鬼!这大块头真难应付!回去一定要向冬月索求高额薪水啊!哎哟!!混蛋!”
“哼……卡奥路……你还真能分身啊……”卡其挥舞着双剑继续战斗,不过步伐已经明显跟不上了……
“你们还没好吗??!!喂!!!??”卡奥路懊恼的大叫……却一个重心不稳滑倒在地,比蒙趁势扑了过来……
危机时刻,几道火球飞射过来把比蒙振退了
“信鸽!”
“卡奥路你不能小心点吗!?”
“混蛋!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卡奥路和信鸽勉强配合着拖延比蒙……
而这一头,在三个少女的努力下,卷轴的封印渐渐开启了……
(土根儿)
“天色晦暗,紫云翻腾,
有异世界之使者降临人间。
天边的星,神的眼泪,
划破黑暗落入凄苦尘世间。
古代之神喻,在今日显灵,
我等闲人自有畏惧。
林中生物,乃人之所拜;
天地苍生,乃神之所爱。
地转星移,自有定数。
破天者,……”
“‘破天者’,什么?”飞鸟看着绫波,后者迟迟没有再开口。“说啊,然后是什么?”
“……必遭天数……”绫波抬起头,“这就是三闲留下的……?”
“什么意思啊?”辛格尔插进一句。
“……我想……这个的意思是说……那个怪物,……比蒙,应该是不能杀的……”冬暮犹豫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能让它活着吗?!”另一边,一边招架比蒙的卡奥路一边大叫。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三闲为什么已经离开了地下丛林?”冬暮继续说道,“为什么不去除这个怪物?”
“‘异世界之使者’……就是比蒙。”绫波缓缓说道,“‘林中生物’,也是指它……”
“人之所拜?”
“‘我等闲人自有畏惧’,说明三闲也无法降伏此物。”
“所以她们就走了?这么不负责?!”卡奥路再次大叫起来,却因为不留神被树根绊了一下,疲乏的腿再也支撑不了沉重的身体,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小心!!!”陵园及时为他挡住了卡蒙的致命一击。
“现在怎么办?”辛格尔一时失了方寸。唯一的希望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没办法了,逃吧!”佳池提议道。
“什么?!”飞鸟目瞪口呆。
“我们来森林的目的不就是寻找三闲吗?既然她们已经离开了,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也对……”
(suezou)
“什么~~~~~~~~走?你们觉得我们走得了吗?”辛格尔一边招架着比蒙一边大叫到。
“好说,好说”,佳池高高地举起手中的魔法杖,“SLOW!”
只见比蒙的脚下顿时泥浆涌动,速度减为原来的一半。
“弟兄们,撤……!……!……”
“噢!”
“嗷…………”
一行十人飞快地跑着(凌波被辛格尔拉着在空中飞翔),剩下一地的大耳怪和狂暴者的尸体,和一个灰白色的怪物在咆哮着,蠕动着。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终于东暮同志耐不住寂寞了。
“我看还是搞定那个东方卷轴先”
毕竟佳池和东暮都是搞攻魔法的,想法都一样。
(命の木)
“嗯哼哼哼哼……突格恩……你在我家浴室干什么?!”
“哎呀呀……这不是苏艾佐吗?哦呵呵呵……后面的不是雨神云神雾神吗?嘿嘿嘿……你们怎么回来了啊?度假不好玩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哈哈……有没有买纪念品回来呀……哈……”当土神正在水神家忙上忙下的时候,却冷不防门一下开了,然后就看见了脸色很差的水神苏艾佐。
“我们本来准备去亚特兰大做日光浴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亚特兰大的天气有点奇怪。一点都不热,还有点冷。我估计是采尼奥那家伙开小差了,正准备回来告他一状。瑟拉菲穆也不负责的说……”苏艾佐不快地说,“不过那个先不管,你来这儿……该不想偷水吧?”
“啊啊啊……采尼奥他、他、他……他住院去了……因为、因为……”
“你先说你在这儿干什么?”苏艾佐凶神恶煞的脸凑近了一点。
“你听我说啦,这件事其实也和他有关系啦。……就是那天啦,采尼奥在值班啦,然后啦,他啦,就想……就想……”
“妈妈,浴缸里的水漫出来了!”突然最小的儿子霜神指着突格恩身后大叫一声。
“嗯?!”
“啊……”
“突——格——恩——!!!”
“你听我说啊!!!……”
“*(—%……%¥”
……
人界响起了一声晴天霹雳。(就是突格恩的惨叫。)
——
“啊!”辛格尔忽地一下坐了起来。一身冷汗随之而来。
“没事吧?”坐在一边的陵园问。
“没、没事……”看清了周围了情况,辛格尔平静了一下心跳。“好响的一声的雷……”
“嗯……”
一行人在一阵狂奔后终于逃出了地下丛林。比蒙没有追出来,只是在丛林的入口处最后对着他们吼了几声便回去了。佳池说一定是三闲人在地下丛林周围设下了结界,不让比蒙出来祸害米洛斯的居民。几经折腾的众人此时却再也抵不住恐惧和鏖战带来的疲惫,在佳池把话说完之前,就一个个地倒在树荫下呼呼大睡起来。
“陵园,你休息一下,我看着就好。”辛格尔睡了一小会儿,感觉精神好了许多。然而整件事情带给他的问题却越来越多。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甚至开始奇怪起来。我是奥尔兰乡村里的一个普通法师,一个很穷的法师。我甚至连夹肉面包都买不起,只能靠灰尘里的白菜生活。我一个人住,平时从不惹事生非。如今这世界上这么安分守己的好青年已经不多了,为什么却偏偏是我遇上这等事?如果说我有什么特别,那就是我的爸爸是国家的宰相……对,就是因为他引起这一切的……就是他给了我一切的麻烦。是他要我唤醒绫波的。绫波倒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爸爸也叫她绫波?还说她是公主?然后呢?我们……对,我们就逃出来去寻找大贤者,可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叫我们去找三闲人,于是我们走到这儿,却被比蒙追杀……然后……
辛格尔转头看看正沉浸在梦中的同伴们。绫波……说是我们家的守护神,却充满了神秘;飞鸟和卡奥路……一对活宝,“格蓝度里”狗仔队成员;陵园和香甜……还有冬暮……所谓的“温提散刃”,不过是值得信赖的好朋友;卡其和佳池……双胞胎精灵,一个是间谍一个是贤者,奇怪的兄弟;还有便是……这两个人是谁???
这时候辛格尔才发现队伍里有两个不认识的人,紫色长发的女性和黑色短发的男性。在地下丛林里因为太黑了,又忙着对付比蒙,根本没发现多了几个人。逃的时候也是,看只要是人的,就一起……对啊,卡其和佳池是什么时候来的他都没注意。
天热得有点异常。没有太阳也没有云。一片蓝天,然后就是潮湿的闷热。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水都化为水蒸气充斥在空气中。这样的天气,辛格尔断定是个不祥的兆头。
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他低声念道。这是什么?怎么念起来如此顺口?
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这不是他爸爸叫他去找的东西吗?
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对,这是一切的开始!
父亲是叫他用这个去唤醒绫波,然而绫波却在没有使用这些药材的前提下醒了。然后他确定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是危险的药材,所以他们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辛格尔突然发现,他们似乎漏掉了什么,似乎,应该重新考虑整件事……
还有,在林中遇见的爸爸,为什么不见了呢?
(suezou)
===========
第一部完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