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吾之所爱者(2)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

2004年03月2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3562字 ⁄ 字号 吾之所爱者(2)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32 views 次

第二章-真嗣是我的!
美里从NERV总部回来时下午六点已经过了。她进屋时我刚做好晚饭并将仓促宣布的派对的各项准备工作完成。美里称之为丰功伟绩,我倒不这么认为。需要的东西只有啤酒、清酒、薯片和别的零食、给像我一样的小孩子准备的汽水,以及更多的啤酒。最麻烦的事是收拾公寓。幸运的是星期六和星期天本来就轮到我做卫生,所以还没有太多的事要做。不像每个星期三由美里“打扫”后的星期四。一个女人怎么会比我还邋遢?
坦白说,我很高兴美里在场。明日香在闻到晚餐的香味后终于决定从房间里出来。然后我们渡过了一段尴尬的沉默。好几次她似乎都想说什么,但言语却始终未送出口。我不能责怪她,因为我也有相同的感觉。
所以我们只是安静地吃饭,并努力逃避对方的目光。因为当目光相接时,我们只是立刻移开视线并希望对方不会发现自己的脸红了。
美里回来后,事情似乎回到了常轨之中。我们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明日香甚至编了一个颇为真实的谎言抱怨说学校有多无聊而美里又是怎样毁了她本应美好的一天。我明白她未说出口的意思,这让我觉得有种被刺痛的感觉。我想明日香肯定看见了,因为她满含歉意地扫了我一眼。我也知道美里已经注意到我与明日香无声的交谈,但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此我很感激。突然间三个人变得无话可说,我们只是保持着沉默。最后明日香决定离开,和片片一起坐在了电视机前。
“你想对我说什么吗,真嗣?”
有时候我会把美里当作我最亲密的人,就像母亲一样。这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此时就是那为数不多的时刻之一。她对我露出一个真正的充满担忧与关心的眼神。我差点就将事情和盘托出。就差一点。
“改天吧,美里小姐。”
我站起来,加入了明日香的行列。虽然坐在她身边并不让我太舒服,但此时此刻,比面对美里的质疑要更安全一些。
* * *
东治和剑介很早就来了。或许是为了有更多时间能和美里在一起,尽管东治比平时任何时候都更严肃。我想他有点担心我。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东治是个好人也是一个伟大的朋友。也许是我拥有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当然还有剑介。我欠了他们许多,所以我异常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开心点。他们不用为我的问题而烦恼。
接着阿光就来了。她对每个人打过招呼之后直接将明日香拖进了她的房间。我估计阿光打算和明日香谈谈,就像今天在学校里对我说的那些话一样。而当我猜到阿光的意图后,我非常同情明日香:有时阿光真的很唠叨。
“别担心,东治,有一天你就会成为被她拖进卧室的那个人。”剑介阴阳怪气地说。
东治红着脸试图说服我们他并不在乎是否能与班长独处。美里和剑介爆发出一阵狂笑,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我们根本就不相信。
因为大人们还没来而阿光已经看不到我们了,美里决定再多逗东治一会儿。她用各种关于他和他“女朋友”的令人尴尬的问题为难他,却让他好好地享受了一番美里高耸又遮掩不足的丰胸。剑介和我只是不停嘲笑可怜的东治,直到美里决定将矛头对准我们。但玛雅和律子的突然到来救了我们。她们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揭发了美里。
“欺负小孩子,你真不知羞耻……”
现在轮到美里被赤木博士嘲讽了。但我必须指出美里有一种扭转局势的能力。
“一个女人怎么能孤独地度过夜晚?而且你也别低估了这些男孩。他们看起来是年轻,但却已经有一个真正的男人该有的东西……以及一个女人。”
“美里!”
律子生气了,玛雅则脸红了。这位NERV的电脑操作员似乎很容易害羞。
“但为什么要那些可怜的小鬼来满足你可怕的欲望,特别是在有我这样一个更能胜任的男人在的时候?”
美里顿时面无血色。似乎没人发现加持已经进来了。
我不知道女孩们是否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但明日香瞅准时机从房间里冲出来扑进了加持张开的双臂,丝毫没给美里留任何情面。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见明日香这么做。我知道她迷恋加持。但这是第一次,我被一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强烈感情所支配。嫉妒。我几乎没注意到美里的脸上有着和我相同的表情。但阿光和东治或许发现了。我想他们问了我可不可以看看片片的冰箱,我不确定,因为我没有认真去听。我猜他们是这么说的,因为他们将我拉到了那儿。
我冷静下来并开始理性地思考,努力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感到了嫉妒,而且没有刻意去隐藏事实。这是不是说我真的在意明日香?比在意个普通朋友更进一步?明日香对我而已言倒底算什么?
“你还好吗,真嗣?”
“我不知道。我想是的,谢谢,东治。”
“随时奉陪,老伙计。”
很快日向和青叶也来了。于是大家都聚在客厅里。美里选了此时要啤酒。她真的是一点社会交际常识都没有,于是我问了其他人是否想喝点什么。他们都很开心地要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正打算去拿饮料时响起了敲门声,开门看见了丽。正好是八点正,我一点都不奇怪。
“嗨,丽。”
“你好……碇君。”
这不大寻常,她看起来有些不安。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她已经很不同寻常了。
“请进!”
有那么一秒钟,她似乎想说什么,但她只是点点头走了进来。我带她到客厅并让她坐在东治旁边。东治看见了我对她使的眼色,点点头,明白我叫他看着丽,并尽力解决她与明日香之间必然出现的冲突。阿光似乎也明白。因为她使出浑身解数去引开明日香的注意力。
我回到厨房去做我该做的事,并迅速端出四瓶啤酒及玛雅和律子要的两杯白酒。我看看我的朋友们,很好,暂时还没有造成大规模财产损坏。
回到厨房,我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我忘了问丽她是否要喝点什么,但我又真的不想在明日香面前问这种问题。她肯定又会有过激反应。
最后还是决定端点什么给丽。于是我开始猜她会喜欢什么饮料。不知为什么,我想她不会喜欢汽水,我也不认为她会喜欢甜的饮料。白开水?太普通。咖啡?不,一定是个坏主意。我不觉得她会喜欢咖啡;而我也不想看见一个因咖啡因而亢奋的丽。虽然我怀疑那对她是否会有影响。最好不要知道。我最后决定就泡一杯普通的茶。这会需要一点时间准备,对我而言挺好的。这样我就可以远离派对更久一点。
当我拖拖拉拉最后回去时,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丽和剑介在聊天。更夸张的是,她在说,而剑介和别的人,在听。我端给他们饮料的时候听出来丽正在讲我们第一次的合作任务——屋岛作战。丽用她柔和的声调讲着,我清晰地感觉到一丝兴奋的痕迹。
“酷啊,丽!”丽说完故事后剑介大呼起来。
我不奇怪剑介的表现。凡是有关于EVA及与使徒战斗的任何事,他都会为之疯狂。每次战斗后他都会问我问不完的问题,但每次我都告诉他不想说。我讨厌和使徒战斗。我最希望的事就是忘记那些战斗。但我想……我不在意听丽复述那些故事。
“哼!我看不出那有什么酷的。是真嗣干掉它的,不是她!”
为什么我一点儿也不惊讶听见明日香说出这些话?
“不酷?!她很伟大!她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EVA保护了真嗣!那是英雄才做的事!在我看来,这可比做缠满海带的大鱼饵好多了!”
我摇摇头。这真是句非常愚蠢的话。
“去死!”
意识到自己失策,剑介转身就逃。怒火冲天的明日香紧跟在后面。
我抓住这个机会将茶递给了丽。她有些吃惊,脸也稍稍地红了,但还是接过了茶。然后明日香与剑介的追逐吸引了她的注意。
公寓里空间不大加上又无处可藏,明日香很快抓到了剑介并用拳头在他头上狠砸了几下。如果不是加持出手干预他多半已经失去了意识。加持问了明日香关于捕捉第八使徒的任务——她第一次、独自成功经验。明日香立刻就对剑介失去了兴趣,转而去讨好加持。我知道她一定会跳开我在危机关头是怎样不得已跳进火山口去救她那段。但我无所谓。不像她,我对做一个光荣的EVA驾驶员没兴趣。
东治将剑介抓回我们的小集团后,青叶拿起他的吉它弹起她最拿手的曲子。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非常棒!我可以感觉到他通过音乐表达出的情感,都是无尽的忧思。
接着他弹了首我熟识的歌。我想歌名是《Fly me to the moon》。这是很流行的歌。我就像是听到了歌词。不,我是听到了歌词。很轻的,就像耳语一般。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丽,她红色的眼睛也看着我。她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那些歌词就像是命中注定为我而唱的一样。
“……Fill my heart with song
And let me sing forevermore
You are all I long for
All I worship and adore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 I love you!……”
“喔,你唱得真好,丽。”阿光说着,显然这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好?这算什么!我告诉你什么叫好!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天籁之声!”
说罢,明日香也开始唱歌。丽的歌声温柔恬静,明日香的则纯正圆润、充满活力。但两者都很美。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 and Mars
In other words, hold my hand!
In other words, darling, kiss me……”
然后,稍微有些醉的美里复活了。
“精灵明日香!我们来唱卡拉OK吧!小真,去把卡拉OK机拿出来!”
“我们没有卡拉OK机,美里小姐……”
她迷惑地看着我。
“我们没有?”
我摇摇头。
“那就再给我拿瓶啤酒!”
我走到冰箱旁时,美里开始唱歌了,这是没有卡拉OK的自娱自乐法。
我突然觉得一切感觉都很好。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正常。至少大部分是这样。但的确是没有一点烦恼。
我真的开始喜欢这个派对了。
* * *
几小时后,青叶弹累了吉它,于是加持决定放点音乐。很快,小小的公寓里充满了美国老歌的调子。大部分的歌词我都听不懂,但我承认旋律很优美。
除了剑介,别的人都还没走。
我满腹兴趣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
东治和阿光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相互暗送秋波。但他倆似乎都没胆量动一下。阿光对我朋友的感情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除了他之外。而相比之下他对她的感觉就比较复杂了。有时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明日香费尽心机想请加持跳舞,但加持的注意力只放在微醉的三佐身上。她同样也是一向都很顺从的日向的目标。
玛雅正专心地看着赤木博士,同时青叶也正注视着她。而完全陷入沉思的律子则丝毫未察觉。
丽在观察每一个人,或许对我也同样有兴趣,尽管这没表现在她脸上。不过迟些时候我终于知道不能相信她毫无表情的脸。
我打了个呵欠。时间已经晚了,这一天也实在是够忙乱的。我靠着墙闭上了眼,随着音乐放送身体。如果不是感觉到有人突然靠在我身上,我或许会很快地进入梦乡。睁开眼,却没敢动。奇怪的同时,我想我也很宽慰地看见是丽。她看看我,然后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我的肩上。我吓呆了!我只不知该怎么办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想立刻站起来逃离她,但另一部分却似乎被控制着;另一个真嗣,说服我放松并享受这只属于两个人的亲密。
我再次看了她一眼,惊讶于我所见的。她没有笑,但也没有平时的表情。她看起来很平静,就像天时一般。看到这样的她洗去了我残存的胆怯。我再次闭上眼,让自己陶醉在此时此刻中。我感觉……出奇地好。平静,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平静。我觉得不会再有什么坏事发生在我身上。我感到安全。这一刻非常神奇。但这样的兙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咯个的笑声打断了。接着,喝醉了的美里说了几个字,引起了极大的冲击。
“哦……多么……多么可爱的一对!”
“噢,我的天哪!”
我想那是律子。我不清楚,我仍与现实有点脱节。
“看看真嗣!”
“铃原君!”
这已足以将我突然拉回到现实世界。我迅速意识到有九双眼睛真瞪着丽和我。
美里,酒醉没醒,还在嬉笑。
加持的脸上挂着微笑。
东治痛得呲牙咧嘴,生气的班长正揪着他的耳朵。
律子的脸色很暗淡,不信的表情写满了一脸。
玛雅、日向和青叶则无言可语。
明日香又生气了。
我突然站了起来,忘记了丽还靠着我,让她差点摔倒。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脑子飞快地转着想说点什么。说点有意义的。我想说“对不起”,但我知道这听起来会有多蠢。
接着,丽也站了起来,挽住我的手臂,对每个人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律子晕过去了。
加持的笑容更灿烂了。
美里被啤酒呛到了。
明日香愈加愤怒起来。她推开加持,那个刚才还被死缠不放的人现在以某种极为尴尬的姿势撞在了美里身上。然后她向丽挥出了有力的一拳。令所有人惊讶的是,丽准确无误地用另一手抓住了明日香的手腕。
这让我记忆犹新。我不知道丽有如此迅速的反射神经。不过,我本来对她的了解也不多,不是吗?她可能是个厉害的军事家,虽然这真的值得怀疑。但她毕竟在NERV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很有可能那位“父亲”强制她学习了徒手搏击。只是为了让她成为更有效率的驾驶员。也可能她只是天生反应敏捷而已。
物理攻击未能成功,明日香改用口头谩骂。
“Du……du Hure!(*)离我的真嗣远一点!”
我不知道“Hure”是什么意思,但我可以稍稍猜一下。
丽毫无动静,我当然也这么希望。
“碇君不是你的。”
她轻柔的声音里毫无愤怒的痕迹。但这只让明日香更为疯狂。
“是!他是!真嗣是我的!”
这种话太不现实了,我一定是在做梦。我这样告诉自己。只是一个梦,一个蠢到极点的梦。
“碇君不属于任何人。就算是,也是属于我的。他欠我一条命。”
不管是梦还是现实,我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我们第一次的合作任务。第五使徒。丽为了保护初号机几乎丢了性命。我一直以为她这么做是为了我父亲。按现在的形势……我想……
“靠边站去!”
这一次,明日香用全身的力量去撞开丽。看来她成功了,丽松开了我的手臂。
“我不知道你的小把戏是什么,优等生,但忘掉他吧!他是我的,我的!”
“这不是游戏,而他永远也不会成为你的。我不会允许的。”
“什么?你是想说他是你的?”
“是我先来的。在你之前他就先注意到我了。不过你的影响很快就会消失了。你只是个外人,在这儿没有意义。你的目标只是成为最好的,满足你那已经被粉碎的虚荣心。但很快碇君就会超过你,那时你还能做什么?你还有什么价值?”
我禁不住因丽的话而屏住了气。这或许是真的,但也太残忍了。从明日香脸上的反映我看得出她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那么你认为你更好!我们之中你是最差劲的驾驶员!难道一个像你一样的毫无生气的人偶能付出我不能付出的东西?”
“我的生命。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明日香的表情瞬间冻结了。老实说她根本没打算知道答案,我必须承认我也一样。坦白说,我在认真思考自己是否醒着。这一定是个美梦或者说是一个恶梦,我只是不确定它是两者中的哪一个。
“你的生命?你是说你愿意为他死?”
“对。”
“你是笨蛋吗?”
“不。我的生命总有唯一的目标。但现在我找到了更高的目标。保护碇君不被伤害。让他笑,让他开心。”
所有人都安静地思考着丽刚才所说的关于我的一切。最后,丽得出了结论。她向我们这样说道。
“我仍不确定爱是什么。但,我相信我爱碇君。”
明日香跪倒在地上,就相被人重击了一拳。她抬起头,泪正渐渐漫上来。握对我露出了恳求的眼神。
“告诉我真嗣……你说你喜欢我……告诉我你不爱她……告诉我你爱我!”
我仍然保持沉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还无法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说话呀!说你恨我!说你爱我!说你不在乎!”
我只是……看着她。
“说话呀!”
那听起来像是窒息的哭声。她看起来那么脆弱,那么敏感。就像一只受伤的动物。我想拥她入怀,安慰她,说她想听的话……
但我什么都没做。
我是个懦夫。我恨我自己。
看到这个她认为是表明拒绝的答案,明日香站起来奔回房间。
“好!祝你和你的人偶开心!”
她摔上门,然后我听见她锁上了锁。那是她才说服美里装上的,为的是防止像我这样的变态偷窥她这种根本就不存在的事。
我满怀歉意地看了四周的人一眼。派对结束了。
“对不起。”
大家似乎都明白。
丽给了我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 * *
将美里在房间安置好后,我决定将丽送回家。现在已经很晚了,虽然有秘密特务在暗中保护我们,我仍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走回去。
其实……我只是在找一个借口离开公寓。
逃离从明日香的门后传来的抽泣声。
* * *
第三新东京市空荡荡的街道一片漆黑。上几次的使徒来袭造成现在第三新东京市供电系统的某些部分会突然断开,而这一区域的路灯似乎就受到了这些问题的困扰。天空布满了阴云,挡住了月亮。就快下雨了。我几乎想推丽一把让她走快点,但我又不愿意这么做。走快点也意味着得更早地回去……面对明日香的抽泣声。而且,在夜里边散步边聊天真的是件很舒服的事。单独地和丽在一起散步。
我看着她,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发起呆来。她苍白的皮肤在暗淡的光线中极为显眼,使她显得有些诡异。她像一个中国人偶,美丽又易碎。不,这是个很不恰当的比喻。她脸蛋儿的轮廓那么的优雅迷人,她已经远超过了美丽可以形容的范围。
她转过头来与我对视。红色的眼睛就像是在闪烁,如同黑暗中的火光。一个男人很容易就会陷进这双眼眸之中。
“怎么了,碇君?”
和平常一样,她的声音冷静又拒人千里之外,但我可以从她脸上看到一丝担心。
“你……你很漂亮……”我小声说。
她的眼睛睁大了。我刚才说的是我想说的话吗?
是的,我说了。我说了我想表达的意思,而她也听到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征服了我,但我觉得应该重复刚才的话。
“今晚你很漂亮,绫波。”
刚开始迷惑的表情消失了,她的脸随之变成了红色。她别开头看着地面,或许是因为看着我太尴尬了。我犹豫了一下想自己是否应该闭上嘴。
但她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有着天使般的笑容。
“谢谢。”
我们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出于一种默契,我们继续向前走去。
* * *
我的心在狂跳。我不敢相信今晚发生的一切。丽说她爱我。而现在我在送她回家。在路上我告诉她她很漂亮。我的大脑负荷已经超载了。
紧接着,我的心一沉。当我想到丽说的话时,我也不得不想到刚才她和明日香的那场恶仗。想到那个德国女孩是怎样被丽和我彻底击溃的。
“你不应该那么说。”
丽停下脚步看着我。
“说什么?”
“今天你对明日香太残酷了点。”
“我只是说了事实。”
那是事实,我知道。但……感觉总不大好。
“如果一个人没作好接受事实的心理准备,那就会带来很大的伤害。我……嗯……只是认为你说话的时候应该更谨慎一点。不经意的打击可能会让明日香彻底崩溃。”
“很好。”
丽又看了我一眼,开始向公寓走去。
“你在乎她吗?”
“我不知道。”我承认说,“我想是的。我没有多少朋友。她、东治、剑介、在某种程度上阿光也算,美里小姐,还有你。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受到伤害。特别是因为愚蠢的我。”
丽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
“你不愚蠢,碇君。”
然后她转身走开,我迅速跟了上去。
* * *
二十分钟后,终于,到达了她的公寓。但对我来说,似乎用了更长时间。每次当我开始觉得陪丽回家有趣时,明日香的脸就浮现在脑海中。那梨花带雨的泪颜,一直将我本应愉快的时刻一一摧毁。
我们到达时正好下起雨来。
我几乎都忘了丽是住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中。一幢似乎无人居住的肮脏大楼。她的房门外堆着一大堆垃圾。我也不奇怪看见附近有只老鼠。还有永无止境的噪音。丽怎么能忍受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无法想象。
公寓内部和外面一样:一片混乱。就和我记忆中的一样。地板急需擦洗,到处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尘。皱巴巴的床单。除了垃圾桶里到处都是沾满血的绷带。甚至还有一些未洗的内衣。
“有什么不对吗?”
丽注意到我脸上不赞同的表情。
“你怎么能住在这种混乱的地方?不会干扰你的生活吗?”
“不,没有。应该吗?”
我皱皱眉。
“当然会!这对健康不好!还有,你的生活环境折射出你这个人的本质。如果你不尊重并小心地收拾它,那我也无法想象你怎么会尊重你自己。而且你也不能期望任何人尊重你。”
“但你尊重我,不是吗?”
见鬼!被她说中了。
“是的,我尊重你。”
“所以你的逻辑有问题。”
我想了一会儿。
“我试着进不步了解你,但最开始我认为你很奇怪。”
这是事实。我不认为这是该说的话,但当时这是唯一闪过的想法。
“我不会生活在混乱中。”我加上一句,执意要证明自己的观点。不管怎么说,我帮美里做清洁可不是为了好玩。
听到这话,丽向四周看了看,一种尴尬的表情慢慢爬上了她的脸。
“我知道了。请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有点惊讶。
“这是我的荣幸。”
* * *
丽只有有限的几样清洁工具,而且我都不奇怪地看见全是新的。但我们还是设法将她的公寓打扫得闪闪发光,嗯,几乎是吧。当时没办法收拾天花板,不过还是比以前好多了。令人心情舒畅的柠檬清香就像是给我们的报偿一样。
坦白说,我对丽竟如此缺乏家事能力感到吃惊。她知道怎么擦地板,就像别的同学在学校做大扫除时一样。但仅此而已,事实上,我想她肯定不知道如何抹净家具,如何清洗厕所和浴室,乃至厨房水槽。似乎她两如何整理床铺都不懂。我不是很确定,但我觉得这都是我爸爸的错。
有一天,我会问问丽关于她的过去。
“你不认为这是个好的改变吗?”
“是。现在……很好。”
丽似乎对她公寓的改变仍抱有一点敬畏。我不认为她想过这儿会变得……干净。
“我想现在剩下的就只有那些被单了。你有洗衣机吗?”
“有。”(1)
我沉思了片刻。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要洗被单就还需要一点时间。
“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我来教你怎么洗。”
“好的!请你一定要来!”
我被她突然爆发的感情吓了一跳,她看上去……很开心。她的脸上带着可爱的微笑,她的眼里燃烧着生命之火。
“谢谢你,碇君。”
“我很高兴能帮忙,绫波。”
有那么一会儿,我们目光交织。我想说点或做点什么,但我的脑子不大好使。
“碇……”
我几乎没反应过来她在叫我的名字。
“我对你来说是什么?”
她靠了过来,几乎贴在了我身上。我退后一步。
“你在乎我吗?”
我知道她在等一个答案,我可以从的她眼中看出来。我也知道自己不能逃避,我必须回答。
“我……我在乎你。我……我喜欢你,绫波。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这些话怎么听起来似曾相识?
“我对你而言只是个朋友吗?”
她又向前迈了一步。我不能自已地盯着那两片贴近的红唇。
“是吗?”那只是我耳边的轻语,但我发誓这比我听过的任何喊叫声都更具冲击力。
我又退了一步。大脑的某部分提醒我已经被逼到了公寓的门边。
“我……呃……我不知道……我想不是……”
“或许我应该帮助你思考这个问题。”
她解开校服上红丝带,这让我动弹不得。
“什么……你什么……?”
“碇,你想和我融为一体吗?”
这一定是个梦。一个最为荒诞的梦……对,我在做梦!
但,如果这是梦,为什么丽看起来这么紧张?我为什么会因为看到她解开衣扣而惊慌失措?
“身体与灵魂都融为一体?”
噢,天哪!这不是梦!我在这儿,一间狭小的公寓里,单独和我的朋友、驾驶员同伴、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在一起。她正在脱掉衣服并问我要不要和她发生性关系!
噢,老天!
我已经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胸罩。我的大脑停止了工作,本能控制了一切。
我逃了。
我在人行道上滑倒、跌进了公寓入口附近的一大堆垃圾中。但这不要紧。我出来了。
任凭雨水浇在脸上,试着平静我狂跳的心。我肯定做了件蠢事的想法随即跳了出来。现在丽一定很生气。如果她不恨我的那就是算我好运了。
她出来了,已经恢复了平静、自制的样子。她看着我。
“我……我很抱歉……”
没有想象中的一记重拳打断我的胡说八道,她的表情又变得柔和起来。我想起自己不是同明日香在一起……
“没关系”
她弯下腰在我额上轻印下一个吻,然后给了我一个温和的微笑。让人几乎无法相信,雨让她显得更美丽了。
“当你做好准备后,你可以告诉我……”
然后她就消失了。
我摸了摸她的唇刚碰触过的地方。她不恨我。这让我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然后我笑了。总的来说这一天还算不上太糟糕。
除非我能够忘记脑海中红发女孩的泪颜。
* * *
当我回到家时,美里正坐在厨房里,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拿着电话。很明显,她已经摆脱了所喝啤酒带来的影响。她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那是在NERV作战下令时才会有的表情。我很清楚现在我应该感到不安,而且我也的确感到不安。
“他已经离开快两个小时了,我很担心。”
我离开了有那么久吗?
“我知道,律子。但我们能做什么?告诉他们应该有什么感觉?”
显然她们在谈论刚才的“事件”。我并不奇怪。
“好吧。看得出丽很认真。而明日香在睡着之前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所以我认为她也很认真。但这全由真嗣决定。”
一个小时……明日香哭了……一个小时……
“我才不要做那个告诉他不准发展关系的人,如果他真的想的话。他们不只是驾驶员,他们是人,见鬼!”
美里沉默了几秒钟。
“司令能做什么?把他们关起来?给他们洗脑?他还要他们驾驶EVA呢。当然,他肯定会对丽生气,但他不笨。大概他会命令她在NERV之外的地方离真嗣远点。服不服从,就凭丽说了算了。”
我父亲会这么做吗?命令丽远离我?那丽会怎么做?她说她爱我。她真的会拒绝服从我父亲下达的命令吗?
为什么这想法让我全身颤栗?我真的那么害怕失去丽吗?
“你认为他真的或那么做吗?”
美里突然看见了我。
“他回来了。我们一会儿再谈。”
她挂上电话,呷了一口咖啡然后正视我。
“真嗣!你终于回来了!噢,我的天哪!你从头到脚湿透了!”
“你还没回答我!”
我被自己的语调吓了一跳。我听起来那么生气,其实我的确也是。但我是在生我父亲的气,美里不该受到牵连。
“对不起。”
“没关系,我了解。回答你……我不知道。坦白说,我不知道你爸爸怎么想。但他似乎对丽有些计划。我不认为如果得知他充满价值的驾驶员打算把自己全捐给你的话他会很高兴。”
我点点头。这些听起来很像我父亲的口气。
“先去擦擦干换件干净衣服,然后我们再谈。”
我又点点头,迅速去浴室脱去湿衣服,用浴巾擦干身体。然后将裹着浴巾回房间去换衣服。之后我回到厨房。
“那么真嗣,你打算怎么做?”
这次谈话一定需要很长时间,于是我决定坐下来。回答前我停了片刻。我需要将我的思路集中起来。美里耐心地等着我的答案。
“我不知道,美里小姐,我很迷惑。今天之前,我一直觉得绫波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但没料到这么多。而且我以为它在乎只是因为我是父亲的……司令的儿子。当然,是我猜的,我错了。”
美里点点头。
“就像这些还不够麻烦一样,明日香突然又插进一脚。她看起来像是在嫉妒绫波。但这不算新鲜事,明日香从不喜欢绫波。如果她觉得受到什么威胁,她就会表现出攻击性。但今晚……还有今天早上……她哭了。她哭了,美里小姐!我从未见她哭过。嗯,至少她醒着的时候没有。她为什么哭?是她对我有感觉吗?”
“我不知道,真嗣。明日香……很难懂。很难说明她的感觉是什么。你呢真嗣?你的感觉是什么?”
我不大愿意回答。当然,我和美里住在一起。她是个好同屋,但现在我更多地把她当作一个朋友而不是监护人。但她毕竟也为NERV工作……为父亲。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如果你在担心那个。”
好吧,看来她能读懂我的心思。
“我也不希望你把这个写进报告之类的东西里去。”
美里皱皱眉头。
“你变聪明了,真嗣。很好,我保证这次谈话不会出现在任何报告你,不管是口头的或是书面的。”
然后她笑了。
“那么大众情人,谁是你喜欢的人?”
“两个都是。”
三佐被这答案吓了屏住了呼吸。
“你说什么?两个都?这是什么答案?”
“我唯一能给你的答案。”
她脸上的惊讶被一种好奇所取代。
“说具体点。”
“嗯,她们两个我都喜欢。我也说不清楚更喜欢哪一个。从外表而已言,她们两个都很有魅力。明日香是华丽,而绫波……则是神秘。就内在而言……绫波在我身边时……我感到舒适与安全。就像没什么坏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她那么平静。她的出现并未困扰过我。我不觉得我对她有什么隐藏。而对明日香……嗯,我爱慕她的活力、她的毅力、她为成为最好的而坚毅不挠的决心,以及她散发出的那股傲气……但有时候,很少的,她会表现出极端脆弱……那让我想抱紧她保护她。今晚她看着加持先生的时候……我几乎想把她抢过来让她呆在我身边……这听起来一定很蠢。”
美里摇摇头。
“不,真嗣,我相信她们两个你都在乎。当然她们的某些部分你并不喜欢。有些事能帮助你选择……较好的一个……”
我想了一会儿。
“呃……绫波很冷淡。很难知道她在想什么。但今天,她彻底地变了。她笑了。她说了她心中的话。她甚至主导了派对的一部分。而明日香……她只是一直骂我嘲笑我。但阿光告诉我这是因为她在乎我。如果是真的……那么那些问题不会持续太久。”
美里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从她的表情来看咖啡已经冷了。
“还有……”
我真的不知道是否该提这件事,但如果我想美里帮忙的话……
“今晚……绫波……想……想要我……和……和她睡觉。”
最后一部分脱口而出。
“我没听错吧?”
我点点头。
“那……你们俩……?”
“没有!我……我逃走了……”
该死!这真够没面子的。美里奇怪地扫了我一眼。我猜她体内那负责的一面正和她粗心大意的另一面发生冲突。她肯定在做着心理斗争是应该叫我白痴还是恭喜我成为了一个完美的绅士。
“好吧,我不敢说这个是合适的解决方法,但知道你应该想办法绕开一大堆麻烦。现在我们需要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一个怀孕的驾驶员。”
这个想法让我的脸红透了。
“那~么……让我想想。丽……表现出……对你的……兴趣,很强烈很强烈的兴趣。明日香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兴趣。而刚才,你告诉我你其实对她们两个都有兴趣,所以不知道选择谁,对吧?”
“呃……那个……是的,我想是,就是这样。”
“真嗣……”
美里的脸出奇地严肃。
“我只能给你一个忠告……”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美里真的要帮我!
“和她们两个约会,当然的!”
“什么?!这是什么烂忠告?”
美里的拳头用力砸在了桌子上。
“注意你的礼仪,年轻人!”
看见我脸上显露无疑的羞愧,美里生气的表情立刻变成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真,除非现在你就作出选择,要不你打算如何作选择,如果你不比现在更了解她们一些?我能想出的唯一更了解她们的方法,就是很她们约会……在不同的时间,如果可以的话。”
“那个……不算欺骗吗?”
“呒……”她们都还不是你的女朋友……
“你说的……说的对……”
“那当然!如果你不确定,就去问问加持她怎么办。我确信我已经猜到了他的答案……”
* * *
“和她们两个约会,当然的!”
见鬼!美里果然说对了。当然,如果那是加持会做的……
“谢谢,加持先生。你的建议非常有价值。”
“我总是很高兴能帮上忙,真嗣。坦白说我对此很感兴趣。我不觉得你像是个美男子。同时两个女孩。你真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年轻人。而且更老实地说,如果你让明日香无暇分心,那我追求美里会容易很多。”
永远没把脸刮干净的男人咧嘴笑了。
“我不知道。当我对绫波和明日香感兴趣的同时,我真正爱的其实是美里。如果让你拥有了阿美,有些夜晚就会变得很孤单……”
加持愣在那儿,嘴张得大大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开个玩笑,加持先生。”
他的脸换上一种宽慰的表情,随之是一个微笑。
“年轻人,你和美里还有明日香住太久了……”
我只是耸耸肩。
“我可不想成为来是被别人作弄的对象,对吧?”
“我得承认有时你的确让我印象深刻,真嗣。”
从加持口里说出的话对我意味着许多。不过现在不是为这一小点儿的表扬欢呼雀跃的时候。我有问题得解决。
“如果……如果我约她们……我该怎么做?”
“第一次?”
我点点头。
“好吧,比如丽,很多事都可以做。她不是‘外出型’的女孩,或许一顿浪漫的晚餐和一场电影就行。很简单,但以丽的经验来说一定是充满新鲜与兴奋感的。而且你很星云,这这周末第三新东京市电影院要放一部浪漫的片子。那会给你很多机会去……嗯……进一步了解她。”
我皱了一下眉头。
“喂!我可不想她认为我是个花花公子!”
“开个玩笑。对你刚才吓唬我那一下来说很公平。”
我咕哝了几句。
“而明日香的话,我觉得越简单越好。她可能会抱怨几句,说你幼稚。但实际上她很讨厌那些试图讨好她的男生。只要保证她快乐就行了。还有你得比平时更健谈一些才行。”
“知道了。谢谢你,加持先生。”
我真的很感激加持。在这样的时候我很希望他是我爸爸。为什么父亲不能像他这样?为什么父亲不抽出哪怕是一点点的时候很我聊聊也好?
“那么,你决定先约谁?”
我已经有了打算。
“绫波。打破与她之间的僵局应该简单一点。而且这么做我会在约明日香的时候有更好的主意。”
加持似乎很赞许。
“明智的选择。不过,还有个小问题。”
我询问地看着他。
“记住,你是和她约会。别叫她绫波。”
我明白地点点头。
“丽……”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
吾之所爱者
第三章-打破僵局
* * *
附赠版:
“说话呀!”
那听起来像是窒息的哭声。她看起来那么脆弱,那么敏感。就像一只受伤的动物。我想拥她入怀,安慰她,说她想听的话……
但我什么都没做。
我是个懦夫。我恨我自己。
看到这个她认为是表明拒绝的答案,明日香站起来充满恨意地瞪着我。
“シンジのバカ!”(*)
我不是很确定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突然间,她的手上出现了一把木槌狠狠地击中了我。伴随着有生以来从未体会过的巨痛,我冲破屋顶飞上了低空绕地卫星轨道
这都是美里的错!难道我没告诉过她不要去租那些又旧又该死的《乱马1/2》的录像带吗?
希望我有足够好的运气落在某医院的附近,可能的话最好有什么软的东西……
“かわいくね……”(*)
* * *
作者的话:
(1) 据《Newtype 100% Collection Neon Genesis Evangelion》一书记载,丽的公寓里的确有洗衣机,虽然有点怪,但是放在她床的左边,就是那些深色窗帘的后面。
关于“身体和灵魂都融为一体?”这一句。我知道这句话在无数无数同人中都有出现。没有那句经典的“我不能逃”那么泛滥,但也很普遍了。我不能拒绝……至少,我没有“我不能逃”。(我知道有些人对此已经很反胃了。)
1999/2/28
* * *
翻译注释:
Du……du Hure!:你……你这个贱女人!
かわいくね:不可爱
シンジのバカ!:真嗣你这笨蛋!
* * *
动笔于1999/2/20
初稿完成于1999/2/24
复稿完成于1999/3/8
终稿完成于1999/3/22
修订于1999/4/25
* * *
译者的话:
看完第二章,不知各位作何感想?
当时suezou第一遍读完时真是吓了一跳。虽然同为EVA同人,西方人写出来的就是很东方人不一样。如果没记错的话,suezou读过的(中国的)EVA同人中还没出现过丽如此主动“勾引”真嗣的情节。译之前向某友透露了一些情节,听得她一愣一愣的。
下一章,修复了和明日香之间的裂痕,又和丽初次约会,真嗣能发觉自己的真心实意吗?《打破僵局》,敬请期待!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