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2) by: Jimmy Wolk著/cowboyayanami译

2004年03月2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789字 ⁄ 字号 碇真嗣和他的夫人(2) by: Jimmy Wolk著/cowboyayanami译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08 views 次

第二章:法律与秩序……还有那些录像带
(注:原文在这里用的标题是"Law & Order…… that little video-thingy",看着很眼熟吧?没错,很像一部有名的英文片子的名字:"Sex,lies & Video tapes"(性、谎言和录像带),估计作者是从那片子子里获得的灵感——译者注)
Hiroya Matsura(在下对于这种英文写的日语发音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所以还请懂得其日文写法的高人指点一下,因为总觉得在这里出现个英文名字有些唐突——译者注)每当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总是感到有些不安。准确地说,今天是他当律师五年以来对于自己选择这个职业最为后悔的时刻。
一般来说离婚是由于夫妻彼此之间失去了信任,或是错把一些别的的感情误当成爱情造成的,两人最终会为当时的轻率付出代价;要是还有孩子的话,对孩子的幼小心灵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可是,他不知道今天的情况该如何解释,当得知眼前的这两个孩子就是要离婚的夫妻的时候。
“好吧,”浏览着桌上这对十几岁“夫妇”的文件,他终于开口了,“锭先生和锭夫人……”
“是物流!”红发女孩儿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显然她已经失去耐心很长时间了。
“什么?”
“我姓物流!”
他困惑地又看了看卷宗上的名字,“哦,我看可能是他们把名字搞错了。”
“没——没有,”那个男孩儿结结巴巴地说。他看上去和那个暴躁的女孩儿正好相反:眼睛一直瞅着桌子下面,不敢直视自己和那个女孩儿。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等待死刑宣判的囚犯一样,“我叫锭真嗣。”
“那么……”
“想让我姓你的姓?!没门!”
“呃,可是文件上说,你是,锭夫人……”
“不许说那个词!”
“可是- ”
“不要!”
“好吧,好吧!”Hiroya叹了口气。‘有个这样的妻子,怪不得那个他会这样。’“无论如何,我必须先要搞清楚:你们两个结婚多长时间了?”
“从……从昨晚……开始”年轻的锭先生的声音尽管有些含混不清,可Hiroya还是听到了。
律师又吃了一惊,他再次看了看眼前的文件。那男孩说的没错。‘无论如何,他们签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可真是快呀。他们以为这是什么,征集反战的签名么?

“这么说,你们的结合好像有些草率呀?”
“其实,你看,我们……”
“他把我灌醉了!”女孩儿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有!”他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可马上又小得几不可闻。“我……我意思是,至少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了么?他总是这样!谁受得了他?!”
“对……对不起。”
Hiroya把视线从这对吵架的“夫妻”上移开。
“你们能肯定,你们才刚刚结婚么?”他打趣到,“根据我的经验,你们的表现得就像是一对已经结婚好几年的夫……”
他立刻为自己刚刚的笑话感到后悔了,因为他感到了红发女孩那种“杀人的眼神”的威力。
“呃,好了,让我们开始进入正题吧……”他紧张地翻看起眼前的档案来,可实际上并没有刻意寻找什么东西。
终于,在找回了自己身为职业律师的那份自信之后,他清了清嗓子把手一摊。“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你们两个都同意离婚喽?”
“他最好同意!”锭夫人(还是应该叫物流?)盯着她的丈夫。
那个男孩只是一个劲儿点头。
“好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省去很多步骤。下面,请你们填写UW36文件的D-14条款,还有IHM-73的第三章,绿色和黄色的那部分,还有A-38号声明……”在从办公桌里费力地搬出这堆文件后,他注意到了两人盯着那小山式的文件不作所措苍白的脸。“……呃,其实,我可以替你们办理这些手续。这样的话就会快得多,毕竟我经常办理这些官样文章,比你们熟得多。”其实这是他的第七感在告诫他自己:尽快摆脱这两个人,否则你会损失很多脑细胞。“可是,”他叹了口气,“根据2002年颁布的"夫妻强制条例",你们必须参加一个婚姻座谈会,次数嘛……,取决于座谈会的家庭问题顾问对于你们婚姻破裂程度的认识,换句话说,就是你们要尽快让他意识到你们的婚姻已经不可挽回了。但是,座谈会至少要开3 次,而我将作为公证人陪你们参加座谈会。还有问题么?”
年轻的锭/物流/(管她叫什么)夫人的指甲深深陷入了她所坐着的沙发扶手之中。“要多久?”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好吧,正如我说的;这取决于……大概几个月吧,至少……”
“几个月?我必须得和这个家伙作几个月的夫妻??”
这是Hiroya对沙发的扶手和自己的耳膜说的最后一句话:“永别了!”
************
“哎呀,这不是锭先生和锭夫人么?欢迎回到你们温馨的小窝,”回到公寓的时候,美里正站在门口兴高采烈地欢迎他们。可是话音刚落,明日香的一只鞋就飞了过去,当时这只鞋距离美里的脸只有0.01公分。
“住嘴,美里!”
“哎呀,这么粗暴。好在我能理解,毕竟离婚的滋味不好受。”
“呃,美里小姐,你今天的心情怎么这么好呀?”真嗣尽力想把话题岔开,好阻止在这小小公寓中即将爆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哦,你们看,片片在这儿,”美里伏下身子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它可在你们的结婚典礼上为你们省了不少啤酒呀。”
“哦,请……”明日香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美里什么也没听到,她继续拍着她那可爱宠物的小脑袋。“是呀,你是只乖企鹅,对吧?”
“WARK!”
“嘿,别这么没礼貌!你的名字又不在这些罐头上!”
“WARK!”
“用喙啄可不算!”
美里很快沉浸在了这样的“谈话”中,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看着身为监护人和直属上司的美里这样和一只企鹅“谈话”,头顶冒出了大颗的汗滴。 (就素这样: ——译者注)
明日香轻轻对自己那“多余”的丈夫说:“咱们要不要告诉她片片其实不明白她说的话呢?”
真嗣微微点了点头。“你说的对。片片说那啤酒不是他喝的……”
明日香的下巴差点儿掉了下来。难道说除了自己,所有人都疯了么?可是话说回来,真嗣一直是这样……
努力忍耐了一分钟之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消气。就在她要对他发火的时候,门铃响了,像往常一样,真嗣跑去开门。
大约一分钟之后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包裹,脸涨得通红。
“是谁呀?”美里问道,她的注意力已经从那可爱的鸟儿身上转移到那对夫妇上来了。
“一……一个送快件的男孩儿……”
“那他送来的到底是什么呀?”红发女孩儿咆哮着说。
“一……一个包裹……”
望着两双失去耐心的女性的眼睛以及一双好奇的企鹅的眼睛,他马上接着说:“是……是给锭夫妇的……”
“什么?把它给我!”明日香咆哮着去抓他手中的东西。不幸的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少校比她更快。
“美里!”
“让我们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不顾两个孩子的抗议声,在躲过了红发女孩儿的“飞鞋”进攻之后,她边跑边打开了包裹。“哦,这是从‘第三东京市24/7婚礼教堂’寄来的,”美里接着念起附在上面卡片来,并不时发出一阵大笑,全然不顾一旁明日香气得铁青的脸。
“ 亲爱的锭先生和锭夫人,我们发现你们忘记了拿回你们那甜蜜的…… 呃,甜蜜的? ……婚礼庆典的录像带,那是作为我们婚礼一条龙服务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在此将它寄还给你们,并衷心祝福你们婚姻美满,生活甜蜜,白头偕老。并且,如果你们需要我们再次服务的话,我们将不胜荣幸…… ”
“录- 录像带?”脸涨得通红的真嗣结结巴巴的问。
*砰*
“哎呦!”明日香在最后一次夺取包裹的企图被美里灵巧地挫败之后,重重撞到了墙上。
“看录像喽!”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如此宣布着,她从包裹中拿出那盘早已过时的VHS 录像带冲向了录像机。 (真没想到2015年还有人用这种东西,不过考虑到那时明日香还在打SS偶就不觉得奇怪了——译者注)
抱着自己的脑袋,第二适格者终于渐渐恢复了知觉,她强迫自己站了起来。
“嘿,等等!不要!”
“美里,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真嗣也徒劳地对美里进行着最后的劝说。
太晚了。
少校已经把带子插入了那台老式的录像机,按下了播放键,并且用身体挡在了录像机前。其实,这已经没必要了,因为无论是对曝光的恐惧的两个孩子还是那只无知的企鹅都被好奇心征服了,他们都不会打扰这个神圣的时刻的。
那盘录像带的画面和声音——和想象的一样——都惨不忍睹,可是还是能分辨出来两个明显已经喝醉了的EVA 驾驶员和一个看上去有些紧张的牧师。
明日香正和牧师说着什么,接着冲着真嗣作了个手势。
“哦……呃……好吧。那么,你,物流·ASUKA·兰格丽,愿不愿意把锭真嗣作为自己的丈夫,无论生病或健康,无论富贵或贫穷,直到……”
“是的,是的,我会的。快点儿,我可没有多少时间!”
“哦!我不能相信我会说过这个!”明日香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的脸几乎贴上了电视机的屏幕。美里就坐在她的身边,悠闲地喝着手中的啤酒,可是谁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拿的。
“可是,你显然这么说了,”她奚落地说。
“呃……我们非得看这个么?我是说……”真嗣言不由衷地从上面看着被明日香霸占的幕。
片片只是在一旁看着这他这三个同居人的奇怪行为。“WARK?”
“呃……好吧。那么,你,锭真嗣,愿不愿意把物流·ASUKA·兰格丽作为自己的妻子,无论生病或健康,无论富贵或贫穷,直到死亡降临?”
“我,我……愿意!”真嗣冲着明日香傻笑。“哈!看来……”其余的部分看不清了。
“我要杀了你!”明日香的眼睛骤然一亮,闪过一丝杀气。
“你不应该那么做。作为他的妻子,你可是头号嫌疑犯,因为你会继承他的全部遗产。”
“我没有多少东西,除了SDAT和大提琴……”
“Wark……”
牧师继续说。“那么,我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妇。新郎,你现在可以吻新娘了。”
四双眼睛此刻同时睁大了。
“噢,不!他不能!”
屏幕上的两人看着对方。
“我觉得他会的……”
一些交头接耳的声音……
“我真的能……”
他们俩互相探过身来……
“Waaark!”
他们闭上了眼睛……
“不不不不!”
“Aaawww……”
* 咽口水的声音*
“Wa-hark !”
两人亲在了一起!
明日香暴跳如雷。
美里显得很开心。
真嗣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刻变成了一尊石像。
片片饿了。
这是一个长吻……
“我必须说你那时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明日香。”美里终于打破了沉默。
“你没看见么?!我是要摆脱那个变态!”
“照我看,你是想把他抱的更紧……”
“我没有!!”
就在这时,片片正用喙啄着真嗣,后者正盯着电视屏幕,没有眨眼也没有动一动。
‘人类呀……’.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