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2) by: E研隆枪剧组

2004年03月22日 E研故事 ⁄ 共 4987字 ⁄ 字号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2) by: E研隆枪剧组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05 views 次

第二章 狗仔队格兰鲁度里 奇怪的药材
辛格尔住的乡村离首都也算远,因此对外界天生迟钝的他是不可能知道国家最近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的。但为了读者能够清楚的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到日后不至于迷失在无知的汪洋里,我们不得不花点篇幅说说辛格尔所住的国家的近况。
说是近况,但是也要从很久以前前开始追溯。自开天辟地,大地被天神分为七块,分别是亚特兰大、奥兰尔、泰坦利亚、塔塔罗斯、雅蒂卡、米诺斯和伊丽斯亚。亚特兰大是天柱,那里是一块荒芜的地方,太阳神的战车每天在这里降落,把地上的泥土烤得像陶瓷一样坚实。即使是沙漠上的植物也无法忍受这里的酷热。泰坦利亚是巨人居住的地方。这些身材高大,力气惊人的生物过的是茹毛饮血的生活。那里没有社会和法律,有的只是强和弱、生和死的较量。塔塔罗斯是死者的安息所。它位于天地的最北端,厚厚的黑土终年被冰雪覆盖。在那里,是没有任何生物能抵御的严寒,和昼夜不停的大北风。米诺斯是正义和制裁的大陆,上面居住着小矮人族群。他们虽然比所谓的正常人要小,但是却很聪明,而且注重保持与自然的和谐,是和平的民族。天神宠爱他们,把地上的裁决正义的权杖交给矮人的长老们保管着。雅蒂卡是富饶的大陆,那里的人终年不耕不作,大地自然会把所有的食物和矿藏赐予他们,那里的人们每天只需做一样东西,那就是赞美天神。伊丽斯亚是天使的国度,她们是天神的女儿,居住在那片美丽、快乐的土地上,守护着记忆之泉。最后,是我们的主人翁辛格尔的大陆,也是七大陆中最大的大陆,奥兰尔。这是一块充满了人口的大陆,是一块英雄和懦夫的大陆,是阴谋和欺诈充斥的大陆,是战争与和平交替主宰命运的大陆。经过鲜血无数次洗刷过这块大陆的土壤后,终于在三百年前由七兄弟占领了整个大陆,并建立了七个独立的君主国家。之后经过了前所未有的和平时期。
辛格尔的国家在大陆的南边,已经经历了七代国王的统治,现在的国王是基尔·剀撒。基尔登基时六十岁,统治了国家十五年以后已是精力不继,加上早年娇生惯养,私人生活又不加节制,以致体弱多病,去年春天以来一直病卧,靠药物为生。由于无力管理,基尔便把国事政务全数交与一个叫做六分仪·原度的宰相处理。六分仪自掌权后,深居简出,日夜处理朝政,把国家治理的整然有序。不上四年已是七国中的强国之一了。
这天是国家的庆祝节日。首都里准备了大型的娱乐表演,和每年一度的商品交易市场。总之,这是一个国民每年一度快乐的日子。一大早城门一开,大量的人就从四面八方涌进城里了。在人流中,有两个坐着牛车,浑身像苦修僧一样用布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他们似乎对周围的人很警惕,不时的用眼的余光扫视着人群,并且十分低声的交谈着。
“卡奥路,你确定今天那个人会出现吗?”
“应该吧,每年国王都要登台对国民演讲的。他志在夺位,怎么可能放弃这种在公众场合露面,增加民望的机会呢?”
“那家伙一直都小心谨慎,我调查过了,这一路上都有他的亲卫队。要接近他,不是那么容易吧。”
“飞鸟,那门口的卫兵,哪个是你的朋友啊?”
“不知道,太远了,看不清楚。”
渐渐的,四周的人群吵杂起来,两人也相互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了...
(sirens)
接下来我们再把目光转回那秘密地下室……
“哦……可是要怎么叫醒她呢……?”信鸽茫然的看着眼前厚厚的冰快自言自语,直到他看到身边的一块石台:“这是什么?”
那块石台上刻着一副六芒星的图案,旁边则放着一张羊皮纸……
---------------------------
信鸽:
父亲有公事必须先离开了,这个女孩交由你照顾,但你必须首先知道唤醒她的方法,这个女孩已经在此沉睡了数百年,要让她苏醒需要通过某种仪式。
由于这个仪式具备极其巨大的风险性,因此以你目前的能力是不能独自举行的,我便把准备工作先交给你吧,你必须准备好一些物品。它们是: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和蟑螂的触须。你有15天时间收集以上物品,到时候我再通知你下一步应当怎么做。
六分仪
---------------------------
信鸽抬起了头……
“苍蝇蟾蜍老鼠眼镜蛇蝎子蟑螂…………这些东西……”
他再次把目光转向那巨大的冰块……心中泛起了一丝不安……
(土根儿)
“……”
“……”
“飞鸟,我要把帽子拿下来了。”
“对不起,不能再忍一会吗?”
“你真是笨蛋吗?!全广场就我们两戴着这么多东西,所有人都在看这边啊!”
真的,不光民众,连黑压压的一群警卫都往这个方向来了。
“把帽子拿下来!否则死啦死啦的!”一个脸最黑的警卫拿刺刀对着两人,他仰视了2秒钟,又加了个命令。“先从车上下来!”
飞鸟和卡奥路对视一眼,从车上跳了下来,一个动作让他们离明晃晃的刺刀又近了1.01米。两人心下一阵恶寒,原先想好的措辞早飞到九霄云外,脑子里唯一清醒的几跟神经也全搭错了。
“东渡扶桑逢盛会,凤凰台上凤凰游……
风急天高猿啸哀,垂老频逢岁薄收……
蓝猫淘气三千问,马可波罗回香都……
长江后浪推前浪,俯首甘为孺子牛……”
黑脸的显然不吃这套:“搜!”
“报告龟田小队长!”几个卫兵掀开了牛车上的铺盖,“果然……发现摄象机和音响设备,以及备用录象带若干!”
“嘿嘿,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一道标语斜跨大半广场,傲视众人:狗仔队与基地组织成员不得入内。
“坐班房去吧,小子!走!”
“我就说接近宰相很难……”
“但是独家采访诱惑真的很大的说……”
“不许交头接耳!”黑脸在后边用枪托驱赶着两人。
不许交头接耳,意思就是可以高谈阔论了。
于是,庆典当天所有在场老百姓都目睹了一幕奇观,约1000人的广场卫队簇拥着两个步履轻松似闲庭信步的家伙招摇过市。(镜头一转:基尔和六分仪看着自己10多人的卫队,脸色发绿中)这两个家伙还在大声谈论着什么。
“我说,卡奥路,又陷入这种状况了。如果不想蹲小黑屋的话……”
“呵呵,谁叫我号称史上最强BT-FIELD拥有者呢……”
(插拨主题广告1:辛格尔面向镜头,“爸爸,我……”辛格尔转身,踌躇状,下定决心一后扬头:“爸爸,我爱你!”六分仪宰相推门而入,双方对视。BGM起,立木文彦的声音:心好,一切都好。
插拨主题广告2:飞鸟和卡奥路对镜头,卡奥路:“咱们干记者的,天天在外面风吹日晒……”飞鸟接:“用了点大宝啊,嘿,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
“BT-FIELD,全开!”
等龟田小队长反应过来,面前的狗仔队二人众已经不见了。
同时,辛格尔的城堡中。绝望的呼喊划破天际。
“爸爸又拿这种高难度育成游戏给我……我、我最讨厌虫子了啊!!!”
城堡边的废旧回收桶中,一张写着“绫波育成计划”的包装纸在风中忽悠忽悠地张扬着……
镜头再回到首都附近的某山山道上。两个浑身湿透的人喷嚏震天。
“卡奥路啊,拜托你下次用那种传送法术时注意一点……我不会游泳啊……”
“可是那条河只有1米深啊……”
“哈啾哈啾……”
“哈啾哈啾……”
“仪器都丢了,我们怎么去见冬月台长啊……哈啾!”
“不知道……好冷……哈啾!”
“好饿……哈啾!”
“哈啾哈啾……”
“哈啾哈啾……”
这时,远远的,一座小房子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
(prayer)
“不会吧!?”卡奥路绝望的叫了起来……
“那是……那是冬月台长的屋啊……”飞鸟也反应过来:“你……你的传送也太扯了吧……”
两个人对视一下,叹了口气……
这时候,在一个黑暗的地下室里,一个肩披黑色披风,头戴黑色壶状面罩的男人正在同基儿谈着话……
“真的没问题?”
“啊,我儿子正在照顾着呢。”
“你倒是为了自己的愿望连自己的孩子也不管啊。”
“哼……”
“什么!!!??”卡奥路和飞鸟惊叫声振得董东月难以忍受,但他严肃的看着手下两个狼狈的连仪器都丢了的家伙,最后还是忍着没有发火……
“的确,据可靠消息……王相不和完全是谣言。而且国王和宰相两人正在策划着对外进行侵略活动,而目前伊丽斯亚方面有人质掌握在宰相手中。”
飞鸟和卡奥路面面相觑:“看来是条大新闻啊……”
“这是我最信任的情报探子卡其探听来的,而你们两有没有兴趣对此事进行调查?”
“好象很危险啊……”飞鸟低声说。
“你是白痴吗??!为什么我们要去调查这事??这可是国家机密知道要杀头的啊!!”卡奥路也不满的嚷嚷
“如果你们不去就没办法了,我另外找人,那么我们再来讨论一下,你们搞丢的设备……”
东月还没说完身边便卷起了阵阵烟雾,只见飞鸟和卡奥路以最快的速度整理着随行物品……
“修理费和补偿费是……”
“这事回来再说!!这么重要的国家大事怎么能叫它这样隐瞒下去!!”
“对对对~为了世界上的爱和正义我们一定会去调查清楚的,那么我们出发了!!!”
“再见,台长!!”
东月看着两个好象逃命般离开的手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很好~就看你们的了……”
(土根儿)
“这么说,已经有人发觉我们的计划了?”
“啊。”戴着黑色头盔的人双手托着下巴,声音冷漠而沉稳:“好象是个叫‘格蓝鲁度里”的狗仔队组织。”
“这么说就是那群为了情报玩命的家伙?我记得他们已经是奖金人头了……”
“他们为了钱什么情报都敢探听,还自命不凡的说是为了什么‘伟大的回归’,为了‘神之眼’不被废弃……反正就是一群和哈马斯没什么区别的邪教徒。”
“就和你一样是吧,反正这样下去对我们是个威胁……这件事就交由你处理了”基尔冷笑着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没问题吧?六分仪……或者叫……”
“不要小看了FORCE的力量啊……这和那些三教九流不同……”
“哼。我等着。”
“…………无知的老头子……”六分仪取下头盔,低声说了一句。
“接下来怎么办?那个卡其的情报并没说我们上哪里才能取得进一步消息啊……”飞鸟晃着眼前的一杯啤酒,有气无力的说着,卡奥路就坐在她对面,翘着二郎腿。
“白痴啊?如果我们知道上哪里能拿到消息那我们还要这么混饭吗?!总之在酒吧里应该能得到点什么才对……”
“你怎么知道啊?”
“ANTA BAKA!!??一般的RPG都是这样的嘛!!只要走进酒吧就有一大堆胡子大叔来兜售情报!”
飞鸟无力的低下头“拜托啊……这只是一个无聊透顶的同人接龙……不是什么RPG啊……”
“…………”
“…………”
“………………”
“……………怎么了?”
“……你说的对……”卡奥路一幅衰相……
两人最后决定还是到处走走打听一些关于王相之争的传言,结果一路走到底还是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最后
两个人走进了一家中药店(提醒一下,据说这个场景是在中世纪的欧洲……)
“算了吧卡奥路,没用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喂老板……”
“请问……”一个声音打断了卡奥路的话语,他本已一肚子窝火,现在终于受不了了,他转过头来……是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家伙。
“老板,我要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你有吗?”
(土根儿)
卡奥路的叫声响彻整间药店“你这个小子干什么!!??明明是我站在你前面的你凭什么插我的队!??你给我说清楚!你妈你爸小时侯怎么教育你的!?以为长着个小白脸就很拽是不是!!?我说你……”
“对……对不起……”信鸽似乎被吓到了似的小声应着:“可是你比我还白啊……”
“啊!!???你欠扁是不是!??如果不是干我们这行的成日里风吹日晒逼我用了日霜我可是非常健康的黝黑皮肤啊!!你不要以为比我矮我就不敢打你!!我怎么看你就不顺眼不管是你那自以为了不起的眼神也好还是那张欠打的白痴脸也好……”
“喂喂喂,卡奥路!镇定点……这里是药店啊……”飞鸟见情况不妙赶紧硬生生的拉住搭档,好容易把他压了下来……
“哼!这只猪头……”
“对不起啦……”信鸽一脸委屈……
“算了算了,这位大哥多多包含吧……我这搭档就这样,容易亢奋……哈哈哈……哈哈……”
“啧!”卡奥路不满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您要买什么东西您就赶快买吧,哈哈……”见飞鸟拼命的陪者笑脸,信鸽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那……老板,我要……”
“总算闹完啦?真是的~~拿去吧拿去吧!”老板不满的把一堆大包小包的东西塞给信鸽:没事就快走,不要再打扰我作生意!”
“啊……谢谢……再见”信鸽转身走出了药店,飞鸟和卡奥路也跟着被赶了出来……
“接下来怎么办?”飞鸟无力的摇着脑袋。
“还不是这小鬼搞的!妈的,打探个宰相的消息要这么麻烦……”卡奥路狠狠的瞪着信鸽,信鸽却满脸惊奇的打量着他……
“干什么!?没看过帅哥是不?不要拿那种**的眼神看我,我不是BL!!”
“不是……你刚才说……打听……我爸爸六分仪的消息?”
“是拉,关你什么事,你的爸爸六分仪…………”
“你说什么????”卡奥路和信鸽一口同声喊了起来。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