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3) by: E研隆枪剧组

2004年03月22日 E研故事 ⁄ 共 6557字 ⁄ 字号 隆枪编年史 第一部(3) by: E研隆枪剧组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40 views 次

第三章 空袭 苏醒的绫波公主
三个人眼睛都扩大成鹅蛋形,在寒冷的街风中对视着,好似巍峨高峻的群像,三个伫立的身影,要成为永恒般深烙在历史的书页间……
直到一阵萧瑟的秋风呼啸着撩起三人的衣摆,风中夹杂着凌厉的呼号:
“不好啦——空袭啦——”
需要说明的是,飞鸟和卡奥路的祖国采用的是联邦制,每个邦国的政权由当地的豪强世家掌控。而对于地方间的冲突,中央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的——飞鸟就曾经发表过名为《以方镇御方镇》的社论文章。也是出于“以方镇御方镇”的目的,首都常暗地对冲突双方提供军事援助。这种空袭战术,就是皇家科研小组组长赤木·律子的研究成果。
空袭开始时,攻击方的投弹手需要站在一定高度,两人一组,合用一架滑翔翼越空滑向目标地点,尽量准确地投下一头牛。因为,根据律子博士的生物应激性研究,如果抛掷没有让肉弹失去知觉,牛将是可以产生最大破坏力的选择。为什么不能用火药?律子博士在论文中对这个问题也作了回答:“既然史书上说火药最早用于军事是在唐代中国,我们就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这一席话说得元老院的老人大叹后生可畏,一夕间纷纷吊颈西去,就是后话了。
总之,那个年代的空袭,就是这么回事。每当旱季早至,收成堪忧,粮食不济,农民兄弟们便倚门长叹:“空袭啊——为什么还不来?”
说话间,一头奶牛哞哞呻吟着落在三人身后,轰隆一声,中药店埋没在一片四起的尘埃中,只有店口的“药”字大旗兀自摇晃不止。三人一时愣在当地,只见空中黄牛水牛奶牛斗牛铁牛如雨而下,大街小巷被人们的惨叫充塞着,不时有房屋步上中药店的后尘,钢筋水泥间传出幸存者的呜咽,飞鸟毫不怀疑,这些暂时的幸存者不久也会成为清理队沉重的负担。
“逃!”卡奥路看着飞鸟,说出一个字。
两人走出几步,发现辛格尔仍站在原地。“你真苯吗?!想死直说啊!”卡奥路远远叫着,一边仰天观察以防不测。
“我的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啊……刚才丢在店中了!!”辛格尔仍然棍子一样杵在当地。
“那……有什么关系吗?”
“爸爸说,拿到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才能……;刚刚好不容易拿到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就……我还能到哪里去找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如果找不到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
“似乎跟宰相有关……那些东西……”飞鸟低声说,卡奥路扬了扬眉毛,不置可否。
辛格尔的听力倒也不差:“太狡猾了……竟然用代词……你应该说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
“当心!”
果然,一头青藏牦牛正直向辛格尔的头顶飞来。后者仍懵然不知地向飞鸟絮叨着。这可急坏了另外两位。
“卡奥路,我说过叫你当心了!你看,你又把镜头盖碰掉了……新设备再弄坏的话……”
“不管不管,只要能及时拍下宰相家的小子被PK的镜头,再高价出售……”
“真是不愁吃喝几万年啊!!!!”两人齐声大笑起来,暂时忘记了世界上还有种叫“爱与正义”的东西。
牦牛和辛格尔脑袋间的距离正不断缩短,3米……2米……1米……1.5米……突然,仿佛一只无形的手臂横加拦截,牦牛以标准的y=-x2抛物线直飞了出去。
“哇……塞。”两只狗仔的嘴巴也扩大成鹅蛋形,他们飞速扯出话筒线,向辛格尔奔去。而后者双手一摊,用迷茫的眼神回报两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倒是你们……”辛格尔指了指不远的墙根。
那里有一只刚翻身跃起的愤怒牦牛。
“唉……BT-FIELD,全开!”
三人回过神后,发现周围是一片黑暗。
“我们在哪里?”飞鸟问。
“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辛格尔嗫嚅着。
(prayer)
“这里是哪里!?”飞鸟喘息着喊着,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其实仔细看看四周的话也就明白飞鸟害怕的原因了,四周一片漆黑,或许是因为刚刚从亮处传送过来,3个人的
眼睛还不能适应现在的昏暗环境,卡奥路紧张的把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忽然信鸽抬起头来……
“这里的气味好熟悉!!”他自言自语着“我好象闻过的……”
“哦?”飞鸟的手碰到了地上一个嫩嫩脆脆的东西,她付下身闻了闻“有泥土的味道,还有……好象是绿色植物……”
“我想起来了!!!”信鸽大喊一声“这是我家的白菜堆嘛!!!!!”
飞鸟和卡奥路坐在城堡的会客室里,信鸽正在厨房里泡红茶,由于只有5个铜板,小卖部又已经关门,他们唯一的茶点就只剩下眼前的两颗大白菜了……
“真是的!拿这种东西招待顾客啊!!有没有一点见识啊?”卡奥路一边大口嚼着白菜叶一边咒骂“连一点待客之道都不懂,真是个地道的农民!!!”
飞鸟苦笑着看着卡奥路那糟蹋形象的吃相:“算了吧卡奥路,就不要抱怨了,人家也是没办法啊,再说也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害人家没拿到他的东西。”
“呸!就那个什么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拜托!!我看他分明就是要修炼黑魔法!!”
这时信鸽走了进来,端着两杯红茶。飞鸟听见他自己小声嘀咕着:“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没了它,我怎么让那个女孩子苏醒啊……”
“喂,卡奥路……”两个人坐在信鸽为他们安排的房间里(虽然卡奥路死要面子坚持不肯,但信鸽告诉他现在城堡里还能使用的房间只剩一间双人房了……他答应改天清理其他房间,但今晚无论如何卡奥路是只能和飞鸟共处一室……)
“什……什么事?”卡奥路一脸不自然,眼神老要往飞鸟那件薄薄的睡衣开口里面瞧(见鬼!!我可是个热血男子汉啊!怎么可以这样受不了诱惑!!不对!!我始终是个男人啊……可是……卡奥路的内心正剧烈的挣扎……)
“我刚才发觉一件有趣的事。”飞鸟似乎毫无察觉卡奥路的窘态,严肃的说。
“什么……什么有趣的事?”(是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双人床吗?原来你总算发觉了啊……卡奥路心语)
“信鸽先生刚才好象在自言自语,他说那个什么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好象和一个女孩的苏醒有关哦……”飞鸟自信的指指自己的耳朵,压低声音。
“哦?””卡奥路疑惑的抬起头。
“你想,信鸽先生是六分仪宰相的儿子,而我们这次的任务是调查有关宰相绑架了邻国人质的事,另外我听说宰相年轻时就经常和女人恶搞,因此他在自己的处所私藏一两个也不是没可能……”
“你是说……”
“哦……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搞到了宰相的秘密,再借机威胁一把,不但可以套出宰相的侵略阴谋,还可能得到大笔封嘴费……”飞鸟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光彩。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愁吃喝几万年啊!!!!”两人齐声大笑起来,暂时忘记了世界上还有种叫“正义”的东西……
“那就动手吧~~”两个人收拾好工具,奸笑着走出了房间……
信鸽无精打采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想到好不容易搞来的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又失去,挫折感便在心头激荡。他无力的推开房门,完全没注意到从楼下走廊到自己房间内的地上有着一些水滴留下的痕迹…………
他走进房间,便径直走进浴室来了个冷水浴,为了锻炼身体,他始终坚持着冷水浴,雨浴,风浴和日光浴等沐浴法。
直到他洗去一身疲惫,他走出浴室,一个扑通倒在自己的床铺上,闭上了眼睛……然后……然后他感到非常奇怪,床上怎么多了个抱枕?咦?而且这个抱枕还有着人的体温,有着人的柔软触感……他睁开疑惑的眼睛……
……………………
一个浅蓝色短发的少女正躺在床上,蜷缩在被窝里,在信鸽横着的手底下安详的熟睡………
镜头转到一间昏暗的地下室……在一个雕刻着六芒星的台座边,碎落的冰块洒满一地……
(土根儿)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无法抑制的冲动一点点涌上信鸽心头……他觉得有种从未知晓的感觉正在萌生…………
他想赶紧坐起身,但身体却抗拒着他,他一动也不能动……身边的少女均匀有规律的气息让信鸽无法思考,她的安详与恬静,她的体温,让信鸽的某种神经蠢蠢欲动……信鸽的眼神越来越直……直直的盯着那张白皙的面庞……然后……
“喂,就是这里了……那个信鸽的房间……”
“小声点啊……要是被听到怎么办?”
“哦……”
“你看,我的调查是很仔细的,在这里正好有个小洞,可以窥见里面的情形……”
“你果然是准备充足啊,飞鸟”
“呵呵,干我们这行的这点事都要熟悉的啊~~”
“好,我来看看……啊……哦……呃……”卡奥露把身体贴在墙上,眼睛正对着门边墙上的小洞开始窥视起来
……
“信鸽在床边啊……好象在忧郁什么……”
“哦?”
“他很僵硬……”
“啊?”
“他在檫口水……怎么回事?”
“呃?”
“他慢慢的弯下腰……哦,在床上好象有什么东西……”
“耶?”飞鸟疑惑的想着,突然好象知道了什么“给我看看,莫非是……”她拉开卡奥露,自己确认了一遍
“是个女孩……”
“啊??我看……”卡奥露赶紧凑上来,两眼直直的盯着小洞:“真的!很可爱的女孩啊!!!”
“你太大声了啊!!”
“呵呵~~让我们抓到把柄了~~~”卡奥露露出邪恶的目光,依然贴在小洞边“接下来……就该……”
“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信鸽紧张的自言自语……他的心情从没如此复杂,眼前的女孩的确是原来被困在水晶里的……当然他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了……
终于,信鸽勇敢的打定了主意,他慢慢的弯下腰,把脸凑向眼前的女孩,他的目标……看来还只停留在A级……
(哦……为了不至于太过分……土根儿也没办法啊……其实本来是想C一点的……这是题外话~~)
但他很快停住了,女孩睁开了双眼,一对如红宝石般深邃迷人的眼眸注视着他……片刻,信鸽觉得自己完全融入那一片红色,就像身处旋涡的中心一般不知所措……
就这样……两人对视着僵持着……一股尴尬的气氛围绕在信鸽身边,直到……
“你这白痴在干什么!!?发什么呆??这种时候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吧才对吧??!”门后一声大吼……“这
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先XXXX再XXXX再XXXXX!!!!不是吗!!?”
“卡奥露!你太大声了……!!”
(土根儿)
“那么,请你们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信鸽的气恼全部写在脸上。
“这……没什么啦,其实是因为那个女孩太可爱了,我看你们这样就忍不住……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忧郁的嘛,一定会……哎哟!哎哟!干……干什么啦??”
“哼……”飞鸟别过脸去(什么嘛,看到女孩子竟神魂颠倒到忘了自己的立场)
“我是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蹲在我房间外面手里还拿着这个相机!!回答我!卡奥路!”
“这……这……这个……那个……”卡奥路心虚的看着飞鸟,后者依然别过脑袋理都不理。
‘喂……这事你也有份吧?喂?’
‘关我什么事,拿着相机的是你,独占小孔偷窥的是你,叫出声的也是你,’
‘喂~喂~~?不要这样啊……^.^0”
‘哼-.-’
信鸽看着这对活宝,最后也只能承认自己的火焰持续不了多久,只好趁热打铁把话说前头了。
“好吧,如果你们再这样做,明天我就下逐……”
“请问……”一个微小的声音轻轻从客厅大门边传来“我能进来吗?”
那声音如同一股寒气直击人心房,三人不禁木然,那个淡蓝色头发的少女站在门边。
“啊……请……请坐…………”信鸽疙疙瘩瘩的回答道“你醒了?”
“恩……”
“那个……睡得舒服吗……?”
“恩……”
“啊……我帮你泡杯茶吧……”
“恩……谢谢……”
‘喂,飞鸟……’卡奥路低语‘你看他们是什么关系?’
‘大概就是那个关系吧’
‘哦,宰相之子的女朋友,大新闻哦……’
‘对啊,快记下来,标题就叫……哦……’
信鸽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在女孩身边坐下“对了,我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
飞鸟,卡奥路“………………-_-0”
-------------
“这么说你丧失记忆了?”信鸽关切的问。
“恩……我……”
“连名字都忘了吗……”
“恩……”
“麻烦,那你叫我们要怎么称呼你啊?”卡奥路有点懊恼。
“对不起……”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不不……这不是你的错……啊……”被飞鸟用力捏了一下大卡奥路慌忙改口
“这样吧~就暂时叫你‘绫波’吧,怎么样?”飞鸟微笑着说。
“啊……谢……谢谢……是……”
“不用那么拘谨啊,小姐~呵呵”飞鸟开朗的笑着“信鸽先生这么热情,不会让你难过的。”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信鸽涨红了脸。
“绫……波…………”
----------------
一间黑暗的屋子里,一个戴着黑面罩的男人正看着手中的文件。
《伊丽斯亚公国王女绫波,意外失踪》
“哼……”男人冷笑了一声:“这样就可以了,不过……作者是故意的吗?”
(土根儿)
第二天一早。绫波从梦中醒来,那是一个不大清晰的梦,在梦中,似乎有好多的血、好多的血……还有人的惨叫声。似乎很远,又很近……那些血的红色……
“……我讨厌……”她轻声地说着。
环顾四周。她发现自己躺在辛格尔的床上。但是辛格尔却没了踪影。奇怪,昨天晚上在飞鸟和卡奥路两人的极力劝说下(“你这儿不是已经没别的房了吗?”“你不能让女孩子睡地板啊!”……),辛格尔似乎很不好意思又很期盼地和自己睡在了一张床上。(不为人知的幕后情节——“呼呼呼呼。等他们睡着了我们就可以去拍下特写照片再拿出去高价出售……”“真是不愁吃喝几万年啊!!!!”两人齐声大笑起来,暂时忘记了世界上还有种叫“爱与正义”的东西。)怎么大清早就不见了??难道他是想逃避责任?!绫波顿时怒火中烧,没想到这小子昨天晚上XX自己后,就逃了!!!
她嗖地一下掀开被子跳下床去冲出房间,全然不顾自己此时正是赤条条的一件衣服没穿。在这儿顺便说一下,因为绫波丧失记忆后就连“人的基本道德十准则”也都全忘光光了,所以她不觉得不穿衣服是不对D。另外再补充一点,丧失记忆前的绫波是伊丽斯雅王国每年一度“全国捉迷藏大赛”的五连冠。换句话说就是自从她参加这个大赛后就从来没有输过。因为据说在绫波公主出生的时候伊丽斯雅的国王请了全国12名著名的魔法师来为绫波公主祝福,但是在伊丽斯雅国内有13位著名的魔法师。没被邀请的那位黑魔法师非常地生气,就冲进宴会厅诅咒说:“绫波公主将永远永远地寻找各种各样的东西,一辈子都不能停止!”这时候第12位魔法师还没有祝福绫波公主,于是她就说:“但是她永远都能找到她所追寻的东西。”所以绫波公主自幼就是捉迷藏的高手,没有什么东西是绫波公主找不到的。好了,言归正传,虽然绫波公主丧失了记忆,但是魔法师赐与她的本能却仍然生效,所以她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奔向辛格尔的实验室,然后在踹开门的同时看到了他……
“啊……绫、绫波……你……”辛格尔转过头大出乎意料地看见那晶莹小巧的躯体,一股滚烫的血噗地一下就从鼻子喷了出来。
“哼!想逃?”绫波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子,“昨天晚上你还是信誓旦旦,今天早上就变卦了么?男人真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生物!!!!”
“绫波……绫波你……误会了……”
“难道你不是想逃走吗?没想到你这么小器,不就是玩‘石头、剪刀、布’赢了你叫你请客吃饭吗?居然……就想抛下我……逃走……5555555555555555”绫波放开手,自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绫、绫波……不是啦……你听我说……你不要哭嘛……你、你……你先去把衣服穿上,然后我慢慢给你解释嘛……绫波……求你了……”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这是,墙角闪光灯一闪……
飞鸟:“感情纠纷大曝光!这回这个又可以上H小报的头版啦~~~”
——
辛格尔花了足足一个上午才把绫波安慰下来。其实他不知道,绫波公主以前就是有名的“泪水发生器”,和她说话时根本就不用管她是否在流泪。因为她的眼泪是她自己也管不住的。不过可怜的辛格尔却因此浪费了一个上午的宝贵的时间。
回到实验室时已经是下午了,城堡里的白菜因为昨天用来招待了客人,今天一天辛格尔什么都没下肚。想想学了这么多魔法竟然没有一个可以为他变出面包来,他觉得生命的意义本来就是“绝对不做没用的事”,但在这之前他却一直没能透彻地领悟……但是饿一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早上他费劲心机查找了无数魔法书后终于发现苍蝇的翅膀蟾蜍的舌头老鼠的眼睛眼镜蛇的牙齿蝎子的尾巴蟑螂的触须并不是用来让绫波女神复活的。用这种材料施展的法术将关系到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命运……
这一定是一个阴谋!!!
当辛格尔认定这一点后,他做出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带绫波逃亡!!!
(suezou)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