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龙与EVA by: 译者:prayer

2004年09月21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9316字 ⁄ 字号 龙与EVA by: 译者:pray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15 views 次

这里一定有不少人对论坛里小撮人终日沉迷的DND感到很困惑吧……恰巧看到一篇EVA+DND的文章,虽然作者明显没写完,还是忍不住翻了出来——让我们熟悉的角色来演绎一下TRPG是怎么玩的吧。好在第一场战斗基本完整。其实个人感觉后面那个序言还好玩点……
有翻译中把握不准的词和术语,我都给出了原文,希望翻译高人指正……
PS:格式竟然无法改动……每次我把段落间距缩小,字体改成斜的……一提交就自动变回来。为什么呢……
龙与EVA
Part1:地精来了
作者:Caligoiel
作者语:作一个如假包换的DND迷,我常常想,如果EVA里的角色玩起DND来会是什么样呢?嗯……我想情况大概就像下面这样吧,希望你喜欢!呵呵……故事开始时,GM已经分别告诉了每个人他们扮演什么角色,以及角色出来冒险的目的。我们姑且默认他们在加持的耐心教导后都对游戏的基本规则有了一定了解吧。
斜体:加持作为GM的发言
普通字体:其他人的发言
“山德海塞拉大陆有着广袤的森林,幽静的山谷,以及美丽的河流。这里有魔法与冒险,巨龙与地城,伟大的英雄与可怖的邪恶。我们的旅程就从这座叫做京东(kotoyo)的城市开始。这座城市以烤肉,魔法物品交易和阿迈赛斯特之塔闻名于世。阿迈赛斯特之塔仿佛是城市中魔法力量的一种证明。它矗立在城市中心,塔内戒备森严,施法者们在这里进行法术的学习与锻炼。这些施法者结成限制慎严的组织,他们吃在塔内,睡在塔内,在塔内学习,有些人甚至在塔内长大。他们的组织被称为“阿迈赛斯特之令”,塔就是他们的家。但是阿迈赛斯特之令的成员都太过有名,除了广受尊崇之外,他们也经常成为险恶阴谋的靶标。不怀好意的家伙们一直……”
“嘿!真治!我的三明治好了没有?你做块三明治都做了一万年了!”
“……想要绑架或伤害这些杰出的学徒。今天,塔中被认为最有前途的两位学徒来到了他们的……”
“真治!做块三明治有那么难么?我才不信……”明日香尖声道。显然,真治没有及时满足她的食欲让她很冒火。
“明日香!你能静会么?我正在介绍你呢,你至少要好好听听吧。”加持皱眉道。
“说起来……是谁出主意让我们玩这种角色扮演游戏的?”东治嘀咕道。
“我!”美里大声说,“大家就当试试么,很好玩的。”
“好吧……”东治和明日香妥协道。
“咳咳……我说到哪了?对,今天是塔中最有前途的两位学徒向试炼之穴发起挑战的日子。”
“切,逊毙了!什么啊,试炼之穴?里面有什么?一条守着宝藏的喷火恶龙?”明日香评论道。
“别这样明日香,到现在不都挺不错的,让加持先生讲完嘛。”剑介有点不高兴地说。
“什么啊……”明日香干笑了两声,“很好,但是首先……我的三明治在哪!”
“对不起,明日香……”真治一边道歉一边递给明日香一盘火腿沙拉三明治。
“让你等太久了……我很抱歉……”
“我现在可以继续了吗?”加持再次皱眉道,“好吧……”
“接着我刚才说的……可怕的试炼之穴。我们现在在阿迈赛斯特之塔的走廊里,塔里的仆人正引着两名学徒中的一名向正厅走去。仆人打开了正厅的门,然后用手势示意你进去……”
“这么说我就是最有前途的学徒之一?意料之中嘛,我就是最美丽,最伟大的术士明日香物……”
“等等,明日香,你不能管你的角色叫明日香。”加持打断了她。
“为什么不能?”明日香不耐烦地问。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你在扮演别人,明白?”
“好吧……我看着仆人,双手叉腰,自信满满地对他说:意料之中嘛,我就是最美丽,最伟大的术士……呃……塔希亚。”
“‘是的,我的女士,’仆人再次向门做了个手势,‘另一位学徒已经在正厅里等您了。’”
“好吧好吧,那么我就过去看看是谁……”明日香说。
“你向前走去,你看见了正厅里站着一位年轻的精灵女性。她留着短发,穿着简单但整洁的长袍。”
“你好,我是预言者丽因。认识你很……”
“什么?”明日香吼道,“优等生?另一个最有前途的学徒是优等生!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明日香……她不是丽。丽不过是在扮演丽因,好吗?”加持叹气道,时不时的打岔让他有点不耐烦了。
明日香红着脸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好吧……我知道……那么,你就是另一个最杰出的学徒?一个预言者?那是干吗的?给人看手相算命的吗?”明日香露出个讽刺的笑容。
“不。我能找到丢失的东西,看见不在我身边的人,借助特定的物品,我还能预知未来。”
“哦,真的吗?”明日香恶毒地说,“那么你能告诉我我的未来么?”
“我要放个预言法术观测塔希亚的未来。”
“好的,你成功施放了法术,”加持投了个D20,骰子出了20。“根据你的法术,塔希亚会被一只装着假腿的地精杀掉。这地精的名字叫‘残牙’。”
“相当准确……”明日香大笑道,“我,最美丽,最伟大的术士塔希亚会死在一只残废地精手上?这地精还有个啮齿动物的名字?”
“是的,我很确定。你最好别笑。我警告你,我很少出错。”丽淡淡地说。
“切,”明日香撇撇嘴,把自己的长发掠到身后,“那么我们现在在等谁?”
“女士们,我们在等你们的向导……啊,他来了!你们看见一个留着棕色短发的年轻男子向你们走来。他脸修得很干净,穿着镶嵌皮甲,背后背着长弓,腰间挂着把长剑。”
“你,你们好,我的女士。我是阿达翰,森林的游侠与护卫者。”真治结结巴巴地说。
“嗯,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明日香评论道。
“嗨,我以前似乎听说过那家伙?”东治转了转眼睛,做了个鬼脸。
“东治,嘘!”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说。
“对,对不起,女,女士……”真治再次结结巴巴地说。
“听着小游侠,如果你再说句对不起,我就用火球把你烧得比太阳还亮,明白?”
“对-对不起……”真治缩了缩脖子。
明日香用威胁的眼神看着真治,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以吾及诸元素之力的名义,我于此召唤火……”她开始念诵咒文。
“‘呃……’”这次轮到加持结巴了,“‘我的女士,如果你杀了游侠,就没有人能带你们到试炼之穴去了。而且,这位先生并没有冒犯你们。’”
“那他干吗说对不起?”明日香格格笑道。
“塔希亚,阿达瀚,我想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最好现在动身,去完成我们在试炼之穴的任务吧。”
“‘说得对,我的女士。祝你们好运,我会静候你们的归来。’”加持环视众人,“那么两名术士与游侠打点好行李马匹,踏上了去试炼之穴的旅程。你们要花一周时间,才能走完这段路。第一天,你们到达了微光森林。你们知道这里常有匪帮活动,还有凶暴松鼠出没。你们进入森林后,茂密的枝叶遮蔽了阳光,周围暗了下来。你们的坐骑踩在落叶上,发出脆响。马匹的呼吸在你们周围结成一层白雾。过聆听。”
“12。”明日香说。
“18。”丽轻声说。
“5。”真治低声道。
“哈,你骰子都丢不好吗,真治?”明日香仿佛觉得这种情况很滑稽,她讥笑着说。
“丽,你听见远处隐约传来战斗的声音。”
“术士塔希亚,游侠阿达瀚。我听见远处隐约传来战斗的声音。”丽轻声说。
“哦,真的吗?那就是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小游侠。你不是我们的保镖吗,保护我们!”明日香命令道。
真治不安地看着明日香:“我们不该去看看吗?也许有人需要我们帮忙呢?”他问道。
“管他呢,我们的任务是去试炼之穴,然后……”
“突然,你们听见一声凄厉的哀号,号叫声越来越大。这时,一个绿色的东西从你们身边直飞过去,砰地撞在树上,它嗷地惨叫了一声,随即又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这是一个矮小的绿色人形生物,穿着兽皮和简单的盔甲。”
“那是什么鬼东西?”明日香问道。
“不知道。”丽回答道。
“不管是什么,它还活着呢!”真治急切地说。
“没过一会,你们听见了越来越大的吵杂声和金属碰撞声。从树林里走出6个绿色的人形生物,还有一个穿全身甲,拿着盾的女人,和一个穿链甲,提着巨剑的男子。”
“以正义之名!你们这些可耻的地精,投降吧!”光义正词严地高声道,“我是麦娅,光之圣武士,我要为你们的恶行划上句号!”
“你明明知道他们不会投降的,不是么?”东治咧嘴笑道。
“所有生物心中都有善良的一面,亲爱的斯凯亚。不过需要有人把他们引上正确的道路,他们才会看清善行的美好和恶行的丑陋,”光依旧义正词严地说。显然,她扮演起这个角色得心应手,而且乐在其中。
“撞上树的地精现在站了起来,但它的一条假腿还卡在树上。它说:‘你们不可能活捉我!我的手下会宰了你们当晚饭吃!我们要把你们的肉泡在姜汁里,然后放在火上烤!我们吃栗子,喝酒,吃你们的肉!’”
明日香睁大眼睛看着丽,她的脸色相当苍白。“你-你不是说我会死在一只叫残牙的……有假腿的地精手上?”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我的上帝……阿达瀚!你还傻站着干什么?保护我!”
“我-我会保护你的,明日……塔希亚!”真治回答道。
“为了正义!”光有些过于激动地喊道。但她随即红着脸柔声说:“对不起,结果不该是这样……”
“是我们露一手的时候了。”东治笑着说。
“我预见到这些地精的未来很不妙……”丽轻声说。
“好吧,大家,投先攻。投个D20,然后加上各自的先攻权调整值。”加持丢了两个20面骰,结果是7和16。“好,大家的结果是?”
“10。”丽一边回答一边把代表自己人物的小模型放好。
“12,”光喊道,“地精们要为它们的恶行付出代价!”
“20。”明日香欢呼道。
“真不错,明日香。”光微笑着说。
“意料之中。”明日香得意地笑道。
“我的结果是9。”东治嘀咕着说。
“我……”真治叹了口气,“我丢出的又是5……这骰子坏掉了吧?”
“好的,明日香,你第一个行动。你要做什么?”
“呃……我跳下马,冲到阿达瀚背后,让他掩护我。不管怎么说,他是我的保镖。”
“好的,你冲到了阿达瀚背后,把他的身体当作掩蔽物,你能贴他多近就有多近……”
“什么?不是那样的!变态!啊……我要洗澡,我居然碰了那个脏兮兮的游侠!”
“残牙把它的假腿从树上拔出来,勉强保持住平衡。他拔出了短剑,抄起小盾,然后躲到了树后。光,你的行动?”
“我冲向最近的地精,然后驯服(pet- -)它。”
“什么?”
“呃……我冲向最近的地精,然后尝试跟它解释它以前的作为是多么邪恶。我的交涉是加满的。”
“好吧……你接近了地精,地精用残忍的目光看着你。你要对它说什么?”
“地精,我不想伤害你。远离你心中的邪恶,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吧!为你的地精伙伴们作出表率!去上学,去接受教育,然后找份工作,享受过正当生活权利的吧!去,去吧地精,去寻找自由吧!”
“……投交涉。”
“15……”
“那似乎没用。”东治估计说。
“对不起,15的话没有效果……”
光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那么……我的交涉检定结果是30。”
“什么?怎么堆到30的?你是个1级人物,怎么会有15的加值?”
“很简单!我的魅力是21,对交涉技能有+4调整值,我是个来自绝会(Nevermeet)地区的人类,这对交涉有+4的调整值,我还修了和平谈判(Pacifist)专长!”
“你这圣武士还真是个和平主义者,这样怎么惩戒邪恶啊?”明日香带着吃惊的表情问,“我们真够倒霉的……”
“好的……呃……地精专心地听完你的话,眼泪从它的眼睛里涌了出来。它为自己过去的罪恶感到深深的愧疚。它扔了武器,雀跃着喊道:‘我自由了!我自由了!’然后它就转头跑进了森林……又快乐……又自由……丽?你的行动?”
“我拔出十字弓,射最近的地精。我投出12,加上调整值一共是15。伤害骰结果是3。”
“没问题,你的矢准确地插进一只地精的胸口,它仰面倒下,看上去受了不轻的伤。东治?”
“那么,我挥舞着我的巨剑,向残牙冲刺。”东治充满期待地舔着嘴唇,眯起眼睛说。
“哦,如果你不绕着其他地精走,可能会受到他们的借机攻击,你坚持要冲刺吗?另外,残牙现在站在树后面呢。”
“那么,没关系。我直接砍站在我面前的地精。见鬼!我投出个1!”
加持邪恶地笑了笑。“真是不幸,你举起你的武器,但因为你刚吃完炸鸡,现在手上还油乎乎的,武器从你手里滑了出来,落在不远处。”加持投了个D8,结果是1。“嗯……巨剑就落在你面前的地精们中间。”
“哦,见鬼……”东治瞪大眼睛诅咒道,“……可恶。”
“现在轮到地精行动。第一只地精打量着恰巧落在他身边的巨剑,试着把它拣起来,但它力气不够大。第二只地精去协助它的同伴,这次它们成功地拣起了巨剑。它们挑衅地看着你,东治,同时乱挥着你的剑。第三只地精向光冲锋,但它一刀劈了个空。第四只地精向明日香冲去,尝试擒抱她。”
“什么?不可能!我才不会让地精碰我!地精都是变态吗?”
“擒抱引发你的借机攻击,你要怎么做,明日香?”
“我当然是扇那鬼东西一巴掌!我怎么能让地精抱我!去死……我投出10,没中吧?”明日香忧心忡忡地问。
“没中,你一掌挥空,地精现在压制了你。”
“哈哈!明日香!你被地精打败了!”东治大笑道。
“至少我没把自己的武器送给地精,小丑。”明日香带着讽刺的笑容反击道。
“没错,东治,”剑介添油加醋说,“你的确刚把自己的武器送给地精……”
“我……什么……时候……出场……!!加持!!”美里用她最大音量的4倍吼道。
“还没到你,稍等一小会……就像我刚才说的,地精成功擒抱了塔希亚,并用力把她往地精群里拖。第五只地精向圣武士冲刺,光,你的防御等级(AC)是多少?”
“我的AC……20。”
“那么,地精的短剑砍向你的腿,但被你的全身甲挡开了。等等,一个一级人物不该穿全身甲,太破坏游戏平衡了……你哪里来的全身甲?”
“这个啊,我是个和平主义者,所以我加入了圣洁骑士团。他们发给我一套全身甲,我就把原来那身甲换了。我觉得挺不错的。”
“强者(powergamer),”加持说,“到你行动了,真治。”
“到我了?我……我拔出长剑,向擒抱明日香的地精冲刺。我投出了20……是重击!我造成了20点伤害!”真治兴奋地笑着说。
“很好,你向那只地精冲刺,你的长剑把它的一只手臂卸了下来!它倒在地上,死了。塔希亚现在行动自由了,但她原本很漂亮的长袍上溅满了血。”
“什么!哦,太棒了,小游侠!看看你都把我的袍子弄成什么样了,你把它毁了!”明日香愤怒地吼道。
“对-对不起……”
明日香瞪着真治。“加持,是轮到我行动了没错吧?我要掐死这个毁了我衣服的游侠!哦,看,我投出了19,一丢骰子就出5的你是无法跟我对抗的!我双手掐住小游侠的脖子然后前后摇!你这笨蛋,你不知道我的袍子有多贵吗?你怎么赔给我?啊,啊?你没大脑吗?”
“我……你-你当时很危险!我很抱歉!”
“哇呀呀!!”明日香尖叫着,一边真的伸手去掐真治。
“好的,那么塔希亚和阿达翰开始内讧……现在你们已经看不见残牙了。光,你的行动?”
“我用盾牌打面前地精的头。我投出17……我造成的伤害怎么算?”
“那么你就是要造成淤伤咯,投一个6面骰,然后加上你的力量加值。”
“哈!我造成7点淤伤!不错吧?”光兴奋地说。
“你一盾狠狠打在那地精的头上,这一下把它打昏了。丽?”
“我对我先前射的那只地精放魔法飞弹,一共4点伤害。”
“一团红色的魔法炫光从你指间飞出,击中了那只可怜的地精。它被掀翻在地,死了。这就是那只帮着搬巨剑的地精,现在它死了,它的同伴仍旧勉力抗着那把剑。东治?”
东治拿了个20面骰,把它扣在两只手里摇着。“我要冲向那只地精,抢回我的剑然后给它一下。卸除武器检定是14。”
“很好,你轻松地从地精手里夺回了你的剑,当你挥剑时,你面前的地精用小狗一样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你。”
“倒霉鬼,没人能碰我的剑!我是说,碰过我的剑的倒霉鬼现在全都在地里躺着呢。没有人,没有地精,没有精灵,没有侏儒,没有半身人……尤其是侏儒……没有人能碰我的剑!我抡它一剑,攻击检定14,7点伤害。”
“那只地精没有盾,你这一击准确地命中了它。它被你抡得飞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不动了。”
“这才像话。谁还想试试?”东治奚落地说,他仿佛这个时候才真正进入角色。
“刚才没砍中光的那只地精移动到你的背后再次攻击。虽然它的攻击又被你的盔甲挡开了,但这次你不过险险躲过了刀锋,他的刀在你的甲上留下了一道凹痕。”
“呼……我担心那甲还能不能再挨一下……”光叹气道。
“另一只地精趁你现在侧身对着它,看准时机,把它的短剑从你盔甲的接缝里刺了进去。你受到4点伤害,你的侧腹开始流血。当你因疼痛而颤抖时,那只地精露出邪恶的笑容。”
“啊!狡猾的地精!”光高声说。她注意到自己只剩6点血了。
“我的女士!我会保护你的!”东治宣布道。他紧紧握着自己的20面骰,指节都发白了。
“真治,到你行动……真治?明日香,放了真治,到他行动了!”
明日香看了加持一眼,手上毫不放松。“什么?都到他行动了?好吧,到你行动了,听着,如果你想挣脱的话不许伤害我,明白?”她双手环胸,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
真治揉着脖子从地板上坐起来。“当-当然,明日香。”真治哑着嗓子说。他也扶着桌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真治,你的行动?”
“我……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挣脱又不伤害明日香呢?哦,我想到个主意!我先倒地,让她压在我身上,然后把她摔到一边去。”
“好主意,你们两个做力量对抗。”加持比较了两人的投骰结果,“真治胜出,塔希亚你现在倒在阿达翰身上。”
“变态……”明日香咒骂道。
“真治,明日香,再做次力量对抗,看真治是否能成功把你甩开。”加持再次比较了两人的对抗结果,当他看见真治投出1时,皱了皱眉头。“哦,你的情况不大乐观哦。现在塔希亚重新占了上风,阿达翰,你现在是定身状态。”
“你要付出代价……”明日香露出诡笑,冲着真治的方向把指节捏得嘎嘎作响。
“其他人,你们这时候看见残牙突然出现在树梢上。它狡黠地笑了笑,然后把小盾从树顶扔了下来,盾很快滚到树丛里去了。残牙拔出短剑,冲着正扭成一团的塔希亚和阿达翰直扑下来。明日香,你现在面对地面,看不到它。真治,你可以做出反应。你要怎么办?”
真治看着自己的人物卡重重叹了口气。明日香则脸色苍白地看着桌上的人物模型。真治看了明日香一眼:“我把明……呃,塔希亚翻到我身下,给她挡这一剑。”
“好的,那么你们再做力量对抗。”加持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分别投骰。真治的结果是11,明日香是12,但真治的角色力量值更高,所以最终结果是明日香12,真治13。“你勉力把塔希亚翻到你身下,地精一剑正中你背心,短剑刺穿了你的身体。你受到16点伤害……”
“啊!我的HP是-6了!我快死了!”真治带着哭腔说,他的人物刚受了残牙一记重击。
“开什么玩笑!竟敢伤害我的小游侠!残牙你别想有好果子吃!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明日香怒吼道,她又把自己的指节掰得嘎嘎响。
“光?”
“可恶的地精,竟敢偷袭女士!面对正义的制裁吧!”光再次高声宣布,“我用盾砸我身边的地精。见鬼……是3,没打中。”
“没错,你这下力道不够,那只地精矮身闪过了你的盾。丽?”
“如果我射残牙可能会射中真治……他会死的。那么……我就射光刚刚打的那只地精吧。攻击检定17,伤害6点。”丽说。
“绫波你今天骰运真不错,你的矢嗖地插在那只地精背上,它应声倒了下去。东治,到你。”
“很好!我冲刺这边最后一只地精,灭了它!”东治说。他投了20面骰,结果是20,再次检定又投出个16。“太棒了!”东治欢呼道,“这下可有你好看了!20点伤害!让地精都见鬼去吧!”
“你向地精冲过去,巨剑一挥,那地精就被你劈成了两半,血溅了一地。你看起来帅呆了。它的肠子……”
“呃呃……加持先生……不用描述得这么详细……”光缩了缩脖子。
“对不起,描述是游戏的一部分啊。描述,描述,描述……不论怎样,真治,到你了。做稳定伤情检定……哦,没成功,现在你-7点血了。”
“到我了,这下地精要有麻烦了。我把残牙和阿达翰从我身上推下来……”明日香自信满满地说,“去死,力量检定是7。这轮我还有行动吗?”
“你还有个标准动作,你可以攻击或者放个法术。”
“很好,我对地精施放虹彩法球(chromatic sphere,一个三版里没有的法术,起码是core rule里没有的……姑且这么翻吧,抱歉- -)。”
“OK,你尝试施放法术,但是因为你正被阿达翰和残牙压制,处于定身状态……”
“见鬼……”
“……你要先过个DC15的专注检定。很好,你成功释放了法术,地精受到4点伤害,同时它还会受到法术随机效果影响。”加持投了个8面骰,当他看见结果是8时,几乎格格笑了出来。“你听见地精低声诅咒着:‘我……动……不……了……哦……人类……贱人……’”
“这就是偷袭我和小游侠的下场。如何,丽?残牙败了,我还活着呢……你的预言可真准。”
“我从不出错……”丽轻声说,她仍稳稳端着十字弓。
“‘……我……我不是残牙……我是小残牙……’”
“哦见鬼……”
“真治,再做次稳定伤情检定……啊,你又没成功,你现在HP-8。”
“大家,永别了……”真治垂头丧气地说。
明日香飞快地把脸转向真治,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以上帝的名义!你还是别想活命!不管你是叫残牙还是小残牙还是别的什么牙,如果小游侠死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地精抽搐了一下,转头看着圣武士:‘杀……了……我……拜托……!’”
“对不起,我是个和平主义者。”光耸了耸肩说。
“‘该死……笨蛋……’”
序言
“大家注意了,”加持说道,“我现在要教你们一些DND的基本概念。首先我们要说的是‘检定’。”
“检定?”光问道。
“没错,当你想完成一个动作——比如说,跳过一道沟——的时候,你需要投个20面骰,然后在结果上加上你的属性调整值和技能等级,以最后结果决定你的行动是否成功。”
加持解释的时候,所有孩子都有些不安地交换着眼神。
“第二重要的概念叫做‘豁免’。这同样需要你把投20面骰的结果与豁免调整值相加。举例说吧,你被有毒的蜘蛛咬了一口,我就会让你做个强韧检定。这时候你先投20面骰,然后加上你的强韧豁免值,得到检定结果。”
东治举手向加持示意。“说得更直白点……如果你要对美里做的食物过强韧,你就要先丢个D20然后在加上你的强韧豁免值?”
“一般来说就是这样,虽然就你的例子来说……要过DC,也就是难度等级(difficulty class)基本是不可能的。”
“嗨!?”美里忿忿道。
加持对美里笑了笑,把目光转回孩子们身上。“既然提到了,我现在来解释下难度等级吧。蛛毒的DC是10的话,普通人过强韧检定都不成问题。但美里做的食物嘛……”
“能不能别再提我的料理了!”美里开始抱怨。
“DC大概在38左右吧……”
“嗨,你没听见我说的么!?”
“……对传奇战士来说,这DC也相当高了。”
“喂!加持?我在这里耶!”美里冲加持用力挥手。
“知道么?我觉得泰拉斯奎都过不了的……泰拉斯奎可是什么都敢吃的哦!”
“加持先生……”美里眯起眼睛,威胁地对加持说。
加持再次对美里微笑,后者这时候已经头顶生烟了。加持突然注意到所有孩子都在位子上不安地扭着身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光站起来,咬了咬嘴唇。“那么,加持先生……”她说,“有个问题已经困扰我们很久了,我们怕问了你会不高兴。”
加持宽容地笑了。“别傻了,我怎么会不高兴?尽管说,我会回答的。”
“呃……”
“说吧,洞木小姐。”
“什么是20面骰?”
(抽搐)
===========================================
更新者的话:实话说,DND这玩意并不是每个人都吃得消的,至少急性子的本人对论坛上那一小撮人从来就没有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进行过基本的"理解"...不过既然他们有心搞宣传,这回又拿着EVA当幌子,我也只好退一步了.大家随便看吧...当然,要本着批判的精神!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