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Finding Asuka Langley(4) by: Author: sydneyeliza/译者:Asuka201

2004年09月2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405字 ⁄ 字号 Finding Asuka Langley(4) by: Author: sydneyeliza/译者:Asuka201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10 views 次

第四章:Misato Returns
明日香在Hazuki-san送给她的笔记本上画着什么。她用指尖轻抚着绿色纸张上的粉红色边框,同时回忆着那一天在外面见到的樱桃花。
微笑绽放在女孩的脸上,但是在窗户落进视线中后,她的笑容飞快的消失了。那里现在有人在观察着我吗?
她僵坐在那里,谨慎的察看窗外的百叶窗。但是那里没有任何动静。明日香把注意力移回笔记本上,她重新握紧铅笔。手指紧紧压在铅笔上,却只注意到随着压力的减少,自己的指甲由白色变回粉红色。她想画出那个她曾经见过,而且乘坐过的怪物,那个自己只知道叫做EVA的鲜红色的怪物。
轻微的声响从窗外传进来,接着的是一声清脆的女性笑声。
这勾起了明日香的好奇心。
她合上自己的笔记本,随手塞到枕头下面,然后蹑手蹑脚的靠近百叶窗。所有的一切都变的寂静无声。她俯身蹲下,慢慢向墙边滑行,直到眼睛几乎贴在了窗台上。她轻轻拉开百叶窗的叶片。
外面没有任何人。
明日香被这情况搞的有些迷糊了。
她回到床上,拉过毯子盖在膝盖上,然后重新拾起了自己的笔记本和铅笔。笔记本上的绘画,就好像是她挫折的证明;明日香很多次烦躁着撕掉了页,并且把他们都扔进了废纸篓。她最后的一次尝试,仍然和自己心中清晰的图像相差很远。她在那一页纸的另一边随意划了一条粗糙的线,把几朵樱桃花劈成两半。
明日香很想知道,自己已经在这医院里待了多长时间了。从自己醒来算起的话,大概已经两个星期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时间有多长——而且如果她仍然不打算讲话的话,就没有办法去询问Hazuki-san。她的每一天都是这么沉闷,以至于很容易就会变的无聊。她已经发现了吃掉所有水果的最简便的方法,这样的结果就是那里只剩下了两个橘子和一根香蕉。
她想离开这所医院,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很了解一个事实,自己现在根本没有地方可去。虽然她现在拥有一个名字,但是仍然只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护士小姐在下午的晚些时候,顺便来看望她。
“那位紫色头发的女士又来了,小香。”护士小姐铺床的时候,这样告诉明日香。“她今天已经来过三次了,但是,她总是在看到我的时候就飞快的闪开。”
美里又来了?
明日香有些惊喜的发着呆。
“你想见她吗?”
明日香低头盯着自己的膝盖,仔细的考虑这个问题。美里会像自己这样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她会用过去的记忆打击自己吗?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不必去做的,小香。”Hazuki-san急忙补充道。
但是明日香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她很快坐起来,在脑袋飞快上下移动的同时,她的眼睛无声的恳求着Hazuki-san。
Hazuki-san有些犹豫。“你确定?”
回答她的是另一串热情的点头,直到明日香感到自己的脑袋似乎快要掉下来。
护士小姐笑了。“我一定会把她抓来的。”
—————————————————
美里又来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而且这次她根本不需要指引,自己找到了明日香的房间。
从她的第一次探望算起,已经过了三天了。在这些天里,她已经在她的西瓜旁边花了足够的时间,重新仔细考虑这些事情,而每当她的思绪变的混乱的时候——她就会开车回到医院。她的那位前被监护人的简单生活,会带给她足够的平静。
她现在就待在那里,明日香的病房门打开时,她正随意的靠在走廊对面的墙上。她机械的退开给护士小姐让路。
但是,这次她错了;这次这位护士是来找她的。
“明日香想见你,”她直接说道。
美里感到震惊和惊讶。此时从口中迸出的第一句话却是:“可…我……我没有带花来。”
那位小护士笑了出来:“她不会介意的。进去吧。”
美里仍在犹豫,现在面对的是与明日香的期望已久的会面,而自己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还会认识自己吗?她会……
前Nerv指挥官最后的想法被一双娇小而善意的手打断了,这双手把她推进212病房后关上了房门。
“你好,明日香。”
她坐在床上,手中握着一支铅笔,很明显刚才正在写着什么。她那双明亮的蓝眼睛,现在清晰的固定在美里逐渐衰老的脸庞上。她从前总是用两个发夹夹住的,耀眼的红铜色长发,现在只是简单的用一条粉色丝带绑在脑后。
这一切都让美里非常不自在。或许明日香根本就不想要自己出现呢。
慢慢的,明日香举起手臂,缓慢的用手指比划出一个友好的手势。美里惊讶的同时,拉过椅子靠近坐了下来。
“感觉怎么样。”
做到这样已经足够了,美里想到。同一个自己12年没见过的人见面,特别是自己刚刚从昏迷中醒来,更别提自己还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能够做到这样已经足够了,绝对足够了。她合上自己的双眼。
“还好。”
美里飞快的张开她褐色的双眼,修长的睫毛不住颤动。她真的说话了吗?或者是自己的幻觉?她眨了几下眼睛,想要藏起自己的惊讶。
“那就好,”她终于明白了一切,伴随着这回答的,还有一个微笑。
慢慢的,明日香也无拘束的跟着笑起来。她靠在枕头上,轻松而自信的合上笔记本,把它塞到枕头下面。然后把铅笔放在身边的桌子上。
“现在你住在哪里?”
———————————————————
从昏迷中清醒之后,说出前面那两句简单的话,对明日香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但是洋溢在美里脸上的兴奋已经抵消了明日香一部分的困窘。是的,她现在终于做好和人谈话的准备了,而且,现在她想要知道曾经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现在看来,在得到一个问题后,美里已经放松多了。“嗯,我已经从我们原来的那所公寓搬了出来。现在住在单独的一所大房子里面。”她这样说:“在房子的后院,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有时候孩子们会跑到那里玩耍。”
明日香并没有把“大房子”同“加持的住所”联系起来。而且她同样想不到那个“大花园”里面会长满了“西瓜”。
“屋子里还有啤酒吗?”
她还记得啤酒?美里被震惊了。
“现在一罐也没有了,”她微微笑着说到:“我戒酒好久了,从——呃,很久以前开始。”
沉默支配了之后的片刻时间。
明日香平静的思考着,她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问出刚刚在脑中闪现的问题的勇气。尽管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最后她仍然决定随着这个问题继续下去。
“美里。”
“嗯?”
明日香顿了一下,然后显出没有信心的样子。“告诉我有关零的事……还有真嗣……”
而此时的美里,心中也是同样的平静,她仔细考虑着这一切。
“美里?”
她其实并没有多少改变,美里这么想。“你想知道什么,更多他们以前的经历?或者是他们现在的情况?”
她等待着这些话语所换来的耳光。记忆中的明日香,是会把前一句话看作是对自己卓越记忆力的侮辱。而后一句话——事实上,美里自己也不清楚那两人现在的情况。
但是明日香,却以从未有过的平静语气回答:“你愿意讲的任何事。”
“嗯……让我好好想想……”美里给自己一些时间去疯狂的回忆从前的时光。自己都能告诉明日香些什么,有什么和Evangelion,使徒,或者是Nerv没有关系?
“碇真嗣,和绫波零,他们以前是你的同班同学,”美里开始了她的讲述。“真嗣,和你,还有我,我们住在同一间公寓。”她打算岔开话题,说道:“我记得,以前,你总是称呼他为‘笨蛋’呢。”
“嗯,我也记得这个。”明日香的声音里听不到一丝回击的成分,这又一次震动了美里。“但是我想不起原因。”
美里转移了话题。“你还记得有关真嗣的什么事吗?零呢?”
“真嗣……是个瘦弱的小子……还有,他的头发是褐色的。”明日香缓缓的说道。她的视线飘落在美里的椅子腿上。回忆令她微微皱起眉头。“零……很沉默。我不记得她说过太多话。”
这些就是她所记得的一切,美里想到。并不比我们共同生活的一年多些什么。
“美里。”
“什么,明日香?”
“告诉我Eva是什么。”
她的话这样直接,每一个字的发音都非常清晰而均匀。明日香无意识的靠近美里,她要得到真相。她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这个人了解从前的自己,所以她要挤出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一切。
美里问道:“你确定这是自己想要的?”
而在她得到回答里,根本找不到一丝的犹豫:“我要知道一切。”
美里拉近了自己的椅子,继续她的讲述。她告诉自己的前被监护人,那个她曾经控制过的怪物——Eva二号机的事情,还包括零和真嗣所操纵的,另外两架Eva的故事。她还讲了那些有关使徒,第三新东京,还有Nerv的事。要讲的东西是那么多,美里沉思着。然后她继续讲了碇源渡司令,赤木律子,主电脑Magi,还有第二适格者是如何从德国被带到日本的过程。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只经历过柔软的床,橘子,或者还有一次花园之旅的女孩来说,一定非常的陌生,那些,甚至是大多数和她同年龄的人根本不可能经历的。
所以在她停下来之后,将近30分钟的沉默中,美里一直都在担心着明日香的反应。
想象中的情形并没有发生,明日香轻松的笑了:“谢谢。”
美里忽然很想知道,现在这个明日香带给自己的惊喜,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明日香随意的靠在枕头上,跷起腿。“告诉我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美里。”
那个有如女王般高高在上的明日香已经回来了。
浅浅的微笑挂在美里的嘴角。“你确定你愿意?不会反悔?”
“是的。我要知道,我要知道发生过的一切。我要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穿什么样子的衣服,还有——”
美里身后的门忽然打开,打断了红发女孩的话。
“小香,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可以这样流利的讲话?”
这位小姐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词汇。而她的护士则带着一副不知是惊讶,还是受伤的表情。受伤,没错,明日香忽然产生一种莫名的负罪感。Hazuki-san愿意为自己做任何事,而自己对对方来说,就像一个陌生人。
“我……”明日香笨拙的辩解。“……之前……还没有准备好……”
此时美里忽然介入进来。
“我确信,明日香迟些时候将会非常愿意和你聊上半天,”她平静的说道,以礼貌的语气含蓄的结束了这个事件。Hazuki-san点点头,没有接触明日香的眼睛,关门离开了。
“明日香?”
明日香似乎又开始了对美里椅子腿的研究,美里的话把她的视线拉了回来。“嗯。继续刚才的,说下去。”
美里吃吃的笑着。“你总是直率的表示出你的看法和意见,特别是对真嗣那小子。你经常会骂他‘笨蛋’,而且似乎总是把你的任务当作竞赛,一个决定谁是更好的Eva驾驶员的竞赛。至于零,她和碇司令的关系很不一般,还有,当她和你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似乎会令你非常苦恼。你,我,和真嗣共同生活在我的公寓里,对了,还有我的宠物企鹅,PenPen……”
这时候,明日香看起来好像在和笑声的爆发对抗。
“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了?”
“那只宠物企鹅。”明日香回答道:“他头上的羽毛是红色的。我记得他。”
美里脸上带着微笑,而此时她脑海中的,却是那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只有自己一个人,呆坐在加持家门前的台阶上,无谓的凝视着星空,回忆着过去。那时候,她会把这只可爱的企鹅抱在怀里,用脸颊摩擦着他柔软的羽毛,期望这小动物能了解自己的感觉。
有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就是那样孤单。
“呃,明日香。”美里贴了上来。“出院后,来和我一起住吧。”她身后的门被护士小姐打开。美里明白是时候离开了,但是她仍然停在那里没有移动。
“是的,美里,我非常愿意。”
美里笑了:“那么我会等着你的。”她转身然后离开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