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Finding Asuka Langley(3) by: Author: sydneyeliza/译者:Asuka201

2004年09月2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658字 ⁄ 字号 Finding Asuka Langley(3) by: Author: sydneyeliza/译者:Asuka201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97 views 次

第三章:A Visitor
“我来看望Sorhyu Asuka Langley。”
接待员从自己的笔记上抬起视线,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这位来访者抱着一束不知名的,小小的花,而脸上的表情则很直接的显示出,这不是一个可以糊弄的女人。
接待员用一根手指笨拙的敲击着键盘,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调出明日香的资料。这情况令来访者怀念起赤木律子的电脑技巧。
“Sorhyu Asuka Langley在212病房。升降机在你的右手边。”
“谢谢。”
她留下一个精确到45度角的标准鞠躬礼节,然后转身走向升降机。
当然,现在她的年纪比以前大了,或者说,她更老了。她不时会发现自己多了几根白发——持续十多年的焦虑和悲伤的结果——不过总体来看,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很多改变。她仍然像以前一样走路,她的背一样挺的笔直,她的手臂一样挥动着——双手一样握着拳。有时候她仍会带着耳机电话,而她的话语仍然像一条条命令一样不容置疑,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带有一丝犹豫。
在接触到那个标记着“上”的按钮时,她的手带着轻微的颤抖。她稍微暂停了一下,回头望去。接待员在看着自己。
葛城美里按下了那个按钮,然后走进了狭小的升降机,她咖啡色的双眼中闪现出钢铁般的光芒。
—————————————————————————————
明日香还在床上。
当然,这情景并不很难见到。明日香每天9点左右起床,第一件事是和Hazuki-san一起去做晨间散步,然后回房间吃早餐,剩下的时间就可以自由活动——除了午餐时间之外。
令她高兴的是——当然对Hazuki-san来说同样高兴——静脉注射管从明日香的手臂上除去了,她现在可以吃一些原来不被允许吃的食物。很快,各种各样的水果以比明日香吃的速度更快的速度堆积在她的房间里。现在,她就靠在一堆枕头上,试图剥开一个橘子。
除了要寻找自己的过去之外,明日香感到自己必须重新学习怎样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处理日常生活,而这个令她觉得很沮丧。她最后终于掌握了平稳的,不会摔倒的走路方法。使用刀叉吃饭也不很困难,但是用筷子吃饭就是另一回事了。每次Hazuki-san和自己最喜欢的病人一起吃午饭的时候,这位红发女孩总会坐起来,惊讶的看着她用两根细竹棍灵巧的夹起食物。
而另一件烦心事就是像橘子这样不需要什么工具来吃的食物。当明日香第一次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种圆溜溜的,叫做橘子的水果时,她试图直接透过外皮去吃掉它。当这种尝试失败之后,她野蛮的用叉子刺穿了它——结果就是橘子汁喷出来,溅到了她的眼里。后来Hazuki-san把橘子拿了过去剥掉了外皮,但是那时候明日香已经再也忍受不了橘子这种东西了,她被彻底的激怒了。那个橘子到最后也没有被吃掉。
当然有些时候她会更有耐心些,而今天就是这样的一天。她已经完成了晨间散步(而且没有Hazuki-san手臂的帮助!)甚至还看望了一些其他的病人。她的护士带她去了幼儿部,她们透过玻璃墙看那些孩子玩耍和恢复的情况。其中一个小女孩,用刚刚学会的蹒跚步伐,摇摇晃晃的走到玻璃墙边,把她的小手贴在玻璃墙上开心的笑着。令Hazuki惊讶和高兴的是,明日香用手对着小女孩的手贴在墙上,用微笑回应她。
这是被明日香视为珍宝的,自己新的生活中的一些普通的小小的回忆片断。自从在这所医院里醒来之后,自己实际上根本没有接触到其他什么人,那些冷漠的医生只是偶尔到她的房间里确定她身体的健康状况而已。令明日香惊讶的是,那个小女孩看到自己竟然会那样的快乐——自己,一个迷失了自我的,无关紧要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
明日香并没有意识到,在回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一直在浅浅的微笑。她把指甲刺进橘子皮中,向拇指用力。柔和的撕裂声,在寂静的房间中显的十分突然,橘子皮被从多汁的果肉上剥离。明日香惊讶的凝视着这些。然后她笑了,兴奋的笑声从喉中急流出。她愉快的用同样的方法剥掉剩下的果皮,然后像Hazuki-san做给她看的那样把果肉平均切成12份。她轮流把每一片都举起放在灯光前面,为橘子这种水果半透明的可爱而惊奇。
美里透过明日香房间窗户上的百叶窗沮丧的看着这一切。
这就是原来那个年轻的,天才的,暴躁而热情的2号机驾驶员现在的样子。
美里在认识到明日香有关橘子的快乐如果被自己打断的话,她很有可能发疯后,就抑制住了自己敲击窗子的欲望——此外,她也不可能能透过百叶窗看到自己的前指挥官。美丽手中的花似乎也随着她的沮丧心情而枯萎了。美里叹了一口气。她低头看着这些花朵,茫然的拔下一片花瓣,让它轻轻的飘落到地板上。接待员对这花束好奇的眼神并没有使她惊讶——毕竟,这并不是平时探望病人常见的玫瑰,百合,或者其他什么鲜艳的可以使朋友振奋精神的花束。美里在一条林间小路边摘来了一些星星草,然后把它们和西瓜花放在一起。她还发现了一些雏菊,还有一些是院子里面的,被美里怀疑是野草的植物——这些使得它们看起来五颜六色,多姿多彩,所以美里把它们也加了进去。结果就是这样的一捆搭配不当的,有长有短大小不一的花束。
前Nerv指挥官把自己的视线移回到自己的前被监护人身上。那个橘子所分成的12份都被吃光了,现在明日香赤脚站在水果盘前面。几分钟后她抱着一大堆苹果,橘子,还有一些猕猴桃回到自己的床上。美里看到她剥开另一个橘子吃起来。
她想要知道他们日复一日的都叫明日香做些什么。
美里又叹了一口气,她想知道那时候为什么律子没有告诉自己明日香现在的状况,现在自己还留在第三新东京市。Nerv解体之后,自己甚至和律子仍保持着稀松的联系——偶尔的一封电子邮件或一通电话。自己的这位大学同学现在是京都的一位工程师,而且似乎可以冷静的看待在Nerv的那些年的回忆,尽管她隐藏起来了那些情感。虽然美里并不是十分敏感,但是她仍然能够发现这些,这是美里在第二次冲击之后的生活中学会的一种技能。
实际上,律子的电话并不令美里惊讶。她在等待这个电话;毕竟,距离她这位金发碧眼的朋友的上一封信已经两个月了。真正震惊她的,其实是这通电话不同寻常的短暂和律子所陈述的这个不同寻常的消息。
明日香回来了。
Sorhyu Asuka Langley?那个以前总是讽刺打击真嗣,而且总是称他为“笨蛋”的红发女孩?
开始的时候美里并不相信这个消息,她心中的某个部分不愿意去相信这个消息。但是律子,用她特有的从容的真实的语言,和对老朋友的莫名其妙的理解,很快说服了美里。
美里年轻的被监护人们在使徒攻击停止,Nerv也随之解体后陆续离开了。明日香首先离开,宣称她要去“改变这个世界”——就好像她之前所做的那些事不是一样——而且她很高兴摆脱“那个笨蛋”和美里。她重重的摔门离去了,也在美里心中增加了很多忧虑。
碇真嗣……直到现在,美里仍想要知道这个孩子以前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以后自己又会如何出现在他的记忆中。碇源渡的儿子平静的通知自己他的离开,同时感谢一直以来对他的照顾,之后很快消失了。没有留给自己的父亲一个字。
美里的公寓现在变成了一个寂静的,空荡荡的地方,葛成公馆与平时的喧闹相比发生了一种阴沉的改变,美里搬到了加持的住所——但是在她发现加持家的后院由一大片干枯的西瓜地组成之后,她变的更加沮丧了。她及时的重新补种了一些种子,清理掉枯死的蔓藤,现在那里已经长出了自己根本吃不完的西瓜。邻居的孩子们有时会从这里经过,而美里会送给他们一些西瓜带回家去。那些对自己没有用,而且,加持,也会这么做的。
她没有任何其他Nerv雇员的消息。没有关于Rei,那个内向,安静的女孩的消息。碇原渡,伊吹摩耶,或者那个曾经迷恋过自己的小子——她在十二年后的今天,甚至忘掉了他的名字。
一位忙乱的年轻护士,看起来比自己小十岁,好奇的看了自己一眼,从自己的身边挤过去走进了明日香的房间。美里向后退开了一点,这样使自己看起来不是要闯进去。
她看到明日香见到那位护士之后,像个孩子一样天真的笑着,但是却没有说一个字。美里很震惊。难道明日香不只是好像失去了理智一样,她还变成了一个哑巴?
她知道明日香还没有做好准备,还没有面对自己的准备,还没有面对她过去的那些恐怖,厌恶的回忆的准备。美里悄悄的离开,留下了她那束粗糙的花。
————————————————————————————
“小香!”
明日香从她的第五个橘子上移开视线,快乐的笑着,但是没有说一个字。
Hazuki-san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明日香旁边。“想要出去走走吗?”
明日香点点头。她还没有见过她的护士告诉过她的那个外面的小花园。Hazuki-san高兴的露齿一笑,但是当她注意到床上和毯子下面增加的橘子皮的数量,她的表情逐渐消失了。
“小香…你吃了多少橘子……?”
明日香停了一下,然后举起右手并且伸出右手所有的手指。
Hazuki-san注视着她。
明日香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轻轻把脚尖放在地上,等着Hazuki-san把椅子放回原来的地方。“刚才外面有一位紫色头发的女士。你认识她吗?”
美里来过?
这个名字立即浮现在明日香的脑海中,同时她担心自己的面部表情会泄漏这个秘密。她很快的摇头。
“不认识?”Hazuki-san并没有失望。“不要在意那个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这位德裔红发女孩跟随着自己的护士走出了房间,慎重的查看四周。
“她留下了她的花。”
她给我带了一束花?
Hazuki-san捡起枯萎的花束,把它递给明日香。而这位女孩脑中此时同样的沉寂无声,她想知道错过了葛城小姐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她无意识的摆弄着花束,过了几分钟,她拔出了那些粉红色的雏菊,把其他的扔进垃圾箱。
“在花园里有更多更可爱的花,小香。”
明日香轻轻旋转着那些花,组成了一个由粉红色花瓣和淡黄色茎干组成的圆环。她轻轻把它挂在耳后。Hazuki-san一边向升降机走去,一边招手叫明日香跟过去。
她的病人令护士小姐担心,但是,明日香很快跟着走了进来,然后按下了那个标记着“1”的按钮。
在这个铁箱子里的两个人中,明日香明显更紧张。现在的她并不明白一个“升降机”是什么东西,但是一旦进入这里,自己却很清楚的知道该做什么。而且——明日香向着按钮的面板一瞥——天啊,那里有15个以上的按钮。我刚才是怎么选到正确的那个的?
Hazuki-san的脸上闪耀着兴奋的表情,令明日香也跟着笑了,她向着变回她曾经做过的那个女孩跨出了一大步。
升降机的铁门在面前缓缓打开,明日香第一个走了出来,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这样真蠢。Hazuki-san把自己那令人安慰的手放在明日香的肩上,轻轻的拉她走向左边。在她们走向大厅的途中,Hazuki-san问候每一个路过的护士和医生。他们点头回应然后匆忙离开。而明日香对所有的一切都很有兴趣,看到任何东西她都想留下来仔细看个够。
“真正可爱的东西在外面。”当明日香在搬运病人的担架上发现一种新的吸引人的魔力时,Hazuki-san这样告诉她。
明日香面前的玻璃门打开后,展现给她想象中只有天堂中才会有的情景。一个小瀑布不断涌进一个有金鱼游动着的池塘。在它的周围生长着不同种类的花,以各种颜色绽放着。明日香像一只蜂雀一样,不停的从一株花跑向另一株,最后终于停在池塘前面。Hazuki-san终于也受不了不停的追赶明日香,她坐在池塘边那许多石头中的一块上。
明日香跪在池塘边,把手伸进冰冷的水中。小鱼飞快的逃走了。她在惊奇中缩回自己的手,让水滴在周围的石头上。
Hazuki-san开心的笑着,果然不出明日香意料之外,她开始讲述那个关于花园和这里的花是怎么来的故事。
她们共同的兴奋,掩盖了那位激动不安的紫发司机驾驶的蓝色汽车,猛烈的冲出医院停车场时,为了避免翻车所发出的声音。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