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Finding Asuka Langley(1) by: Author: sydneyeliza/译者:Asuka201

2004年09月2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192字 ⁄ 字号 Finding Asuka Langley(1) by: Author: sydneyeliza/译者:Asuka201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01 views 次

第三次冲击(Nerv?)12年后……Sorhyu Asuka Langley开始寻找真正的自己……
第一章:Asuka Arrives
我已经忘记了一切……
“她这么年轻,我猜她只有25或者26岁。”
短暂的停顿后,用手抚开她额前的长发。
“你注意到她头发的颜色了吗?她以前一定非常引人注目……”
冰凉的微风,伴随着陌生的声音。
“知道她的名字吗?”
她的名字,那三个她曾经不停炫耀的词。
“很遗憾,不知道……”
她失去了自己的名字,成为世界上新的无名游魂。
轻轻叹一口气。“她总会醒来的。也许到时候她会向我们介绍自己。”
“嗯,那是最好的情况。”
关门声伴随着另一次冰凉的感觉。她可以感到自己的长发拂过面颊,但是却连一根手指也无法移动。她甚至无法睁开双眼。
我是谁?
——————————————————————————————
当显示器上的线条变成绿色时,伴随着温和的鸣响,病人床上的塑胶保护罩魔法般的裂开。里面的女孩缓缓的张开双眼。
她眼前是朴素洁白的天花板。
“啊,你终于醒过来了!”一位善良的护士来到她的身边。“感觉怎么样?”
她张开口,却半个字也无法说出,只发出一些粗糙嘶哑的声音。
“你要喝水吗?”护士似乎非常担心。
她微弱的点头。护士轻拍她的手,留给她一个善意的微笑后离开了。
我是谁?
这个问题缠绕在心头徘徊不去,迫使她搜索自己的记忆寻找答案。但是,这个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不依靠他人而独自生活的女孩,现在模糊的记忆中却只留下了其他人的名字,——唯独没有自己的。
Misato。葛城美里少校。一个拥有深紫色头发的年轻女人。
Ritsuko。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不过现在只记得这个人的姓是A开头。
Rei?那是个异常沉默的人。她的名字意味着“ZERO”。尽管现在已经忘记了原因,但自己仍然莫名的憎恨着这个人。
Shinji。
这个名字在自己的心中联系着另一个词:笨蛋。
她合上双眼,在心中细细的思索,搜索着自己的大脑。为什么她能记起这些名字或片断,却忘掉了自己的名字?那三个截然不同的词——她曾经记得——现在却忘记了。
她支撑着坐起来,审视四周,检查那些精密的科学仪器,然后是自己的身体。她的双脚污秽不堪,而且脚底非常粗糙。她摆动自己的脚趾。她曾经美丽的长发,现在却像负担一样压在肩上。
她忽然感到床上有什么东西令她很不舒服。她把它拽了出来。
一张塑料卡,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十字,还有一个十几岁女孩的照片和名字。
这是谁?
门忽然被推开了,刚才的护士捧着一大杯水走了进来,用脚踢上门。“给你这个。”
女孩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把杯子举至唇边。冰凉的液体像蜂蜜一样滋润着她干燥,嘶哑的喉咙。她灌下所有的水,然后用手擦了擦嘴。
护士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她的身边:“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女孩摇了摇头。因为她还无法发出声音。护士移开自己失望的眼神,却发现女孩苍白手中握着的卡片。
“那是你的照片。”
女孩几乎无法理解这句话。她的照片?这看起来像她吗?
不,这个女孩是那样有生命力。但是自己此时内心是如此死寂和空虚。
“我可以看看吗?”
她用手指紧紧抓住了那张卡。但是护士没费多大劲就把卡从她的手中拿出来,然后仔细的检查起来。
“Nerv,UN……Sorhyu Asuka Langley。0001-257-33。”
Sorhyu Asuka Langley。
那是我的名字,那就是我。
————————————————————————————————
几天过去了,Asuka终于能够讲话了,但是只有在独处的时候她才讲话。在她不停重复周围所有东西的名字时,她的声音细小而微弱,只是为了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她知道,如果让护士知道自己已经能够说话,他们一定会不停的询问自己的过去。毕竟,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而且,有关过去,自己只有一张印着自己旧照片的ID卡和脑中混乱的几个人的名字和片断。
从自己恢复意识那时起,那位护士就一直很关心自己,用尽一起方法使自己开心。一方面,她的陪伴让Asuka很快乐,但另一方面,她不停的唠叨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了。Asuka不仅了解了她的女儿,姐妹,兄弟,以及其他所有亲属。甚至能够画出她家的平面图,当然,如果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话。
她的身体没什么问题。Asuka自己也明白。该关心的是自己的精神。
现在她独自待在病房中,自她从昏迷中醒来算起,这已经是第五个早晨了。房间中各种陈设的名字很快变得清晰起来,而且,自己已经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撕开那架设在自己和过去之间的障碍。
自己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却是那个家伙,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而被自己称作“笨蛋”的家伙。她不知道这个家伙过去做过什么令自己如此称呼他,但是她逐渐记起他的模样。那是一个有着修长颈子,柔和双眼的瘦弱男孩。他的头发是深褐色的,并且总是梳成奇怪的角度。还有,在她的记忆中,他总是带着相同的表情——那种畏缩,恐惧的眼神。
现在Asuka刚刚睡了几个小时,而他却不停在她的梦中出现。这些梦不包含任何有意义的对话,可能是她过去记忆的重现。每次在她的梦中,那个笨蛋真嗣总是低着头,站在模糊的厨房中。尽管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可是Asuka就是想要对他喊叫,想要斥骂他,但是却无法出声。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但是在她搞明白他到底是什么人,Misato Katsuragi,Ritsuko,还有那个神秘的Rei都是些什么人之前,她必须先确定自己是谁。
而现在的问题就是,她唯一的线索,只有一张那个她不再认识的人的ID卡。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