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六章

2022年01月1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246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六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99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六章

/2016年,2月19日/

明明花了那么多年修炼心境、摒弃无用的情感,可是最近,薰发现自己越来越情绪化了。

比方说现在,十余块石碑正散发着幽幽红光,将他围在了中央。望着这群可恶的阴谋家,薰感到前所未有的气恼。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立刻把他们撕成碎片,让这些老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但令人无奈的是,在神之契约彻底失效之前,他还不能与老人们撕破脸。即使身为有着自由意志的使徒,他的灵魂终究没有得到完全的自由。

“这么说,还会有更多的适格者加入第一支部,”面向着这片虚空,薰提出了疑问,“难道我的表现还不足以让你们满意么?”

也许这个问题本就没有问的必要。老人们一直对他的行为了如指掌,也许早在几个月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始起疑了。

“特比留斯,你做得很好,只是......”一位SEELE成员开口说道,“目前看来,还不够好。”

薰眯起了眼睛,眼中满是不屑,“你们觉得,新的驾驶员能做得比我更好?”

“没错,特比留斯。”响起了基路议长的声音,“也许汝还不知道,在新任适格者中,还有一位Nephilim......”

自他来到这里,薰第一次感受到了惊讶。“什么?”

“第九适格者,山岸 真由美。她将于一周内到达德国。”

“通过某种尚未探明的机制,第九适格者同样获得了与神同等的力量。不过,她本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也是继承了游戏《第二印象》中的设定。该游戏中,出现了一个全新的使徒Insubstantial Angel(可以称为‘无形天使’或者‘虚幻天使’?),就算被歼灭也会再次出现。后来才发现,这个使徒就是从真由美的内心中产生的(还有一种说法是,使徒的核心位于真由美体内。具体哪种说法是正确的,beiming也并不清楚,毕竟没玩过嘛,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而真嗣则需要决定要不要杀死真由美......——beiming)

“这背后的原因让我们感到疑惑和不安,她完全是预料之外的未知因素。正因如此,我们希望你能盯住她。”

“特比留斯,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要与她有太多的交集。当下,不应让她察觉到任何异样。”

老人们一句接一句地下达着命令,而薰却陷入了深思。如此说来,那位名叫真由美的适格者体内寄宿着与他和丽相同的力量,而且似乎还是后天取得的,对此他也同样感到困惑。这样一位Nephilim的到来,究竟是好还是坏,目前看来犹未可知。

但也许......也许,通过合适的沟通和引导,她最终也会站到己方这一边。不论如何,真由美的到来,无疑为处处受SEELE牵制的NERV带来了全新的可能。

“遵命,先生们。”薰优雅地微微欠身,“你们的命令,我会执行的。”

“汝当然会执行,因为汝别无选择。”基路议长傲慢地说道。

随后,周遭石碑上的光芒缓缓熄灭了,留给他一片黑暗。

“但是啊,如果你们自以为能掌控得了自由天使的话,也未免太狂妄了些~”

薰自言自语着,露出了阴沉的笑容。
*********************************************************

在原班人马离开之后,前来接任日向、青叶和玛雅的工作的,是三位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阿贺野 枫,最上 葵,还有大井 五月。眼下,第三支部虽已近乎停摆,但仍承担着培训适格者的工作。每当真名、真由美和剑介在模拟插入栓里训练的时候,她们三人就不得不像自己的前辈一样,呆坐在电脑屏幕前,与枯燥无味的数字为伴。

(这三位女性角色都是高桥 修所著漫画《碇真嗣育成计划》中的人物。这部漫画的情节非常轻快,很适合吃糖,被EVA原作伤到的朋友,不妨去读一读《碇育》吧!——beiming)

“Hello啊,三位美女~”

传来了一个标志性的磁性嗓音。

“帅哥,这次又是为什么回来啊?”五月头也不回地问道,“又有新差事了?”

梳着马尾辫的男人走了进来,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错哦,上边又派我来接人了。”

见到他的到来,葵看上去有些高兴。“加持,什么时候能把我们也接走呀?”

“美女,这恐怕还需要些时间哦~”加持轻佻地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第一支部需要你们做好后备的工作,我们可是很仰仗你们的哦~”

葵的脸一下就红了,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一定不会辜负期望的!”

“那么,这一次的幸运儿又是谁呢?”

枫专注地盯着屏幕,头也不回地递来了一张纸条,“自己看喽。”

“嗯......山岸 真由美......”

枫点了点头,“真由美的训练成绩比另外两人高出将近一倍,只经过了一个月的训练便可以自如地展开AT立场了。她的所有指标都已经达到了实战的要求,这样的速度,比上一个离开的那个梳马尾辫的姑娘还要快呢。”

葵失落地叹了口气,“这样一来,被留在这里的就只剩下小剑和真名了。啊,真是越来越孤单了的说......”

一边说着,她小心地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加持的反应。而另一边的枫则是微微一笑,显然听出了她话中的深意。

“葵,注意形象啊,万一把这位大帅哥吓跑了,我们都会跟着寂寞了啊。”枫有些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这次我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的哦~”加持狡黠地笑着说道。

“真的?加持先生,像您这样的忙人居然决定腾出时间......天啊!”

“能有这样三位美女陪着,无论多少时间我都腾得出来~”
*********************************************************

“真嗣?”

律子正埋头在一大堆文件中翻找着,直到她发觉,有人站在了她的桌前。

“嗯,是我......”面前的少年有些紧张地笑了,“博士,您早些时候说有些事要告诉我......”

律子眨了眨眼,这才终于想了起来。“啊,对!差点忘了......来,找个地方坐吧。”

不过,真嗣却并没有立刻照做,而是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律子一眼,“博士,您没事吧?您看上去......似乎不太好......”

“啊,没事的,只是最近心事比较多。”律子疲惫地笑了笑,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头发,“连着熬了几天夜,稍微有点吃不消啊。真嗣,介意我抽烟么?”

“没关系......”

“那就不好意思啦。”

一边说着,律子为自己点上了一支香烟。在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气之后,她紧锁的眉头终于稍稍缓和了些。

“嗯,让我想想从哪里开始说起......”,她闭目沉思着,“真嗣,你应该还记得,在我们来到德国之前,不管是司令还是我妈妈,其实都很不赞成你和丽的交往。”

“嗯,我知道。”真嗣点了点头,“为此我也和妈妈闹了很多次矛盾,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想把我和丽拆散......”

“因为她爱你,真嗣。”律子又吸了一口烟,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你要相信,司令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而我的妈妈,则是为了尽力保护她的女儿。其实,丽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允许她与人类少年产生感情甚至......结合,这实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危险?因为她是半人半使徒吗?”

“嗯?”律子一下瞪大了眼睛,倦意消失得无影无踪,“真嗣,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爸爸已经告诉我了,”真嗣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她是第二使徒莉莉丝与人类的融合体。”

“竟然是这样吗,司令居然连这件事都告诉你了......啊,这样也好,我也就不必作长篇大论的说明了......”

“那么,我想问你一件事,”律子严肃地看着他的双眼,“真嗣,即使如此,你对丽的心意仍然没有丝毫动摇么?”

“唯独这一点,我是绝不会动摇的。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永远不会。”

“那么,你就从来没有担心过,也许有一天她会变得不再是之前的自己?比方说,彻底变成使徒?”

“博士,这些方面的事情,您比我更明白。既然目前您尚未表现出任何担忧,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担忧的必要。”

真嗣淡淡地笑了。比起几个月之前的他,现在他的身上更多了一份成熟与担当的气概,“博士,我并不认为这一天会到来,或者说,我一定会尽力阻止这一天的到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会守护好眼前的她。”

“这样啊,我明白了。其实......”律子苦涩地笑了,“出于私心来说,以前,我和司令还有妈妈一样,并不赞成你的丽的交往。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们两个真的很让我吃惊。真嗣,你成长了很多啊。”

“只是被生活推着走罢了。自从那次海难之后,我才明白了曾经的自己到底有多么脆弱。”

“那么,你就不会感到悲伤吗?”

“当然会啊,可是悲伤并没有用,光靠唉声叹气是保护不了任何人的。博士,您应该也能切身体会到这一点才对。”

“啊,我吗?”她愣了一下,“嗯......是啊,有时候一忙起来也就顾不上想那些伤心事了呢。”

但在心底里她明白,其实,自己并不像真嗣那样坚强。真嗣的那句话是对的,她自己能跨过那段悲惨的回忆一步步撑到今天,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坚强,而只是因为被生活推着走而已。过度的忙碌,足以逼迫着她忘掉悲伤。

“关于直子博士的事,我很抱歉......如果当时我能下定决心去机库,也许就还来得及启动初号机。后来的种种灾难,也许就不会发生了,妈妈和直子博士也就......”

“不,真嗣,不必内疚,这并不怪你。”律子笑着探过身来,隔着桌子摸了摸他的头,“既然你有这份心意,那就在日后保护好自己和丽吧。我想,这也一定是司令和妈妈的愿望。”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真嗣坚定地望着她,点了点头。

“好了,我想说的已经都说完了。没有事的话,你可以先走了。”

黑发的少年应声起身,向她鞠了一躬,静静地离开了。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律子才终于卸下伪装,悲哀地叹了一口气。这番交谈固然是极好的情感宣泄,也让她搞清了心中的许多疑问,但就实际来说,却并未解决任何问题。战争仍在进行,未知的危险因素仍然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丽的身体所面临的风险只会越来越大。诚然,她遇到了值得托付一生的人,这无疑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然而律子是个理性的人,她明白,光靠爱情是无法拯救崩坏的肉体的。可是,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守护好两个孩子的幸福?

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这本不应是个奢望。然而到了她的妹妹身上,却成了例外。

律子下定决心,她一定竭尽全力延长孩子们的幸福时光,哪怕只有一天、一个小时也好。不论自己要度过多少个殚精竭虑、不眠不休的夜晚,她都会甘之若饴。这是属于她自己的战斗,是继承了司令和母亲遗愿的征途。作为一个无能的姐姐,这是她能为自己的妹妹所做的唯一的事。

她甚至没有注意到,几滴晶莹的液珠正自她的眼角滑落,而一双手臂则轻柔地环绕过她的身体,为她擦去了脸颊上的泪痕。

律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地笑了。在玛雅的臂弯中,她安心地闭上了眼。

“前辈......”她身后的玛雅,同样会心地微笑了。“无论何时,我都会伴您身边......如果您想哭的话,就放心地哭出来吧。”

玛雅的声音很轻、很温柔,但也很坚定。她总是这样,在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力所能及地让自己感受到那一丝微弱却珍贵的暖意。

这一点,总是让律子不由得热泪盈眶。
*********************************************************

马路旁的一家咖啡厅里,冬二与小光正面对面坐着。艰苦的训练之余,两个孩子终于找到了放松的机会。

“这么说来,剑介那家伙也成适格者了?”

周围的几桌客人,一下就望向了自己这里,小光觉得有些尴尬。这里明明是咖啡厅,是情人约会的地方,但冬二的嗓门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夸张。

“嗯,是啊......”她小啜了一口咖啡,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但是他的同步率还不够高,一时半会应该还没法来这里。”

“那小子一直叫嚷着‘EVA’、‘EVA’,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了。这点小挫折应该打不倒他吧。”

“是啊,相田同学一直很努力的。”

“哎,我说,”冬二突然不再傻笑了,他压低了声音,有些严肃地看着她。这让她有点紧张。“那个......小光,你为什么会同意成为适格者呢?”

“啊,这个嘛......原因其实有很多啦。”说着,小光开朗地地笑了起来,“使徒的侵袭让世界陷入了危险,我也有很多想要保护的人呀,爸爸妈妈也好,姐姐和妹妹也好。但最重要的是......”

“是什么?”冬二瞪着眼睛问道。

小光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脸颊泛起微红。“如果成为适格者,我就能再见到你了......”

“哈?什么?”

冬二瞠目结舌,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小光,你......你可真傻,驾驶EVA可是很危险的啊!”

“但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危险,绝对不要。话说回来,铃原,你又是为什么成为适格者的呢?”

“第一点原因其实和你差不多啦,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人。”冬二无所谓地往后一靠,端起了咖啡杯,“但第二点原因则和你完全相反。我之所以选择走上战场,并不是为了在这里见到你,而是希望永远也不会看到你上战场。冲锋陷阵这种事儿啊,还是得靠男人来......”

“你竟然还说我傻呢,铃原!”小光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的理由明明也很傻呀。”

“这不叫傻,这叫男人的担当!唔......”

“好好好,你说得对。”小光笑着,把一勺提拉米苏送进了他大张着的嘴里。
*********************************************************

/2016年,2月20日/

“升任三佐了呢,”律子笑容满面地拍了拍美里的肩膀,“恭喜你啊,良治今早找到我,说他想给你开个惊喜的庆祝会呢。”

“那你干嘛要说出来?”美里不悦地咕哝着,白了她一眼,“这下好了,惊喜的意味全都没了!而且接下来这一天我还得躲着他。”

律子无可奈何地轻叹了口气,“你总是这样,假装自己厌恶他。要我说啊,你应该试着表现得真诚一点,勇敢地承认自己的感情,这样会轻松很多哦。”

“律子,你还好意思说我啊,”美里的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说起来,你和玛雅......”

“啊!好,好,我闭嘴。”律子急忙打断了她,“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没资格指教你,满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嘛,我们各操各的心......”

美里眼光一转,随即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严肃地压低了声音,“话说,全部四架EVA的生产都已经结束了吗?这才刚过去几个月啊,也有点太快了吧。”

“这完全是京子博士的功劳。她所提出的新技术,大大加快了EVA制造的进程。”

“可问题是,钱从哪来?我和联合国的那些官员打过交道,他们可真是一个比一个抠门啊......”

“碇司令派出冬月老师去与他们交涉了,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了。啊,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冬月老师依旧辩才无碍,真是厉害呢。”

“等等,你刚才称副司令为老师?”

“有什么稀奇的,”律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冬月老师给我上过课。所以,我称他老师也没什么不妥的。”

“那么原因呢?副司令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原因很简单:按照日后的计划,已经建好的EVA也要接受改装,换装全新的S2机关。这样一来,在旧式机体进行升级的时候,必须确保第一支部有可用的EVA才行。就是这样。”

“啊,真搞不清上边的人是怎么想的......”美里无力地嘟囔起来,趴到了桌上,“自己的EVA接受了改装,就算是经验丰富的驾驶员也难免需要很长时间来磨合吧。在这期间,我们只能靠那几个新兵,这实在让我不放心啊!”

“这就是你的任务了,美里。”律子平和地笑了,“毕竟你才是作战指挥官。”
*********************************************************

丽早些时候去训练了,真嗣也就暂时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他百无聊赖地倚靠在机库的舷梯上,打量着周遭的几台EVA。

深蓝色的巨人,EVA八号机。如今,NERV第一支部可以调动的力量又多了一分,而且据洞木所说,在不久之后,还会有两位新的成员加入。

沉浸在思绪中,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耳边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那个......你应该就是碇同学吧?”

真嗣眨了眨眼,回过头去,一位披着黑色长发、戴着眼镜的少女正站在他的身后。

“嗯,是啊......那个......请问你是?”

“第九适格者,八号机的驾驶员,山岸 真由美。”一边说着,真由美腼腆地笑了起来。

“咦,洞木是第六适格者,紧随其后的居然是第九适格者吗......那,另外两位是什么情况......?”

“还在训练哦,等成绩达标之后,他们也会很快来这里报道。”

“这样啊,看来山岸同学的进步一定很快呢。”

“你过奖了啊,碇同学!”听到他的恭维,少女脸颊微红,别开了目光,“其实我和你们的差距是很大的,毕竟,你们都是参加过实战的人......”

“我们并没有那么出色。等真的上了战场,我们也常常会害怕、会手足无措,”真嗣微微笑了一下,“但不管怎么说,能够拥有与灾难相抗衡的力量,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世界,这终归是一件好事。”

“真嗣......”

就在这时,传来了另一个少女的声音,其中似乎夹杂着些许怨气。两人都是一惊,待真嗣回过头去,他只看到丽正站在那里,满眼委屈地望着他。

“真嗣,我们明明约好在咖啡厅见面的!你却让我等了这么久......”

“啊?我以为你说的是机库啊......”

(机库cage和咖啡厅cafe的拼写的确有些相像。但问题是,这两个单词发音并不像啊?奇怪奇怪......——beiming)

丽有些不能信服地盯着他,随后,她的视线锁定在了不远处的真由美的身上。“真嗣,这个女生又是谁?”

“啊,失礼了,忘了做自我介绍!”真由美慌慌张张地开口说道,“我是第九适格者山岸 真由美,请多指教!你就是第一适格者绫波同学吧,我听过好多与你和碇同学有关的传闻!”

“那......那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关系吧?”丽试探着问,言语之间似乎带着少许戒心。

真由美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抱歉啊,绫波同学,我......其实这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碰巧遇到了碇同学,就聊了几句。毕竟......一想就到要和大家见面了,我总是觉得有些紧张。”

真嗣会心地笑了起来,“别担心,山岸同学,丽并没有别的意思。”

而身旁的蓝发少女,则是抛给他一个略显愠怒的眼神,就像是在说,‘谁说我没有?’

这样的眼神让真嗣涔涔汗下,尴尬地对她赔以微笑。这段时间以来,她对自己表现出了过强的保护欲,除了训练和睡觉之外,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守在真嗣的身旁,简直比妈妈照顾儿子还要细心。但是,这样‘无微不至’的关怀,多少让他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真嗣倒也并没有拒绝的打算。他明白,丽这样做是因为她真的很在意自己,这样想来,他也体会到一种由衷的满足感。

“那,山岸同学,我和丽要先走一步了,”真嗣微笑着向她挥手道别,拉起了丽的手,“希望你能尽快习惯这里的生活!”

“嗯,谢谢!祝你们约会愉快......”
*********************************************************

薰看着眼前的两台正在对抗的巨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两人的实战水平固然还不够高,但却像真嗣与丽一样,彼此之间展现出了极佳的相合性。此外,他之所以会笑出来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两人笨拙的动作,看上去也着实很可爱。

“哎呀!”响起了了一个女性的声音,“铃原,你刚才弄疼我了!”

冬二的通讯窗口弹了出来,他正不怀好意地笑着。“谁让你说我傻。”

“所以你就报复我吗!”小光看上去气鼓鼓的,“我说的可是实话呀!”

“喂,薰老兄,你来评评理,”冬二向着在一旁观望的银色巨人开了口,“如果有人说你驾驶EVA的理由很傻,你会怎样想?”

“如果是这种问题,我认为,”薰无奈地耸了下肩,“驾驶EVA的理由不该用傻不傻来评判。倘若它真的能激励你,那它就是合理的。”

“渚同学又是为什么驾驶EVA的呢?”听到这里,小光也来了兴趣。

“嘛,怎么说呢......我之所以驾驶EVA,是因为我想这样做。单纯的想而已,别无其他缘由。”

冬二和小光一下子哑口无言,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是满眼疑惑。

“老兄,你......自己主动想驾驶EVA......?”

“很奇怪吧,但事实就是这样啊。在EVA里面,我能体会到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我是为此而生的一样。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最后这句话当然是谎言。藉由亚当的肉身制造的EVA,与他有着相同的起源。对薰来说,倘若真要问什么才是家,那恐怕在这世上,只有EVA才能称之为他的家。

“真羡慕渚同学啊......相比之下,我就总是对EVA感到很害怕。一想到今后还要参加实战,就更是慌张不安......”

“所以我才说嘛!”冬二标志性的大嗓门打断了她,“打仗这种事,还是应该交给我们男人来!”

“少吹牛了,铃原。你今后要是敢在战场上犯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不知不觉间小情侣又斗起了嘴,薰无可奈何地笑了。看上去,这两人根本就没在专心训练,这样的行为当然无益于队伍战斗力的提升,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倘若他真的决定解放自己的力量,歼灭入侵的使徒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何况这里还有另外两位Nephilim,这样的阵容,已经足以应付任何危机。

说到Nephilim,新来的那位应该已经到第一支部了。第九适格者山岸 真由美,薰对她的表现抱有很高的期待。

就在这时,有新的通讯信号接入了进来。“呃......那个,请问可以让我也加入吗?”

啊,应该就是她了。

“欢迎你,第九适格者,”薰温和地说道,“恰好赶上了训练的时间呢。”

一台深蓝色的巨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八号机摇摇晃晃地走着,看上去似乎紧张到连路都不会走了。

“哎呀!”真由美突然惊叫起来。深蓝色巨人的身体晃了一下,摔得人仰马翻。

“这种感觉......与第三支部的模拟系统差别好大,抱歉,我还不太适应......”

薰哑然失笑,尴尬地回答道,“呃没关系,慢慢来吧......请问我该怎样称呼你?”

“啊,失礼了!我是第九适格者山岸 真由美,请多指教......”

“真由美!你也来了呀!”小光热情地迎了上来,“没想到你会比那两人还快呢!”

“嗯,是啊......”真由美紧张地笑了一下,随后看向了场上的第三台EVA,“那边是铃原同学吗?”

“没错哦,就是我。”冬二向她挥了挥手。

“好了各位,”薰拍了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了眼前的训练,“冬二,光,你们两个继续刚才的训练吧。真由美,我和你一组,展示一下你的训练成果吧。”

“啊,不行不行......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放轻松,只是训练而已。”

薰已经抽出了长刀,摆好了架势,“来吧,选一把武器,我们这就开始。”

“嗯......”真由美微微点点头,皱着眉头滑动着武器的列表,然后选了一把一模一样的长刀。

“那么,渚同学,我就失礼了......”

她就像是道歉一样对他笑了一下,随后......

八号机的身影消失了。

就连薰也看不清她的动作,等他回过神来,刀尖已经逼近了他的咽喉。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仰头后撤,刀刃几乎贴着四号机的下颌划了过去,然而,还没等他站稳身形,第二次斩击就已袭来,甚至没有给他做出格挡的时间。

这还是薰第一次被人逼入如此绝境,他一边竭尽全力地闪避着,一边观察着通讯窗口中真由美的脸。她的眼神很平静、很专注,不带任何敌意,或许就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一招一式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在一旁的冬二和小光早就看得呆住了,全然忘掉了自己的训练。

“渚同学,你不必让着我的......”

这句话更让薰感到惊愕,这么说来,她仍有余力。明明攻势已经如此凶悍,自己用上了全力才勉强不至于立刻落败,但她却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好哇薰哥,想不到你也有今天(笑)——beiming)

这个谜一样的第九适格者,可真是强啊!薰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了眼前的战斗中。

不过,这场对抗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尖锐的警报声响起,第十使徒袭来了。
*********************************************************

“你说什么?用手接住使徒?”

作战会议室里,明日香以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这算是哪门子计划?”

“使徒的机动性很强,无法预测精确的弹道。只有靠你们及时观察,随机应变,才可能对它实施拦截。”

“可是,美里小姐,七台EVA一起......这也有点太冒险了......从来没有尝试过如此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啊。”

“这也是无奈之举啊,真嗣。这里有广阔的居民区和城镇,单靠一台EVA是无法覆盖整片区域的。只有七台EVA一起,才能完全覆盖MAGI给出的着陆预测范围。”

薰举手发问道,“葛城一尉,如此部署的根据是?”

“女人的直觉。”

“真是草率的计划啊!”明日香最后咕哝了一句。
*********************************************************

“真由美,你为什么会驾驶EVA呀?”

七台EVA已部署到预定的地点,紧张地等待着作战的开始。也许是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小光主动开口了。

“这个啊......”真由美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有一天,NERV的人找上了我,说希望我能成为适格者,于是我就同意了......”

“拜托,这样太随便了吧?”明日香的语气仍是一如既往的尖锐,“只是因为别人让你去驾驶,你就乖乖听话了?这算是什么理由啊?”

真由美的脸一下就红了,踌躇着不知该怎么接话。最后,她才勉强挤出了几个字,“那......明日香同学呢?”

“我啊,”明日香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我当然是为了证明自己啦。你看,世界正陷于危难之中,像我这样的天才,怎么能不站出来呢?这就叫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嘛。”

“诶,这样吗,明日香好厉害啊!”小光赞叹道,“那么,碇同学和绫波同学呢......?”

“啊,我吗?这个......”

在众人热火朝天地闲聊的时候,薰却一直眉头紧锁,观察着那台深蓝色的EVA。

山岸 真由美,她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但很快,使徒就为他找出了答案。
*********************************************************

指挥室里,日向突然惊叫起来。“航迹改变,使徒开始大幅加速了!”

“预计着陆地点是......”玛雅盯着屏幕上的数字,惊恐地捂上了嘴,“这是八号机的位置......!”

“怎么可能!那个新兵......”

美里只有一瞬的迟疑,随后便立刻打开了通讯器,“注意,使徒朝着八号机坠去了,全体支援八号机!真由美,立刻从那里撤退!”

在命令下达的刹那,六台EVA便开始全力加速。每个人都知道,一旦天空中的那个黑点坠落下来,单凭真由美一人是万万无法对抗的。她的生命,连带整个第一新柏林市,都会顷刻间荡然无存。

但真由美却并没有按照指令撤离。她已经吓坏了,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只是呆呆地盯着坠向自己的使徒,不知所措。

“真由美!!展开AT力场!!”薰竭尽全力地喊道。四号机的部署位置本就是离八号机是最近的,在这个距离上,四号机的AT力场已经足以将她覆盖。但是,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究竟能否挡住急速坠下的使徒,薰的心里并没有把握。

“山岸同学,我们来救你了!”

“可恶!快点动起来啊!呆站着做什么,会死的啊!”

“不行,我这边已经赶不上了......”

“再坚持一下......!”

真由美茫然地向后退去,随后便在一座小山上绊了一跤。在绝望之中,她双手抱头惊恐地尖叫起来,全身缩成了一团。

随后,以她为圆心,产生了强度前所未见的AT力场,甚至就连冲上来援护的EVA也受到了冲击,纷纷向后飞了出去。在她的四周,城市也好,树木也好,山头也好,一切都被瞬间气化,只留下一片焦土。

使徒的半边身体,一瞬间就消失了,剩下的一半不及坠至地面,就已经碎裂消散。

“怎么回事!报告情况!”

“所有的通讯都被切断了!”

地下都市Geofront,同样乱成了一团。

而在这一片混乱中,只有一个人仍然保持着冷静。不止如此,他甚至喜悦地笑了出来。

“啊,真是输给你啦......”薰以自嘲的口气自言自语着,“了不起,山岸 真由美。有了你的加入,我们终于有了足以逆转宿命的力量!”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