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时间,奔流(11) by: sirens/[日]DARU

2001年0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911字 ⁄ 字号 时间,奔流(11) by: sirens/[日]D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59 views 次

Chapter:11

第十一部 没发生的奇迹

章一 宛如沉没的夕阳

第二新东京都,世界重建委员会大厦,议长室。

头发苍白的男子面朝终端机的显示屏。

“可、可是,这样也太...
会对第四次重建计划造成阻碍的呀。
万一泄漏到外界,恐怕还牵涉到各种政治问题...”
“不要紧。我会负全部的责任。
按我指示,降低MAGI─S30%的工作率,并且给予伊吹博士FREE ACCESS。”
“...知道了。”

冬月切断通信,让身体深深地陷滑进沙发里,合上眼睛。
“奇迹,没有发生吗?”

同月同日同时,第三新东京都,中央综合病院直升机坪。

“真的..可以吗?”
“...是。”

伊吹在相隔多年后,又再听见那白开水般平淡的声调。
瞬间,身边的时空仿佛倒退了三年。
只有一处不同,真实地印证了时间的流逝。
那是在少女眼中翻滚着,伊吹从未见过的泪。
泪水一擦再擦也不会枯歇。
这就是少女心中的所有。

“伊吹博士,该走了。”
脚架下助手的喊声夹杂着噪音在耳边刺响。

随着螺旋翼割裂空气的啪啦啪啦声响起,病院的停机坪渐渐远去。
第三新东京的景物在眼中朦胧着,朦胧着。

少女赤瞳的视线凝固在天花板上的某处。
只有一行泪水,赋予这躯体生命的证明。

伊吹不禁握住少女的手。
但,手中没有反握回来的压力。有的只是夺去一切力量的无奈,悲哀和悔恨。

先辈,我该怎么办?

难到我真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吗?

...科学,究竟是什么?

章二 ACTION

“等等、你们要干什么?”
明日香看到一群陌生的男人要闯入零的房间,大声地嚷起来。

三天过后,还是没见到应该健康归来的零,倒来了个略为眼熟、穿黑西装的男子。还有几个统一装束的搬运人员。

黑西装和舍监大婶搭了几句后,从内袋里亮出一片什么证件,取走了管理钥匙。

零的房门打开了,里头能拿的都被塞进硬纸箱里。
黑西装制服了狂暴中的明日香后,让作业顺利完成。

明日香熟知他们的办事手腕。
就是绝不浪费一分一秒。
肯定着心中的预感,明日香冲进卧室,翻出衣橱里最大的背包,更换衣服。
完了,全速奔向车站。

明日香一步跃上开往第二东京的末班单轨火车。

她把身体扔到人影稀疏的指定座席里,转而望向一片墨黑的窗外。
那边,两眼的影子正看着自己。

列车刚刚驶入地底,明日香像醒悟了什么,忙从包中找出手提终端机。
然后把通信模式转换成电邮式。
写好向光交代事情的始末,并让她处理残局的信,立刻写给真嗣。

真嗣,你待在那里。
什么都不要做。
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一定要耐心。

求你一定要相信我。

发完邮件,跟着把机器切换为自闭模式。

现在,明日香不敢肯定自己能否坚强地面对真嗣的悲鸣。

确认过所有要事的完成,明日香绷紧的身体一下崩塌。
却在刚以为能松口气时,对真实的渴求和绝望又悄然占据了心窝。

身体抖动着,无力停止。

章三 TOKYO2

列车抵达第二东京时已是子夜时分。
明日香心焦如焚地驱赶双腿,霎时便到了来玩过几回的伊吹宅。

她拍打门铃。
两遍、三遍。

通话机中传来不耐烦的话音。
“是是,请问是谁啊?”
“青叶さん?我是明日香,物流·兰格蕾·明日香。”
“明日香!?怎么这么晚...等、你等等,就开门。”

随着电子锁被解除的声响,大门溜滑着让道给她。
头顶深盖过眼睛的帽子的青叶,招呼她进门。

“究竟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而且在这种地方?”
从明日香严峻的眼神里,青叶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什么消息也没有吗?”
“真夜...的?”
“是。”
“嗯--...没,没什么。只是捎了电话说今天晚些回来。”
“...”
明日香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就这样?”
“啊?”
“真夜在再建委员会大厦?”
“啊、是吧。大概是这样的。”
“...可是,进去不容易耶...”
明日香双眉紧锁地低声嘀咕。
“出什么事了?”
青叶边换好上装边问到。
“......请青叶さん也帮忙。”
在明日香不容分辨的语气压迫下,青叶反射地点了点头。
“零失踪了。”
“零?从‘第三’的医院?”
“嗯。应该是和真夜在一起的。
今天委员会的黑西装来宿舍里,拿走了零的东西。
零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会错的。”
青叶脑里忽然涌现一股不安的预感。
“知道了。等着,我马上开车出来。”

还没过十分钟,两人便站在目的地大厦的入口处。
经过一轮繁絮盘问,青叶和伊吹联络后终于取得了通行许可。
两人迅速步向指示中的地下六层特别集中治疗室。
平常,这里是普通百姓严禁踏足的A类保安地带,谢绝一切非VIP级患者的病院。
警卫引着他们到一间摆设朴实简单的会客室。

两人刚站稳,身披白大衣的伊吹就出现在对面的门影里。
“真夜!零是在这里的吧!”
明日香冲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抓着伊吹不放。
伊吹无法正视明日香咄咄逼人的双目。
“...ええ。そうよ。”
“为什么!零怎么了吗?”
伊吹无奈地向青叶投去求助的眼神。
青叶越发相信心中不幸的预感。
“...零的...身体是不适合日常的生活的。出生那天起...就...”
“...!”
明日香震惊地扭转头看着青叶。
“知道以前零要定期地到总部检查吗?
因为那对身体维护是很必须的。
得籍着以特殊溶液浸泡身体来防止恶化。
可是那个系统的核心技术秘密,已经随着碇司令和赤木博士的死失去了...”
青叶淡淡地继续说明。
驱使他的,是自己曾接触过部份高级秘密这一责任感吧。
“...安睡的三年间,简直就是持续的奇迹。
大概也和外界刺激少,精神状态也安定有关。
但是零她,却醒了...”
伊吹接过话尾。
“我们也全力以赴地监视身体状况的变化。
头两、三个星期里也没有异常。
可是、今天,突然...”

明日香语塞了,
像根木头般愣愣地柱着。

青叶把木鸡般的明日香扶到椅子坐下,转而问伊吹。
“那么,通知真嗣君了吗?”
伊吹眼睛盯着地面回答
“不..什么都没说,虽然来过几次电话。”
“为什么!”
青叶加强了语气。
“可、可...说不出口呀!
怎可以告诉那样努力的真嗣君啊!”
青叶更是步步进逼。
“这怎能由你来决定!
要决定的是真嗣君他自己!”
伊吹两眼泛着泪光,瞪着他。
“难得你就不体谅零的心情吗?”
她把手覆盖脸上开始了呜咽。
(混帐、神也太残酷了。)
青叶默默诅咒着神灵,用力抱紧了伊吹。

明日香忍声吞气地听着他们的争论,一边掏出随身终端机。
按下检查邮件的图标,邮件“唰”地泻下屏幕。
未读的有23件。
两件是光的。

剩余的,都来自真嗣。

-------------------------------------------------------------

发信人:碇 真嗣(JAF03757@west.tokyo3.high.ac.jp)
时间:2018年 8月13日 下午0时12分
标题:你们在哪里?

明日香,发生什么了?
现在在哪里?
绫波在哪里?
快来电话。

-------------------------------------------------------------

发信人:碇 真嗣(JAF03757@west.tokyo3.high.ac.jp)
时间:2018年 8月13日 下午3时49分
标题:(无)

快给电话
为什么不联络?
在哪里?
干什么?
你们两个究竟跑哪里去了?
-------------------------------------------------------------

发信人:碇 真嗣(JAF03757@west.tokyo3.high.ac.jp)
时间:2018年 8月13日 下午5时03分
标题:我在等着

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
是不是我不知道也没关系?
不可能的。
放心交给你就可以了吧?
可是
快些,求你了...

つづく...

在快乐的顶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深渊是什么?
究竟零会怎么样?
难到这位少女必须终生背负悲惨的命运?
时钟仍然不断奔走,而终点也越来越近了。
==============================================================
终于赶在周末前完成了,心头大石先放下一块。最近信箱空得很,连续
N天没有信来了ToT。你们不支持我就罢工......什么的当然
说不出口。写着写着,又到深夜了,煮杯咖啡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