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五章

2022年01月1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375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五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41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五章

/2016年,1月12日/

在训练场中,真嗣正全神贯注地应对着对方出其不意的攻击。虽然并没有乱了阵脚,但在猛烈的攻势下,他还是渐渐落入了下风。

咣当!初号机手中的武器被打落在地。

“可恶,再来!”

“还要再来吗?”薰的通讯窗口在屏幕上亮了起来,“已经一个小时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需要!再来!”

“好吧,那就再来。”

待初号机拾起长枪,摆好了蓄势待发的站姿,四号机便再一次手执长刀,飞身扑上。这一回,真嗣仍然没有坚持太久,便再一次败下阵来。

“你的进步的确很快,真嗣,但畏手畏脚的老毛病还是没有彻底改掉。在战斗中,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本能,一招一式,必须排除无关的杂念。”

说完,他又略显郁闷地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上次是怎么败给你的......”

“难道不是你留手了么?我明明说过要你全力与我对决,结果你还是故意容让......”

“不,真嗣,那一次我的确拿出了自己的全力。”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的胜利是货真价实的。”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赢,但是,不能复现的胜利是没有意义的。想要保护我所珍爱的一切,光靠灵光一现是做不到的,我必须变得更强。所以......”

真嗣深吸了一口气,又一次摆出了应战的架式。“薰,我们再来一次。”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看着斗志昂扬的真嗣,薰无奈地笑了,“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就要被你超过了呢。”

“呵,那我可真是求之不得啊。”
*********************************************************

过了不知多久,真嗣才终于筋疲力竭地爬出了模拟插入栓。不管怎么给自己打气,这一天下来终究还是负多胜少,他用力摇摇头,感到一阵烦闷。

就在这时,一双手臂从背后环绕过他的身体,轻柔地抱住了他。

“丽,是你啊。”

蓝发的少女绕到他的身侧,温柔地笑了,“今天的训练还顺利吗?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在真嗣的面前,丽变得越来越爱笑了。此外,她似乎还表现出了过强的保护欲,片刻不愿从他身边离开。就连真嗣训练的时候,她都会一直守候在外面。

“收获很大,薰的确是个优秀的教官。虽然训练并不轻松,但我觉得自己还吃得消。不过,丽......”

她抬起头来,看到真嗣似乎颇感为难的样子。

“丽,虽然很想多陪你一会,但现在,你可以先放开我吗......”

“不要。”她把耳朵贴在真嗣的胸口,抱得更紧了。

“这个......可是......我现在身上全是LCL,很脏的啊。让我去冲个澡,很快的......”

但丽却很是执拗,始终不愿放手。“不要。等一下再去。”

于是,他只好无可奈何地笑了。
*********************************************************

在大陆另一端的第三新东京市,同样在上演着一场模拟对抗。

“冷静,冷静......”剑介这样告诫自己,同时做了一个深呼吸。训练的场景是一片丛林,而此刻他正驾驶着六号机,正埋伏在一棵巨树后面,小心地观察着深蓝色的八号机。看上去,真由美似乎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这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毕竟这片密林为棕褐色的六号机创造了得天独厚的隐蔽条件。待八号机走进自己的攻击范围,就是突袭的绝佳机会!

六号机抽出了高震动粒子刀,蓄势待发准备出击。但就在这时,剑介感到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过头去,棕绿色的七号机正站在他的身后,是真名!

“我说剑介啊,偷窥可不好啊~”

“哇啊啊啊!”

他吓得向后跳出几步,结果踩进了一个泥坑里,摔得人仰马翻,整片树林都跟着震颤起来。然后,还没等他挣扎着站起身来,两把高震动粒子刀就架在了他的颈前。

“相田同学的战术真的很出色,如果不是队伍里有真名,我一定会输的。”真由美淡淡地笑了一下。

“比战术的话,你还差得远呢!”真名狡黠地吐一吐舌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在官方游戏中,真名的真实身份是隶属于军队的少年兵,本小说也沿袭了这一设定。——beiming)

“你们以二对一,本来就不公平!”剑介大声地抗议起来。

真名略显嫌弃地瞟了他一眼,“一对一的时候也没见你赢过呀。”

“你......你们等着......我迟早赢给你们看!”
*********************************************************

“嗯?你是什么意思?”

在第一支部首席科学家的办公室里,响起了京子尖锐讥讽的声音。

“呃......京子博士,我是想说......”美里紧张地攥住了自己的衣角,涔涔汗下,“在过往历次战役中,我们似乎从未收集到使徒的身体组织,或者核心的碎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所有的身体组织,包括核心都在爆炸中消失得干干净净,这就是使徒的自毁机制。葛城一尉,你不该连这个都不知道。”

美里皱起了眉头。这和以前不一样,在日本的时候,第三支部明明可以成功地收集到使徒的样本材料,为什么来了第一支部之后,却再也做不到了?

“博士,容我冒犯,但是......难道我们真的什么都找不到么?”

“当然!你以为我们没有派出过搜索队么?队员们几乎把战场翻了个底朝天,但最后还是毫无发现!正因如此,我才更加确信,使徒确实拥有某种相当彻底的自毁机制......”

“嗯......我明白了。抱歉打扰了。”

京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而美里则是紧张地鞠了个躬,仓皇走开了。如果不是遇到了不得不问的疑惑,她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在京子这里多待了。

与京子的交流却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反而让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更多的谜团。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律子也问一问。

当她绕了好几圈弯路,终于费尽周折找到律子的办公室时,律子正与玛雅交谈着什么。看到推门而入的美里,玛雅立刻就闭上了嘴巴,同时脸上闪过一抹红晕。而后,她紧张地行了个礼,就匆匆离开了。

美里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这才开了口。“律子,现在有空么?我有件事想问......”

然而,律子却没有给美里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截了当地打断了她。

“美里,你觉得,对于下属与上司之间的恋情,你会作何评价呢?”

“嗯?”美里愣了一下,“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别问为什么,只管告诉我你的看法就好了。”

“呃......这个......好吧,这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毕竟当你足够敬仰一个人的时候,也可能会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这也正常......”

“那么......”律子压低了声音,显得有些不安,“如果这两个人是同性呢?”

美里瞠目结舌地看着律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回想起玛雅离开之前那羞赧的样子,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了美里的脑海中......

“律子,你该不会......和玛雅......??”

律子没有回答,而是颇为无奈地笑了笑。这样的反应,已经足以让美里确认答案了。

“是......她刚刚向你表白了?”

“这个......其实我倒是早已经看出来了,不过,刚刚她终于向我表明了心意,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作何回应。你想啊,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候,妈妈还有唯司令遗留下来的任务尚有很多,整个技术部都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我想,眼下还是应该以工作为重,何况......”

何况,自己的心中还有着另一个人。尽管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但她在自己心中遗留下的空缺,也许永远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填满。

美里轻叹了口气,“随你怎么想吧,感情这种事只能靠你自己了,别人实在是爱莫能助......尤其是像你这样特殊的情况。”

“说的也是呢......”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而后美里才终于想起了自己来此的原因。“律子?”

“嗯?”

“我有件事想问你。”

“说吧,如果我答得上来的话。”

“你是不是......”美里的眼中闪烁着认真严肃的神色,“欺骗了京子博士?”

“啊?”这下轮到律子震惊了,“为什么这么说?”

“你是不是告诉她,所有的使徒都有着自毁的机制,所以我们才收集不到样本?”

“这个......这个......”律子显得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我的确这样对她说过。”

“你这样做也太冒险了啊!万一被她发现是你秘密地把所有材料都藏起来了,你觉得你还待得下去么?”

“不,美里,这你就说错了。我没有秘密收集过任何材料。自从我们来到第一支部,被歼灭的使徒就再也没有留下任何样本,一切都随着自爆消失得干干净净,这是事实。”

这简直与灵异事件无异了。美里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怎么可能?”

“我也很想知道。自从第七使徒入侵之后,我一直在调查这个问题,但很遗憾,至今仍然一无所获。所有的使徒,在死亡之后都凭空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

“那......京子博士没有起疑过?”

“她问过一次,当时我只是告诉她使徒有自毁的机制,草草打发了事而已。后来又发生了几次类似的事,她似乎相信了我说的话,也就不再过问了。”

“我说你啊......”美里不快地咕哝起来,“为什么要瞒着她呢?”

律子神秘地笑了,“那个长舌妇......还是让她少知道一点比较好。”
*********************************************************

“我不服!我绝对不服!”

在女更衣室里,真名忿忿不平地咕哝道,“凭什么我一直输给你啊!”

她所指的,当然是更衣室里的另外一位少女。听到她的话语,真由美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依旧不紧不慢地换着衣服。“也许是因为我在战斗的时候心境更加自然吧。父母从小就教导我,要心如止水,才能感受到自然气息的流动......”

“是啊是啊,又开始说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了......”真名不悦地白了她一眼,转过身去,“话说,你爸爸是研究风水的吧?似乎是从中国来的?”

“没错哦。”

“但我还是不明白啊,这跟战斗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爸爸总是讲,要让自己的气息融入外物,体悟大自然的运转,全心全力,以应万物之变......”

(好家伙......真由美竟然是玄学战士......——beiming)

“切!说的就像我没有尽全力一样,明明我也很刻苦的啊!”

“可是真名,你有一半的训练时间都拿来聊天打闹了。”

真名一下就哑口无言了。看着她尴尬的样子,真由美温和地笑了,“真名,如果捉弄相田同学真的那么有趣的话......”

“哈?你......你什么意思,不要乱讲啊!”

“我只是觉得,心底的感情应该说出来才对。”

“我怎么可能对那种家伙......!”

“真名,男更衣室就在隔壁,”真由美伸手指了指右侧的一堵墙,“还是小声一点吧。”

“!!!”

真名一副面红耳赤、有苦难言的样子,而真由美则是会心地一笑,继续换着衣服。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