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七章

2022年01月2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495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七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22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七章

/2016年,3月2日/

真名一个人走在第三新东京市郊外的小路上,无聊地踢着小石子。以往的这时候,她总是和小光或是真由美在一起,逛街也好聊天也好。可是现在,自己可以敞开心扉面对的两位朋友都已经离开了,她开始觉得寂寞了。

她突然有点好奇,那个眼镜仔现在在做什么呢?

不行不行!自己唯独不想见的人就是他。以前真由美还在的时候,自己还是很喜欢捉弄剑介的,但现在,一想到这里只剩下自己和他,真名反而觉得没了勇气。

正因如此,当她目睹一个身影在身边的树林里一闪而过的时候,她差点就觉得眼前一黑。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他来这里做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上去跟他打个招呼,或是该就此离开。反正,他应该没有看到自己才对吧......

不过最后,好奇心终究占了上风。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拨开了树丛,走了进去。

/“队长!”/

没走几步,她就被剑介的一声高呼吓了一跳。

/“不要管我了,剑介队员!快点撤退!”/

原来是角色扮演啊,真名差点就笑出了声。她躲在一棵树的后面,悄无声息地观察着剑介的自娱自乐。

/“队长,我决不会抛下你独自离开的!”/

说完这句话,身穿迷彩服、挎着一把枪的少年又躺回了地上,继续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

/“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别管我了,快走......这是命令!”/

真名笑得前仰后合,从树后面一下子跳了出来。“剑介,你可真是个笨蛋!”

“真......真名?”

剑介吓得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瞪圆了双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散步的时候碰巧路过而已,没想到就撞到你在犯傻,哈哈!”

“所以我才问你为什么会挑这地方散步啊!”剑介脸涨得通红,尴尬地低下了头,“这......我也有我的爱好......”

“呐,我说剑介,你那是真货吗?”真名仍然在笑着,指了指他挎在身上的枪。

一说到枪械,剑介的眼中立马就亮了起来。“嗯......虽说是央求爸爸费了一些精力才搞来的,但这把可是货真价实的7.7毫米口径WWII 99式步枪!”

“好酷啊!”真名狡黠地一笑,凑上前来,“剑介,可以让我试试看吗?”

“嗯?这个,倒也不是不行......”剑介显得有些迟疑,“可是,女生怎么会对枪感兴趣?”

“问那么多做什么,让我试试看嘛。”

看着真名央求的眼神,剑介觉得脸上有些烫。他取下了步枪,不好意思地递了上去。

“真是把好枪啊,”一拿到枪,她就这样说道,“剑介,这枪能开火吗?”

“嗯......弹夹里有实弹,但没有上膛,保险也是关着的。话说,真名,你问这个做什么?”

但真名并没有理会他的疑惑,而是自顾自地打量着手里的枪,抛出了另一个问题,“剑介,你有没有带什么易拉罐之类的东西啊?”

“可乐罐倒是有。”剑介指了指自己的背包,旁边正放着一个空易拉罐。

真名笑着向他眨了眨眼。“帮我摆远一点。”

“等等......”到了现在,剑介终于察觉了不对劲,“你该不会是要真的开枪吧?”

真名没有做出回答。不过从她眼中的笑意来看,剑介已经猜出了答案。真名会对这把枪感兴趣,这就已经令他震惊了,可是现在她居然想开一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剑介叹了口气,按照她所说的,把易拉罐摆到了远处。

“我说,真名啊,这把枪可是很久没开过火了啊。”最后,他将信将疑地说道,“你别弄坏了,这可是我的宝贝啊。”

“别担心,不会弄坏的。”真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我可是专业的哦!”

“嗯?”

还没等剑介反应过来,真名就已经开始了她的表演。打开保险,子弹上膛,举枪瞄准,扣动扳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待一声枪响之后,易拉罐已经远远地飞了出去。

(这里继承了游戏《钢铁的女友》中的设定。在这部游戏中,真名的真实身份是军队的少年兵,之所以接近真嗣是为了套取有关EVA驾驶员的情报,从而帮助军方升级兵器。——beiming)

“这......这怎么可能?”剑介大张着嘴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真名,你可是个女生呀!”

“哟,女生就不能玩枪了吗?”

“但你的枪法竟然这么好,这是怎么回事啊?”

“都说了啊,”真名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是专业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嘛,你要是这么好奇的话,”她一脸神秘地笑了起来,“下次带你一起去好了。”

“啊哈?去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保证你会喜欢的~”
*************************************************

“什么??!!”

听到这声尖叫,真嗣不由得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你要我们赤裸着身体走过这里?!”

“因为这是超无菌室,光是洗个澡换身衣服是不够的。”墙上的播音器里传出了律子的声音。与激动的明日香不同,律子仍然很平静。

不只是明日香,还有一位文静的少女也抱有同样的想法。山岸 真由美,她虽然没有公开反对,但也害羞到满脸通红。“怎......怎么这样......”

说起来,在她听说第一支部所有适格者都住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同样是大惊失色。怎么能允许男生和女生睡在一起,德国竟然开放到这种程度吗?虽说后来她才知道,每位适格者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房间,可是,她还是觉得十分难为情。

“哼!为了那个什么自动驾驶项目,居然要我们献身到这种程度!”明日香仍然在嘟囔着。

“因为要收集很重要的数据啊,不好意思啦~”律子笑了起来,“放心,我们会尊重各位的隐私的。”

“要不然,我们分两拨过去吧......”真嗣突然开口了,“男生先走,怎么样?”

“我没有意见。”丽平静地说道。

“哈?凭啥呀?”冬二惊慌地叫喊起来,“男生的隐私也是隐私呀!万一被偷看怎么办?”

“谁会偷看你啊笨蛋!”明日香无情地白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好看的?”

小光的脸涨得通红,“明......明日香!”

“我认为这个提议很合理,”薰接口说道,“鉴于几位女生的反应,我们先走才是更合理的选择。”

“白发的家伙,你又在讽刺我了对不对?”

薰微微一笑,“实话实说而已。何况,不只是你,真由美同样也很难堪。”

视线一下子聚焦到了这位沉默的少女身上,她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孩子们,决定好了吗?”律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们的时间可是很紧迫的。”

“好好好......就听真嗣的吧,”冬二终于妥协了,“男生先走。”

随后,面前的隔板打开了,三个男生以最快的速度穿了过去,消失在房间的尽头。偌大的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女生们了。

“丽,”明日香一脸坏笑地凑了上来,“刚才你都看到了什么,跟我讲讲呗。”

丽的脸颊掠过一抹绯红,但还是强作镇静地回答,“我不明白你在暗示什么,明日香同学。刚才我一直闭着眼睛。”

“呀,那可真是可惜啊!明明超可爱的......”

蓝发的少女略带嗔怒地瞪了她一眼,而明日香则是得意地笑了起来。“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嘛。真要说起来,还是薰更翘一点~”

“明日香......太过分了......”小光捂着脸,已经看不下去了,“那你应该没有看铃原吧?”

“嘛,那个家伙我倒是没看。但你看没看,我就不清楚了哟......”

“明......明日香!”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律子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真由美,你还好吗?”

三位少女这才注意到,真由美仍然孤零零地蹲在墙角,哭丧着脸。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条件反射一样跳了起来。“嗯!我......我没问题!”

“那么,3......2......1......”

隔板又一次打开,四位少女走了出来。但就在这时,明日香却想到一件事。

不是说好要尊重隐私的吗?那律子又是怎么知道真由美蹲在一边的呢?
*************************************************

砰!砰!砰!

尽管肩膀被枪托震得生疼,耳膜也嗡嗡作响,但剑介还是掩抑不住心中的狂喜,兴奋到合不拢嘴。

“这也太酷了吧!真不愧是部队的靶场,够刺激!”

“哟,你的枪法不错啊!”透过枪声,真名大声在他耳边喊道,“比部队里的新兵还要强不少嘛!”

“玩了十年射击游戏,总不至于一点长进都没有!”

“这么说来,模拟训练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赢过?”

“切,训练项目都是格斗啊突袭啊什么的,这根本就不是我擅长的!要是比狙击的话,我肯定是第一。”

真名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似乎不太信服。

“摆出那副表情算什么,信不信随你!”

她轻声叹了口气,“说实话,剑介,我一直认为你并不适合成为适格者。我已经在军队里训练了这么多年,而你......哈,无意冒犯,但你既没有真由美那样的天赋,也没有像我这样接受过训练,只是训练一下就仓促上战场,恐怕不是太好。”

“照你这么说,班长的条件还不如我呢!”他不以为意地耸了一下肩,“对于适格者来说,同步率才是最重要的。班长的同步率比我们高出那么多,才会第一个被选中。再说了,比同步率的话,我又不输于你!”

“随你怎么说吧!到时候吃了苦头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打空了弹夹之后,剑介终于心满意足地摘下了耳塞。不过这是,一样冰凉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脸上,吓了他一个激灵。

他回过头,看到真名正笑吟吟地举着一罐冷饮。

“喝吧,算我请你的。”

“啊哈?”眼前的她与往日里判若两人,剑介甚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想不到你出乎意料的温柔啊!”

“你......你可别得意!”真名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偶尔一次而已!等回了NERV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拜托,今天就别了吧!”剑介双手合十乞求道,“已经不早了,哪还有力气训练啊。”

“拖延时间是没有用的,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哦~”

“唉......”

快乐的时光真是转瞬即逝啊。剑介无奈地叹了口气。
*************************************************

真由美觉得,自己这一天真是糟透了。

从得知自己要赤身裸体地走过那间超无菌室开始,她就已经忧心忡忡了。然后,试验计划进行到一半,又出了别的乱子,MAGI系统突然就宕机了。这更是让她本已慌乱不安的心境雪上加霜。

结果就是,所有的模拟插入栓都被弹了出来,孤零零地在一条小河里漂荡。时值暮冬,河水冰冷刺骨,即使插入栓可以确保最基本的生存,但逐渐降低的舱内温度还是让孩子们倍感不适。真由美抱膝坐着,呆呆地回想着这一天中的经历,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

“烦死了啊!”明日香大声地抱怨起来,“救援队什么时候才能来,再不来我可就要冻死了!”

“大喊大叫有什么用啊,”冬二朝着屏幕上的‘SOUND ONLY’字样白了一眼,“喊了他们也听不见。内置电源已经快耗尽了,也许我们会就这样冻死也不一定......”

“铃原,不要说丧气话!葛城三佐他们不会抛弃我们的!”

频道里响起了一个颇为平静的少女的声音,“真嗣,你冷吗?”

隔了几秒钟,另一个声音咕哝着说道,“我倒还好......丽,你那边呢?”

“我说你们两个啊,”明日香忿忿地开了口,“真要觉得冷,相互取暖不就行了?”

随即响起了小光慌张的声音。“啊明日香,你又在说这种话了!”

“真嗣,我认为这个建议可行。我的插入栓里还很温暖,你现在就可以进来。”

一边说着,丽就准备站起身打开气密门。如果不是听到真嗣惊呼了数遍‘我还好我没事别担心快停下’,恐怕她真的会把门打开。

明明通讯器里人声嘈杂,真由美却觉得,自己的心里格外安静,格外的......寂寞......

她开始怀念第三新东京市的生活了。那时候,自己虽是转学而来,但同为转学生的雾岛 真名却是个很热情的人,自己的确受了她不少照顾。可惜的是,就在真由美觉得自己终于交到了朋友的时候,她却不得不与真名分别了。而今,自己又变回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咬着嘴唇,觉得更委屈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

“真由美,听得到吗?”

“诶?”她检查了一遍屏幕,并没有新的通讯接入,但奇怪的是,她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薰的声音。

“是渚同学吗......你是怎么做到的?”

“雕虫小技而已,何足挂齿。”

听上去,他似乎在笑,但随即就变得严肃起来,“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有些事情不想被别人听到。听着,真由美,你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异常吗?”

“嗯,但我一直不敢承认,也不敢与别人说......渚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觉得好不安......”

“在你的体内,有着能与使徒抗衡的力量。虽然我也不清楚你是怎么得到这力量的,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真由美,你和我、还有第一适格者一样,我们都是Nephilim。”

“什么?Nephilim......我为什么会成为Nephilim?”

“你的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算如何使用这份力量。真由美,我只问你一件事:我可以请求你,站在我们这一边吗?”

真由美愈发茫然了,“渚同学......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嘛,称自己为正义的一方也许不太合适,毕竟我是个罪人,但是......”

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就让我这样解释吧,真由美。有一群邪恶的人妄图把世界推向毁灭,而我们需要阻止他们,保护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真由美,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我还是希望,待最终的时刻降临,你能站到我们一边,把这份力量用来保护大家。这是只有我们Nephilim才能做到的事。”

听闻了这许多超乎常识的东西,真由美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随着一直困扰着自己的迷茫被揭开,她觉得,自己终于不必再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陷于自我鄙夷的怪圈之中了。至少在这世界上,她并不是孤身一人。

更重要的是,拥有这份力量的自己,既不是怪胎也不是异类,更不会伤害到身边的人。同学、朋友、适格者们,还有NERV里的大家,尽管相识未久,但这一张张鲜活的面孔,就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她所珍视的人们。而自己......自己可以用这份力量去守护他们......

“如果是为了大家的话......”真由美轻轻地点点头,“我会的。”

听到这句话,薰如释重负地笑了。
*************************************************

倚在一座瞭望台的扶手上,眺望着夜空中朦胧的星光,剑介体会到了不曾有过的舒畅与安心。

今天晚上,为了报答真名带自己去靶场的‘恩情’,剑介主动请她吃了晚餐。在那之后,尽管时间已经不早,但两人却都没有回去的打算。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不经意间,他与真名便漫步到了这座瞭望台。

“第三新东京市的星空可真是漂亮啊,剑介。”

他突然觉得手心一暖。是真名握住了他的手。

“你的手好凉啊!”她狡黠地笑了,“要不要我把外套借你?”

“绝......绝对不行!我怎么能穿你的外套!”剑介宛如舌头打结一般,连话都说不流利了。“你可是女生啊!”

“哟,想不到你还挺有绅士风度的嘛。”

他脸上一红,躲开了真名的目光。“随你......随你怎么说好了......”

清凉的夜风吹拂着,让孩子们感到了些许寒意。真名抱住了他的一条手臂,轻轻地靠在他的身上,虽然感到一阵迷乱和慌张,但剑介并没有拒绝。

“呐,我说,”真名又开口了,“今天,五月小姐告诉我,下一个要离开的人就是我了......”

“啊,那......那很好啊!”

她能感到剑介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即便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

“祝贺你啊,真名。等你到了第一支部以后......”

“所以,我待在这里的时间只剩下一周不到了,”真名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剑介,我希望能好好利用这宝贵的时间。”

“嘿!你怎么说的跟永别一样啊!”剑介立马摆回了平日的样子,大声抗议起来,“别小看我,我很快就会过去的!再过一个月......不,再过几周,我肯定会达标!”

真名无奈地笑了,离别在即,她的心头涌上了一丝悲哀。

亲眼见识过战争残酷的她当然明白,一旦走上战场,人的寿命也许就要用秒来计算了。几周的时间,已经足以一名士兵迎来自己的死亡。

她真诚地祈祷着,希望最坏的结局不会降临到自己与剑介身上。
*************************************************

律子几乎要虚脱了。

不只是她,在另一台电脑边,京子也靠在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在一旁的玛雅,几乎紧张到把嘴唇咬出了血。

MAGI遭受的侵蚀被阻止了。第十一使徒被歼灭了。

“前......前辈,”玛雅的声音在颤抖着,“您真的做到了!”

“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玛雅,再完全运行一遍诊断程序。把过去二十四个小时的诊断数据都发给我。”

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是美里。在NERV技术部的精英全力与使徒对抗的时候,她这个作战指挥只能站在一旁看着,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她承担的精神压力也绝不算小。

“嘿,干得漂亮,”美里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去喝杯咖啡吧,我请。”

律子点了点头,最后检视了一遍屏幕上的数据,这才终于放心地站了起来。

“刚才可真险啊。”走在第一支部的通道里,美里首先开口了。“差一点我们就不得不自爆了呢。”

“比起这个,美里,”律子回应道,“你这个作战指挥,更应该关心一下适格者们的状况才对吧?”

“特殊监察部刚刚发回报告,已经确认了所有插入栓的位置,回收工作即刻开始。”美里眨了一下眼睛,“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啦。”

“希望他们越快越好吧,插入栓的内置电源很快会耗尽的。”

“律子,我说啊,”她突然压低声音,凑了上来,“你对玛雅到底是什么态度,还没想好吗?”

律子一下慌了起来,语无伦次地说道,“美里,现在......现在可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吧?”

“我只是感慨一下罢了。”美里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就拿刚才来说吧,她看你的眼神是那么喜悦那么温柔,结果你却劈头盖脸地给人家塞了一堆任务。嘛,真是个无情的女人啊。”

“你......关你什么事!”

美里笑得更狡猾了。“谁让你总是拿我和加持说事,现在尝到报应了吧?”

律子别过头去,没有搭理她。但美里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她又一次凑了上来。

“你就跟我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看待玛雅的?我很好奇嘛。”

这般纠缠之下,律子无奈地叹了口气。“美里,玛雅是个很出色的下属兼友人。我很欣赏她的能力,也很感激她的陪伴。”

“没了?”

“没了。”

“就这么简单?”

律子不悦地瞟了她一眼,随后又别开了目光。“没错,就这么简单。”

“行吧,信你一次~”

望着美里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律子总觉得她似乎并没有信服。
*************************************************

当适格者一行人终于走进公寓的时候,大家无不是垂头丧气,一脸的惫态。

“我说啊,”明日香拖长声音咕哝道,“真嗣,薰,你们去做点吃的吧。好饿啊......”

“啊哈,说的也是呢。”说着,薰走向了厨房。“我先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菜。”

“大家,有什么想吃的吗?”真嗣笑着回头问道,“丽,你想吃什么?”

“最简单的蔬菜沙拉就好,拜托了......”蓝发少女小声地说。

“明日香呢?”

“肉!当然是肉!越多越好!!”

“OK。那么,冬二你呢?”

“速食面就好,”高个子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尽量少给你添点麻烦啦~”

“放心,这没什么麻烦的。班长,你有想吃的吗?”

“啊!我和铃原一样就好,拜托了......”

“好,我明白了。那么,”

真嗣的目光,终于转向了那位腼腆内向到几乎毫无存在感的少女。“山岸同学,你想吃点什么?”

真由美看上去很紧张,似乎单单是被别人注视着,就足以令她心神不宁。她轻声嗫嚅道,“我......什么都可以......”

“哎我说你啊,”突然,红发的少女在她的肩头拍了一下,这几乎吓得她跳了起来。“‘什么都可以’算是什么答案啊?想吃什么就要说出来啊,在这里何必这么拘谨!”

“我......对不起......爸爸总是教导我,身为客人,既然受了别人的恩惠,就不该再提非分的要求了......”

“真由美,这里可没有那么多规矩!你不是客人,你是我们的朋友!”明日香严肃地直视着她的双眼,“朋友懂吗,朋友!”

“可是......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可恶,总是怕麻烦的话算什么朋友啊!”

“这一次,我倒觉得惣流说的有点儿道理。”冬二也跟着附和起来,尽管他的话立马就换来了明日香的一个白眼。

“真由美,大家都很喜欢你的,”小光走上前来,拉起了她的手,“你应该看得出来呀!”

“山岸同学,尽管第一次见面的经历有些尴尬......但其实,丽并不是对你有敌意,还请你相信这一点。丽,对吧?”

站在真嗣身旁的少女,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那时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不会威胁到我和真嗣,倘若给你带来了困扰,山岸同学,我向你道歉......”

“真由美,老是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可不好哦。”薰远远地补上了一句,“有些事情,不敞开真心是无法明白的。”

“大......大家......”

真由美抬起头来,她的眼圈一下就红了。这些将她接纳为朋友的人,此刻就真真切切地站在她的身旁,他们每一个人的眼中,都透出一份真诚与关切。大家正在无言地鼓励着她,迈出属于自己的第一步。

她真的很开心,她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幸福过。真由美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尽管她的眼角正闪烁着晶莹的光。

“所以啊,你想好吃什么了吗?”最后,真嗣笑着问道。

于是,黑发的少女鼓起勇气,第一次向大家表达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咖喱!我想吃咖喱炒饭!”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