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撕裂的真实(3) by: Asuka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371字 ⁄ 字号 撕裂的真实(3) by: Asuk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66 views 次

Chapter:3

撕裂的真实 三
by asuka

#1疯狂

幸好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呻吟声渐渐减弱,终于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真嗣怯生生环顾四周,下一步要做什么呢?静静在床前守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注射器盒子里面的针药来看,但看了半天,看不懂小瓶上的蟹行字,他只好遥遥头将盒盖盖好,收进原来的抽屉里面。

他随便收拾着,心里越想越害怕。万万没想到,这次造访会看到她这么可怕的一面。现在,他拿起毛巾帮她擦去脸上的汗,轻轻将她蜷曲的身躯翻过来,然后帮她盖好,顺手拉平起皱的床单,轻轻抚好她的头发。他着一连串动作,明日香好象完全没有意识,她就象高潮过后的女人一样任人摆弄。睡得好深好熟。

接着他收拾客厅,把酒杯洗好,酒瓶收入酒柜内,再把桌面擦一擦,全部收拾工作也就完成了,前后花了约二十分钟。

回家吧?

他看看手表,现在尚早。况且还要问绫波的事,可没事呆这儿又干嘛呢?他回头看者床上的少女。她闭着眼睛躺得直直的,高高的鼻梁在苍白的脸上映出一道黑影。
就这样不辞而别好象不太好,叫醒她告辞更不好,怎么办呢?他决定坐下来等二,三十分钟再说。于是,他坐在明日香对面,凝视少女的睡脸。

真嗣的眼睛紧盯着明日香,盯着盯者,他突然产生了奇怪的错觉,好象自己跟随她已经很久,跟她很熟悉,很亲近。

他坠在冥想中正入神,明日香紧闭的双眼忽然张开,瞳孔里映出真嗣的脸,镇定而又沉着的眼神叫人无法相信,她就是刚刚在床上呻吟的那个女人。

 
真嗣一动不动地迎着明日香的视线和她对视,看着看者,他发现对方的眼睛无神,虽直直的望者前面,但好象焦点怒集中,有点茫然的样子。

“你,不痛了吗?”真嗣往床边靠去,探身体贴的问道。

没想到明日香的手慢慢从被子里伸出来,轻轻搭在真嗣的肩膀上,再漫漫搂住他的脖子,薄薄的撄唇一点一点靠近,贴在真嗣的嘴唇上。

真嗣反射性的退缩了一下,但随着明日香丰满性感的身体的压进,身为男人的本能决堤似的爆发了。

 

#2落日

“好可怕。。。 。。。”这句话从明日香嘴里飘出来时,真嗣心中则是充满了对绫波的犯罪感。

此刻,明日香确实在真嗣怀中,白皙的身体躬成两节,少年位于其下。

透过床畔淡淡的灯光窥见到的明日香脸上,眉头挤出纵深的皱纹,紧闭的眼皮微微跳动,像是在哭泣。

但明日香此刻确实处在即将到达快乐颠峰的状态,贪享着一切从束缚女人身心的拘束中获得解放的愉悦。

“什么可怕?”真嗣的肩膀靠在明日香浑圆的肩膀上说,此刻的他,只想尽快忘掉绫波的事。

“好象全身的血液逆流向外喷出似的。。。 。。。”

这是身为男人的真嗣无法想象的感觉。

“就在忘我的时候,皮肤突然起鸡皮疙瘩,腹部象太阳般变的又热又大,从中散发出的快感涨满全身。。。”

真嗣听着,觉得女人那有着多资多彩变化的身体是多么不可思议而奇怪,甚至觉得嫉妒了。

“喂,你头抬一下。”

“干什么?”

“拿点酒来。”

“咦?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真嗣没有回答,他倒出没有喝完的玛歌堡红酒,一口喝干。

“喜欢吗?”

并不是喜欢那酒,而是喜欢那种近似与刚刚肌肤相亲的感觉。

沉浸在那自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快感中,真嗣发现,这在带来快感的听事,也让人产生一种看破一切的达观。

在女人肌肤的包围中,男人变得极其安稳顺从,不知不觉变成母亲怀里的婴儿,变成一滴精液消失不见。

#3冬夜

第二天傍晚五点半,真嗣怀者复杂的心情走出明日香的公寓,应明日香的要求陪她去赏樱花。

车子在东名高速公路上行驶,真嗣望者窗外。

“怎么了?”明日香轻轻在他耳边说着,口中飘出甜美的樱桃香气。

“那还用问吗?”

“现在对我就这态度?”

“还不是你。”

“我是受害者呀?”

“。。。 。。。”

真嗣怎么也想不通昨天的事会市真的,他一直觉得那是一场梦。

可是,如果是梦,时间久了自然会淡忘的。偏偏那天的事,时间越九印象越鲜明,所以他不断给自己肯定又否定,他感觉脑子快要分裂了。

当然昨天明日香的行动是完全不正常的,这和他开始时的印象,可以说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人。

虽然真嗣认识明日香不久也不深,除了在公寓外只在医院看过她穿白袍的模样那时一脸冷漠,不言不笑,教人无法亲近的模样。不过人们看医生的眼光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尤其外科医生锐利的眼光好象会透视人,更容易给人冷漠的印象。

但明日香,除了给人上述印象外,还有一层孤独的感觉,这是真嗣后来感到的。虽然她外表的性感美丽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产生好感,但她真正的魅力,却在于那更深,深的叫人无法窥探的那层神秘里。

然而,她主动搂住自己,还。。。这怎么可能回是真的呢?而且她的眼神恍恍惚惚,眼睛里一片迷茫,身体也摇摇晃晃,跟她那穿白袍时的巍然英姿判若两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然,在医院时的角色扮演,跟在自己家里时的自由之身不同。在医院时必须是个稳重,值得信赖的医生,在家里当然可以随心所欲的放松自己,只是她的角色变换太突然也太极端,所以叫人无法相信那会是真的。

恐怕是那一管针药的副作用吧?一定是的!!!!

真嗣再度想起白盒子里的无色透明针药。她给自己打了那药液后,好象剧痛顿然消失,很快就合眼睡着了。而她的疯狂举动,是在她二十多分钟的小睡中醒来后突然发生的。那针药到底是什么“魔药”呢?他虽然看不懂药瓶上的字,但他看得懂里面的药量只有一西西,那么少的一丁点儿药液,竟能使一个孤傲的君子,瞬间变成一个荡妇,这不是太神气,太可怕了吗?如果她的突变是因为药物的副作用,为什么她不是打了针马上发狂,而是打完针先睡着了,睡醒以后才变怪的呢?所以那一西西的药液,应该是安眠药一类的镇静剂才对吧,那就跟她发狂没什么关系才对啊?

算了,反正怎么想也想不通,就当是一场梦吧!!

真嗣如此这般自我安慰着。

#4落花

想想看,或许没有比樱花更幸福的花卉了。

 
从古老的平安朝以来,樱花就是花中之王,《千家流集》中也记载着:“樱花为花中第一”。

如“七日樱”所述,樱花寿命短暂的定多只有一个礼拜,但她作为花朵的表现力却极强,当作插花素材时也倍受重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