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十一章

2022年08月2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204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十一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3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11. Girl
阳光射下来的角度细微的变化都是不同的心情,快乐的、悲伤的、不能名状的,一块一块黏贴在行走的路上。
眼角余光偷偷看了秋姬一眼,女生脸上被夕阳镀上了一层亮黄色,很温暖的触感,鼻尖上泛出的一点儿汗渍闪闪的,秀崎有好一会儿忍不住想伸手擦掉它们,想到对方是女生就作罢了。女生显然也是感觉到了这种偷偷的注视,侧过身子,眨着眼睛:“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秀崎立马移开了视线,把脸转向前方,摇着头:“没……没什么……”顿了顿又补充道“你……那个……你的和服很好看。”说完,又东张西望起来。
秋姬礼貌地微笑了一下,道了声“谢谢”,继续从容地迈着小步往前走着。和服浴衣的下摆随着她的移动轻轻摆荡着,右手的布制提包在女生纤细的手指延伸出的绳带下小幅度的打着转。难得见到将头发用精致的发饰固定在头顶上的秋姬,合身的绣着繁复花纹的腰带,以及木屐在十字路上敲出的清越的声响。
秀崎觉得现在这个穿着赤色和服浴衣的小林秋姬不同于以往见到的任何一次。那么轻松地就占领了自己的所有思绪。刚见面时被她的打扮惊得合不上嘴巴,直到女生有点羞怯的解释完:因为民俗博物馆是江户川时代风格的,觉得穿和服会好一点。这让穿着T恤牛仔裤的吉成秀崎完全无地自容,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搓着脚:“这样啊,我什么都没准备呢。”秋姬用袖口遮住嘴角的笑意,凑过去俯在秀崎耳边:“没关系啦,其实是因为上次烟火祭时,有事没能去,不想浪费了这件特定准备的衣服啊。”女生气息很重的话那么近的吹进秀崎的脖子里还是第一次,直接效果是他耳根到脖子红的和秋姬的衣服有一拼了。
博物馆里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些旧旧的,看不出用途的,一旦看了解说你会发出“噢~~~”的感叹的东西。
问题是你给这个事件,加上了什么时间、地点和人物。
于是,就记得了那句“哇,这个好厉害哦~”
于是,就记得了那个趴在柜台玻璃窗上朝里张望的表情。
于是,就记得了那个时候你顺手牵起我的胳膊让我看那边时,我心底漏掉的那一拍心跳。
被贴上了标签,存进瓶子里,即使在柜子上有那么多个,我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到最闪闪发亮的它。

“呐。吉成君,那边有一家神社的,要去吗?”秋姬停下来,小巧的手指指向一条向上延伸的小山道。
秀崎向那边张望了一会儿,也没能从一片郁郁葱葱当中看见神社的影子。不过,女生肯定的表情和说着“去吧去吧”的眼神让他没有拒绝这个提议。
踏进那条被枝叶包裹的小道后,空气变得愈发湿润起来。秀崎的话还是不多,偶尔对秋姬说的“你看那边的石碑”和“这里有种很清静的感觉呢”发出“嗯”“是啊”的迎合声。如果你进到过宽阔无人的密林,一定也会有这样的感觉,耳朵里不断听到轻微的嗡嗡声,埋伏在四下的虫鸣声,远近不一的鸟叫声,都在头顶旋转着。有时候,仿佛还听得到谁在轻声对你说话。细声细气地,温柔地,轻轻捂住你的耳朵,连那轻轻吐出的气息都很清晰。这段五分钟的路程里,吉成秀崎不断地、不断地吸收着来自秋姬口吻里的俏皮尾音,揉进耳朵里,化进了肌肤深处。
走出林荫小径,雾气散开,变得开阔的视野出现了神社的道场和古旧的门扉。原先被乔木挡去了的夕阳再次照射到两人身上。
“哇!厉害诶,真的有家神社呢,那个晚钟好大好壮观。”秀崎不禁感叹,“厉害呐!”
走在前边的秋姬回过身来:“哈~原来吉成君一直以为我在骗你啊!”女生有点不高兴地嘟起嘴。
“……没……这个,”不知道要做什么说辞,“你不要生气啊。”
“呵呵……”秋姬收回佯装的委屈:“开玩笑的。我没有生气啦。”秋姬双手提着手袋置于身前,悠然地解释:“只是觉得平常吉成君都不怎么合群,对各种祭典也打不起精神来,我想你一定不常来这种地方吧。”
被说中了,在印象中,除了小学班里集体组织的参拜,自己过来的情形,一次都没有过。
秋姬继续:“虽然也许你听起来会觉得幼稚,我还是相信。神明大人会在某处注视着我们。难过的事也好,快乐的事也好,那些我们以为自己独自承受的心情,是被注视着,体谅着的。独自在黑暗中掉下来的眼泪,不是没有人谅解的。”
“我是这么相信着的。”秋姬眼睛不眨的说完这些话,秀崎看见她眼睛里闪亮的东西,突突的跳动着,然后提起一口气,狠狠地点了下头。“嗯。”

在干燥木头的气息中,听着暮鼓盘旋在空气中,秀崎陪着秋姬虔诚地完成了祭拜、祈福的仪式。秋姬和服裙摆上的穗饰摇曳着,头发上垂下的朱钗吟唱着歌谣。恍然,不知年岁。走时,秋姬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着“啊拉!”停住了脚步,拽住秀崎的袖子:“吉成君身上有硬币吗?”
“……呃……”秀崎在裤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三个来:“……有的。”
秋姬用食指和拇指从秀崎温热的手心挑出其中一个:“嗯,一个就好了。”说着,略略提起裙摆小跑了一阵,将硬币含在掌心,双手合十,闭眼默默祈祷了一阵儿,然后将它置于神社的钱箱。听着它碰撞着其他硬币最后渐渐平息下去平躺下来的声音,女生满意的双手合十拍了两下以表心意。
秀崎不解地问着小跑回来的秋姬:“你刚刚不是已经投过一次了吗,为什么……?”
“虽然神明大人是在注视着我们的,但是他无法直接和人交流,所以才会有神社这样的地方,将我们的心意传达出去。只要诚心祝祷的话,愿望一定可以实现的。”
“哦”应和着女生的说法。秋姬捋了捋刘海:“刚刚那个硬币是你的啊,所以愿望也是替你许的。神明大人感受到上面的心意的话,一定可以保护你的。秀崎君。”

凌波将手环到真嗣腰上的时候,觉得内里有什么东西被掏空了,并没有面红耳赤,也没有双手颤抖,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容器,只剩下一颗石子在里面突突的跳着,回声清晰。
手触碰到男生的校服衬衫时,对方轻轻的一个颤抖沿着布料穿透沉默的场景,海浪般地将自己完全打湿了,像一个坏掉的娃娃般,再也前进不了一步。
浅井悠用台本卷成的纸卷敲着自己的左手:“停!停!你们两个这样……真是太,太……我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浅井抚着额头做叹息状。
凌波将双臂从真嗣身上移开,条件反射般地说着“对不起。”原先一脸木讷的碇真嗣终于将紧绷的脸部肌肉放了下来。
浅井走到凌波身边:“没关系,凌波同学。我们再试一次。”事实上这幕戏已经排练了不下5次。
“你不要那么僵硬,这幕戏是讲你们两个冰释前嫌后你上去拥抱男主角的。所以,抱的时候不要怯怯诺诺的,试着把你的感情放进去看。”
凌波仍旧波澜不惊的面孔让浅井并不知道她究竟听进去了多少,她深吸一口气,继续:“那你想像一下类似的场景,譬如……譬如,你有没有和好朋友久别重逢的经历?”
“没有。”
“那就想象一下很累的时候扑向床铺的情形。”女监督半开玩笑地说。
“也没有那么做过。”
“哈?!”浅井这下是真的彻底被打败了。一直气嘟嘟侯在一旁的女一号明日香打了一个哈欠:“小悠你不知道,我们的优等生的生活经历根本就是一张白纸。你还是考虑一下修改台本吧。”
浅井抓了抓头发,仍旧不甘心删掉这段戏:“那我们再试试吧。凌波尽量找找感觉——那个,碇君也放松一点。”最后叮嘱了男主角一句,退后几步,准备进行再一次试演。
“真嗣你要认真演哦,不要找借口趁机占优等生便宜哦~”明日香语调高扬地甩过去这句话。对方只能报以一个苦笑。
“好。”洞木光拍拍双手,引起大家的注意:“那我们再试一遍。各就位。Action。”
碇真嗣深深地用鼻息呼出一口气,等待面前女生的动作。几次下来,结果还是不如人意,与其说是拥抱,不如说是一次无关痛痒的亲密接触更合适。蜻蜓点水般始终进不到主题里面去。在第八次试演“action”后,两人甚至傻傻的对视了10秒也不见凌波有什么动作。明日香原先酸溜溜的调侃也变成了无奈的叹息,洞木班长托着下巴思忖着到底该怎么办。此时最最压抑的当属脚本兼监督的浅井了,她将卷皱的台本一把甩在一旁的课桌上,大步走过去:“要投入,要激情,明白吗?”她疲倦的面孔被一种不正常的亢奋浸染了。
“不要顾虑其它,不要把观众放在眼里。”谁都听得出来她声音里的急躁,“你是爱他的,爱他就要让他知道,用行动。”这些话是对着凌波说的。
“不就是这样抱一下,有这么难吗!”大概浅井悠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她会采取的行动,包括她自己。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整个胸口突然被温暖环抱住的真嗣,对方太用劲了,别说挣脱连后退的空隙都没有留下来,必修加重腰上面的力道才不至于整个倒下来。他双手极不自然的胡乱张开着,不知该摆在哪里,贴在自己胸口的女生,头发有一撮蹭着下巴有点痒。他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没能发出什么声音来。然后,其它三个女生都回以了不同程度的惊叹,洞木班长捂住了嘴巴,明日香站起来身子,凌波虽然没什么大动作,血色的瞳孔还是在那一瞬间缩小了一圈。
直到足够久之后,我们的当事人才缓缓放开被她整个扑抱住的躯干,将两侧的头发往耳朵后面撩了撩,然后,随口呢喃着“……那个……嗯……”慢慢羞红了整个脸颊。

女人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红色妖姬,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留下的液渍,被酒水软化掉的唇膏,三分留在了舌尖,七分黏在了杯口。用左手中指轻轻摩着酒杯,上面玻璃材质的镜面里,冲着向自己压过来的身影微微撇了撇嘴角,硕大的金属耳环从散在肩头的长发间不安的摇曳着,昏暗的灯光里扎眼的不时折射出那么一束强光。
从容逼近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随着来人紧贴着自己坐下后变成了持续的热源从右侧源源不断的传过来。“喝酒的女人总是美的。”男人点了酒水后敲着台面浅笑道。
女人也不侧头:“或许你该说,喝醉酒的女人总是美的,加持先生。“
加持良治侧着身子对着邻座这个艳妆的女人:“现在不是在总部,不是吗?”
“所以呢?”女人终于将左脚架起,翘着脚调整了下姿势看向男人。
“不该表现得更符合时间、地点、氛围一点吗?”加持抓了抓头发。
女人微微低头,含着笑意对上加持良治的戏谑:“加持先生的意思是我应该更加性感一点,还是放荡一点?”
加持直起身子,靠近去,双手撑在台面上,将女人娇小的身躯环在双臂之间,胡渣趁着女人光洁的脸颊,感受到她因为酒劲而微微发烫的皮肤,加持俯在她的耳边:“或者更加忠于自己的感情一点而不是理智一点,宇佐见少尉,啊,不,由美小姐。”
女人依旧淡然的喝着酒杯里残留的红酒,向加持耳朵边吹着气:“你这样就不怕……葛城少校可是会生气的。”
男人听到这个名字稍稍后退了一点,绕着女人打着漂亮卷的头发并不做声。顿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
女人转过来,长长睫毛下的眼神饶有意味:“你又不是女人,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
You don’t know about a girl。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