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吾之所爱者(3)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

2004年03月2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3169字 ⁄ 字号 吾之所爱者(3) by: 作者:Alain Gravel/译者:suez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61 views 次

第三章 打破僵局
混乱的情人节之后又过了一天。那之后的一天虽算不上太糟但也称不上好。那天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和加持进行了一次很有价值的长谈。除此之外……明日香当我是透明的,而四处都充斥着关于丽、明日香、阿光和我之间的各式流言。学校就像地狱一样。我讨厌变成关注的焦点。剑介和东治平时对我的作弄就已经够受了。因为那些该死的流言,东治找了我一天的麻烦。不知传起我和阿光有秘密关系这种蠢谣言的バカ是谁。还有丽?好吧……她已经恢复了正常。坦白说,在某些事发生后,我不知道这是好现象还是坏现象。那是最让我害怕的事。她已经表露了太多的感情。谁可以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会做什么……
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再去看看她。按照约定,教她怎么洗床单。
现在所有东西都被塞进了她那古老、但尚能运转的洗衣机中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开口。
“昨天你没有按约定来,为什么?”
见鬼!她生气了。虽然没表现在脸上,但我知道……
“那个……”
“你是不是因为发生的事而觉得不自在?”
她怎么知道?我那么容易被看穿吗?
“呒……我……我想……”
“为什么?”
如果是别的人,我会把这当作一个玩笑。但如果是丽的话……她是完全无辜的。那些对所有人来说都很普通的常识对她而言却是陌生的。我常在想为什么,但唯一的答案就是:父亲。
“那个……我……我想我……害怕。我不知道对你应该作出何种回应……”
“你害怕我吗?”
她的声调依旧很不带感情,但从她的眼中我看得出来他们受到了伤害。
“不!我不是那意思……我……这……这只是发展太快了。我明白你的感受……至少我这么认为。只是……我不认为自己为那个作好了准备。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对你有什么感觉。我很喜欢你……但还不能……你知道……达到那么亲密……见鬼!真麻烦……”
“我知道。”
她撇开头。她难过了吗?或许我说了什么伤害她的话。
“但这不表示我不在乎你。其实……你……你愿意这周六晚上和我出去吗?”
她看着我,眼里满是好奇。
“出去?”
“对。去约会。”
“约会?那是什么?”
她……她不知道?我知道她的社会常识……很有限。但有这么严重吗?
“那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见面的时候……在一起……做一些不常做的事。”
“我们以前没有一起洗过被单。这是不是说我们现在就是在约会?”
我眨眨眼睛。她没开玩笑,是吧?
“不……算不上。洗被单一点儿也不浪漫……”
丽的眼睛亮起来了。
“那么约会包括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浪漫?”
危险的气氛正在滋长。
“嗯……不总是有。更确切地说,我想它的目的是帮助两个人知道他们是否能成为一对成功的情人。”
明白的神色出现在她脸上。
“所以说你约我的目的是想知道我是否能成为你的好恋人?”
“呃……我……我想从某一方面来说是的。”
她笑了。我喜欢那个微笑。
“好。星期六晚上我们可以一起出去。”
喔!这很简单!
“真的?太好了!”
她又充满了兴趣。
“这让你开心吗?”
“呃……是的。我……很久以前就想更了解你一些了。”
“为什么你对我感兴趣更快一些?”
我耸耸肩。
“那时候一直没机会。确切地说,我还没准备好,我想。”
“那第二适格者呢?你也会约她吗?”
我愣了。有那么一会儿,我想我的心跳真的停止了……
“我知道了。”
我不知该说什么。这真尴尬。
然后,丽笑了。
“没关系,我会赢的。”
* * *
美里终于从NERV总部回来了!我这一整天都在等待。我和加持的计划就完全取决于她带回来的消息了。
“那么?怎么样?”
她举起一个手指让我别急,然后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抓出一罐啤酒一饮而尽。之后才将部分注意力移向我。
“很艰难。给你发工资也意味着给明日香和丽发工资。而你父亲似乎不愿意丽在经济上获得独立。我们争执了很久。不过最后,当我说他的某个驾驶员可能会罢工并说会告诉联合国官员他为了不花钱而让大家处于危险之中时,终于让他相信同意是比较好的办法。”
这次谈话是加持的主意。出于某些原因,他似乎已经和父亲进行过交涉并正确预计了他的反应。
“一旦你父亲同意,把你们的名字写上工资名单就不难了。”美里继续说,“恭喜,真嗣!你现在已经是NERV的正式雇员了。而且身为EVA的驾驶员你有比我更高的薪金。”
父亲同意付工资给我们已经很让人吃惊了,但这是个更大的惊喜。
“我的比你高?”
“对。我已经争取到了我所能达到的最高工资。6000000日元一年,大约每周115000日元。并且在你们每次出击回来EVA不受损的情况下能得到200000日元的奖金。”
我惊讶得忘了呼吸。那么多钱……还有奖金?
“你开玩笑?”
“200000日元同EVA的修理费比起来不足挂齿……”
“哇……”
我不敢相信。我值那么多钱?
“你们每个人在银行会有一个以自己名字开的户头。你们的周薪会自动记存在上面。”
“太棒了!”
美里好奇地看着我。
“如果我问……为什么你突然想要工资?以前你都不在意钱的。”
“以前我不需要很两个女孩约会……”
“噢!我知道了……还是打算继续这个想法?”
我点点头。
“我没别的事能做。除非你想让明日香搬出去和阿光住。”
“你还在发疯?”
我又点点头。发疯已经很很客气的说法了。
“知道了……好吧,我能说的只有祝你好运,我想。”
“我可能需要这个。”
是的,好运……这一整个计划都很疯狂。我非常需要一些……
* * *
有时候,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美里的建议而烦恼。当时听起来当然都很不错。跟丽还有明日香约会。很简单。除了一个小细节。约丽出来出奇简单的同时,美里的计划也包括了约明日香。不用说,我还是觉得这对两个女孩来说都是一种欺骗。而且美里的情人节派对过去两天了,明日香没看过我一眼,没对我说过一个字。整个计划注定就会失败……
幸运的是,我有足够的远见同阿光谈了我的计划,或者说是其中的一半。她不需要知道我计划在明日香之前先约丽出来。
不管怎么说,她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并愿意提供帮助。因为这两天明日香都在她家避难。她保证一定找个合适的理由把明日香赶出来。
看来她的确做到了。因为我从学校回来后不久明日香就从大门进来了。
不用说,她的表情很难看。
我们的目光相遇,但她迅速扭过头,脸上清楚地显出恶心的神情。
噢,天哪!这一点很难。
她跑进能保护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我敲敲门,但只有沉默回答我。
“明日香……我要和你谈谈。”
“滚开。你可以和你愚蠢的人偶去谈。”
我有点生气,但我设法压下了怒火。现在不是提那件事的时候。
或许最简单的方法是开门见山。
“美里保证我们星期天一整天都没别的事。没有同步测试,没有学校……你……你……愿意和我出去吗?”
好吧,我说了。我在发抖。我的心脏以一种不正常的频率在跳动。但我说了,就像有时候会发生奇迹一样。
她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但听起来并不像是家具被红发的EVA驾驶员破坏的声音。这让我开始担心起来。
“你还好吧,明日香?”
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充满了担心,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不,不好!我刚刚摔倒了,你这バカ!”
不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门突然打开了,一只手击中了我。很重,足以将我打翻在地。
“你怎么敢约我出去约会!”
我本希望她会高兴的,但很明显她是在生气。我不能怪她,因为派对上发生的那些事。
我试着回忆起加持先生告诉我的关于她的一切。如果我经不起她的磨难,她就永远不会答应。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完成任务。或许我应该选择丽……
“或许是因为我想和你分享一些快乐时光……”我边回答边爬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最终我似乎还有一些勇气。
“为什么?已经厌倦了你的人偶?”
我给了她一道足以杀死人的目光,但接着再次试着让自己保持冷静。或许丽的冷静已经开始影响我了。
我拖延着时间以便小心地选字择句。我需要隐藏我的紧张,但我也不想撒慌。
“我相信她会开心地接受。但我不想和她共度周日。我想和你一起……”
突然新的灵感蹦了出来。见鬼!加持说得对。我和明日香还有美里在一起呆太久了。
是给予致命一击的时候了。
“但我想你不会理解……你从不想理解我……バカ!”
我只是想让她感到愧疚。但当我说出这个词时,我发现自己却把它当真了。而之后自己脸上受伤的表情也确确实实发自内心。
我撇下她冲回自己的房间,用全身的力气摔上了门。
突然间觉得筋疲力尽,我瘫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事情没有沿着预定的方向发展。出于某种原因,我用尽了办法却只是伤害了我自己。
我开始考虑或许明日香并不值得引起这么多麻烦。然后我听见门滑开了。抬头看见明日香,她的脸上带着柔和的表情。
“你真的想和我出去?”
我点点头。
在极短的一瞬间,我可以从她脸上看到许多表情:宽慰、害羞、开心,以及更多我说不出来的。但这只持续了一秒。当她再度开口时,用的是她惯有的傲慢口气。
“很好,第三适格者。我会赐予你同我——物流·明日香·兰格雷——约会的荣耀。你最好确定你值得我花费那些时间!”
我对她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这让她奇怪起来。
“你会知道的……”
明日香挑起一边的眉毛。
“好啊,好啊……令人意外的自信从何而来?”
俗话说奉承会给你想要的一切。现在正可以验证一下。
“难道我不是要同第三新东京市最漂亮的姑娘约会吗?”
在她变回自傲状态之前,她对我露出了她最美的笑容。我如果不是坐在床上,一定会摔倒在地。那一刹那,她真的变成了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
“当然啦……当然啦……”
* * *
生活本身就充满了奇迹。两天前,明日香对我是彻彻底底地愤怒了。而现在,她又完完全全地原谅了我。她坚持我们要一起上学,一起吃午饭,一起回家……她差点跟我一起进了体育课的男子更衣室,虽然我认为大部分男生都不会介意。我很高兴不必拐弯抹角地和她说起那件事。
她一定出了问题。
她是想守着我不准我跟丽说话吗?看起来真的很像……
我从篮球场向游泳池望去。
就像丽的所作所为,她坐在老地方并且陷入了沉思之中。当她稍稍转过头时,目光直接碰触到我的。我们对视了很短的几秒,但足以让我的脸红得不成样子。之后丽肩上出现了一个德国女孩的头打断了我们。她愤怒地瞪着我。
糟糕,真的很糟糕……
为了尽量挽回局面,我对她笑了笑,挥挥手。明日香的表情突然由生气转为开心。
“嗨,真嗣!”
她也开始向我挥手。这引起了所有女生及篮球场上所有男生的注意。接着我突然发现自己成了许多目光的焦点。
东治和剑介一秒钟也没浪费就开始嘲笑我。
“看,真嗣,你女朋友在向你招手。”
“她不是我女朋友!”
“她发现你在看她时显得很开心,而且整个早上她都没叫过你バカ。”
我惊讶地发现剑介说得没错。今天早上明日香比平时都好。
“别说你不喜欢看着她。”东治接着说,“你的小明日香穿着泳装。看,看!那美腿!那丰胸!!……”
“我没看她!我在看丽!”
见鬼!我真希望我没说……
“臭小子!两个你都喜欢?”
不知为什么,我不由自主地笑了。
“也许是……”
他们两个闭上了嘴,持续了好几秒钟。
“不公平!你夺走了所有可爱的女孩!我也要驾驶EVA……”
不奇怪剑介仍然痴迷于此。
“老实说,真嗣……”
东治换上了担忧的眼神。
“我们迟些再谈,今晚。下午我得翘课。”
“同步率测试?”剑介问。
“不……我要和美里谈谈。”
“噢,小子!他真正拥有了所有的女生!”
我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真让人无法忍受。
“好吧。其实,我也需要把阿光叫出来……”
“不。你不能!”
东治试图用他的拳头来强调他的反对意见。
“怎么了,东治?不想让我抢了你的女朋友?”
东治开始脸红。
“说到阿光,明天不是她生日吗?”剑介一脸无辜状地问。
东治一下子面无血色。我忍不住大笑起来,现在该他痛苦了。
* * *
我花了些时间去找美里的办公室。NERV总部真够大的,而我几乎没去过她的办公室。来NERV后,要不就是和使徒作战,要不就是去做赤木博士那没完没了的测试。打心底来说,我觉得离NERV越远越好。
真讽刺,现在我是NERV的雇员了。
最后我终于找到了她的办公室。很幸运,美里在,坐在桌子边,或者说是一大堆纸旁边。嘴里咕哝着一些咒骂联合国军费帐单的脏话。
“我需要你的帮忙,美里。”
她吓得几乎尖叫起来。也许我应该想敲门?
“真嗣!你吓死我了!你不懂怎么敲门吗?”
“对不起……”
她用“美里杀人目光”恨了我一眼,就像在说“再做蠢事你就死定了”。我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你来这儿搞什么鬼?你应该在学校!”
“好吧,我没有。我决定采纳你的建议,所以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她的表情立即缓和了下来。
“知道了。那……我该做什么?”
我告诉了她,她的眼睛立即瞪得老大。
“你想要什么?你是哪一类变态?”
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嘿!我不是变态!”
“那你为什么想要丽的尺寸?”
“我要买条裙子给她。”
她看起来很是好奇。
“什么?”
“一条裙子,你知道,女孩子穿的……”
她又给了我一个“杀人目光”。
“我知道裙子是什么!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
我笑了。
“你知道一家叫‘Pour deux’的餐厅吗?”
她点点头。
“对,当然。以法国菜和意大利菜为特色的高档餐厅。以前和加……呒……某人去过一次。”
我差点没笑出来。她为什么要刻意隐藏她对加持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你已经回答了,高档餐厅……”
“你是说……你想带丽去那儿?”
“对……”
“但那儿消费很高!”
我耸耸肩。
“我们的工资总得有点用途……”
“但下个星期之前你们什么都拿不到。”
接下来我说的话会让她吃惊的。
“加持借了一些,嗯,是很多钱给我,足够去支付食物、裙子、我要穿的衣服以及其它零碎开支。”
我猜对了。她看上去十分惊讶。
“加持?他什么时候有那么多钱了?”
“别问我……”
美里沉默了,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么?你能帮忙吗?我可不想去她的衣柜偷看她衣服的号码。我知道做那些必须的测试时,你们已经取得了我要的所有资料。”
“呃……那不是问题。我会问玛雅要最近一次战斗服读取的数据……你知道你想买什么样的裙子吗?”
“还没想好。我希望这能成为一个惊喜,所以我不能让她自己选……”
美里摇摇头。
“呃……一个男孩为一女孩买裙子……听起来不好……我知道了,我来办!”
我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
“相信我!”
“我不知道……”
她把手搭在我肩上,非常严肃地看着我。
“你真以为你自己能搞定?我敢说你甚至没想过她还需要一双和裙子相配的鞋……”
然后她的脸上浮现出揶揄的神色。
“……还有……一些能取悦男人的高档内衣……”
“美里!”
她哈哈大笑起来。这并不奇怪,因为我是她最喜欢捉弄的对象。
“开玩笑……但我知道一个好地方。那儿的东西极好而价格也不算离谱。他们还用了一种新的全息激光技术,对这种情况来说简直就是完美。有了我们的数据,他们很容易就可以不用真人模特而做出一件完美的裙子,而且会非常合身。”
我想了一下,听起来不错。
“好吧……行……只要你不把她弄得不体面……”
“你怎么认为我会那么做呢?”
“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
她神经质地对我笑了笑。
“别担心!我会把你的小丽打扮成公主的!”
但是我还是不由得担心起来……
“你什么时候要那裙子?”
“星期六晚上。”
“噢,天哪!没多少时间了!我马上给玛雅挂电话!”
好吧,她看起来挺认真的,或许这不算太糟……我希望。
* * *
约会保密的难度令人吃惊。意识到我永远不可能在不被明日香发现的情况下逃出公寓后,我死皮赖脸地缠着东治帮忙。几天前,在我千求万求之下他终于同意将我为约会买的西装藏在他那儿。现在,我必须假装去他家玩儿。虽然这极不平常,但明日香什么都没问。因为她不会因嫉妒东治而发狂,所以也没坚持跟着来。
“小子!告诉你,你犯了个大错……”
“说点我不知道的。”
我已经花了十分钟在对付这条蠢领带上。不用说现在我非常烦躁。
“如果你知道这么做很蠢,那为什么还要继续?”
“因为我得知道我想要哪一个。她们两个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给我施压。我必须尽快决定。”
东治怀疑地看着我。
“而你认为和她们约会就能解决你的问题?”
“嗯……我希望能……”
东治摇摇头。
“小子……你无可救药了……”
“至少我约了某人!”
我立马为这句话反悔了。
“对不起,东治,我不是这意思。”
“不,或许你是对的……”
东治一把抢过领带帮我解决了问题。现在它终于成为正确地形状了。事实上……穿着西装的我看上去很不错。
“你知道,你只需要约她……”我告诉他。
“我为什么要约她出来?”
我的话让他摇摇头。
“我们不是在学校,你知道……”
东治指着离开公寓的路。
“去约你的会吧!”
我点点头。如果他不想现在谈这个问题,没关系。
“谢谢。”我对他说,然后我想起一件事,“如果你要赶我走,至少帮我叫辆出租车?”
“バカ!”
* * *
当我坐着出租车到达丽的公寓时,我看见美里正等在外面。她自愿将裙子送到丽这儿并帮她为我们的约会做好准备。我勉强接受了她的热情帮助。不过当她说她相信丽一定不知道如何让自己看上去更女性化时,我真的不能说我完全反对。虽然丽看上去不像是个假小子,但从她收拾衣服和那毫无章法的蓬乱头发的方法而言她真的不太在意自己的外表。不像明日香,有时可以霸占盥洗室长达一个小时。
“约会时间到啦,丽!”美里大叫一声。
所幸丽似乎没有邻居,不然所有人都会听见。
我正打算责怪美里几句,突然,丽出现了。所有的话都在说出口前就消失了。我的心开始狂跳。
“かわいい……”(*)
我眨了眨眼,又揉了两下,但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变。
她美得让人敬畏!
她穿着一条蓝色的晚礼服长裙,就像战斗服一样勾勒出她纤细身段的完美曲线。上面的部分,除了镶花边的领口外,是用和她头发相称的淡蓝色尼龙制成。透过这层半透明的布料,可以看见她的双肩、手臂以及漂亮的乳沟。裙子的下半部分用深蓝色的缎子制成,两侧的开叉正好显露出她美丽的双腿。
“绫……丽……你真漂亮!”
她的脸颊红了,这让她看起来几近完美。
“你也很英俊,碇君。”
“喂,喂,丽。我刚才对你说什么来着?”看上去有些沮丧的美里说。
丽点点头。
“你很英俊,真嗣君。”
我看见美里彻底绝望地一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但我觉得还好啦。真嗣君。当丽这样叫的时候我喜欢这称呼。
我害羞地笑着对她伸出了手。
“我们走吧?”
丽回以微笑。
“好。”
我打开出租车的门将她牵进去。
“你确定不要我开成送你们去吗,真嗣?”当我关上车门时美里问。
“不。”我回答着绕到车子另一边,“谢谢你的美意。但我可以自己解决。还有,我不希望绫波在晚饭前晕车。”
不等美里反击我就钻进了出租车,脸上带着坏坏的笑。
我知道迟些时候三佐一定会报复……但现在,我无所谓。我和全世界最重要的两个女孩之一在一起。我们正要去约会。
* * *
当我们走进餐厅时,我被震住了。虽然称不上豪华,但这地方因其典型的欧式风格而显得极其高档。虽然外面看上去和第三新东京市的其它建筑一样由高抗震钢板建成,内部则完全不同。就像是屋子里面盖了座小房子。墙壁、地面、天花板都由木材制成,大概是枥木或别的进口木材。桌子和椅子看上去像是欧洲古董的完美复制品,至少我这么认为。餐厅里四处都有绿色植物,以及两个大鱼缸:一个里面有各种各样漂亮的鱼,另一个则装着一些龙虾,似乎是菜单上那些。所有的侍者都穿得很正式,还有三个小提琴手正拉出优美的旋律。
向我核对预订席的侍者怀疑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但他看到我出示的NERV ID卡后就没有的疑问。他们有礼貌地将丽和我带去我们的桌子,然后递上了菜单。
“那么……你怎么想,丽?”
“这……很不寻常。”
我笑了。
“这就是这个主意的核心。是逃离第三新东京市的方法。今晚,我们不是驾驶员绫波和碇,而是约会中的绫波丽和碇真嗣。没有使徒,没有EVA,只有我们……”
“试图逃避现实只是徒劳……”
我几乎因带她来这儿而感到后悔起来。但她继续说了下去,脸上带着微笑。
“……但这是次有趣的经历。而且将你完全占为己有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听到这个时,我的脸上大概写满了“快乐”两个字。
然后我地头看菜单。它非常巨大,有精致的皮革封面。我十分惊奇地看到它有多详细,每一道菜都有一幅令人垂涎的照片。极具有感官冲击力!
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然后,我吃惊地发现丽在咯咯地笑。
“你一定很饿了。”
“是的。”我承认说。
丽拿起她的那份菜单开始在里面搜寻起来。
“预订前我就调查清楚了,这儿有十分丰富地素食大餐,甚至连各种面食都配有蔬菜制成的素酱。”
“看得出来。谢谢你还记得。”
我们很快就点了菜。丽要了一份恺撒沙拉淋艾弗雷德意大利面,而我则要了胡椒酱牛排和土豆泥。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丽奇怪地看着我。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有了那些感觉,对我?”我底气不足地问。
“我……我不知道。也许从初次相遇开始。你在没有进行过任何训练的基础上决定要驾驶EVA,只是为了救我一命。我时常为此感到迷惑。你是除了你父亲外,唯一在乎我的人。从那天开始,我从没停止过关心我……”
我点点头。我在乎她,甚至比在乎自己更胜一筹。
“这很奇怪。但有时我觉得我很了解你……”丽半沉思地补充道。
我了解她的感受。我有时也这么觉得。一些关于她的东西,一些我说不确切的东西。似曾相识,却又不同。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很快我们的菜就上来了。当我看到它们时吓了一跳。它们盛在巨大的盘子里,一份菜就足以喂饱我们两个。我尝了一点牛排,非常好!棒极了!和美里的料理、乃至我的都大相径庭。
“噢,天哪!”
我有点担心地看着丽,这可不是她的口头禅。
“おいしい!”(*)
带着贪婪的表情,她风卷残云般地开始洗劫盘子里的一切。
这很奇怪。
“我能……我能尝点吗?”
话未落音丽就站了起来,她的叉子正好伸在我鼻子下面。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张开嘴,让她温柔地将叉子上的食物放进去。我不得不同意……这不常能吃到……但真的很美味。
好一段时间我们只是安静地吃饭,直到我终于鼓起勇气问她一些情人节之后我一直在想的问题。
“告诉我,丽,为什么你……那天晚上……你知道……”
我知道自己脸红了,而这让她笑起来。
“因为感觉很好。”
我奇怪地看着她。
“因为那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和你融为一体。身体、思想和灵魂。”
我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以前我从没有过那种关系……但我认为两颗心的结合仅靠性关系是不够的。事实上,难道它不应该在两颗心已经结合的基础上才发生的吗?或者是说,它其实根本就没有意义?”
丽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你……你也许是对的……”
然后她的脸色明显暗了下来。她看上去几近沮丧,这让我禁不住担心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丽这样,而我知道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她。
“怎么了,丽?”
“如果……如果你是对的……那我……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能和你融为一体……”
“我也不知道……但……也许什么都不需要做。也许那只是发生的所有事。你……你只需要对自己真诚,做你自己,没别的。然后向全世界展示出来。接受你的感受,说出来,然后……你会发现……如果一件事一定要发生,那就会发生。如果两个人是为对方而生的,难道他们的心不会呼唤对方吗?”
我甩了甩头。
“我没说明白,是吧?”
令人惊讶的是丽又笑了。
“不,你说明白了。我坚信你和我是一对。这是应该的,并且它会发生。我的心在寻找你的,而你的心一定会有回应,真嗣君。”
“我希望能像你一样确信……”
“你会的。在那之前,我会一直等待你选择我而不是物流的那一刻。”
说完丽又笑了一下,然后开心地继续吃饭。我不由自主地回以微笑。
或许她是对的。或许丽和我命中注定就该在一起……
* * *
《我的梦里只有你》
我想加持说得没错,听名字就是一部浪漫的电影。
第三新东京市电影院和我记忆中的相差无几。我在第四使徒来袭之后曾来过一次。那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迷惑,只是想逃走而已。电影院看似是个暂时逃避现实的好地方,但却没什么用。两个青年的吻立刻让我回到了现实。我仍记得当时我感觉有多孤独。而现在,当我看着丽的时候,我不再觉得孤单。
我第一次发觉这个电影院有多大多空荡。除了丽和我之外只有20个人左右。这并不奇怪。使徒让人满为患对电影的兴趣下降了很多,就像第三新东京市的流行时尚一样。有那么一会儿我在想为什么它没有关门停业,但我还是很庆幸它开着门。
我选了自认为是两个很好的位置。正中间,离银幕不大远也不是很近,让我们不必费力地抬起头就能看到银幕的地方。
很快就熄灯了,这让丽吃了一惊。不管怎么说,这是她第一次来电影院。我对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她点点头,转而看着刚开始的电影。
一开始我就在想这是否是个好主意。丽看着银幕上那些和她的生活相差甚远的情节,我真的很怕她会感到无聊。但随着男女主人公之间关系的进展,她似乎完全被迷住了。她的眼睛就想被钉在了银幕上。虽然她喜欢这电影让我很高兴,但同时也有点失望。或许是因为我希望她也能注意到我。
然后,她握住了我的手。她的眼睛仍然没有离开银幕,但我感到非常开心。
电影彻底对我失去了吸引力。她轻轻的碰触让我很惊讶,那种从她手上穿来的温暖和柔软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我忘记了银幕,只是注视着她。
* * *
丽去上厕所时我在电影院外一边等她一边试着让手脚恢复知觉。看电影当然不错,但两个小时舒舒服服地瘫在椅子上足以让人四肢发软。还好,天气不错,不像上次我送丽回家的时候那样。一想起那天之后发生的事我立即脸红了。好吧……差点发生……其实我为没发生别的事而有点后悔。
“但愿东治和剑介永远不会知道。不然就永远没完了……”
“他们不该知道什么?”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退了一步。丽!她竟毫无声息地到了我的身后。
“可以走了吗?”她问,“该回家了。”
我去掏手机叫出租车。猜到我的用意后丽阻止了我。
“走路吧。”
我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不算是很远,但从这儿到她的公寓至少也要走一个小时。而且我听美里说过,参加婚礼或类似场合的时候穿高跟鞋是很不舒服的。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又是那个是应该走路的人。而且……我能对丽说不吗?当我再次看到她天使般的羞涩笑容时,我知道我不能。
我害羞地对她伸出手,虽然不知道她是否会接受。
“走吧……”
丽握住我的手,这让我有些吃惊。再一次的,我为那种触感惊讶,我第一次察觉到她的手是那么的小巧纤细。
我们都脸红了,沉默地向她的公寓走去。不需要交谈,对方的表情就是我们两个所需要的一切。
* * *
当我们到达她的公寓时,丽请我在回去前进去坐一会儿。我不想进去,但又不希望让她认为这会让我不舒服。而且,那天晚上之后,我几次拜访也都没发生什么。
但……
穿着那条裙子的她显得很性感……
“或许我更该担心的是自己……”我意识到脑海里闪过了什么样的念头。
距上次来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但公寓里仍很干净。看来丽已经有了做清洁的热情。只是我希望她这么做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我。
她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椅子,所以我们都坐在了床上。丽开始凝视我。一开始我还试着避开她的目光,但我的眼睛总是能成功地找到办法和她对上。我想应该打破这让我们拘谨但又亲密的寂静,于是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件事脱口而出。
“你……你喜欢这部电影吗?”
这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但我想我有看到她的脸在回复常有的面具之前闪过了一丝受伤的表情。不过,接着她笑了。她的眼里突然迸发出一种我从为在她身上见过的激情。
“是的。”她的声音比平时更温柔,“但有件事我不明白。”
“是什么?”我问,想给予一点帮助。
不等我有反应的机会,她靠在了我身上。
“这个……”她低语道,抱着我将他的唇印在了我的唇上。
我呆了。眼睛瞪得老大,不是很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当我慢慢地融入丽温暖的怀抱时,我的脑子也开始试着去弄清状况。我轻轻抱住她然后尽全力回应给她一个最好的热吻。
“我想现在我明白了。”
“你确定吗,阿丽?”
我们的唇再次相接,这一次更富激情。我们躺倒在床上。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双手在她全身每一寸肌肤上游走,包括那些平时我想都不敢想碰一下的地方。丽一声轻轻的呻吟更是激励了我,我更深更深地吻着她。
我不知道那一晚事情会不会进一步发展。或许吧,但我永远也没机会去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突然想起了明日香。
我停止了吻,然后站了起来。
丽讶异地看着我。
“怎么了,真嗣君?”
我试着微笑。
“没什么,阿丽。”我撒谎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事情没有进展得过快……”
真是个站不住脚的籍口,但这似乎让丽很满意。其实她也有点脸红。我猜她也在想进展太快了点。
我在心里诅咒着明日香。该死的!为什么她一定要存在?
然后,我做出了选择。明天是她唯一的机会。我会带她去约会,确保她开心,并向她解释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但没有更多的。
因为,在我心中,我知道她已经输了……
我刚刚爱上了丽。
To be continued……
下一章:
《吾之所爱者》
第四章-切勿玩火
* * *
附赠版:
“她在干什么?”我自问。
当然,我其实知道她在干什么。她在看篮球场。那贱货在看我的真嗣,我肯定!我毫不犹豫地越过她的肩去证实我的怀疑。就像我才猜的一样!她在看真嗣……
等一下……
他……他在看她!我的真嗣!
混蛋!他怎么敢!他怎么敢在约我出去之后又看她!她!那个人偶!她有什么好看的?她没有一点比得上我!我的胸更丰满!我的脸更可爱!我比她有趣一百倍!
バカ!バカシンジ!
我正打算怒吼的时候他发现了我。然后他笑了并对我挥挥手。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突然想向他挥手。
“嗨!真嗣!”我用我最可爱的声音叫道。
不知道为什么,但有时、极少的时候,那个バカ能让我心跳加速。真疯狂。他是个懦夫,一个愚蠢又软弱的混蛋。但,他有些特质……
他是我的!
我低头看看第一适格者。这个愚蠢的女生甚至没察觉到。但我赢了,他想约会的人是我,不是她。
“你会知道的,第一适格者。”我在心里暗暗地说,“我会让你知道。我敢肯定你会因嫉妒而死。不管你试图做什么,我都会击败你!我不会输给你。你只是个愚蠢的人偶。”
我抓起她的一只胳膊将她拖进游泳池。我不会再让她多看我的真嗣一眼。
“别呆在那儿,优等生!有种就和我比赛一下吧!”
绫波丽,我绝不会输给你!
* * *
作者的话:
本故事发生在16年后的假想未来,所以当提到钱的时候,我捏造了一些数据。粗略地说,100000日元(本故事中)在1999年上半年约等同于10000美元。所以真嗣的工资在1999年大约等于60000美元。我的假设是美里的工资在40000美元左右。
如果有读者知道EVA世界中的财政细节,请一定告诉我。如果必要我会修订这些数据。
说到真嗣带丽去的那家餐厅的名字,“Pour Deux”(法语,意思是“为两个人”),来自一系列《乱马1/2》的同人,作者是Jeffrey ”OneShot” Wong。当我艰难地思考一个好的法语名字时,这个一直徘徊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最终我还是决定用它……
* * *
翻译注释:
かわいい:真可爱。
おいしい!:太好吃了!(丽的版本。想想《魔剑美神》第一部剧场版中的莉娜·因巴斯)
* * *
动笔于1999/2/20
第一次初稿完成于1999/3/11
第二次初稿完成于1999/3/23
终稿完成于1999/3/27
修订于1999/5/10
最后修订于2000/3/6
* * *
译者的话:
说是因为要考试了不译了不译了,结果还是挡不住诱惑,在一个月间断断续续地做完了第三章的翻译。让大家等了一个月,真是不好意思。
对于这章我实在无话可说。特别是译到真嗣和丽的(半)激情戏时……-_-0……搞得我荷尔蒙分泌失调……而且这种向丽一面倒的情况不像是下仆写得出来的啊。不过嘛,还有八章哪,慢慢扭转也不迟。没有挫折,哪儿来的幸福?对吧,明日香?(明日香:バカすえぞう!!)
真嗣已经做出了选择,可是明日香对他而言真的只是普通的好朋友吗?星期天的约会能顺利进行吗?第四章——《切勿玩火》,敬请期待!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