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五章

2022年01月0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067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五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01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五章

/2015年,11月10日/

舞会举办的日子到了。所有的同学,无论男生女生,无不对这一天心怀着期待。

就连一向不喜社交的丽也不例外。此刻,她正站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又看,既欣喜又紧张。

昨天,她的姐姐律子特地提前下了班,带她去逛了一趟商场。丽从来没有给自己挑过衣服,每当律子拿起一件服装向她询问意见的时候,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结果害得律子一次次陷入尴尬。最后,律子只好自作主张,为她买下了一件蓝白色的长裙。

丽很喜欢这条长裙。昨天晚上,等到确信直子和律子睡下之后,她又悄悄爬起了床,笨拙地换上长裙,站到镜子前端详了许久。

但丽不知道的是,隔壁房间的律子其实也还没有睡着。听着隔壁窸窸窣窣的响动,望着门缝里透进来的微弱灯光,她也心满意足地笑了。只是,那份笑容没有持续很久便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声轻轻的叹息,以及沉重的自责感。

今天,丽又一次穿上了这条长裙,律子帮她化上了淡淡的妆容。望着镜中的自己,她不住地想,等他看到自己的时候,会作何反应呢?

“我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真嗣。我希望真嗣会夸我漂亮......”

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蓝发的少女低喃着。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坐在客厅里的律子此刻却眉头紧锁。她呆呆地坐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站起了身来。

“丽。”

突然推门而入的律子,把少女吓了一跳。被姐姐看到了自己这幅扭捏不安的样子,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不过,看着小鹿乱撞的丽,律子会心地一笑。

“准备好了?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律子......姐姐......我现在看上去,够漂亮吗......?”

“绝对够漂亮了。我保证,男生们会被你迷得团团转的。”律子狡黠地一笑,“我先下楼等你,你也快点下来吧。”

然后她就掩上了门,转身离开了。也就在这时,丽的手机响了起来。

丽当然没有发现,在铃声响起的一瞬,律子的步伐明显乱了一下。可是,律子终究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默默走开了。

丽拿出了手机,她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屏幕上的联系人正是她的妈妈,那个凶巴巴的、可怕的、总是敌视着她的中年女人。

抱着最后的一丝侥幸,丽按下了接听键。然而,听筒里响起的声音却残酷地打碎了她的希望。

“丽,你给我在家待着,哪都不许去。”

“妈妈......还是被您知道了吗......”丽的声音在颤抖,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就你个小丫头,居然还想瞒我!怎么,没听到我的话吗?在家待着,这是命令!”

“可是,您的理由是什么?”丽哽咽着,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滑落。“您怎么能下这样的命令......”

“理由?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启程去德国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把行李收拾好!明白了吗?”

“可是......可是......”

“怎么,需要我再说一遍吗,绫波驾驶员?”

在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直子刻意拖长了声调,好让丽听得清清楚楚。

“......”

丽的身体在颤抖着,律子为她化好的淡妆,已经被泪水抹花。

可是,身为适格者,身为一名士兵,她终究还是无法抗命。何况是她的妈妈,不,她的直属上司直子博士的命令。

“是......”

“那就好,”直子的声音仍然一如既往的冷酷,“那么,好好在家休息吧。”

这本应是一句关心的话,可是在直子的语气之下,这句话却让丽不由得一阵寒战。

她木然地坐倒在床上,感到全身的力量与生气都被抽走,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人一样。

律子一直靠在房门之外,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身为告密者的负罪感,让她的面容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原谅我吧,丽,原谅我......”她喃喃地说道,“对不起啊......”
*******************************************************

“我说,冬二那家伙到哪去了?”剑介手持相机,懒散地问道。

真嗣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刚刚看到他和洞木一起离开了。”

“呵,果然!我早就觉得他们两个......!”

“行了剑介,你也小点声吧。毕竟那两人也是需要一点隐私的呀。”

“行吧行吧......”剑介皱着眉头,不悦地嘟囔着。

突然,在体育馆大厅的一侧响起了惊呼声。真嗣与剑介应声望去,看到万众瞩目的红发少女来到了会场。

晚礼服一般优雅华丽的长裙,搭配一条光彩夺目的红宝石项链。从出现的那一瞬间,明日香就成为了全场男生的焦点。光是看到她朝自己这里走来,男生们便爆发出一阵欢呼。

不过,只有真嗣才知道,明日香的这身打扮,其实与两人共进晚餐那次一模一样。

“嘿,真嗣!”

在环绕的众多男生之中,明日香还是一眼就盯上了他,“丽去哪了,怎么没见到她?”

“我也没见到......应该是还没来吧。”

“哟,瞧你那心神不定的样子。放心吧,为了自己的小男友,她一定会来的。再说,就算最后她真的没来......”

明日香走上前来,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轻轻搂住了他的一条手臂。“还有本小姐陪着你呢~”

感受到少女柔软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身上,真嗣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终于反应过来,慌忙抬手挡住了剑介的相机镜头。

“别拍了别拍了!赶快删掉啊!”
*******************************************************

对唯来说,这次‘出差’需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太多。她从来都不是很注重打扮,旅行箱里也不需要装华丽的衣服、首饰或者化妆品什么的。作为一个献身科学的人,她唯一需要随身携带的,就只有脑子里的知识。

但不幸的是,这一点似乎也遗传给了丽。那孩子才十四岁,正是该学着打扮的年纪。自己这种艰苦朴素的作风,可不是青春期的女孩子该学的......唯皱着眉头想道。

小小的旅行箱很快就装满了,这就是唯所需的全部行李。做完这最后的准备工作,她有气无力地坐倒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已经连续四十八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在这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里,她和直子仍在为自己的计划做着最后的努力。计划能否成功,她的心里并无把握,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了。

这时,响起了手机的铃声。是从真嗣的房间里传来的。她走上去推开了门,房间里收拾得很整洁,所有要带的东西也都已经整整齐齐地打了包。她没有开灯,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放在桌角的一块小小的屏幕发着光。

她当然能猜到电话是谁打来的,不,不只是猜测,她几乎可以确定。她拿起了真嗣的手机,果然,屏幕上面显出的是丽的名字。

唯皱起了眉头。她当然知道那孩子为什么会打来电话,可她也明白,自己对于现状实在是无能为力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不管如何绞尽脑汁去想,她都看不到任何完美的出路。

总是要有人受伤的。唯、源渡和直子呕心沥血地努力到今天,就是因为不愿让伤害落到孩子们身上。然而一路走来,等待着他们的,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唯终究还是没有接起那个来电。她掩上房门走了出去,眼中流露出些许失落与悲哀。

“对不起,真嗣......”

想必,在世界上的另一个角落,那位与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的少女,正在用与自己相同的语气,说着与自己相同的话吧。
*******************************************************

日薄西山,天色渐晚。站在体育馆的楼顶上,冬二靠着扶手,视线飘向了远方。

在他身后,静静地站着一位身穿绿色连衣裙的少女——洞木 光。她有些紧张,不知道冬二为什么特地躲开了众人,要约自己来这里。更令她不安的是,最近的这几天,冬二看上去似乎有什么心事。

“班长......呃,光......”

他突然开口了,而且是第一次用她的名字称呼了她。这让小光更加不知所措了。

“你应该听说过我妹妹的事......对吧?”

她轻轻点了点头。

“前天中午,NERV的人找上了我。他们对我说......嗯......说他们可以为我妹妹安排更好的医疗条件。”

“嗯,那祝贺你呀,铃原同学。”她有些羞涩地说道。

“但是......”冬二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丝苦笑。“作为代价,他们希望我能成为EVA三号机的驾驶员。”

小光一下就呆住了。她在心里咒骂着自己,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那么说!为什么不等铃原把话说完?

冬二早就料到了她的反应,于是他只是微微一笑,继续说了下去。

“明天,我就要启程去德国了。我会在第一支部生活一段时间,在那里训练,在那里战斗。但是......”

他转过身来,认真地凝视着小光的双眼。

“我真正想说的是,我和你......也许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相见了,我甚至不确定自己能否活着回来。所以我想......嘛......你看,反正现在我们也只是普通的朋友,这样也好。你还是尽早把我忘了吧,哈哈哈......等我离开之后,你要保重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他的话没能说完。突然之间,黑发的少女便抛弃了一直以来的矜持与端庄,像风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

“铃原同学,我会等你的。”

尽管看不到眼神,但从她的话语中,他从柔弱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坚定与决绝。

“不管你要离开多久,我都会等你。拜托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拜托了,拜托了......”

他轻轻捧起小光的脸,这才看到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于是,明白了小光心意的他,用力地抱紧了娇小的少女。

“嗯,我一定会的。”
*******************************************************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嗣变得愈发焦躁不安了。

“真嗣,想什么呢!”他的耳边又一次响起了明日香的声音,他回过头,看见她的脸颊红扑扑的,走起路来也有些摇摇晃晃。

他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是在想......好吧,如果丽不来的话,她一定是遇上了什么要紧的事。我只想给她打个电话再确认一下,可是,我刚刚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

“别再愁眉苦脸了!”明日香突然扑了上来,抱住了他的一条手臂,“过来陪我跳支舞吧,保证能让你开心起来的!”

就在这一刻,他闻到了一丝异样的气味。“明日香,你......喝酒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明日香的身体几乎完全贴在他的身上。看得出来,她已经有些不胜酒力了,但却仍然不肯示弱,“我说啊,难得的机会,不happy一下怎么行......”

“来嘛真嗣,陪我跳支舞吧!”她拉起真嗣的手臂,摇摇晃晃地朝着舞池走去。

“明日香,既然喝醉了就别再跳舞了......”

真嗣想要制止她,明明她现在已经连路都走不稳了。“走吧,我送你回家去......”

“不要嘛!”她没有理会真嗣的反对,仍是自顾自地拽着他朝舞池走去。“难得丽不在,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一小会了......真嗣,我这就让你明白,什么才叫女人的魅力!......放心,她肯定不会知道的......”

“不,不行,这样是不行的......”真嗣站住了,他的声音非常低沉。“明日香,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但是,如果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那么,请恕我拒绝......你应该知道,我对她的心意,不论何时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明日香的脚步,一下子便停住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能无条件地享有你的爱......!”

明日香低着头,披散的红色长发遮住了她的脸,真嗣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和她在一起,总是会陷入莫名的痛苦,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真嗣,她到底哪点好......你和我在一起,到底有什么不对?”

真嗣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明日香,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到底哪点比我强?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推开?真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嫉妒她?凭什么!凭什么啊......”

“明日香,我们走吧。你已经喝醉了,需要休息。”

明日香已经泣不成声,往日的那份自尊与高傲早已消失无踪。这样的景象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位学生,其中也包括刚从屋顶下来的那两人。

“抱歉啊,”他转过头,朝着小光礼貌地笑了笑,“洞木同学,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送明日香回家去?你是她最信任的朋友,她应该会听你的话......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小光咬着嘴唇,不安地点了点头。随后她走上了几步,俯下身扶起了明日香。而趴在她肩头的红发少女,仍在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望着两人的背影,望着四周异样的目光,真嗣悲哀又无奈地对冬二笑了。

“真嗣,发生了什么?”

“明日香她喝醉了,想起了一些悲伤的事情......嗯,都是因为我......”

“我已经能猜到了。”冬二露出会意的微笑,伸出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老兄,我不觉得你做得有什么不妥。这就是男人的担当。我想,倘若哪天我遇上了类似的事,也一定会和你一样......”

“嗯......我觉得,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会怀念第三新东京市的,怀念这里的人和事,怀念曾经在此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冬二,你也是一样吧?”

“嗯?”这个问题出乎他的意料,让冬二愣在了原地。

“你怎么知道我也要去德国?第四适格者的人选应该还没有公开才对......”

“美里小姐已经告诉过我了。”对于他的疑惑,真嗣回以微笑,“不过现在你应该还不认识她。别担心,明天你就会见到她了。”

“这样啊......”

“怎么样?觉得不舍吗?”

“倒也没有啦,这座城市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好怀念的。”高个子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真正放不下的,还是妹妹和小光啊......”

“那就更要努力保护好她们了,不是吗?”真嗣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与他年纪不相称的成熟,“我们可是EVA的驾驶员啊。”

“嗯,我会加油的。”

“何况,我们离开以后,这里就不会再有战争了。冬二,这对小樱和洞木来说也是件好事呢。”

“哈,你还真乐观呢,”冬二笑着,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么一说,还真是啊。”

此后,谁都没有再说话了。在出发去德国的前夕,在这暴风雨之前的片刻静谧,两位少年都暗暗下定决心,要为保护自己珍视的人付出自己的一生。
*******************************************************

/2015年,11月11日/

唯与直子并肩而立,眺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那条线。两人所处的位置,是联合国海军舰队下属一艘航空母舰的甲板。在两人的脚下,在航母的货舱里,便是封存着第三、第四、第五使徒尸体的巨大容器,以及那一把弑神的武器——朗基努斯之枪。

这是由五艘以上的航母和大型运输舰,以及不计其数的护卫舰艇组成的庞大编队。源渡、律子、美里、加持和适格者们,以及被封印的莉莉丝,就位于编队中的另一艘航空母舰上。至于三台EVA,则分别由三艘大型运输舰承运。

现在,舰队正浩浩荡荡行驶在印度洋之上,劈波斩浪地朝着德国的方向驶去。

“差不多到时候了呢,应该随时都会来了吧?”望着天边的斜阳,唯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毕竟比起亚当,莉莉丝对使徒的诱惑力要强得多呢。”

“想不到我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得陪着你一起做这么疯狂的事。唯,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怎么样,直子姐?”唯露出狡黠的笑容,“后悔了吗?”

“有什么后悔的?毕竟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直子不快地瞟了她的学妹一眼,“我只是有点担心孩子们。律子也好,小丽也好,一个个的都不让我省心啊。今后等我不在了,谁知道她们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直子姐,你对孩子的保护欲也太强了些。适时放开手吧,我相信,律子一定能成为你合格的接班人。至于丽......”

“你儿子会保护好她的。在这点上,我对那孩子还是有信心的。”

直子无奈地笑了,视线投向了远方。

“嘛,我有时候也会后悔,自己对真嗣是不是太凶了些?噢,其实,如果真嗣和丽只是普普通通的少年少女,那我得说,我对真嗣这样的女婿可是很中意哦......”

“被选为福音战士的孩子们,是注定不会普通的。这明明是我们的罪业,却要由孩子们来承担。每次想到这里,总是觉得自己不配为人父母呢。”

“看来你最放不下的也是孩子嘛。那么,你就不担心一下你丈夫?等你不在了之后......”

唯笑着打断了她,“直子姐,源渡才没有那么脆弱呢。”

“是吗,希望如此吧。”

片刻之后,平静被打破了。
*******************************************************

登船之后,真嗣终于见到了丽。他早有预感,昨晚丽之所以没有来,多半与直子博士有关。不过现在,他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丽,昨晚你没有来,舞会都变得没趣了......”

丽没有说什么。她的脸颊微红,躲开了他的目光,看上去既伤心又胆怯。这样的反应,就足以让他确认自己的判断了。

当然,早些时候,他也见到了明日香。不过,她的身上始终散发出可怕的气场,真嗣本想为自己昨晚粗鲁的行为道歉,但明日香那冰冷的眼神却一次又一次地浇灭了他的勇气。

所以,最后他还是慌忙从她面前逃走了,逃回到了丽的身旁。

“丽有去过德国吗?总觉得有些紧张呢......明明长这么大还没出过日本的说。”

“嗯......我也一样......”

就在此刻,风平浪静的海面出现了巨大的漩涡。一艘驱逐舰受到了波及,霎时就被卷了进去,消失无踪。

“这......这是怎么回事?!”真嗣趴在舷窗上,目瞪口呆。

五秒钟之后,又是一阵巨浪涌起,又一艘战舰被摧毁了。但这次不一样的是,被摧毁的战舰的上方出现了十字架一般的爆炸火光。

“是使徒......”

丽率先反应了过来,拉起真嗣的手朝着舰桥跑去。

“丽,我们得去EVA那里!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不行。我们尚未收到出击指令,必须先与指挥官会和。”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只有舰桥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无论用什么理由什么方法,她都必须把自己最珍视的少年带到那个地方去。

剧烈的震动接连不断地传来。这支足以让联合国海军引以为傲的大舰队,在短短两分钟内已经损失超过五成。

“丽,这样下去就晚了......”

丽没有回答,她只是固执地拉着他向舰桥跑去。穿过一排密密麻麻的舱室,在一个转角处两人遇上了朝着同一个方向跑的明日香和冬二,显然,那两人也做出了相同的决断。

这个决断是正确的,因为舰载广播里此时响起了美里的声音,“所有驾驶员,立刻到舰桥待命!重复,所有驾驶员......”

在四人到达舰桥的时候,满面愁容的源渡和律子正焦急地踱着步子。看到四人的一瞬,源渡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但只是一闪而过便消失了。

“准备出击,越快越好!”尽管极力保持冷静,但源渡眼中闪出一丝掩抑不住的慌乱。

“三点钟方向有异物接近!”一位操作员大声喊道,“是从空中来的!”

“是敌方单位吗?难道......两只使徒......这怎么可能?”律子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她抬起头,望向了天空中的三点钟方向。舰桥里的所有人,也都做出了相似的举动。

但是,出现在目光尽头的并不是使徒,而是一架迷彩涂装的军用运输机。在机体的正下方,吊装着一台银白色的巨人。

这样的事实,让明日香感到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是......EVA?”

“对方的识别码已经确认,是第一支部所属的EVA四号机。”另一名操作员喊道。

“四号机的专属适格者也已经指定了?”冬二瞠目结舌地问道,“而且竟然已经能够参加实战了?”

明日香不屑地白了他一眼,随后用挑衅一般的口吻说,“我倒想看看这家伙的本事!”

仿佛是回应着明日香的话一样,第六使徒从海面之下飞扑而出,朝着一艘航母扑咬过去。而确定了目标位置的银色的巨人则拔出了高震动粒子刀,随后断开了连接的缆绳,朝着使徒的方位一跃而下。使徒也在这时感受到了来自空中的威胁,它的注意力转向了这个新的目标。

接下来的战斗过程,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大开眼界。

战斗几乎是一边倒的态势。四号机优雅地侧身,闪过了使徒的撕咬,而锋利的匕首则沿着它的颌部划下,将它的半边身体开膛破肚。失去了厚厚的体表组织的保护,使徒的核心暴露在外,四号机没有浪费一分一秒,手中的刀锋即刻没入了使徒的核心。

(这段战斗,作者描写得相当简洁。毕竟,相比起人物形象和情节的塑造,战斗并不是这篇小说的中心内容,虽说必不可少但也没必要在此花费太多笔墨。——beiming)

第六使徒痛苦地嘶鸣着,它的身体已经开始膨胀。四号机果断松开了匕首,敏捷地躲过了使徒绝望的最后一击,随后稳稳地降落在真嗣众人所在的航空母舰之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无拖沓,第五适格者展现出的驾驶技术令所有人叹为观止。

随后,爆炸发生了。冲天的火光吞没了使徒的巨大身体,同时也吞没了离它最近的那艘航空母舰。

然而......

“唯!!!!”

“司令!!!妈妈!!!”

真嗣转过身,看到源渡僵硬地跪倒在地,瞳孔散大,失去了神采。

“唯,成为E计划的殉道者......这就是你所谓的计划么......?”

他过了好久,才理解了眼前的情况。

“不......这不可能......妈妈......?!”他捂着耳朵,痛苦地嘶吼着,“妈妈——!”
*******************************************************

在那之后,仍需经过五个小时的航程,舰队才能抵达德国。在这五个小时之中,舰上陷入了一片死寂。

搜救队早就已经派出了,但大家都明白,被卷入了那种程度的爆炸,幸存的可能性已经无限趋于零。

真嗣抱膝坐在房间的角落,丽一直陪在他的身旁。尽管同样失去了母亲,但丽却似乎并不像他那样哀伤。她试着劝慰真嗣,试着喂他吃些东西或者至少喝点水,但不论怎样努力,黑发的少年只是把脸埋在两膝之间一言不发,对她的声音也是置若罔闻。

而源渡,甚至连哀悼的时间都没有。现在,他已是舰队的最高长官,无数的杂事压到了他的肩上,根本没有给他喘息的余裕。尽管,人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与判断,只是木然地下达着指令罢了,就像是一个机械的木偶一样。

律子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双眼失神地盯着屏幕,无助地抽泣着。声呐屏幕上的光圈转了一圈又一圈,可结果却从未改变过——始终是一片空白。

很快搜救队的消息也传回来了。果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和众人预料的一样。

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之下,恐怕任何事物都会瞬间灰飞烟灭的吧。

然而,没人能预料得到,这样绝望与压抑的气氛,即将被一个人的到来所打破。EVA四号机的驾驶员、第五适格者,一名白发的少年。

在航空母舰的货舱里,面对着前来迎接自己的护卫队士兵,少年优雅地微微欠身,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我是薰。”他这样自我介绍道,“渚 薰。”
*******************************************************

作者的话:几天之内连更三章,这速度要创纪录了呢。没办法,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写下这几章的内容,以及后面的内容了。

渚薰终于登场了,这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他的出现会为这个故事带来全新的转折。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