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五话

2022年11月26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94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三章第五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五话

 

 

 

 

巨型钢化玻璃窗的对侧,蓝色的巨人静静矗立着。

第一次启动事故之后,零号机被封存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而这次却不一样。

 

短短几日的休整后,已经准备要再一次开始试验了。

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的诸多试验已经极大地消除了EVA的神秘感。对于这次突然的失败,无论是心理层面还是技术层面,人们的准备也充足了很多。

 

 

技术员们也没有显出丝毫不安的样子,应该是因为领导者的表率作用吧。指挥各项作业的律子显得非常冷静。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像往常一样,零号机由零驾驶。

试验作业顺利地进行着。

什么异常都没有出现。同步率顺利地突破了启动临界值。

只是把重复过千百遍的事情再做一遍而已。

 

 

 

谁又能想到,短短几日前,这台EVA曾经挣脱了律子等人的掌控,陷入了暴走。

背后的原因仍未查明。

 

 

 

「赤木博士,这次的同步率比之前还要高。」

 

「零,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问题。」

 

「好。...维持现状,继续采集数据。」

 

向技术部员们下达指示后,律子又一次看向了蓝色的机体。

没什么需要担心的。零号机静静地被固定在墙面上。

就像驾驶员绫波 零的内心一样,平静如水。

 

 

 

 

 

 

 

 

「...到最后,原因到底是什么呀?」

 

数据分析终于结束后,仍然留下帮忙的玛雅开口问道。

此时已是深夜,控制室里再也没有别人了。

早些时候,律子也催过玛雅早点回去。但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有玛雅在,效率的确会更高。

 

 

「是真嗣和零号机的相性问题吧。这是最有可能的原因。」

 

「...可是,当时的同步率也不算低,谐波也全部正常,突然就发生了事故。...要是能查明当时插入栓里发生了什么就好了。」

 

「今天零的数据全部正常,较之往常没有大的波动。所以应该不是机体的问题。」

 

「......前辈,难道不需要让真嗣君再做一次试验吗...?」

 

「你是说,初号机的启动试验?」

 

 

玛雅无言地点了点头。的确,按理来说是应该再做一次试验的。

可是现在日程已经排满,作为特别试验添加进去也不太合理。何况话说回来,常规的启动试验迟早都是要做的,所以也没有着急的必要。

 

 

「...真嗣君还没有出院呢。还是让他休养一下比较好。」

 

「话是这样说,但是....要是使徒突然入侵,也就不得不让真嗣君仓促出战了。这样的话我觉得很危险。」

 

「如果在战斗的时候初号机也那样暴走...嗯,的确是个问题啊。」

 

 

不自觉地望向了玻璃窗对侧的试验场。主照明已经熄灭了,只有控制室透出微亮的灯光。零号机早些所在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

然而,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墙壁上的抓痕依然清晰可见,钢化玻璃窗上也布满大大小小的裂纹。

这都是因为,零号机突然的暴走。

 

 

 

 

为什么,那时会突然暴走呢。

 

律子想不明白。

早些时候去病房问过了真嗣。他同样也不知道。

准确地说,他的原话是「果然、还是没能搞清楚啊」。

 

继续追问下去这才知道,在曾经的「未来」中同样有过这样的试验,最后也是以零号机的暴走而告终。当问他为什么不提前告诉自己的时候,他只是回以一个歉疚的笑容。

表情中看不到丝毫的恶意。

 

 

所幸没有造成生命危险,所以也就不再追究了。

另外,律子有种感觉,暴走事故其实与真嗣没什么关系。

 

 

在当时的她看来,这次暴走与其说是真嗣的行动,不如说是零号机的行动才对吧。

用头撞击着墙壁,看上去痛苦至极的蓝色机体。铁拳砸向控制室玻璃窗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像是想要杀掉控制室的众人一样。零号机的攻击,直到电源耗尽才终于停止。

美里说,看上去好像是在攻击零一样。

的确,零号机是向着窗口处的零挥拳。而她则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躲避的想法。从旁人来看,就像是零号机想要攻击零一样。

但这并不是事实。

虽然没有找到根据,但律子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她同样也相信,玛雅所担心的初号机的暴走问题,其实并不会发生。

只是,两者的理由却不太一样。零号机和初号机,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不过不必担心,真嗣的脑波检查中并没有发现异常。真的是好险啊,如果运气不好,这次就要造成重度精神污染了。」

 

「运气不好的话...是吗?」

 

「嗯,但可能性不算很高。...所以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使徒入侵什么的终究只是假设,没有必要为此冒着风险进行试验,不是吗。」

 

「是。......是我欠考虑了,抱歉。」

 

 

终于被说服了,玛雅点了点头。

律子却有一种感觉,这些话就像是在自欺欺人一样。明明一直以来她才是那个主张就算有风险也要进行试验的人。说到底,这次的机体互换试验本身就已经相当危险了不是吗。

EVA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黑箱,无人可以窥见其中的奥秘。绝对的安全什么的,注定是做不到的。

所以,说给玛雅听的这些话,不过只是诡辩而已。或许 ‘ 伪善 ’ 更加合适。

 

 

但不论如何,玛雅提议的试验是没有必要做的。律子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种打算。

因为,真嗣已经说过了。在「未来」,这场事故并不会影响到初号机的运行。

 

 

 

「总之,司令已经下令抓紧进行别的项目。我们还是先把精力放在那边吧。」

 

「......是。」

 

看着低头自责的玛雅,律子思索着。

也许下意识里,玛雅是为了拖延司令的计划,才会提出进行初号机的启动试验的吧。

 

(在本作中玛雅是知道(部分)真相的。请见第三章第四话。——beiming)

 

只是最后,她也并没有向玛雅出言确认这一点。

 

 

 

 

 

 

 

 

 

 

 

 

 

「....今后的试验计划,已经再无阻碍了,是吗。」

 

「是的。零的试验取得圆满成功,这样一来,傀儡系统开发所需的资料就收集齐全了。」

 

「那很好。按照预定进行吧。」

 

 

司令室里。

大概是是去地面上了,冬月罕见地不在场。

既然只有两人,气氛也应该稍微轻松一点才是。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也许是因为,这间房间本身的气氛就很沉重吧。

不过,工作场合也理应严肃一点,自己本就是来汇报工作的。这样一想,也并不觉得很寂寞了。

 

 

源堂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这个端坐在桌前,双手交叉支撑在下颌,双眼隐藏在暗红色太阳镜之后的男人,处处透出一种神秘的疏远感。从他的话里,体会不到一丝对她的体恤之情。

坐在那里的并非律子的爱人,而只是一位严厉的上司而已。

是像律子一样压抑着心中的情感吗。还是说,根本没有那种必要呢。

 

 

但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差。这一点律子还是看得出来的。

毕竟,虽然出现了诸多问题,但E计划的进行总体还是比较顺利的。

所以房间里的气氛虽然不算轻松,但至少也不像往日那么压抑。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虽然没有被问到,自己却还是想要多和他说上几句话。

 

 

 

 

「司令,关于零号机的事故......」

 

「怎么了?有进展了吗。」

 

「原因虽然仍未查明,但是......初号机和二号机却从未发生这样的事。考虑到之前零也遇到过类似事故,所以我判断,这应该是机体本身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

 

「两次事故都是发生在刚刚启动的瞬间。也许是零号机的核心受到适格者的刺激,出现了短暂的觉醒。这就是我的推测。」

 

「......」

 

 

用头撞击墙壁、向控制室挥拳攻击。这其中到底有怎样的含义,律子一直在思索。

不是驾驶员的意志,而是零号机本身的意志,才带来了那样的结果。也就是暴走。

所以零号机并不是在刻意攻击零。不,或许零也是它的目标之一。它想要清除的是她体内的「异物」,以及,控制室所象征的「什么」。

支配着零号机行动的「什么」。也就是说,NERV本身。

在场的人中,恐怕律子就是它最想杀掉的目标吧。

 

 

被封印在地下深处的莉莉丝。以及,以她为蓝本制造出的零号机。

这台蓝色巨人的力量,是不可能被控制住的。能做的只有暂时将其压制。

就算做再多试验、积累再多数据也还远远不够,变故仍然随时可能发生。这次的事情就是警告。

将神明的复制体,当成是人类的道具,果然还是太过傲慢了啊。

 

 

 

「零的第二次启动试验一切正常,但是,真嗣却未必如此。...他和零毕竟是不同的存在。」

 

「......根本的原因在于那台机体的核心与众不同,是吗。」

 

「可以这么说。...今后让除零以外的其他人使用零号机,都会带来危险。」

 

「不会了。今后只让她一个人驾驶就是了。」

 

 

没错,只要源堂不下命令让她离开零号机,她永远都会是零号机的驾驶员。无论是别人还是她自己,都不会有丝毫异议。

说到底,零和零号机一样,都只是工具而已。

 

 

然而,素来对源堂言听计从的零,她的意志真的永远不会变吗?并没有这样的保证吧。

唯独这一点,源堂却似乎从来都没有意识到。

零不是人类,而是神的化身。既然如此,又怎能以人的尺度来衡量她?

 

 

谈到零的时候,他的语气里似乎带着某些特别的情感。虽然不愿承认,但律子的确对此心存芥蒂。

只不过,她也不会刻意去追问的。

律子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而失态。她有她的自尊。

 

 

她没有再说什么。简单行礼之后,有些慌乱地退出了司令室。

 

接下来就要真正开始建造傀儡插入栓了,想必会很忙吧。现在正是鼓足干劲的时候,与工作无关的杂事,还是尽早忘掉比较好。

 

 

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研究室。一打开电脑,果然是满满的新邮件。

全部是与工作相关的邮件。

这也正常。傍晚时分,正是下属们汇报工作的时候,而自己却离开了研究室整整一个小时。想必大家最后都改发邮件了吧。

 

 

可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些失落呢。是之前司令室里的那场对话的缘故吗。

 

简单地写了回信,律子即刻投入了工作中。为了打消杂念,必须要让自己忙起来。

 

 

究竟想收到谁的邮件呢。

究竟想听到谁的声音呢。

 

这些,是她一直以来从未问过自己的问题。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真嗣完全没有登场呢。

这一话算是一个插曲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