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研究 > 人物分析 > 福音研究 > 正文

复刻自母亲的悲剧命运——二十年后,一个老丽党也想谈一谈惣流·明日香 BY:土根儿/茶壶

2021年03月15日 人物分析, 福音研究 ⁄ 共 4380字 ⁄ 字号 复刻自母亲的悲剧命运——二十年后,一个老丽党也想谈一谈惣流·明日香 BY:土根儿/茶壶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87 views 次

二十年多过去了,我们这一代老E迷们,都不复当年互联网初兴时的那份激动、活跃。

不过,岁月也会沉淀下不少东西。对于文艺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也会结合更多自身的经历,去进行剖析。

最近,ROE最终章终于上映了,一时间也引起了不少话题——尤其是,近年来大量活跃于前台的“香党”,陷入了暴走、嗑药的仰卧起坐中。

说到明日香这个角色,以前我是很反感的,即使是现在,ROE里的式波.明日香已经和以往的惣流·明日香有本质的不同,我对她的好感也比较有限。这两天心里头有很多感触,所以想一想,过了这么多年了,不然再回头来审视一下,90年代那版EVA里的惣流·明日香这个角色吧。

希望我对惣流·明日香的评判,不会引起“香党”们的怒火……以下正文开始。

明日香这个角色,站在整个剧情的流向中去解读,说两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先说这个角色的“价值认定”。

 

对于明日香而言,她主观渴求的不是“被爱”,而是“被赞誉”。

明日香价值观里,只有“强弱”,没有“对等”。她始终将自己理所当然地摆在“强者”地位上,享受着别人对自己的“仰视”(从最初的登场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居高临下的站位和态势)。

在她眼里,真嗣、绫波丽显然都不是和自己对等的存在;美里是大人,但并不比自己出众。在TV的前半段,明日香始从登场起便顺风顺水,也自然得到所有人的赞誉。

 

在明日香眼中,真嗣、绫波丽不过是学困生——她是天才少女,同步率最高,所操作的二号机也最完善——真嗣这时候,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打辅助的“下仆”。

 

明日香信奉“强者法则”,在她的价值认定中,强者,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人。

在必要的时候,她可以降低自己的标准,配合真嗣的动作节奏,消灭音乐天使;甚至可以和她最看不起的绫波丽一起合作,干掉新浪天使。

但这只是为了维系自己“强者”地位所必须做的姿态,在日常生活中,她不会降低自己的身段,更不会允许这两个人比自己更优秀。

 

这种价值观,直接导致她后期的崩塌。

随着战斗的深入,在三人合力消灭新浪使徒之后不久,TV故事进入了短暂的整合期,演出了一些日常,丰富了角色的形象。在第15话,美里和加持,明日香和真嗣出现了吻戏的桥段。但这两段剧情是不一样的。在美里的场合,美里向加持良治表现出的自己在情感上的软弱,她需要被爱。而在明日香的场合,她始终牵着真嗣的鼻子走,挑逗、即将、逼吻、嫌弃)——所有姿态,与其说是向真嗣索吻,不如说她在要求真嗣配合自己巩固“强者”的价值定位。

但是,当明日香从加持良治身上嗅到了美里的气息之时,她的定位开始动摇了。

一直以来,加持良治充当着明日香“父亲” 的角色,他始终把明日香当成孩子看——这和明日香迫切需要得到“强者”认同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明日香迫切的想向加持良治证明,自己是“大人”的原因。她并不是真的迷恋加持,她只是想从支配加持这件事中,得到自己“强者的证明”。但作为成年人和特工的加持,不可能满足她。

 

TV16话开始,随着真嗣自我认同的提升,他在同步率方面实现了对明日香的超越。

明日香的境遇急转直下——从17话开始,明日香的世界观逐步垮塌,之后就再也没有在战斗中取得胜利。这对明日香而言是毁灭性的打击,在她的价值排序里,是不存在“第二”这个选项的,同步率被真嗣超越,代表着自己14年来努力维系的天才形象垮塌了。明日香进入了急速的崩溃期,一泻千里,毫无翻身之机。

就像一个学霸,从小被灌输着不保持“第一”就没有未来的思想,顺风顺水升上中学,却发现小学时一直当着自己跟班的中等生成绩居然比自己优秀,这打击甚至可能让其精神崩溃。

先彻底捋清楚了明日香的“价值认定”,我们才能进一步谈第二个关键词,明日香的“情感认知”。

 

谈明日香的“情感”,还得分两个层面,一个是主观意志,一个是潜在需求。

先聊聊主观意志——承接着上面所说,在明日香的主观价值里,人和人是没有“对等”的概念的。所以,她的主观情感认定不是“爱”,而是弱者对强者的“仰慕和乞求”,以及强者对弱者的“支配和怜悯”。

理清了这一层,来看明日香的感情线发展就会一目了然。

 

登场初期,处在顺风局中得明日香,所有表现出来的无一不是强烈的“支配”,在她的主观认知里,其他人都属于她的“仰慕者”,而她理所当然,对同为适格者的真嗣,具有支配权。这一点,我想不需要展开说。

但随着故事进入后半段,明日香的强势地位不保后,当她在潜意识中发现了自己不是“第一”时,她并不能迅速转变自己的心理状态——从小建立的“不强即死”的价值观,让她不能接受自己是“弱者”,更不可能主观上允许自己的“支配权”丧失。

所以,明日香一步步陷入死循环中。

三号机事件,她、绫波丽、真嗣都无所作为。

力天使事件,她、绫波丽都战败,真嗣却爆发了超神一般的实力——一败涂地的明日香意识到真嗣已经达到了自己够不到的远方,但主观上的不可接受,决定了她的情感陷入自我冲突中。

鸟天使事件,明日香彻彻底底失败了。这时候,内心已经千苍百孔的她,又遭遇了最后一层打击,那就是——“最强的真嗣”来解决问题了吗?没有?

 

正如之前所说,在明日香的价值认定里,强者必须来解决问题。

可是真嗣没来。

来解决问题的是绫波丽,一个自己始终看不上眼的“道具人”。

无法想通这一层的明日香,价值认知彻底破碎了。

在后续的剧情中,出现了明日香经典的哀叹——“你什么都没有做”。这并不是埋怨真嗣不保护自己,这是对自己的价值观荡然无存的悲鸣。

可以退一万步说,如果真嗣来救她,情形会好转吗?

不会。因为,这只会强化明日香“自己是弱者”的认知,她不会允许“无敌的真嗣”大人,站在强者的位置上“怜悯”自己。

所以明日香只能彻底的自我封闭,拒绝接纳一切。其原因,就是我所说的,她没有“地位对等”的概念,导致她是“不接纳别人爱”。在她的主观价值排序里,根本没有“爱”这个词。

 

如果我是强者,我得到所有人的仰慕,我具有支配权力;如果我是弱者,我会成为被支配的人,我得到的只是怜悯。

强者才能活下来,弱者就和妈妈一样,会死。

正因为如此,“爱”在明日香的主观认知里,是不被接受的。即使别人给予她了,她也只会主观将之理解成“仰慕”或“怜悯”而已。

 

接下来,谈谈第二个层面。明日香这个人物形象的潜在情感需求。

明日香潜在的情感认同,是得到母亲的认同。第九集的标题是“心在瞬间重叠”,其实指的不是真嗣和明日香相互接纳,而是当明日香在睡梦中喊妈妈,让真嗣对她,产生了一瞬间的共情。

 

但是,在这里要区别两个概念。很多观众都会认为“明日香需要得到母爱”;但这和“明日香想得到母亲的认同”是不一样的。这两个概念看起来很相似,但是会趋向完全相反的结果。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观众理解的“母爱”,和明日香理解的“母亲”是存在偏差的。

明日香的母亲,在正作里很少提到。但是从一些整理的信息,可以得知她是一位优秀的研究员,有美丽的容貌,但无法怀孕,和丈夫的关系若即若离。她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产下明日香后不久,在实验中发疯了,最后自杀。

原作对于明日香母亲的性格没有过多的阐述,但我们从其潜意识的行动中,可以知晓,明日香是爱母亲的。

TV中不只一次的重复着四岁明日香奔跑的画面。当时,她就已经怀抱着“要成为最优秀”的信念。一个四岁的孩子,在没有充分得到其他亲人关爱的情况下,怎么形成了这样的价值观呢?——只可能是她母亲的影响。

进而,我们也不难推论出答案。为什么明日香的母亲和丈夫若即若离,为什么最终会发疯。也许,EVA的实验有一部分原因,但归根到底,明日香的母亲,本质也是个极端追求“个人优秀”,导致价值观逐渐扭曲的人。

扭曲的价值观和母亲的爱同时作用于明日香的身上,导致明日香的性格和命运——也成为母亲的悲剧复刻。

 

在正作中,明日香从来没在实景中坦白自己潜意识对母爱的需求。逻辑是这样的:

妈妈告诉我,我应该成为最优秀的。

妈妈不对我说话,是因为我不够优秀。(三四岁的孩子,没法理解妈妈的疯狂)

我成为适格者了,妈妈会认可我。

妈妈死了,妈妈之所以死,是因为她是弱者。

我是强者,我不需要作为弱者的妈妈。

 

一个“作为弱者”的妈妈,是明日香内心深处封存的阴影。

一个“爱自己”的妈妈,又是明日香内心深处向往的阳光。

10年来,这种绝望和扭曲的认知矛盾,被明日香“自己是最优秀”的自我期满,强行封锁了。

 

好了,话说到这里,我想表达的是——明日香渴望得到母亲的认同,但这“认同”的本质就是扭曲的。和真嗣不一样,碇唯,在原作中几乎是一个神格一般的完美存在,在此不作展开。

虽然真嗣和明日香都渴望得到母爱,但他们俩的母亲,却存在天壤之别。这也注定了两个人在本质上不可能走上同一条路。

回头来说EOE,为什么我说明日香直到最后都没被补完呢?

有两个细节,第一,是故事的结局,海滩边的明日香,是带着伤的。如果经历了LCL化,最后又回归于现实,不应该是战损状态。

第二个细节,是在EOE里,几乎所有有名有姓的人,死前或者补完前,都会看到那个能解放自己ATF的人,如果是剧情里未清洗交代的角色,便会以绫波丽的形象呈现。包括先走一步的就美里和律子,也看见了。

唯独明日香没有。

为什么?因为对于她而言。这个人不存在。

明日香在二号机里,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然后明日香进入了战力爆发期。

 

有人觉得,这是明日香残缺的内心得到了治愈,是一种“准补完”状态。我则认为,恰恰相反,明日香母亲的灵魂出现,强化了她的ATF——这是“逆补完”。

只要在二号机里,只要在妈妈这里,我就是最强的!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十年前,明日香拼命成为优秀的适格者,只求妈妈和她说话。可是,妈妈发疯,自杀,致死都没有看她一眼。

而此时,当明日香最无助的时候,妈妈在二号机里拥抱了她。这等于在一瞬间,强化了明日香“我才是最优秀的”这一价值论断。

虽然这让明日香振作了,但这也再一次让她的价值认同只能趋向于“强弱”二元论中。

这让明日香失去了最后一次,与别人对等的机会。

 

自始至终,明日香的妈妈,是造成她的悲剧的罪魁祸首。只要明日香沉浸在被母亲认同的欣喜中,她就不可能真正接受任何人的爱。也因此,她不可能被补完。

她一个人苦战量产机,甚至达到了同步率的临界值——这时候的明日香,只是刚刚达到了真嗣对战力天使时的精神状态而已,在EVA里,沉浸在母爱的保护中。

但是,不同的母亲,会把她和真嗣引向不同的结局。

 

唯可以一步步引导着真嗣,突破心障,拥抱世界,回归世界。

其他人,则融于LCL之海,沉浸在幸福里,难以回归。

明日香呢?依然活在母亲“扭曲的认同”下,无法被补完。

 

所以当故事的最后,真嗣看到明日香时,犹如看到了补完发动前的自己。真嗣恨不得亲自将之消除。

明日香则看到了一个明明比自己强大,却再一次陷入畏缩状态的真嗣,一个矛盾体——“真恶心”。

 

最后,我想说真嗣和绫波丽,明日香的关系。

真嗣和丽,是距离无比接近的平行线,互相温暖,但是永远没法交汇。

真嗣和明日香,是短暂的相交直线,他们有着瞬间的交汇,但是注定会渐行渐远。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